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她反應過來時,轎車已經如箭一般在馬路上飛馳。

「這是去哪裡?」

車開得那樣快,好像很急的樣子。

男人目視前方,菲薄的唇瓣輕啟,不大不小的聲音在車廂內迴響。

「醫院!」

融合醫院急診室內

慕初笛被按在椅子上,乖乖地接受檢查。 「她的眼睛之前沾過海水,被太陽曬過,多做幾個檢查,不要有任何的紕漏。」

邪醫相公:寵養暖心甜妻 霍驍恍若那指點江山的帝皇,儘管到了醫院,那語氣依然是乾脆利落,略帶命令的口吻。

然而這次的醫生,也不是省油的燈。

他扶了扶老花鏡,看著霍驍的眼睛閃過一絲怒意。

啪的一聲,病歷甩在桌面上。

「明知道妻子有病患在上,還不護在家,竟然還讓她的眼睛被風吹?」

「你這個丈夫一點都不合格。」

慕初笛怎麼也沒有想到老醫生火氣那麼大,而且,更讓她驚訝的是,霍驍竟然乖乖地挨罵?

整個容城,有誰敢這樣罵霍驍卻還能活著?

他這是因為她?

老醫生本來是一肚子的氣,然而檢查完慕初笛的眼睛,發現並沒有霍驍說得那樣嚴重。

什麼多做幾個檢查,醫院才不亂花這個資源。

一點小事而已。

正因如此,又見霍驍似乎也知道自己的錯,真誠地挨罵。

所以,老醫生也就不罵了。

見霍驍那樣疼老婆,便從抽屜里掏出個眼藥水,準備給慕初笛滴,稍微緩和一下她的紅血絲。

人還沒靠近,眼藥水便被奪過去。

「我來!」

那護犢的樣子,倒是讓老醫生刮目相看。

「滴完就走吧,沒啥事的,休息幾天就好了。」

老醫生也不打算開什麼葯,反正這只是一點小到不行的小事,他也不想浪費他們的錢。

然而,卻沒想到有人竟然不受他好意。

「所有檢查,都做了。」

噠,鋼筆擱在桌面上。

「我說小夥子,你老婆這點小事根本就不用做檢查。」

「我幾十年的行醫經驗,難道連這點小症都斷錯?」

「看看,我的名銜。」

老醫生用食指敲了敲桌面上的牌子,專家醫生。

凡是有專家兩個字,都是頗有名頭的。

「你的名銜,比不上她一根寒毛。」

老醫生炸了起來,他還沒見過寵妻到這種無理取鬧的地步。

竟然還說他的專業技術比不上他妻子的一根寒毛?

這能比嗎?

老醫生氣得說不出話來。

慕初笛拉了拉霍驍的衣袖,「我這真的沒事,一點疼都沒有,我保證不會再讓它吹風了。」

慕初笛看著眼前氣得滿臉通紅的老醫生,真怕老醫生被氣得腦中風。

「我們回去吧!」

似乎察覺到他們這邊的聲響,不少病人護士走了過來。

慕初笛可不想成為關注的焦點,明亮的眼睛氤氳著水霧,充滿哀求的味道。

她直接挽著霍驍的手,撒嬌道,「老公。」

慕初笛以為,這是她的殺手鐧,換了平時,霍驍是受用的。

然而這次,明顯是不夠了。

霍驍劍眉上挑,「你不看重自己,還不許我看重?」

呃!

她哪裡不看重自己了?這也太誇張了吧。

不就被風吹了會,眼睛紅了點,有這麼嚴重嗎?

