畢竟上一紀元的天魔戰場.那可是傳說中的存在.

一個傳說神話.突然變成真的了.就算是龍龜海市信譽一向良好.眾人心中.也會有諸多懷疑.


一時之間.竟然沒有人加價.場面頓時陷入了叫人難堪的尷尬.

「一千一百萬.」

終於.一間貴賓席里傳來一聲報價.

頓時之間.無數道神念.朝著貴賓席上掃去.不過當然.一個個都是無功而返.

廣場上面.諸多修道者.依舊在議論.

「這驚門炮是真的假的.」

「誰知道.連紀元之說.到現在位置都沒有得到論證.那神魔戰場.當然就更不要說了.」

「也不知道那貴賓席里是誰.真是財大氣粗.不過要是一千一百萬買了個廢物回去.就貽笑大方了.」

「這驚門炮上.殺戮氣息這麼重.並且還攜帶濃得都快化不開的魔氣.要是被誰得了去了.光是洗鍊.恐怕也是一筆驚人的開銷了.」

這些修道者的議論聲.傳入秦逸耳中.秦逸目光凝聚.運轉得風暴之眼嗚嗚旋轉.整個驚門炮上.哪怕是一個零件.一道符文.此刻秦逸都看得清清楚楚.

此刻秦逸可以清楚感覺到.自己就像是身處一片無垠的血色戰場里.一炮打出.天地顫抖.大地一下子就被炸出一個巨大窟窿.成千上萬的天魔.被炸成一灘血漿.在半空拋撒.如同下了一場傾盆大雨.

而這些天魔.都是秦逸未曾見過的.每一頭都有兩三層樓高.角如羊蹄.身材壯碩.肌肉輪廓分明.頭上長著彎彎曲曲的角.背上更是寫滿了秦逸隱約覺得眼熟.但是又看不真切的慘綠符文.背後一雙翅膀.猛地打開.更是遮天蔽日.

但是驚門炮一炮打出.天魔連慘叫都來不及發出.就被轟成得四分五裂.成了碎渣.

看到這一幕.就算是秦逸再淡定.也禁不住被驚門炮的恐怖力量暗暗心驚.

那些天魔.每一頭都是不下於領域級的存在.比小巨頭都要強大啊.

「一千一百萬.第一次.」

這個時候.高台上傳來柳萬的聲音.打斷了秦逸的思緒.

「一千一百萬.第二次.」

「一千兩百萬.」秦逸吐出一口氣.開口說道.

嘩..

不僅是整個廣場.都一下子沸騰了.數不清的神念.排山倒海.朝著秦逸所在的貴賓席洶湧而來.

就連身邊的龍怡.此刻望向秦逸的眼神.也多出來了驚詫和更多的複雜味道.

「您、您要買.」龍怡說話都不那麼流暢了.

「既然你說得那麼自信.那我就買下來看看咯.」秦逸笑了一下.

他看出來這驚門炮的確是真品這件事.自然是不可能說出來的. 聽到秦逸這番話.龍怡看向他的眼神里.竟然一下子.多出來了一份莫名的情愫.有感激.更有的.是秦逸看不懂的東西.

秦逸也沒想到.自己的這個舉動.竟然贏得了龍怡的好感.

他此刻心裡想的是.這驚門炮轟殺了那麼多的遠古天魔.上面充斥的暴戾、血腥氣息.煉化出來.應該可以直接幫助白鈴兒和死神鐮刀一起晉陞.

這才是最關鍵的.

而驚門炮的材料.分解熔煉.絕對也是仙界宇宙罕見的天材地寶.具體的作用.到時候再看.

這個時候.廣場上對於秦逸的猜測.也漸漸平息了下來.

畢竟這才是第一份拍賣品.整個拍賣會.這才剛剛開始.

之前叫價的那個人.顯然原本也就只是抱著試一試的心態.出了一千一百萬這個價.


恐怕對於他自己來說.都不知道這驚門炮買下來.到底能有什麼用.

所以此刻聽到有人出價比自己高.他也一下子放下心來.不再叫價.

於是在柳萬三聲唱喏之後.驚門炮以一千兩百萬仙靈幣的價格.被秦逸拍到了手裡.

