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即細密畫筆在貝葉紙上飛出一柄軒轅寶劍。

寒光閃處,當即架在這個自稱是茹連達的脖子上。

「咦,哈哈,果然厲害!」

「沒想到年紀這麼小,反應這麼快。」

這個自稱是茹連達的中年男子神色不變,面對夏洛奇的寶劍,絲毫不懼。

「既然被你識破,我也就不隱瞞你了。」

「我是天刑干戚。」

「什麼?天刑干戚?」

「以前我認識你么?」

「不認識,但今天之後就認識了。」

這位中年男子長的面闊方正,雙眼之間稍微分得有點大,顯的有些憨。

「你能耐不小啊!」

中年男子微微笑道。

「怎麼了?」

夏洛奇心裡暗暗驚訝,這人看來是專門沖自己來的。

「十秒就破了我的天源之光,還滅殺了我一支特戰隊。」

「我若慢一點,就被你躲掉了。」

「哈哈,幸虧我心細膽大,最後一絲縫隙合攏時剛好夠我飛進來一顆粒子。」

「你是文明狩獵者?」

「正是!」

干戚挺著胸膛昂首道。

接著,干戚的右手「唰」的一下,憑空出現一柄十多米長的紅刃利劍。

「夏洛奇,你有兩個選擇,放棄守護者身份,加入天刑戰隊,這王者大陸的能量資源你我對半分。」

「第二個選擇就是去死,而且是立刻去死。」

沒見干戚如何動作,右手紅刃利劍「噹啷」一聲格開了夏洛奇的軒轅劍。

「虛空劍道?」

夏洛奇一見這神出鬼沒的劍招,就感覺到了那絲虛空的痕迹。

夏洛奇可是覺醒過虛空羽毛的,在銀河令中修鍊時也感悟過虛空。

所以,干戚一劍出,虛空隨。

夏洛奇自然第一眼就知道面前這人的實力了。

「好眼力,這麼有悟性的年輕人,我不捨得殺你。」

「所以你最好選第一個,別讓我為難。」

干戚還在耐心的等待夏洛奇的抉擇。

「你們這幫強盜,還真的要斬盡殺絕么?」

「嗯,情感,的確是人類的弱點,但也是人類最為獨特的有點。」

「我能感覺的到你的憤怒,也能感覺的到你的悲憫。」

「但這些對於衍生的宇宙生靈晉陞為最強者來說,不夠看了。」

「晉級之路是殺戮之路,沒有人能隨隨便便成功。」

「你沒聽說過一將功成萬骨枯么?」

「我今天破例跟你多說這幾句,一是我心情好,終於找到了最後的人類文明精華王者大陸。」

「二來是因為看你潛力真的不錯,很希望你跟我一起追尋至高的道德。」

「夏洛奇,還不快下決心!」

干戚手中紅刃利劍猛然一揮,一道空間裂縫像流血的顏色橫亘在夏洛奇與自己之間。

夏洛奇此時全身的敏銳與精氣都集中了起來,像是虎豹決鬥前的那種繃緊。

「不,我不能背叛我的族人,或許你說的對,至高的道德必須殺戮,叢林法則是宇宙最大的善,最美妙的秩序。」

「但是,我還沒到那一步,我還沒到山窮水盡四處掠殺搶奪財寶的地步。」

「因此,干戚,你只有殺了我,否則就讓我封印你!」

夏洛奇在跟干戚說話的檔口已經連續激發那神元境精神力上百次了。

可是一點作用都沒有。

因為他剛剛施展過一次。

還沒過技能冷凍時間。

「我了個悲催倒血霉的該死封印啊!」

夏洛奇內心像一頭絕望的野獸般嚎叫。

這封印孔隙可是他最後的憑仗,沒有這神元境精神力,他拿什麼來面對這干戚?

靠兇狠?

靠戲精?

還是出賣色相?

都尼瑪白搭。

虛空境高手在此,王者大陸無人能敵。

「哦,決定了?」

「真是一個傻子!」

干戚輕蔑的眼神看著夏洛奇,就像看著一個死人。

決定一出,時機已逝。

虛空境高手對於然諾很看中,當即手一揮,紅刃利劍砍向夏洛奇的頭顱。

既然這個王者大陸的守護者選擇了死亡,自己又何必惜才呢?

