男子感激的對着公孫明宇抱了抱拳,公孫明宇也衝着他抱拳,微笑着回禮。

雖然這是小動作,但也可以看得出公孫明宇這個人的氣度,他不會嫌你是一個平民而變輕你的分量,至少,表面如此!

接着公孫明宇又問道。

“還有什麼問題大家不明白的嗎?”

得到了之前那人的經驗,頓時,就有無數口吻朝他說着,場面立馬混亂起來,公孫明宇似乎早已料到,有些爲難的擴大聲音說道。

“這樣吧,大家的人太多,我不能一個一個的去替你們解答,我呢,來給大家說說修煉中最常見的困惑,然後給大家我認爲最合理解決的辦法可以嗎?”

他的提議立馬得到很多人的響應,現場再次安靜下來,等着他說着。

“首先呢,我從修煉之初爲大家說起,剛開始跨入修煉,是整個修煉中最難的部分,因爲一些先天性的原因導致大家無法修煉,當然,還是有人靠着後天的補充,跨入了修煉,但是呢,後天的補充隨着修煉時間的久遠,越來越發現根本比不上先天適合修煉的人。”

龍十兒頗有興趣的聽着,關於這個話題,龍十兒似乎也有自己的見解。

“當然,後天性的修煉常人是沒法幫助自己的親人、朋友做到的,因爲自身的財力、實力有限,在這裏呢,我表示對這類人的遺憾,因爲大家來到這裏聽我個人的想法,基本上的人都是做到了先天性修煉的,我就不多說了。”

“剛開始呢,只需要接觸一部分簡單的功法,跟着修煉就可以,但是由於現在修真界的功法嚴重缺失,基本上的人都只能擁有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功法,那些真正強大的功法卻被各方勢力掌握在手中,爲了解決大部分人功法的問題,我特意從家族上帶了各種類型的修煉功法各一部,我會將功法交給鎮長,讓他來爲大家複製這些功法,讓所有在場的人都能得到一部,就算是對大家的修煉盡一份薄力吧!”

“公孫家的人真是好人啊!”

“嗯,我早在其他城市的時候就聽到了他們的名聲,果然名不虛傳啊!”

“對啊,要是多有幾個公孫家該有多好!”

隨着公孫明宇的話說出口,無數人對公孫家讚不絕口的評價便在整個廣場都炸開了鍋。

龍十兒只是淡淡的看着,心中已經有所觸動,父皇生前常常教導自己一定要愛民如子,可是他因爲一些不得已的苦衷,卻無法自己去做到,公孫明宇的做法讓龍十兒倍感安慰!

公孫明宇繼續說道。

“目前修真界最缺少的就是功法和武器,至於武器呢,因爲大家修煉的各類功法都有需要特殊改造的武器,因此,我並不能滿足大家的心意,劍、槍、刀是目前最綜合性的武器,這次來呢,我爲大家帶來了上前把兵刃,還有一些打造兵刃的鐵礦,也一併交給鎮長去操辦,等這些東西完全辦好以後我纔會離開!”

頓時,整個廣場上再也不能安靜下來,公孫家的名號,立馬響徹了整個籠琳鎮!

龍十兒並不認爲這是一場針對性的拉人心活動,因爲白獸城遠在龍幽城的背面,跑這麼大老遠拉人心是不切實際的問題。


雖然龍十兒很欣慰他們做的這些事情,但是內心裏還是不願意相信這件事情會有這麼簡單。

想想,公孫家動用這麼大的陣容,就是爲了拉攏與白獸城那麼不相關的小鎮,這可能嗎?

隨着心中的疑心加重,漸漸的快要蓋過最初對公孫家的好感。

接下來的時間裏,公孫明宇給很多人解決了一些修煉上的事情,天色已經完全黑了下來,但是整個廣場都被火把照明,隨沒有白晝那麼亮敞,但是卻比白晝來得熱鬧,因爲現場的人來多離少!

