畢竟瘋子的腦袋裡面究竟是怎麼想的,這個問題還真不是正常人可以理解得了的。

看著還能看得見身影的小丑,又回頭看了看被綁在屋檐上的哈莉奎茵,武儒幾乎是不假思索的就放棄了去拯救她這個選項。

小丑女哈莉奎茵曾經雖然是個好人,而且她的個性特色也相當吸引人,但是這些卻是都無法為其做下的罪行當做開解。

雖然她是被小丑弄瘋了,卻又成為了小丑最大的助力,儘管如今被小丑毫不憐惜的拋棄掉有些可憐,但是武儒也不能保證自己救下她之後,她不會反手就給自己一鎚子。

還是那句話,神經病人的腦子到底在想些什麼,這不是正常人可以理解的。

至於那顆臟彈,且不說自己根本不知道要解除它,就算知道的話,那也和自己的主線任務沒有絲毫關係。

哥譚市或許會因為這一顆臟彈而變成死地,但是這個世界上超級英雄眾多,武儒相信他們肯定也會有自己的辦法。

不管怎麼想,這一切也輪不到他一個外來戶去擔心。

如果是真正的蝙蝠俠在此,他肯定會以自己最快的速度救下哈莉奎茵,再將對方交給警方,同時還以自己的智慧解除掉臟彈危機,唯一的遺憾也只是讓小丑又一次的逃掉罷了。

但是武儒畢竟不是蝙蝠俠,他做不到那麼大公無私,所他扭頭便直接對著小丑沖了過去。

單純的從戰鬥力和身體素質來說,小丑幾乎沒有什麼值得談論的地方。

儘管小丑有著各種各樣的小道具以及那可怕的致死笑氣,但是如果陷入了近身搏擊的境地之中時,他的這些小花招也無法提供太大的幫助了。

因此當武儒追上小丑之後,只是花了三拳兩腳的功夫便輕鬆的放倒了對方,一腳踩在了小丑胸膛之上讓他動彈不得。

「你……不是他。」

然而在一段略顯尷尬的沉默之後,小丑卻是沉聲說出了讓武儒震驚的話語來。

是因為我剛剛的選擇嗎?果然還是輕易的就被這個瘋子看出了端倪啊……這樣的話之後想要再抓住他兩次可就有些困難了……

武儒腦子轉得也不慢,在聽見小丑的話語之後,頓時明白了自己是怎麼暴露的,同時開始思考起之後的策略來。

「看來我猜對了。」面對著沉默的武儒,小丑卻是自顧自的點了點頭,那無時無刻不再狂笑的表情也露出了一番說不清道不明的情緒來。

「可惜了,終究他沒能成為我。」

小丑長長的嘆息了一聲,隨後右手的無名指卻是以奇怪的角度明顯的折了一下,發出了咔擦的一聲輕響。

「你這傢伙?!」儘管已經意識到發生了什麼,但是武儒卻根本來不及做出任何的反應,巨大的爆炸就以小丑為核心爆發了出來,巨大的火焰瞬間就將兩人吞噬殆盡。

……

「真是個徹底的神經病!居然在自己體內埋大當量炸藥!!!???你tm是哪個玩黏土的炸逼轉世嗎???」

再一次回到了起始的高樓頂端,武儒狠狠的拿著一枚蝙蝠標砸在了地上,發泄著自己的不滿。

不是他輸……死不起,主要是小丑這一手實在是太超過他的底線了,但是比起被實力壓制的對手殺死來說,小丑這一番舉動卻是有些讓人感到憋屈無比了。

「嘖……這不是個事啊,如果我不去管哈莉奎茵和臟彈的話,這傢伙就會看出來我的問題,而且他這反應可是比我預計的要激烈多了……這下麻煩可就大了啊……」

嘟嘟……

「老爺,前幾天逃脫的小丑終於現身了,現在他在華萊士大街那邊,似乎正在策劃著什麼。」

就在武儒苦惱著的時候,阿爾弗雷德的通訊再一次的接了進來。

「我已經知道了,正在往那邊趕。」

因為有了之前的經驗,武儒也不再需要地圖,說完便打算結束和阿福的通訊,然而突然間,武儒卻是又想到了些什麼,連忙拿起通訊器沉聲說道:

「阿福,幫我打兩個電話,我需要一點後援。」 「唷,小蝙蝠,你來得挺快的嘛。」

這一次當武儒站在大樓底下的時候,小丑甚至都還沒有開始他的獨舞,顯然那是之前武儒在路上耽誤了一段時間,所以才讓他感到有些無聊了。

「吶,今天我們來玩個新……遊戲?」

轟!

