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妖妖緊握雙拳,咬牙切齒的蹦出了這麼一句話,“我、是、他、妻、子!”

“啊?你不是小奶娃子嗎?好像還是一隻公鳳凰,怎麼成他的妻子了。”器老一臉驚悚,難道自己招到了什麼特殊癖好的徒弟?

不成不成!這器師一族雖然已經在大陸絕跡了,可那也是要講究名聲的。

“纔不是! 至尊神農 我跟你好好說道說道。”白妖妖無言以對,這老人家看着做事慢吞吞的,但是想入非非的時候腦子轉的還挺快。

林寒不知空間裏已經鬧翻了天,打算離開器師學院回煉丹學院去。

這兩個學院離的很近,林寒一下子走至了煉丹學院的大門口。

“林寒!”一道熱情的女聲傳來,倒是叫的林寒有些不適應,一擡頭,發現是林若茜。

“嗯。”林寒不冷不熱的點了點頭。

“師兄請多多指教。”林若茜走至林寒的面前,衝着林寒鞠了一躬。

“嗯?”林寒挑眉,“通過師傅的考覈了?”真是怪,嚴格如清聖子,竟然會讓林若茜通過審覈。難道是因爲林若茜覺醒的火焰非同小可?

“是啊!我沒有煉丹的經驗,師傅讓我慢慢學,說以後讓我跟着你了。”林若茜說前面那些話的時候還很激動,說到後面,直接羞紅了臉,低着頭含羞膽怯的說道,聲音也越來越小。

“跟着我?”林寒的眉頭皺的都可以夾死一隻蒼蠅了,師傅在搞什麼鬼? 爲什麼是他?

林寒百思不得其解,見身後不願意離開自己的林若茜,一股無力感襲心頭。自己這救人還救出了冤家?爲什麼要死纏着自己?

“你在這裏等着,我有事情問師傅。”帶着林若茜一路回到了清聖山,林寒忍無可忍轉過身對林若茜說了一句。

“嗯!好的,我的房間在師兄的隔壁,師兄有事情可以叫我。”林若茜宛若一隻蝴蝶般翩翩離開,嘴角還掛着甜蜜的笑容。

林寒扶額,他實在不明白清聖子在想什麼。

這清聖山,房間能夠在山頂的弟子不是說好了只有自己嗎?怎麼還多了一個林若茜啊!

“是小寒吧?進來吧!”走至清聖子的房門口,裏面傳來了清聖子的聲音,林寒停頓了一下腳步,反應過來之後,直接推開了房門。

“這個跟你同姓的小師妹長的如何?”林寒還沒有開口問問題,清聖子已經笑眯眯的問他問題了。

“一般。”林寒如實回答,的確,起楠兒跟妖妖來說,林若茜長的只能算一般。

“哦?”林若茜可算得是美女了,連無須子那老頭看了都忍不住心動想要讓她做自己的弟子呢。

“師傅,我不明白一件事情,特地來問問你。”林寒冷着臉開口說道。

“何事,說說。”清聖子一副洗耳恭聽的模樣。

“爲何要將小師妹安排在我身邊,你自己招的弟子,怎麼丟給我來管了!”林寒的語氣有一些不痛快,他身邊的兩個女人,一個一個是醋缸,他是招惹不起得罪不起。而且這兩個女人當還有一個跟自己翻臉了,他還完全沒有任何辦法去討好她。現在又丟給自己一個林若茜,這不是要自己的命嗎?

“……”清聖子無言以對,這還是頭一次見男弟子不喜歡小師妹的。

名門寵婚,首席的情意綿綿 之前他的那些弟子總是跟自己抱怨,他們清聖山清一水的男弟子,都快成和尚廟了,如今好不容易來了一個女弟子,他安排給了自己最鍾愛的弟子,他倒是不樂意了。

“恕弟子直言,弟子喜歡獨來獨往,不喜身邊跟着一個人,請師傅幫個忙,將她交給大師兄吧!”林寒幾乎是想都不想開口說的。

“阿森……阿森固然不錯,他是一個大家族的嫡長子,身份尊貴,跟你小師妹的身份也較相配。 絕世飛刀 不過小寒,人家是吃了你的丹藥後覺醒了火焰的。你可有一半的責任,需要對她負責啊!”清聖子分陷入了爲這個唯一的女弟子尋找適合人選的困境。

“所以?這是你讓她跟着我的原因?是不是每個吃過我丹藥覺醒了火焰的人我都必須負起責任?師傅,我不願意。”林寒一口回絕。

“不是……我不太明白,你說若茜那丫頭長的也是嬌俏可人,怎麼這麼入不了你的眼呢?”他可是費勁了心思,生怕這個徒弟將來跟自己一樣,沉迷煉丹無法自拔,到最後跟自己一樣,是個孤家寡人。他倒是好,完全不領自己的情。