隨着時間的流失,漸漸的快到了講道說法最後的時分。

公孫明宇又解決了一個大家修煉上普遍存在的問題後,大聲說道。

“今天的講道說法就要落幕了,但也到了我們公孫家此次講道說法最激動人心的時刻,現在,讓我們請出公孫家所有的人!”

接着就看到那些龍十兒提前查到的高手們兩人兩人的從帳篷中走了出來,那名女子走在中間。

女子穿着紅色的長袍,長袍上繡着黃白相間的花紋,龍十兒第一眼看上去,感覺到的是女子火爆的性格似乎被衣服完美體現出來。

而在火爆中又不是一個淑女的氣氛,這就是那花紋的意義,龍十兒印象中,淑女和火爆病並沒有結合在一起的感覺吧?但是卻在女子身上看到了這兩種特別的性質。

看到女子的第二眼,是女子的身材,她的身材特別好,甚至不亞於徐容容的身材,還有一雙修長的大腿都能在長袍上體現。

龍十兒看不清女子的面目,但是卻有一個瓜子臉的輪廓,即使距離甚遠,依然能感覺到女子小麥色的皮膚。

一羣護衛護着女子,護衛們在石臺下護着,女子在公孫明宇的示意下走上石臺,自從女子從帳篷出現的瞬間,她身上的焦點就遠遠的蓋過了公孫明宇。

當然,這也有公孫家刻意的原因有關,公孫明宇出場都沒有這麼大的排場,這難道不是刻意營造的氣氛麼? 龍十兒凝神看着石臺旁發生的一切,總覺得他們公孫家弄出如此排場,不過是作爲接下來發生的事情的鋪墊。

公孫明宇啦着女子走到石臺中央,女子朝周圍的人宛然一笑,頓時又引起無數女人的羨慕嫉妒,男人們兩眼放光的看着女子,嘴角下意識的洋溢着笑容。

對,這是下意識的動作,因爲女子的美,是那麼的自然,給人一種無形寬慰的美。

聽着零零碎碎的評價,龍十兒突然想看看徐容容是什麼眼神,想知道在面對姿色和她差不多的女人時,她會是嫉妒,羨慕還是恨呢?

碰巧,徐容容也轉頭看着龍十兒,兩人對視,然後一笑,皆從對方的眼神中會意,女子的美絲毫不亞於徐容容的美,但徐容容並沒有動容。

伸手牽住龍十兒的手,龍十兒張開手掌與她五指扣在一起,徐容容滿足似的繼續朝石臺看去。

公孫明宇對大家介紹道:“這是我的妹妹薰兒。”

衆人這才恍然大悟的說着“怪不得這麼美!”之類的話。

公孫明宇又道:“這次呢,我們是因爲一路爲妹妹招親而來到了這裏,尋找薰兒相中的男子,待會兒呢,還請大家賞臉招親比武大會,比武大會的勝利者,將會得到一隻雲皇天驅(獸),待會兒比武大會時妹妹自己挑選合適的豪傑,如果薰兒挑中,便會獲得一對晶翅玲瓏坐騎,下面呢,來給大家看一下這兩種寵物獸。”

公孫明宇掐了一個響指,緊緊這麼簡單,突然從石臺旁的帳篷中跑出一隻麋鹿一般大小的獸族。

龍十兒非常驚訝,因爲他的神識並沒有查探到這隻獸族的存在,於是想着公孫明宇口中的晶翅玲瓏坐騎,是不是也有特殊的隱蔽氣息的能力呢?

雖然查探不出獸族的存在,但龍十兒還是相信若是自己刻意去查,會查到它們的存在的,不過,要是這麼做的話,也就失去了公孫明宇讓它們隱藏氣息的意義。

雲皇天驅,這是一隻火紅色的獸族,但不和小炎一樣身子不時的冒出火苗,和公孫薰兒的氣息一樣,很火爆的感覺。

區別於麋鹿的樣子,它的頭頂長着一隻彎曲的獨角,尖尖的,很讓人畏懼,其他的倒也沒什麼地方讓人畏懼了。

還有,他的額頭有一個圓圓的白毛,像是它身體的標誌。

雲皇天驅出現的一瞬間,龍十兒便感覺到虛空一陣顫動,仔細一想,纔想到這是小炎的動作,不由得用神識與它交流起來。

“小炎,你怎麼了?”