只聽見樓上的小丑剛剛才開始說著自己的開場白,武儒卻是已經一腳踢開了大樓的大廳正門,身上敏捷的躲開了撲頭蓋臉潑下來的硫酸之後進入了大樓之中。

「呃……嘛,等你上來了我再給你說好了。」

看著武儒,或者說蝙蝠俠那一閃而逝的披風尾巴,小丑咂咂嘴,只能一屁股坐回了凳子上去。

不知道為什麼,總感覺好像有點失落啊?

對於小丑那點小清新,武儒自然是不得而知,或者就算知道了他也沒興趣去理會就是了。

如果不是被限制了技能,他都想把我妻由乃或者金克斯給叫出來,讓幾個瘋子開個派對一起嗨一下了。

不過考慮到自己現在實力被限制不說,小丑一但發現情況不對就會當場表演自爆,武儒還是決定不要浪,一定要穩紮穩打。

不然跟個軟泥怪似的,一波浪逼操作猛如虎,轉頭直接打回家,那可真是哭都沒地方哭去。

抬腿跨過了一根細如髮絲的黑線,同時低下頭躲過了頭頂上的霰彈槍轟擊,武儒已是輕鬆的來到了二層。

之前在這裡他雖然注意到了腳下的東西,但是卻是忽略了腦袋上的危險。

如果不是蝙蝠頭盔材質夠好,光那一下他不被爆頭也得腦震蕩了,而且絕對是下半輩子都只能在床上躺著度過的那種。

「嚯……說起來還真沒考慮過啊,如果我在遊戲世界里變成了無法行動的狀態,那麼我是會直接重新開始還是一直保持那種狀態,直到死掉之後才會從頭開始呢?」

突然間感覺自己發現了一個盲點,但是隨後武儒就將這個想法從腦海里趕了出去。

對於艾絲翠德那種時間觀和他完全不同的存在來說,毫無疑問的後者的可能性才是最大的。

「也就是說如果真的出現那種可能性的話……我必須要在出問題之前自我了斷才行啊……」

儘管腦海中在想著這些有的沒的,但是武儒手上動作卻是不慢,在前往下一樓的樓梯口上站穩之後,便將手裡從路邊拿來的石塊直接拋了出去。

咻咻咻!

隨著石塊砸在地面,數十隻弩箭便從暗處射出,頓時將那一片都籠罩了進去。

之前武儒中招的也正是這個地方,儘管靠著鎧甲和披風擋住了大部分攻擊,但是非常不幸的被一直弩箭射中的左眼之中。

不過陷阱這種東西,本身就是用來有心算無心只用,一但被人得知了的話,那威力可謂是十不存一。

畢竟哪怕是這世界上最精妙的陷阱,只要看過一遍之後,知曉了觸發方式和攻擊方式的人,就算是用嘴笨的辦法都可以把這些陷阱給破除了。

嘛,雖然說能做到「完整體驗過一遍」之後再「從頭再來逐個破解」的人,正常來說也不存在就是了。

不過畢竟武儒就是這樣的一個異類,所以這一次當他來到天台的時候,渾身上下卻是毫髮無傷,甚至連灰塵都沒粘上一點。

對於他的這副模樣,小丑反倒是一點也不意外了,或者說對他來說,這樣子的蝙蝠俠,那才是蝙蝠俠。

如果他隨便弄的一點陷阱都能讓對方受傷的話,那個男人又怎麼可能和自己鬥上這麼多年呢?