然後,融合醫院的院長都驚動了。

院長逮著整個眼科的醫生給慕初笛做完一系列的檢查,轟轟動動。

最後的結果一致,霍驍這才願意離開醫院。 他這是把她放在心尖上,不捨得她有一丁點的傷害。

兩人離開醫院,並沒有發現,剛才隱藏在人群里,閃爍著幾道鎂光燈。

慕初笛上了車,車廂內一片寂靜。

「霍先生,我知道錯了,下次絕對不亂糟蹋自己。」

其實被吹一小會,她也不想承認自己糟蹋自己。

無奈某人過於重視,她只能負荊請罪。

「我這不是看不慣有人耍小手段么。」

如果不是這樣,她才不會過去呢。

「這種事,還需要你動手?」

慕初笛很想說,自己動手才夠爽呢。

然而話還沒落下,手機便響了起來。

本來沒打算接,看到是霍錚的電話,慕初笛這才接了過去。

電話一接通,便傳來霍錚急沖沖的話語。

「二嬸啊,你們千萬千萬不要回霍氏,也不要回江岸夢庭,現在我們都被圍堵了。」

「怎麼回事?」

圍堵這詞,還真不是什麼好詞。

慕初笛就擔心牙牙會不會出事。

「霍氏跟宋氏的合作散了,現在傳媒都瘋了一樣,全都過來搶第一新聞,連我都被逮住了。」

總裁別太壞 「都不怕老子的槍了,草。」

「堂哥,不要說髒話,會教壞小孩子的。」

電話那頭傳來牙牙的小奶聲,慕初笛這才鬆了口氣。

「什麼合作?」

慕初笛知道霍氏與宋氏的合作只有一個,可霍錚指的不可能是她知道的那個吧,畢竟剛才霍驍與宋唯晴還在酒店談合作。

酒店?剛才?

慕初笛似乎想到了什麼,目光往霍驍睨去。

霍錚還在電話那頭嗶哩吧啦說個不停,慕初笛捕捉到重點后,便沒再搭理他了。

電話不知不覺地掛掉。

「你把合作取消了?」

這項目涉及到政府的投資,不僅對霍氏,對容城也是很重要。

可霍驍竟然取消了?

「為什麼?」

「替你出氣。」

簡單卻讓她十分的心動。

「可是對霍氏來說,會是個損失,董事會那邊……」

「其實那些媒體說的我都不信,她玩這些小手段,最後不還是被我氣回去,我並沒有吃虧的。」

慕初笛不想霍驍因為她,而讓董事會對他有不好的印象。

霍驍不以為然地勾了勾唇邊,「項目最後只會是霍氏的,我只是換個合作夥伴。」

「宋家,不可能!」

儘管目前沒有證據證明宋唯晴把古曼的資料給老夫人,可既然她有嫌疑,宋家就沒有與霍氏合作的機會。

前方紅綠燈,轎車停了下來。

霍驍捏了捏慕初笛的下顎,揶揄道,「霍太太竟然對你先生沒有信心?」

「你說我要怎麼懲罰呢?」

拇指在嬌嫩的唇瓣上磨蹭,慕初笛頓時覺得酸酸麻麻的。

很快,唇上被印下一吻。

吻得很是沉醉,直到身後響起了滴滴的喇叭聲。

霍驍這才鬆開她,「等下繼續。」

慕初笛臉頰發燙,她摸了摸發燙的臉頰,目光看向車外,似乎轉移視線。

然而車外的景物卻漸漸的變得熟悉。

那是去雲間別墅的路。

看來霍驍早就有所準備了,不然不會直接開往那邊。 雲間別墅

慕初笛下了車,雲間別墅的保鏢給他們按著電梯。

「霍總,葯已經放在上面。」

霍驍點點頭。

兩人走進電梯后,慕初笛狐疑道,「什麼葯?」

「我們今晚不回去。」

「所以呢?」

慕初笛歪著腦袋思考,倏然,男人強大的氣場迎面而來。

她被霍驍壁咚了。

男人俊美無暇的臉微微下壓,如漩渦般幽深的眸子瞬間把她鎖住,菲薄的唇瓣勾了勾,「所以呢?」

「小蠢貨,自己身上的傷都不管了?」

慕初笛沒反應過來,鼻子倏然一涼,酸酸麻麻的。

他竟然咬她的鼻子。

「痛呢!」

慕初笛摸了摸鼻子,嬌憨地別了他一眼。

「就怕你不知痛!」

見慕初笛氣呼呼的,鼓著腮包,霍驍忍不住戳了一把。

她痛,他比她還要疼。

電梯門打開。

慕初笛快步走進去。

她很喜歡雲間別墅,因為這裡,是霍驍為她而建的。

是這四年,霍驍對她的思念。

慕初笛溜達了一圈,看到廚房裡放著許多食材。

她捧著臉,笑嘻嘻地沖漫步過來的霍驍道,「霍先生,你要給我做飯嗎?」

慕初笛明知道霍驍廚藝不好,所以故意為難他。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