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然了,無論兩者是哪種,在某青年看來,只要膽敢朝自己伸手,那就是敵人,就一定被摧毀。

所以,在看到那最後一個年輕人依舊隱藏在綠化樹陰影裏,沒有絲毫動手的徵兆後,他聳了聳肩,也懶得去把人給轟出來,然後又浪費一點電芒送去見那三個死的痛快的傢伙。

說起電芒,陳志凡心念一動,一點神念即進入丹田虛空,瞬間化作披甲巨人腳踩玄雲,繞着那顆通體電芒閃爍的雷球轉了好幾圈後,發現裏面蘊含的電勁能量已經永遠的減少了一絲絲。

神海虛空內,紫金卷軸緩緩浮現而出,其內一束紫金光芒嗖的一下飛出老高,然後“嘭”的一聲炸作了漫天的點點光輝。

明亮燈光照射下,雙眼眼瞳充斥着奪目紫金光芒的陳志凡,一抹欣然漸漸從其嘴角擴散到了整個臉部。

“是了是了,那雷雲所化的電球,歸根結底也只是能量的一種。如果我把身體裏面所有的電勁都放掉的話,沒有來源供給的電球,豈不是會因爲沒了能量補充,而徹底煙消雲散?”

越說眼睛越亮的他,雙手十指之間,縷縷電芒如同一根根明亮絲線般來回跳躍不已。

最後,陳志凡更是乾脆鼓盪起神海虛空內點點神光生出的無數神念,將之全部抽取投入到了丹田虛空裏。

深邃虛空,驀地出現了陣陣無形引力。引力如天龍吸水,隔空罩住那顆雷雲所化的電球,將其表面閃爍不休的層層熾白電芒飛快地吸到了虛空之外。

大量電芒突然出現在丹田虛空外的經脈裏,電得他是止不住的齜牙咧嘴。

但是爲了能早日解封鬼門,某青年硬是咬着牙強自忍下了那被無盡電芒穿透身體的又痛又麻感,將一束束的電芒導出體外,聚攏在了雙手之間。

夜色下,位於紫櫻花拍賣大樓旁的一棟大廈邊上,陣陣無形旋風陡然生成。漫天灰塵四揚中,路邊上的幾盞路燈忽地燈光閃爍,明暗交替。

忽然,在一陣電花閃爍的輕嗤聲裏,幾盞路燈幾乎是同時熄滅。與此同時,從綠化樹上卷下了片片落葉的風,颳得越發大了。

路燈熄滅,本該陷入昏暗一片的一截路面,卻反常的比之前路燈散發出的燈光照射下還要來得明亮。

蓋因爲在那截路面上,站立着一個身穿長袍的光頭年輕男子,在他的雙手之間,凌空懸浮着一顆有網球大小、通體閃爍着耀眼光芒的銀白色電球。

陳志凡低頭看着自己雙手之間,銀白色電球所處的位置好似出現了一個風源般,無盡長風由內誕生,然後迅速抽離,一路呼嘯着徑直刮向了周圍。

漫天灰塵、綠葉飛舞中,他如同把玩閃電的雷神,將那一顆蘊含着極大能量的電球在兩手之間來回倒騰。

忽然,在那天空之下,抖地響起了一聲轟鳴。

緊接着,一團赤紅煙雲似那夕陽下天邊的晚霞般,籠蓋了大半個廣場夜空。隨後,赤紅煙雲散發出無盡高溫的同時,劇烈翻滾着,呼呼然落到了覆蓋整個廣場的濃濃大霧上。

兩個呼吸不到的時間裏,裹帶着無盡高溫的赤紅煙雲,就同蘊含了極盡寒意的青灰色濃霧,好似生死仇敵般重重碰撞在了一起。

剎那間,空氣震盪發出了幾如雷閃的轟鳴聲。陣陣狂風,如同那脫繮的野馬般,在廣場上空瘋狂的呼嘯着,嗚嗚刮向了四面八方。

陳志凡半眯雙眼,掃了幾米遠外的那棵綠化樹陰影一眼後,輕吐出一口長氣,扭身手臂一揚,掌心電球即“嗡”的一聲劃過一道銀白色的閃亮軌跡,一路閃爍着刺眼火花飛過一百多米的距離,“嗤”的一下同一架正往外噴吐出大量烈焰的直升機撞在了一起。