“主人,這隻雲皇天驅是它們種族中的貴族!”

“貴族?!”

龍十兒驚了,獸族也有種族這他明白,可是卻從來沒聽說過獸族也分爲貴族之分,想起人類的冠名,龍十兒覺得小炎口中的貴族與神獸後裔相關。

龍十兒在一部虛構的小說中看到過這種劃分,一般真正的神獸在獸族中被稱爲神族,與神族有着關係的稱爲貴族。

小炎繼續說道。

“嗯,它是貴族,是我們的敵人,對於敵人的瞭解,我是不會判斷錯誤的,不過現在的它好像很滿足現在的生活,所以被他的主人馴服得很溫順。”

小炎說完虛空不在有變動,好似它的激動已經過去,而龍十兒也不再說話,下意識的默默自己鼻頭,這是他正在醞釀一種想法的體現。

隨後聽到公孫明宇的聲音,他摸着乖巧的幼年雲皇天驅。

“它的名字叫做小天,有着元嬰初期的修爲,最擅長隱匿氣息,就算大乘期高手,也無法發現查探到它的存在,現在的它還是幼獸,當它實力達到一定的程度,會長出一對翅膀,那時候,它就是真正地雲皇天驅,待會兒誰有幸成爲招親比武大會的第一名,我們會將它的馴養方法教給你!”

衆人議論紛紜,強者,一直都是人們最受歡迎的,如果說一個最貧窮的人拿下這隻獸族,他將會一舉成爲一個令人尊敬的強者。

雖然不敢說是一種質的蛻變,但也絕對能夠一部登上半邊天!

顯然,公孫明宇的話還是讓人羣悸動起來。

公孫明宇拍了拍雲皇天驅,它很有靈性,明白主人的意思,走到了臺下,安靜的站着,周圍的人看着它指指點點,它站着不動,並沒有攻擊的動作。

於是就有膽大的人靠近它摸了一下,它卻是伸出舌頭舔了舔那人的手掌,樣子很和諧,親和力十足!

公孫明宇又掐了兩下手指,吸引過大家目光的同時,從帳篷中又飛出兩隻結晶狀獸族。

一左一右的停在公孫明宇的肩上,對着公孫明宇的耳朵好奇的看着。

這是兩隻水屬性獸族,身體比一般的鷹要大上不少,嗯,一個人騎上去是沒啥問題的啦!

它們的身體呈晶狀,身體各處看上去都是一塊塊結晶組成,看到這種獸族的第一眼,便感覺這是人刻意一塊一塊拼湊上去的結晶,若是它們站着不動,一定會被當成雕塑。

“它們都有着元嬰中期的修爲,但是它們不擅長爭鬥,只擅長速度,而且耐力非常強,它們的速度要比元嬰期的高手控制的飛劍還有快三倍之多,而且,它們體內的獸靈力堪比元嬰後期的修煉者,它們是我們公孫家的嫁妝之一,如果今天有辛求得妹妹的夫君,除了晶翅玲瓏坐騎以外,我們白獸城所有客棧將會免費開放三天,一切晶石都由我們公孫家代付!”

不得不承認,公孫明宇的話讓人非常心動,主要還是雲皇天驅和晶翅玲瓏坐騎,大家的潛意識都認爲比武大會的第一名會是公孫薰兒未婚夫最有力的人選。

當即就有人問道。

“公孫公子,那我們已經有了家室的人可以參加麼?”

“抱歉,這次是針對單身的朋友做出的比武大會,既然你說了,那這樣,已經有了家室的人我們再建一個比武臺,比武第一名將會得到一千枚上品晶石的鼓勵,可以嗎?”

