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然,不想修鍊白玄法的,本座也有法子度你過去。同時,本座也不會歧視誰,還是那句話,選擇權,始終在於你自己。」

說到這裡,蘇七月才停了話下來,然後抬起頭,就見所有人都是舉著手的,頓時,蘇七月笑了,道:「你們日後的自己會感謝現在的你們。」

說罷,蘇七月便打好盤坐,而後道:「好了,各自盤坐下來。如同本座這個模樣。」

眾位弟子聞言,也點了點頭,粉粉的照做了。

「黑玄修與白玄修最大的區別就是,黑玄修多半直接開打,而白玄修則更注重於法術與口訣。

若是要換一句話來解釋的話,那就是武修跟心修的區別。

武修即是黑玄修,心修毫無疑問,便就是白玄修了。

故而日後你們到了白玄城了,除了修鍊方法會不一樣之外,其餘遇到的其實是一致的。就是原本修鍊進來的玄力,也是共用的。」

說著,蘇七月體內的玄力就已經隨著她的筋脈已經運行了許多個周期了。

隨著玄力在體內運行的越發快速,也證明著蘇七月的實力將又鞏固了一層。

許久,蘇七月才停了下來,睜開眼睛,卻見眼前的弟子們不約而同的額頭之上就冒出了許多汗水出來。

顯然,他們也是第一次修鍊白玄修的功法,他們自己也不熟悉。

蘇七月自個也理解,故而就這樣定定的等待對方醒過來。

她曉得,第一次用這方法修鍊,也是沒多少個能夠堅持太久的。

果真,不久之後,隨著第一個弟子已經睜開雙眼,其他弟子也陸陸續續的清醒了過來。

「大人,這很困難。」忽然,有人這樣開口道。

她皺著一張臉,顯得極其苦澀,顯然是忍受不了。白玄修的修鍊方式真是困難!

對於一向是運用黑玄修修鍊方法的她忽然轉化了一種新的修鍊方法修鍊,這還真的是不習慣。

蘇七月自然也曉得其中困難,畢竟前世的她並不是白玄修,而是黑玄修。

故而,這一世進入白玄城的時候,她起初過的也極其困難。

因此,蘇七月聞言,也瞭然的點了點頭,道:「不習慣也是需要習慣的,你們曉得黑玄修與白玄修的缺點都在於哪裡么?」

聞言,他們不約而同的都搖了搖頭。

蘇七月見此,嘆了口氣,道:「黑玄修注重歷練升級,故而身體條件都是倍兒棒,但是其中又少了些修鍊的靈氣,因此修鍊速度極其困難。」

當蘇七月這話一出來之時,不用蘇七月往下說什麼,媚宗弟子都是使勁的點頭。

這一點,他們倒是感同身受,於是都紛紛議論起這件事來。

「對啊對啊,我一直覺得晉級是一件極其困難的事情,哪怕我那麼努力的歷練培訓。」

「我也覺得,哪怕歷練那麼久,但是體內的玄力還只能是提升了一點點,真的是太讓人著急了。」

「沒錯,修為怎麼漲都漲不上去,也不能全是怪著我們吶!」

越說,他們就彷彿是已經找到了多年以來的知己一般,不斷的交談,不斷的交談。

漸漸的,他們就聊了起來。

見此,蘇七月故作嚴肅的咳了咳,然後不自覺的用手輕輕的敲了敲桌面,淡淡的道:「肅靜。」

輕輕的話,卻落地有聲。

一份氣勢也不自覺的爆發了。

好在,媚宗弟子也是極其聽命的人,聞言,立即也不多話了,都集體安靜了下來。

見此,蘇七月才繼續說了下去,只聽她道:「至於白玄修,最大的缺點則是與黑玄修相反,它只顧及單純的運行功力,並不做歷練鞏固,故而,白玄修的缺點則在於,修為過虛。

因而,同等級的白玄修普遍都不是黑玄修的對手。」

說到這裡的時候,媚宗的弟子都沉默了。

他們畢竟都不是白玄修,故而不懂得這些感受。但是換位思考他們還是會的。於是都點了點頭。

而蘇七月的話他們卻也已經是明白了。很快,就有人指出了其中的關鍵點,問道:

「大人的意思是說……」

剩下兩個字,這弟子沒有繼續說下去,但是蘇七月卻一秒鐘就聽明白了。

剩下兩個字,這弟子沒有繼續說下去,但是蘇七月卻一秒鐘就聽明白了。

她答道:「沒錯,結合。想要在修鍊的道路上越走越遠,這兩種方法必須結合。不僅如此,日後還得開闢出一條屬於自己的康庄大道。」

說完,蘇七月又站了起來,道:「我的話言盡如此,至於你們怎麼想,怎麼做,那就是你們自己的事情來。」

說罷,蘇七月想也沒有想的,就已經離開了這個小房間,回去休息去了……

只是她不知道的是,暗處,有一雙眸子正死死的盯著她。

彷彿是一把泛著銀光的刀,那麼的鋒利驚人……

哪怕蘇七月做為一個殺手,也不曾發現這一道凌厲的如同刀一般的目光。

他實在隱藏的太好太好……

……

第二日,玄舟就已經進入了白玄城的區域。

也正是因為玄舟太過於稀有,就是大人物,也不一定能夠擁有一艘都緣故。引得地上的路人都紛紛的朝著天上看去。

一個勁的覺得十分的新奇。還有不懂世事的孩子們指著玄舟咯吱咯吱的笑。一臉的新奇。然後又叫上小夥伴一起觀看。 正如二十一世紀里偏遠農村裡的孩子們看到天上的飛機一樣,止不住的新奇,又止不住的去探望。

只要能看到,他們就可以指著玄舟笑個半天,小孩子似乎就是這樣容易滿足。

這裡一片安和盛世。

當然,這一幕也是只有遠離權勢的地方才可以看得到的了……

玄舟之上,媚宗的弟子們看了,眨了眨眼睛。

這一幕在她們看來也是極其熟悉,因為,那差不多就是他們小時候的模樣。

有一點蘇七月說的沒有錯,媚宗的弟子,是沒有幾個出身高貴的。就算有,那也是長老們的千金小姐。

總之,三代里都逃不過一個破落戶的稱呼。在黑玄城與白玄城的大戶人家看來,他們登不得什麼大雅之堂。

因而,他們宗門裡沒有人是什麼家族勢力的人。

這樣也就難怪整個黑玄城都不看好媚宗,沒有外來勢力支持,本宗的修為還那麼弱。也就不奇怪會被其他宗門勢力欺負了。

而有頭有臉的人,都不會選擇讓自己的後人進入這麼一個宗門之中去。

畢竟,沒有幾個有頭有臉的人願意讓自己女兒或者說是兒子進入這樣的宗門。

不是擺明了送上門叫人家玩弄的么?

故而,媚宗的生源都是從一些比較偏遠的地方里的一些無權無勢又想著離開那一個小山溝的家庭里錄取而來。

但是媚宗也不騙人家學子,從一開始就已經說明了日後面對的將是什麼樣的生活。

她們也是完全有機會拒絕的。

只是她們太想離開那裡了。想要離開那個囚禁了他們一輩子的地方。

因而,才有了現在這個局面。

但是她們也不後悔,至始至終,她們都沒有忘記,自己當初的願望只是單純的想要看一看這個世界。

從玄舟看下去,一時間,各個人神態各異,都開始回憶起許久之前了起來……

……

待真真正正進入白玄城的大城門的時候,已經是有了三日之久。

由於很少有黑玄修自己送上門來,故而城門的管理也沒有那麼的嚴。因此,蘇七月一行人很容易的就進入了白玄城之內。

一點查身份的手續也沒有,只是象徵性的問一問。守衛便就不會再麻煩著大家們,直接就讓通行了。

當然,讓這裡沒有那麼嚴厲的原因其實還有一個——那就是這裡還是一個邊城。

也就是如今冥府落腳的地方。

……

此刻,蘇七月去黑玄城帶來的弟子們清一色都是粉階一境,不僅如此,實際戰鬥能力更是比擬一個白玄修的粉階三境。

在邊城來說,他們已經是極其強大的存在。就是在亓玄宗,也是正規的好苗子,好弟子。

故而,蘇七月也不用擔心這四十多人的安危,反而是新來的媚宗弟子成了邊城冥府最有力的後盾。

「日後,你們就是青樓最有力的支柱了。」蘇七月對著媚宗弟子開口道,「不過,本座離開之前會選取一個老鴇,老鴇管理青樓的大小事物。」 「切記,我們要青樓的目的只是單純的做一個消息售賣局,這才是重點,一旦遇上不喜歡的,或者是態度不良的客人,直接打發掉就可以了。