就見天空驟然閃過一團電花,隨即一聲劇烈的震天響聲過後,大團烈焰爆閃而出,迅速將那架直升機吞沒後,又將附近大片的天空炙烤得噼裏啪啦一陣亂響。

距離紫櫻花拍賣大樓有近百米遠的一處上風口位置,渡邊雄仰頭望着那將半邊天空都映紅了的橘紅色火雲,在夜空下肆虐了片刻後,終於是化作點點輕煙消散了一空。

眼睜睜看着幾個黑影從火雲當中墜入到了那片詭異的濃霧裏,眉間陰翳的他怒聲低喝道:“該死,已經是墜毀的第三架直升機了!還不知道血龍衛的損失大不大?”

一想到那些掉進濃霧裏的血龍衛成員一點聲息都沒有傳出來,渡邊雄的心,就一個勁兒的下沉不止。

“早知事情會如此發展的話,今晚我不應該出現在這裏的……”想到血龍衛在黑龍會裏的地位,這位手握重權的執事長老內心深處,也不禁升起了幾分的後悔來。

本來今晚拍賣行發生的事情,跟他是一點關係都沒有了,畢竟這紫櫻花歷來就是大江家族的地盤。

可當渡邊雄收到安插在拍賣行裏的手下傳遞出來的消息後,早就覬覦拍賣行每年都有大量利潤入賬的他,藉着保護黑龍會資產安全的理由,決定走出插手拍賣行管理權的第一步。

算盤打得很好,可惜現實裏的意外終究很多。原本以爲只是彈指即可滅掉的小小組織,一接觸之下,卻發現其竟潛藏着巨大的驚人實力。

那片突兀而起的詭異大霧,不僅飛快吞噬了兩千多人的性命,更是將渡邊雄那顆驕傲的心瞬間打落在地。

最後,當一刀將渡邊家族戰力可排前三的渡邊山腦袋劈成兩半時,他不得不近似於束手無策地向總部發出了再次支援的訊息。

由此可以說,血龍衛就是他渡邊雄叫來的。

而如果損失實在過大的話,即使憑他渡邊家族在整個黑龍會當中的實力,恐怕也會有許多早就覬覦他執事長老之位的傢伙們跳出來攻訐、指責他。

想到自己即將面臨的場景,渡邊雄恨意滿胸的低聲嘶吼:“該死的大鄉武夫,你以後千萬不要落在我的手裏!否則的話,我一定讓你生死兩難!” 煉獄的弟子們呆了。

然後覺得好笑,還真是個熊孩子哈哈哈,自己說不過別人,還找家人來幫忙!

隨著少年聲音落下,雲決神宮的隊伍中,緩緩地,柳腰款款的少女走了出來。

少女一襲聖潔白衣,美目盈盈,視線率先落在了帝玄御的身上,眼中似乎閃過一道複雜光芒,隨即黯然下來。

轉過頭看向少年,輕柔淡如水的聲音說道,「晨晨,你怎麼了?」

「月姐姐,他們欺負我,還有她,他們都欺負我!」姬流晨好像個孩子一樣,走上前抓住少女的手臂搖晃撒嬌!

魅月黛眉微蹙,再次抬眼對上帝玄御的雙眼。

然而自從女子的出現,帝玄御的眼神就已經變得呆了,怔怔地看著她。

他沒有想到,會在這裡遇到她,事情發生的一幕幕,好像又重回到他的眼帘。

他不知道該說什麼,怔愣了好半天說道,「那個,你現在還好嗎?」

魅月如煙霧的美眸中閃過一絲茫然,彷彿萬千流景匆匆而過,動了動櫻桃小口,還沒有說些什麼,就看到了從帝玄御的背後走出來另一個女子。

那女子霸道地抓住了帝玄御的手臂,「好像在宣誓著什麼一樣。」

魅月瞳孔微微一縮,和女子對上眼睛,兩人眼中同時發出噼里啪啦的火光。

「御哥哥,這個人,她是誰呀?你們之前認識么?」 浴血宮 韓如煙一臉敵意的看著帝玄御,故作天真的問他。

不等帝玄御回答,魅月便睜大眼睛看著他,冷冷的哼了一聲,「我們是什麼關係,又和你有什麼關係?倒是你,你又是從哪裡來的!」

「我,我從哪裡來的,又為什麼要告訴你?」韓如煙一臉不屑,然後抱緊帝玄御的手臂,抬起頭看著他親切的呼喚道,「御哥哥,這就是雲中神宮的人嗎,一個個的,怎麼這麼沒禮貌。」