「你來的速度,比我預計的快了一點,小蝙蝠。」小丑好整以暇的從椅子上轉過身來,抱著手看向了武儒,「不過這沒關係,這讓我們有更多的時間來玩遊戲了。」

因為上一次,是在自己丟出飛鏢之後,小丑就大笑著跑掉了,武儒也知道對方是想讓自己和他在「選擇」上做一個分曉。

正像小丑自己所說的一樣,他根本不在意被抓進阿克漢姆瘋人院甚至被殺死,也不在意這個城市被毀滅。

至於哈莉奎茵……那對他來說只是一個好用的工具罷了。

因此比起用武力拿下小丑,最好的辦法還是順著對方的意思,將這一場遊戲玩下去。

而且武儒自己也有一些布置,同樣是需要一丁點的時間的,所以他並不介意和小丑在這裡閑扯下去。

「看起來你已經猜到些什麼了呢,大偵探喲,沒錯,這裡是一枚臟彈,威力足以將哥譚市變成死城……」

小丑又一次的講解起了自己的遊戲,儘管已經聽過一次,但是武儒卻是又想到了更多的東西。

「如果我沒記錯的話……不義聯盟的開端,小丑就是在大都會引爆了這麼一顆臟彈,殺掉了超人的老婆導致大超黑化來著?」

會在這個時候想起這些,也並非是沒有理由的。

在上一次的遊戲世界之中,武儒就發現系統面板之中多出了一個【世界觀破解】的進度來。

顯然這個設定,不是針對這個世界本來的劇情,否則的話他這樣知曉蝙蝠俠故事的人,只要進來之後就算是自動完成了。

最不濟,只要他把自己腦子裡的東西默寫出來,那系統必然是要判定他完成任務的。

但是顯然,這種方式是不可能成功的,因為這個世界觀,本身就是指的「被艾絲翠德改動之後的世界」里的故事線這樣的存在。

是的,故事線。

並非是小丑出來搞事情,然後解決掉事件將小丑關回阿克漢姆瘋人院就算完,而是要解明這個世界里究竟是在講述什麼樣的故事。

當然,從這個設定上,武儒也能看出來,破解世界觀並不是必須的行為,而是類似於支線任務的一種,但是權重卻又比執行任務要高上不少的東西。

按照正常的情況來看,這個世界的真相,應該是先把小丑關回去一次之後,再在他又一次逃出來之前,利用那中間的空隙時間來進行調查的。 「調查啊……雖然說我對獎勵沒什麼興趣,而且也不擅長這種東西,不過作為測試的一環,好像還是要儘可能的多嘗試不同的東西才行啊……」

就在武儒胡思亂想的時候,小丑的遊戲規則也總算是介紹完畢。

雖然說他自己是一直強調著什麼遊戲規則啊,不遵守規則就怎麼怎麼樣啊,但是小丑卻是一直都在惡意的佔用著時間,彷彿不到最後一分鐘就不讓武儒行動一樣。

當然,這點小動作武儒也不是看不出來,只不過就算看出來了又能怎麼樣呢?

你真的指望和一個神經病人歡樂多的傢伙正經討論這個問題嗎?