“你到底是給自己找徒弟還是給我找老婆……”林寒算是明白了,敢情這是變相的相親啊。

“老婆?”這個詞彙讓對方有些聽不懂。

“啊!不說了,反正我不要,誰要誰要去!”林寒無力的嘶吼一聲,丟下這句話跑。

清聖子露出了一個老奸巨猾的笑容,目送林寒離開。

離開了清聖子的房間,林寒往自己的房間走了。

纔剛剛到門口來,發現自己房間前的小院子發生了驚天的變化,原本雜草叢生來不及打點收拾的小院子已經幡然一新,變成了另一幅模樣。

而且還種了不少的仙花仙草,這倒是賞心悅目了許多。

林寒本以爲是哪個師兄弟好心幫自己處理了,沒想到還沒邁入自己的房間,迎面看到一個端着木盆從自己房間裏走出來的身影。

“小師妹,你怎麼在這兒?”林寒頗爲吃驚的開口問道。

“師傅說,日後你的飲食起居都歸我管,讓我先做伺候你的活,然後你會心甘情願不好意思的教我煉丹了。”林若茜的回答讓林寒有些措手不及,沒想過林若茜這麼耿直的將自家師傅給賣了,更加沒有想到清聖子竟然出了這麼一個餿主意。看來是鐵了心要將林若茜丟到自己手裏了。

“你這麼想要煉丹?”林寒總算選擇正視對方了。

之前的她有些高冷,在那個小鎮遇時的場景,林寒還記着。

“這世界,沒有哪個人覺醒了火焰之後不想要煉丹的。算不爲自己,爲了整個家族,都想要。”一個家族若是能出一個煉丹師,那絕對是高人一等的存在。這是那麼多人想要煉丹的原因。

“既然如此,你先去師傅那裏要一本如何控制火焰的書籍看看,誠如師傅所說,連火都玩不好,別煉丹了。”林寒將當初清聖子拋給自己的難題拋給了林若茜,目的是想要她知難而退。

“好!謝師兄告知!”林若茜聽到林寒的話欣喜若狂,以爲林寒是打算幫助自己走煉丹師這一條道路了。

林寒勉強一笑,目送她離開。

“等等!”在林若茜走到院門口時,林寒忽然想到了什麼,開口叫住了她。

“師兄還有事嗎?”林若茜停下腳步,不解的看向林寒。

“你別聽師傅瞎說,我的房子我自己會收拾,你別來了。我不喜歡自己擺放的東西被弄亂。”林寒開口說道。

林若茜聽言,眼底閃過一絲落寞,不過很快恢復了正常的樣子,衝着林寒微微一笑,說了一聲好,轉身離開了。

看着她離開的背影,林寒長長的鬆了一口氣。

天知道,他最怕的是跟女生相處。

不然也不會在認識楠兒之前是一個萬年光棍。

萬年光棍一方面是因爲之前自己的長相實在不咋地,另一方面則跟他不善於跟女生交流有關係。從他寧可跟女生髮展成兄妹關係也不願意發展成男女關係能看出來了。 林若茜的事情搞得他無的心累,回到房間之後,林寒緊閉了房門,生怕林若茜又會一個突然出現在自己的房間裏。

在桌邊坐穩之後,他給自己倒了一杯茶,然後將那面玄鏡給掏了出來。

手握玄鏡的邊緣,林寒催動靈力,將靈力輸入了其。

原本墨黑色的鏡面開始泛起了一絲絲的亮光,約莫過了一刻鐘的時間,一個模糊的影像出現在了林寒的面前。

“哥。”竟然真的是林池的樣子!林寒大感吃驚,這簡直是不用裝wifi能使用的平板啊!只要用靈力夠了。

“嗯?”林池那裏也是一頭霧水,忽然眼前出現了林寒的模樣,將他嚇得不輕。

“哥,你猜,我幫你找到誰了?”林寒想了想,決定先賣個關子,這樣纔好向林池邀功。

“你小子,黃鼠狼給雞拜年沒安好心,你且說說,你找到誰了?”林池無奈一笑,這小子每次這樣的語氣說過來,那必定是有詐。

“原來哥你都這麼看我啊!那算了,不說了!反正等到霓兒被我院長追走,你哭也來不及嘍。”林寒沒心沒肺的說了一句,反正事不關己,又不是自己的女人被別人追走。

“霓兒?你找到霓兒了!”果然,提起了這個名字,林池變得無激動,只差沒有直接蹦起來。

“可不是,找到了。”林寒點點頭,衝着林池輕挑眉毛。

“你小子,這麼好心來告訴我霓兒在哪兒怕是有什麼目的,說吧!又有什麼事情求求你哥我。”林池見他如此知道他有求於自己了。

“你是也算是大國的駙馬了,你幫我打探了一下,你們暗黑族一個叫獵族的分支地點在哪兒。”林寒想的是這件事情,獵族一日不除,他們那個世界的人會有一日的危險。所以無論如何,林寒都想好了,等到自己成長起來,第一個要去滅掉的種族,必定是獵族。