「你……」魅月俏麗的容顏染上一抹怒色,臉色微微發紅,氣的了哼一聲,「我沒禮貌,我要是和你繼續爭辯下去,那才是真正的沒有禮貌。」

魅月一邊冷冷地說著,一邊抬頭好似幽怨的瞪了帝玄御一眼,然後抓住站在一旁的少年急匆匆回到雲決神宮和姬家的隊伍。

「這……」看到女子怒氣沖沖的匆匆走開,帝玄御伸了伸手,想要去抓住什麼,最後又鬆了開來。

因為他也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然而被魅月抓著衣服走了的姬流晨卻不甘心了,他撅了撅嘴,不滿意道:「月姐姐,你跑什麼呀?現在我們這麼多人,大哥也在,一定會為我們出氣的,我們好好教訓他們一頓!」

魅月心中煩悶不已,又聽到少鄉啰啰嗦嗦,有些沒好氣的道,「你呀,到底什麼時候才長大呀?如今我們正在全力對付妖王,你能不能不要添亂子了?沒事的話,你應該向你大哥多學習學習。」

然而她的這番話,好像戳到了少年的痛處,姬流晨突然去紅了眼睛,怒氣沖沖道:「連月姐姐你也瞧不起我是不是?你們都認為大哥比我強,憑什麼!」 「大哥沒回來的時候,我才是最厲害的,現在大哥回來了,你們的眼裡都是他!都看不上我了!」

他的嗓門很大,活脫脫一個欠揍小孩子,雲決神宮和姬家的人看到他這樣,立即上前哄道,「小公子不要生氣啦。」

「對呀,對呀,待會家主過來了,看到會心疼的。」

那些個長老們,好像哄小孩子一樣哄著姬流晨。

都把他捧在手心裡

夜冰依嘴角抽了抽,她很好奇,這孩子的身份是什麼?

聽這些人剛才說的話當中,這少年貌似……是姬流音的弟弟?

夜冰依不由唏噓,沒想到,他居然還有這樣一個弟弟,但這兄弟當真一點都沒有相似的地方。

長老們這麼哄著他,姬流晨臭臭的臉色有幾分好看,轉過頭咬牙恨恨地盯著夜冰依和帝玄御幾人對長老說,「就是她們剛才罵人,你們幫我去教訓他。」

長老們心中有些無語,人家剛才就算在心裡罵他,那也沒說出來啊,沒說出來的話,能作數嗎?

讓他們上前找事,豈不是有些欺負人了。

不過誰讓他是雲訣神宮,還有姬家尊貴小公子呢?

真是有這個小霸王在,他們誰都沒有好日子過呀。

夜冰依卻是心中驚奇,這熊孩子長了千里眼還是順風耳了,居然知道她剛才在心底罵他。

「不要仗著你年紀小,就可以胡作非為,小心我打你信不信?」風凌的眼睛一眯,雙手抱胸走到跟前,狠狠瞪著姬流晨。

他們煉獄的人是誰都可以欺負的嗎?何況被欺負的還是他們最尊貴的夫人。

煉獄的弟子們都不用風凌多說,就都走上前來,一個個霸道無比。

雲訣神宮和姬家本就是一家人,此刻受到了挑戰,頓時氣不打一處來。

他們居然有膽量挑戰他們,好啊,好得很。

「放肆!你們想做什麼?你們這些歪門邪道之人,竟然敢挑釁於我們?信不信我們聯合其他家族一起消滅你們煉獄!」一個長老說道。

「哈哈哈哈!大言不慚,就你們這些家族中的人么?