對於其他修道者而言.花費一千兩百萬仙靈幣這筆巨款.來買這樣一件真假不知.虛無縹緲的驚門炮.並且根本沒法使用.實在是太不值得.誰買誰就是冤大頭.

但是對於秦逸而言.他已經確定了這驚門炮是真品.並且這驚門炮.對他而言.的確是有著巨大的作用.甚至就是上面彎彎曲曲的符籙.秦逸都要仔細揣摩.

所以一千兩百萬的價格.真的可以說是白菜價.

就連龍怡此刻.見到秦逸真的以只比底價高了那麼一點的價格.就買下驚門炮.也是驚訝無比.一方面惱怒廣場上那些修道者不識貨.一方面又為秦逸低價購得珍寶而高興.

過不了片刻.就有龍龜海市的人.將驚門炮送到秦逸所在的貴賓席里.

此刻巨炮出現在眼前.秦逸才更加真切地感覺到.驚門炮所帶來的恐怖壓力.

整個貴賓席里的空氣.彷彿都要化作條條血色狂龍.狠狠盤絞.桌椅板凳.甚至沒人移動.就開始挪動.並且發出嘎吱嘎吱的**.好像隨時都要被絞碎.變成木屑一般.

龍怡的臉色.更是白得毫無血色.顯然也是在勉力支撐.

「真是好東西啊.」秦逸感嘆一身.五指一抓.將驚門炮直接拋入了吞天大墓.

轟隆一聲巨響.吞天大墓中.血海沸騰.翻攪.像是變得無比欣喜、暢快一樣.血浪滔滔.不斷沖刷著驚門炮.將上面的魔氣.一點一點捲入血海中.然後送入死神鐮刀里.

這一切.都是在秦逸的丹田氣海里完成.所以外人一點都感覺不到.

驚門炮被收走.整個貴賓席里.壓抑的氣氛頓時一輕.龍怡甚至都有一種.劫後餘生的感覺.大口呼吸幾下.讓新鮮的空氣湧入肺中.

這個時候.她看向秦逸的眼神.變得越加複雜了.同時也覺得.秦逸實在是太神秘了.

一個個才剛剛行星級的修道者.出手豪闊.並且能夠無視驚門炮上的恐怖威壓.就算是許多比他境界要高的修道者.都沒法做到.

「你的真實身份到底是什麼呢.」龍怡心中疑惑道.

一開始就買到了一件意料之外的法寶.秦逸的心情.此刻輕鬆不少.不過對於龍怡好奇打量自己的眼神.他選擇了視而不見.

接下來的拍賣的一些物品.雖然引起廣場上陣陣驚呼.但是對秦逸而言.基本上沒有多少作用.所以他都沒有出手.

不過拍賣的法寶丹藥、天材地寶.都是極為罕見的.甚至還有神器巔峰的法寶拍賣.

部分法寶.甚至拍出了七千多萬仙靈幣的天價.

秦逸四周的那些貴賓席.多多少少.也都有斬獲.

由此一看.秦逸越發覺得龍龜海市深不可測.

因為這些拍賣的物品中.有的材料.甚至就連落雪門的宗門交易所內.都沒法找到.

隨著拍賣的物品.一件件在交相的競爭下買走.整個拍賣會的氣氛.越發熱烈起來.

「接下來.要拍賣的這樣物品.我想一定會再度刷新今天拍賣會的新高.」柳萬一句話.頓時就將台下眾人的心思.都給勾了起來.

隨著柳萬一招手.一位身穿薄紗.裡面肉色若隱若現的美貌女子.眉目含笑.雙手捧著托盤走了上來.

「這麼小.會是什麼.」

「我猜是丹藥.」

「也不一定.或許是什麼法寶.比如聖器.」

聽到聖器這兩個字.周圍的人.臉色都不由一正.腰桿都忍不住坐直了一些.

所有人的目光.此刻都匯聚在了那小小的托盤上.

而托盤後面.那美貌女子若隱若現的胸前豐挺.反而沒有人去注意了.

柳萬微微一笑.在眾人的注目中.將蓋在托盤上的綢布掀開.