死一個人,少一個分贓的人,自己更實惠。

干戚舞,劍光清。

來自虛空的偉力披散籠罩刺向夏洛奇。

「狼子野心,敢爾!」

一聲嬌叱,夏洛奇一聽就知道是庄顏到了。

但夏洛奇的心卻更加冷了。

他是知道庄顏失去功力的。

出來只有送死而已。

忽然,夏洛奇儲物空間中的魔方剎那芳華,一層閃耀著大理石光輝與傳說古意的護盾擋在了夏洛奇與剛剛閃現而出的庄顏身前。

「咦,火種?」

「哈哈,得來全不費工夫!」

「給我開!」

干戚利劍被魔方護盾擋住,隨即又是一劍驚天動地的劈來。

魔方護盾內令人驚嘆的偉力捲起千重山千重海。

史詩級對戰平台內介於真實與虛擬之間的宇宙背景被魔方調動了。

一座山一座山的抵擋干戚的神劍。

幾乎沒障礙,那是虛空之力。

對於物質實相就如劈著枯樹葉,斬落細沙。

可有一點好處是,護著夏洛奇與庄顏的魔方藉助這零點幾秒的時間發動了隱遁。

一粒沙,王者大陸消失不見了。

干戚如同一個巨人般被置於虛空中。

那層虛空正是王者大陸的實體護罩。

虛空不滅,王者大陸就可遁於無形。

這種遁形自然是虛空級別的遁形。

干戚對此感覺到有些麻煩了。

不是沒辦法,只是太麻煩。

需要將這片虛空徹底摧毀,或者祭出虛空境搜尋寶器。

可像干戚這種虛空境初級初階的窮人來說,還真沒有這「搜尋寶器」,比如「火蓮燈」什麼的。

這有點像搶奪銀河領主喬布斯的三級主神霍爾漠一樣,虛空境初級初階也就相當與一個三級主神。

而且還是虛空境中地位最低的。

霍爾漠窮到去搶奪混沌境高手的財寶的地步。

這干戚也是如此,孜孜不倦的四處探險,四處尋找那些流亡文明的火種,積攢夠了或許就能置換一件虛空境初級中階的寶器。

虛空搜尋寶器就屬於初級中階檔次了。

可惜,干戚沒有,也耗不起。

摧毀這片虛空,怕是要耗盡干戚所有的元力了。

得不償失啊!

這就顯現出守護人類最後文明大陸設計師的水平了。

算準了想獲得王者大陸的星際強盜的實力水準,肯定是介於虛空境初級初階到中階之間。

水平高的不需要,有更好的寶物與遺迹可追求冒險。

中階以上看不上。

中階一下實力就差許多,單單這虛空隱遁對於虛空境初級初階高手來說就有些為難了。

窮啊!

沒有搜尋寶器,到哪裡去找這魔方呢?

王者大陸藏於魔方內,虛空防禦圈內那麼多次元時空、異度時空,找一輩子也未必能如願。

而且魔方內還有人主使操縱,能夠改變方位。

等你快接近了,再來一次變軌,加上量子巡航摺疊。

還找個屁啊!

要是發怒真的毀掉外層的虛空,那就兩敗俱喪。

本來就是為了增強實力,結果自己毛都沒弄到,卻惹了一身腥。

設計師對於這些強盜心理的把握絕對精準到位。

這不,干戚就卡在這了。

「哎,我跟那小傢伙說什麼玩意兒,直接幹掉豈不省事?」

干戚無奈之下,盤膝坐在虛空守護層內,決定冥想千年,看看夏洛奇操縱的王者大陸會不會露出蛛絲馬跡。 「哦,原來如此!」

夏洛奇看著虛空中變身巨人的干戚,揮舞著紅刃利劍——「崑山醉」——憤怒的劈斬護罩。

在王者大陸的主控室內,能量消耗指標開始出現變化了。

「干戚的憤怒能持續多久呢?」

夏洛奇有些擔憂。

因為這千萬劍狂舞砍掉了王者大陸防護層千萬分之一的能量。

若是干戚舞開了收不住,那還真有可能毀掉護罩。

「沒事,等他毀到一半時我就啟動備用能量注滿,絕對會讓他覺得自己的瘋狂是一種愚蠢。」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