嘖嘖嘖,如今自取滅亡的自取滅亡,受傷的受傷,你們這些世家早就苟延殘喘。

何況,就算你們加起來,又如何?難道我們還怕了你們?」風凌不屑地哈哈一笑。

如今這些世家家主,在來的時候,就已經死了好幾個。

而其他家主也都大受打擊,精神不振。

如今他們這些家族當中也就只有他們雲訣神宮背後的姬家還活得好好的。

但他們想滅了他們煉獄,做夢去吧。

何秦合理 夜冰依淡淡地觀望著這一幕,一言不發,她真是一點都不介意和他們打上一架,不過她現在更好奇剛才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

雲決神宮的二長老才剛剛跟著姬流音進入了輪迴夢幻九重仙林,自然是不知道路上發生的這些事的。

聽到風凌這麼說,他直覺侮辱了他們,「光說算什麼?有本事就挑一些你們煉獄的人來和我們比試一下,贏的一方,才是高高在上,而輸的人,就要在對方永遠也抬不起頭。」 已經被渡邊雄深深記恨上的大鄉武夫,正一臉凝重的指揮着108僵將落入大陣之中的十幾個戰力強橫的黑龍會成員逐一滅殺。

當感知到最後一個幾乎快變成了一頭猛獸的傢伙,被秋山原一拳轟爆了頭顱後,他鬆了一口氣之餘,亦對黑龍會的底蘊之強,產生了極深的忌憚。

“不愧是稱霸扶桑近百年的黑龍會!”查探到爲了消滅那十幾個像是怪物般強悍的黑龍會成員,生生耗盡了整個大陣力量的三分之一還要多,大鄉武夫暗自慶幸不已的低嘆了一聲。

幸好之前在滅殺了第一波黑龍會成員時,大陣轉化吸收了一部分的生命能量,要不然的話,單憑108僵和大鄉武夫本身,並不足以一員不減的僅僅只是費了一點勁,就滅掉了明顯是黑龍會精銳的那些人。

天空之上,剩下的一大一小兩架直升機,再次將高度提升了一百米。其中那架稍小的直升機內,除去駕駛員外,只有兩男一女三個年輕人。

鼻樑上架着一副精緻小巧眼鏡的年輕女人,坐在駕駛員旁邊的副駕駛座位上,緊緊併攏的修長大腿上,放着一個純黑色外殼的高檔筆記本電腦。

此時在那打開的電腦屏幕上,一小片灰色亮點當中,十三個紅色亮點分外顯眼。然而下一秒,其中一個紅色亮點在飛快閃爍了兩下後,電腦忽地發出“叮”的一聲後,紅色亮點就加入到那片灰色亮點的行列裏了。

“該死!麗子,這次又是誰?”機艙後座上,其中一個粗眉白麪的青年男子眼裏閃過一絲怒焰的大聲問了一句。

眼鏡女十根纖細的手指在電腦鍵盤上按了幾下後,扭頭同樣大聲回道:“隊長,是鬼面。”

“他竟然也死了?”粗眉白麪男臉上一抹訝色一閃即逝,“可惡!一定要想辦法摧毀下面的那片濃霧!血龍衛的兇名,絕對不允許在我們的手上受損!”

“隊長,我覺得另外一個問題我們也要注意。”剩下那個年輕男子,一對細長的眉頭緊緊皺起,“不知道麗子你發現沒有,剛纔滅掉的生命訊號裏,有三個是在濃霧範圍之外的。”

眼鏡女啪啪敲擊了幾下電腦鍵盤,然後指着上面的內容頷首高聲說道:“隊長,鬼眉說的沒錯,鬼雄他們三個的確是在濃霧範圍之外死的,你看,就只剩鬼狐還在。”

白麪男眉頭緊皺,眼裏閃過一抹厲芒後大聲指揮道:“連線他,問問到底是怎麼回事?血龍衛成員,不可能會在直升機墜毀的事故里輕易丟掉性命!”

隨着眼鏡女的熟練操作,三人的耳麥裏,很快就響起了一道低沉的聲音:“鬼鏡,你找我什麼事?我現在的處境,非常的危險。”

“危險?”白麪男隊長挑眉大聲問道,“你那裏發生了什麼事情?鬼雄他們三個是怎麼死的?”

“隊長,你絕對不會相信,鬼雄他們三個,幾乎是沒有絲毫的還手之力,就被一個年輕的光頭男子給隨手擊斃了。”

聽着耳麥裏傳來的聲音,細眉男一臉不相信的大聲叫道:“怎麼可能!什麼時候身爲血龍衛的成員,會連還手之力都沒有,就被人殺死了?”