不用跟他們客氣太多,記清楚了么?」

蘇七月說的打發,自然不是簡簡單單的就打發走了,當然得留下一點彩禮什麼的。

至於這彩禮,毫無疑問的當然還是鬧事者的一根手指頭或者是手臂之類的東西。

只是現下的兩個人還並不是那麼清楚蘇七月這奇怪的癖好。故而在聽到蘇七月特地咬中「打發」兩個字的時候沒有什麼太大的反應。

而蘇七月說罷后,才又拿出自己向來喜歡得緊的三才杯蓋碗抿了一口茶,然後繼續開口道:「至於這後果,誰背鍋?你們且叫他們來亓玄宗找我就好了。」

說著,蘇七月還是第一次感受到了什麼叫「背靠大樹好乘涼」。

亓玄宗是整個大陸都有名的宗門,哪怕是黑玄城,都曉得亓玄宗的存在。

故而,亓玄宗的名號一旦放出來,就算是雜役弟子,也會有一大堆人掙著搶著討好著。

這也是為什麼那麼多天拼死拼活都萬分夢想的要進入亓玄宗的原因。

蘇七月說完之後,抬起頭看了一眼媚宗的弟子,而後在他們周圍轉了起來,最後,乾脆的,她直接抓住一名女子,輕輕的抬起她的下巴,輕聲問道:「什麼名字?」

那媚宗弟子一愣,但還是乖乖的回答道:「凝香。」

「那你日後就好好管理著這青樓便罷了,日後冥府的人會出來與你們協定一些其他事兒。」

「是。」凝香乖巧回答。

蘇七月見此,「嗯」了一聲,雖然她嘴上沒有說什麼,但是心底卻極其滿意。

做下屬的,特別還是其他宗門來的,最需要的就是多幹活,而與之相反,最忌憚的,也就是多言多話了。

很顯然,凝香這丫頭兩條線都給佔了。

放心的交代下了給青樓的人物,而後,蘇七月便直接站了起來,道:「既然已經無事,那本座就得先行離開了。」

「是。」

「告辭。」蘇七月也寒暄一句,而後揮手離去。

「恭送大人……」

媚宗弟子連忙也跟著出去,將蘇七月送走了,直到看不到她背影了,媚宗的弟子們方才回來。

……

文城,比起其他城池的繁華而言,這裡是一個較為山清水秀的地方。

當然,聽這個城池的名字,自然也就可以知道文城的主人是誰。

毫無疑問,這裡就是文家的所在之處。

蘇七月近日算來,那文家少主只怕也快要到了二十五歲了,而後,自己的承諾卻還沒有達到,故而,又匆匆的趕了過來。

黑白玄城各有五大家族與五大宗門,這件事誰都知道。

其中,五大家族是擁有獨立的城池的,這城池的名字便以五大家族的姓氏為名。

故而,他們可以完全可以壓制除了亓玄宗之外的任意宗門。而文城文家即是其中一方強大的勢力。 ……

文城,興許是城如其名,到處都是一些字帖字畫之類的存在,看上去倒是極其具有藝術氣息。

正一條大街都洋溢著對墨水詩文的熱愛,在這裡生活的人們,活的比起其他城池的人們來說,顯然要幸福上不止一個度數那麼簡單。

這裡的生活其實很簡單,除了修鍊之外,居民們高興了還常來寫詩作畫,日子過的那是相當愜意。

這也可以側面的反映出,文家,到底的一個什麼樣的大家族——

……

繞過了幾座青山之後,又過了一座小橋,蘇七月這才與君相繼登上了半山腰。

看著眼前緊閉的大門,蘇七月朝著君點了點頭。

如果那些指路的人並沒有指錯的話,那麼這裡就應該是文家的居處了。

嗯……怎麼形容呢?

感覺還是非常的親民的一種,與平常百姓的居住建立的大致一樣,但是又偏偏多了一分雅趣。

這應該就是這宅子比較不一樣的地方。

想著,蘇七月看已經敲響了文家的大門。

許久許久,才聽大門「咯吱」一聲,而後開了,從中出來一位老者,他努力的瞪大了眼睛,似乎是想要看清楚蘇七月兩人長什麼模樣。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