「來吧,小蝙蝠,做出你的選擇,三選一的答案,你究竟要選什麼呢?」小丑一臉癲狂的笑容,大大咧咧的坐在武儒面前,等待著他做出最後的選擇。

不得不說,儘管已經是第二次考慮這個問題,但是武儒依舊是感到頭疼無比。

三者之間,最為直接的危險就是臟彈,一發下去鳥盡獸絕,整個哥譚市都將變成一方死地。

就算日後這裡的超級英雄乃至超級惡棍們能做些什麼,但是也免不了讓這裡的所有生物都遭受一場終生難忘的浩劫了。

但是如果解決臟彈的話,小丑這個真正的罪惡源頭就會毫不猶豫的逃跑,讓他跑掉之後,天知道他會不會做出更加危險的事來。

就算是一個生活在這個世界的普通人,都知道小丑是個多麼危險的傢伙。

而武儒就更別提了,從以前看過的作品里,他更是知道小丑做過多少喪心病狂,卻又足夠威脅到整個世界的事情了。

最為著名的一次,便是小丑以自己和超人女友的死,讓這個人間之神墮落為了黑暗的化身,開啟了不義聯盟那癲狂的世界線。

至於說其他的大大小小的事件之中,只要有小丑參與的便沒有一個可以善了的。

甚至於有時候武儒都懷疑,眼前這個沒有絲毫超能力的神經病,就算是遇見達克賽德都能給對方忽悠瘸了。

估計也就毀滅日他搞不定,因為那貨沒腦子。

當然,誰也不知道,在DC那無窮多的世界線之中,會不會有一個融合了毀滅日病毒的小丑,那絕對可以說是武儒能想象得到的,這個世界之中最為恐怖的玩意了。

不過這就有些扯遠了,我們的目光還是回到現場上來。

三個選項之中,哈莉奎茵這個選擇可以說是最為微妙的一個。

她的身份和她此時的處境都讓她成為了最應該,也是最容易被拋棄的那一個,但是這恰恰就是問題所在。

哈莉奎茵是一個惡棍沒錯,她在那癲狂扭曲的愛意之下,做出了就算被判死刑上百次都不值得原諒的事情。

如果不是做不到的話,武儒是真的想讓我妻由乃和這瘋女人談談心的,看看兩人是不是能領悟個什麼病嬌之心之類的覺醒技能出來。

不過不管她平常是什麼樣的人,現在她都只是一個被小丑當做肆意玩弄的玩具的可憐人而已。

如果放任哈莉奎茵就這樣死掉的話,無疑是和蝙蝠俠的行事風格完全相左的。

儘管武儒可以不在乎這些,但是他必須要演給小丑看,要讓小丑相信自己是蝙蝠俠,而不是別的什麼人。

否則的話,小丑只消引爆自己體內的炸彈,就算武儒可以躲開傷害,但是小丑一但死亡,自己的任務必然是要被判定失敗了。

雖然不知道失敗之後是直接回歸,又或者是被抹殺掉重新開始,這兩種結局都無疑是武儒不希望看見的。

「喂喂,小蝙蝠,你在猶豫什麼呢?就這麼難做出選擇嗎?」看著武儒在原地站了半天也沒有行動,小丑頓時有些不耐煩起來。

「你……是希望我做出什麼樣的選擇呢?」透過面罩,武儒的目光卻是停留在了小丑的那張臉上。

似乎沒想到自己會和他搭話,小丑愣了一下,伸出一根手指指著自己的臉頰說道:「我?我當然是……希望你做出正確的選擇啊!」

「呵……正確的選擇嗎……」武儒冷笑一聲,卻是一口道破了小丑內心那點小小的想法,「什麼是正確的,難道應該由你這個瘋子來決定嗎?」

「我解除炸彈,你可以說我見死不救,我救下哈莉奎茵,你可以說我為了一個人而害死無數人,我無視掉這兩樣東西去抓捕你的話,那可就更是直接將這二者都包圓了吧?」

「誒?好像是哦?」

沒想到武儒說出來之後,小丑反倒是一臉驚訝的樣子,一副好像他剛剛才知道這個問題的表情。

不過隨即他卻是又一次狂笑起來,「啊哈哈哈哈,這還真是麻煩啊,我自己都沒想過這個答案,就看看你能不能找到什麼有趣的答案了哈哈哈哈哈!!!」

「mdzz……」看著小丑那模樣,武儒都忍不住低聲罵了起來,如果可以的話,他是真的不想再和神經病人打交道了,這種人交流起來真的太傷腦細胞。

不過儘管想是這麼想,武儒還是深吸一口氣之後,緩緩開口道:「我能想到的正確答案,就是把這顆臟彈解決掉,再救下哈莉奎茵,最後把你送回阿克漢姆瘋人院去。」

「哈哈哈哈哈,那你就試試吧,我保證如我所說的那般,坐在這裡等著你做完這一切。」小丑捧著肚子大笑著,甚至眼角都流出了一滴不知道真假的淚花。

「不過我可要提醒你,你的時間已經不多了,不管是臟彈的發射時間還是這台【終極閃電拳擊器】……好像之前我取的不是這個名字……嘛無所謂了,總之你只剩下一分鐘了啊哈哈哈哈哈!」

「不,你錯了。」武儒眼神冰冷,像是在看著一隻已經踏入陷阱的獵物,「是你的時間已經不多了,小丑。」

「小蝙蝠,你在開什麼玩笑……」

「抱歉,蝙蝠,我那邊有點事來晚了一步。」突然間,一個從天而降的人影已是打斷了小丑的話語。 這自天而降之人,身著一套藍色主調的緊身衣,身後一條大紅披風隨風飄蕩,儘管沒有任何卵用,但是卻止不住它帥氣。

在肌肉飽滿的胸口之上,一個巨大的英文字母S更是顯示了來者的身份,乃是這個世界上最為強大的強者之一。

超人,克拉克肯特!

既是大都會的守護神,也是蝙蝠俠的好友。

早在武儒重生后的同時,他就藉助阿爾弗雷德去聯繫了超人過來幫忙。

儘管原本的蝙蝠俠為了親自守護哥譚市的安全,幾乎百分之九十的情況下他都不會呼叫外援,但是武儒可沒有他那些莫名其妙的堅持。

「具體情況我已經聽到了,所以你需要我做些什麼?把這個塗油彩的瘋子抓起來送進精神病院里去嗎?」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