“鬼眉,你愛信不信!反正我是親眼看到鬼雄哪怕是戰靈附體,也被那個光頭年輕男子隨手給摔成了一灘肉泥。甚至鬼牙在被他一指擊殺後,徹底被戰靈控體又復活,可最終還是被他三兩下給打死了!”

從聲音裏,就聽出鬼狐心裏已經產生了害怕的情緒,白麪男臉上滿是凝重的高聲問道:“那個人他現在在做什麼?剛纔從地面上飛起打爆四號直升機的攻擊是不是他發出的?”

“隊長你說的是一顆電光球對吧?就是他發出了,哎呀,小心!他又要發出那樣的攻擊了!”

白麪男神情一凝,示意細眉男提醒另外一架直升機注意躲避。

細眉男剛發出警告片刻,一顆網球大小的銀白色小球就通體閃爍着刺眼光芒的斜着飛過了直升機的機身一側。

路燈下,雙手電芒閃爍的陳志凡,仰頭望着那顆電球在擦過那架體型稍小的直升機後,凌空炸成了一團電芒。

輕輕搖了搖頭,某青年扭頭瞥了不遠處的那棵綠化樹一眼。他倒是沒有想到,竟然只是靠着喉部肌肉的輕微顫動,就能將人想要說的話通過一個小小的通訊設備給發出去。

“嘶……隊長,我感覺有點不妙啊!他都已經看了我藏身的地方好幾次了!我是不是應該馬上轉移一下地方啊?”

“千萬別動!”白麪男沉聲喝止道,“你可是潛藏無跡的鬼狐,他是不可能發現你的。如果你真的移動了,才最容易把自己暴露。”

“那我現在該怎麼辦啊?”

綠化樹陰影處,一動不動好似整個身體融入到了空氣當中的鬼狐一臉的欲哭無淚。自己的戰力,是隊裏最弱的,真要是被發現的話,恐怕一眨眼命就沒了吧!

白麪男沉默了片刻。今晚發生的一切,對他而言,可謂是一次莫大的打擊。曾經攻伐凌厲的血龍衛,現在竟是在一場詭異的濃霧面前束手無策。

敵人的面都沒見到,自己的隊員就折損了一大半。這樣的事情若是發生在國外的話,還情有可原,但換作本土作戰,就無論如何都說不過去了。

他不用想都知道,如果這個消息傳到總部其他小隊的那些傢伙耳朵裏,自己回去後一定會被他們嘲笑至死的!

一臉暗沉的白麪男暗自搖了搖頭後,迅速將心中的負面情緒斬去。沉吟片刻,他扣住耳麥朝鬼狐輕聲說道:“你現在待在原地就好,我馬上就讓三號直升機把他給吸引過來。”

一旁的細眉男忽然開口高聲說道:“隊長,你確定?難道我們當前的目標不是下面那片詭異的濃霧嗎?”

探頭俯視着身下那片依舊在翻滾激盪的濃郁大霧,白麪男雖然不願意承認,但事實已經擺在了面前:“暫時不要去管底下那場該死的大霧了!去鬼狐那邊,先把那個光頭的年輕男子給抓住再說。”

細眉男深深看了他一眼後,點了點頭大聲回道:“你是隊長,當然得聽你的。但是我覺得我們的第一目標,仍然是應該想辦法先毀掉下面的那片濃霧!” 風凌聞言轉過頭看向帝玄胤,他們做事情之前,必須要經過帝尊大人的同意才行。

帝玄胤瀲灧的紫眸悠悠地望向姬流音。

重生之盛寵嫡妃 姬流音正在為林家父子兩人輸入靈力,好像根本沒有聽到他們的對話似的。

帝玄胤又將目光轉向了夜冰依,並非他忌憚姬家的實力,而是因為依依和姬流音的關係……他要問問她的意見。

夜冰依對他淡淡的點了點頭,心中冷笑,當然要答應了,這人家都欺負上門來了,她們又怎麼能當縮頭烏龜呢?

「較量一下也不錯。」夜冰依說道。

帝玄胤看向風凌,淡淡點頭,算是答應了。

風凌心中立即大喜,轉過頭看向二長老,「那就我們兩人吧,一局定勝負,不用那麼麻煩了!」

「好!」二長老也點了點頭,高手間的對決往往都是一招定勝負。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