頓時之間.一枚雞蛋大小.通體棕黑色的丹藥.出現在眾人眼前.

就在眾人疑惑萬分.不知道這是什麼丹藥的時候.秦逸瞳孔猛地一縮.目光凝聚.朝著那一枚丹藥望了過去.

與此同時.其他一些貴賓席上.一股股強大的神念.也肆無忌憚.橫掃過去.

不過廣場上眾人.認識這枚丹藥的卻不多.此刻面面相覷.心中紛紛猜測.

「這一枚丹藥.是七脈轉雷丹.」

柳萬一開口.整個廣場猛然一靜.

幾個呼吸后.震天驚呼.如滾滾潮水.轟然而來.

「什麼.竟然是七脈轉雷丹.」

「居然是七脈轉雷丹.七脈轉雷丹不是一共只有一百零八枚嘛.」


「承載了雷神血脈力量的七脈轉雷丹.一旦服用下去.脫胎換骨之外.更能夠吸收雷神之力.」

「這可是有市無價的寶貝.要是仙界宇宙哪個宗門得到了.一定是給自己最傑出的弟子服用.根本不可能拿出來賣.現在龍龜海市居然拿出來了.真不知道會拍出什麼樣的天價呀.」

廣場上面.吼叫、喧囂連連.聲波震蕩.不知道多少修道者.此刻一個個雙目赤紅.恨不得立刻就能將七脈轉雷丹服下.

但是他們也知道.七脈轉雷丹.不是他們能夠得到手的.

就算是擁有巨富.在這裡拍下來的話.恐怕一走出龍龜海市.也會被人立刻斬殺.將丹藥奪了走. 看著那枚七脈轉雷丹.秦逸也是心動不已.

他是真正服用過七脈轉雷丹的人.對於這雷神血脈熔煉丹藥的效力.比那些道聽途說的人.要清楚萬倍.

而且秦逸也知道.一百零八枚七脈轉雷丹.每多服用一枚.獲得的雷神之力.都是成倍增長.並不是普通的疊加.

之前他已經服用一枚.要是這一枚也得到.服用吸收的話.體內雷電的力量.至少比現在要強大四到五倍.

不過秦逸也明白.這種有市無價的絕世寶物.不是區區幾千萬.就可以買下來的.

原本自己手裡還有七千五百萬仙靈幣.購買驚門炮.花去一千兩百萬.現在還剩下六千三百萬.

「秦逸.你手裡的那六千三百萬仙靈幣.恐怕不夠用吧.」魂開口說道.顯然也很遺憾.「不過要是真的能夠得到那枚七脈轉雷丹.再輔以一些其他丹藥.短期之內.或許可以突破到行星級中等實力.再加上汲取了驚門炮內的鬼神氣息.真的就是面對小巨頭.都擁有一定勝算了.」

魂的話.秦逸自然明白.

不過這個時候.沒有仙靈幣.的確是一件無比苦惱的事情.

龍怡在一邊察言觀色.看到秦逸目光中精芒閃閃.抿嘴一笑.柔聲道:「對於龍龜海市的貴賓.我們是可以提供一定範圍內的借貸服務的.」

「嗯.」

見到秦逸望向自己的目光.龍怡不由臉頰發燙.修長如天鵝一般優雅的脖頸.不禁泛出一陣誘人的粉色.輕聲道:「我們龍龜海市的貴賓卡.到現在位置.一共發出去不到十張.


所以對於持有貴賓卡的修道者.我們並不擔心對方還不起仙靈幣.

按照規矩.對於持有貴賓卡的貴賓.我們龍龜海市.可以提供一億的無償貸款.最高三億的有償貸款.」

頓了一下后.龍怡詳細解釋道:「一億仙靈幣以內的貸款.包括一億仙靈幣.我們都是不需要償還利息的.不過要求在兩個月之內還清.

要是貸款到一億以上的話.超出一億的部分.就要按照一個月二分息歸還.並且要在六個月之內還清.

就比如說您借了兩億仙靈幣的話.其中一億.是不需要利息的.並且這一億.要在兩個月內還清.

剩下的一億.需要在半年內還清.並且每個月.會加上兩千萬的利息.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