似乎沒有想到會出現這樣的狀況,公孫明宇不得不臨時做出了變動。

他的變動倒是讓龍十兒的雙眼變得雪亮,直呼真是老天有眼,在自己最需要晶石的時候給自己送來了大把大把的晶石。

不過這次的比武,龍十兒並沒什麼興趣,要是讓自己和公孫明宇比比,那還差不多。

咳咳,龍十兒這是被世界給感染了,對於強者,天生就有想要挑戰的想法。

雖然自己不能出手,但是還是有人可以代自己出手的嘛,龍十兒的眼神定格在徐容容身上。

龍十兒發現龍十兒一直盯着她,感覺有些怪異,隨即想到了什麼似的,往後跳了一步。


“別打我主意,你是男的,我們的生活起居是你負責,要想要晶石自個比去!”

龍十兒看着她,實在不好說些什麼,讓自己這麼個高手去比賽,這不是降低了自己的身份了嘛。

倒是一旁的婦人饒有興趣的看着徐容容,微笑着說道。

“作爲旁人,我很理解你夫君的良苦用心,他一定是想讓你去和其他武者交流交流,要知道,修煉一定不能一直都修煉,還需要實際的結合和行動,才能達到修煉等級應有的效果。”

龍十兒感激的看着婦人,連連點頭,就差激動抱着她的大腿哭着說“還是你懂我”了。

聽婦人這麼一說,徐容容有些疑惑的看了看婦人,又看了看龍十兒,在心中掙扎了一番,這才泄氣說道。

“好,我去比賽!不過,比賽贏來的晶石使用權必須全都歸我!”

“嗯嗯!”

龍十兒點頭答應,她是自己拜堂成親的妻子,她的就是自己的,自己的就是她的,龍十兒一直這麼認爲,所以覺得沒必要分得這麼清楚。

於是,龍十兒帶着徐容容走出房間,準備去廣場參加比賽,婦人也沒留在房間了,湊熱鬧似的跟在龍十兒他們身後,說是去看看徐容容大展身手。

於是,明兒的安危就落到了龍十兒頭上,畢竟人一婦女,抱着孩子跟在自己身邊實在過意不去。

徐容容和婦人有說有笑的在前邊走着,龍十兒抱着明兒跟在後邊。

出了彎彎曲曲的巷子,來到人羣聚集的廣場,徐容容身姿頓時引起周圍人的注意,下意識的給她讓出了一條路,然後呆滯的看着她從身邊走過。

她實在是太美了,即使沒有像公孫薰兒一樣宣傳過,但是她的魅力也是無法阻擋的。

兩人很輕鬆的走到臨時空出的地方,那裏將是比武的舞臺;但是龍十兒就苦了,那些人給美女讓路,可卻沒給帥哥讓路,龍十兒自認爲意氣風發,風流倜儻,奈何沒有美女的魅力。

好不容易抱着明兒穿過人羣,費了好大的勁兒纔跟上徐容容她們,來到空地前方,龍十兒已經大汗淋漓了,區間不知道遭受了多少人的白眼和冷嘲熱諷。

終於有了歇口氣的機會,龍十兒將明兒放在地上,一手拉着明兒,不讓他亂跑,一手使勁兒的擦着汗。

徐容容這時微笑着走到龍十兒身邊,很是親暱的挽住了龍十兒的手臂。

龍十兒不安的看着周圍,頓時知道了她的用意。 周圍人紛紛將目光投到兩人身上,雖說龍十兒還是有些小帥,可是,在這種男人居多的場合,還是駕馭不住美女比自己更加擁有魅力的事實。

無數的眼神射向龍十兒,如果眼神可以殺人,龍十兒都不知道死了千百次了。

不過,龍十兒並不怎麼厭惡那些羨慕嫉妒甚至恨的眼光,微笑着拍拍徐容容的手,關切的問道。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