“獵族?那種族一向神出鬼沒,你打聽他們做什麼?”林池倒是有些吃驚,林寒怎麼會去打聽他們。

“看來哥你知道啊?你既然知道他們,又怎會不知,去往我們那個世界去斬殺仙尊階品以大能的人是他們獵族的人!”林寒咬牙切齒,依照林池的性子,不可能不知道。

“這些我是知道的,不過獵族雖然是一個小族,但是他每年給暗黑族進貢的東西不少,連鬼族的族長見了他們都要禮讓三分。”獵族是每年給暗黑族進貢最多油水的族羣,儘管族羣小,但是架不住他們會拍司的馬屁,所以對於獵族的所作所爲,頭都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的。

“哥你身爲從我們那個世界走出來的人,難道一點都不痛恨這個種族嗎?”林寒咬牙,當初若不是他們,他們又怎麼會到這樣的地方來。

“痛恨?談不,畢竟這個世界,人都身不由己,各司其主。況且,我們那個世界的仙人們是如何對我的,難道你忘了嗎?”林池淡笑一聲,漫不經心的說道。

當初他蚩尤可是被天人視爲眼釘的存在,所以那些天人們的生死,與自己無關。

林寒語塞,他怎麼給忘了,自家哥哥是被天神合力封印的存在,對那個世界的大能根本不存在任何的好感。

“好吧,你將那獵族的地址告訴我,等我日後強大了,我去剿滅好。”林寒換了一個條件,既然有些事情林池不願意出手,那由自己出手吧!

“可以,不過,你告訴我,霓兒在哪兒?”林池也不傻,沒利益的事情他可不去做。

“霓兒是我學院裏的霓裳長老,只是她恢復了本體的記憶之後將霓兒的記憶給忘了。 總裁的億萬小小妻 而且她貴爲煉丹學院的長老,哥你的追妻之路有些漫長啊……”林寒長嘆一口氣,且不說他現在跟霓裳長老是敵對關係。但是院長大人那座大山般的大關,他過不了。

“好,我知道了,等我去了你那將獵族的消息告訴你。”林池點點頭,話音落下之後,鏡面恢復了往日的黑色,沒有再出現林池的樣子。

林寒打量了一下這鏡子,才發現在這鏡子的角落處標註着一句話,對話時間僅限半個時辰。

嘴角不自覺得的抽搐了一下,簡而言之,這叫玄鏡的東西,只能用一個半時辰。

簡直絕了!

林寒扶額,這法器感覺很坑啊!

不過在這個信息一點都不發達的世界,能夠通訊這麼久的時間也不錯了。

想到這兒,林寒連忙將這面玄鏡收好了。

“小子,我看你挺空的,進來一下。”還沒等林寒打算去牀躺着好好的休息一番,身子不受控制的被拉入了空間之。

等到林寒一臉錯愕的反應過來,發現自己的空間也發生了很大的變化。空間之不知何時多出了一個鍛造廠,裏頭的熱氣迎面而來,一個老人正好站在鍛造廠的門口望着自己。

“這是?”林寒困惑不解。

“擇日不如撞日,咱們今日開始,訓練你的臂力。”老人說完,手出現了一柄鐵錘,放到了林寒的手。

手拿着冷冰冰的鐵錘,林寒一臉迷惘的看着老人。

“你不是嫌玄鏡太垃圾了嗎?那自己煉出一個玄鏡更好的東西來。”老人微微笑着,但是這笑容看的人無的心慌。

林寒一臉尷尬的低着頭,沒敢多說什麼。

“進去吧!”老人輕輕的一推,林寒不受控制的被強行推進了這鍛造廠。

進去了之後才發現,這鍛造廠內有一大堆不知名的原材料,林寒對煉器這一塊事情並不怎麼懂,所以沒有看出這些材料的特殊。

老人跟着林寒走了進來,拾起了一枚鐵片,放到了林寒的面前。

“用鉗子夾住這塊鐵片,再用你的錘子不斷的捶打它,沒敲夠一千下不準休息。”老人給出了一個數字,直接聽得林寒瞠目結舌。

一千下!這是開玩笑呢?

“快敲。”老人平和的笑容下,透着一絲絲威脅的意味。 器老的修爲絕對不止聖人階品,他竟然能夠看透自己的心聲。難道,太長老也是?

如果真的是如此的話,那太長老未免太過可怕了一些,林寒感覺自己一下子有些蒙圈了,如果太長老聽出了自己的心聲那應該知道自己那本古丹方是從哪兒來的,可是他從來不過問自己,難道是因爲對他來說,波雅的存在根本算不得什麼危險嗎?

“小子煉器的時候要專注!誰讓你胡思亂想的!”見林寒神遊太虛了,老人手持柳條,毫不考慮的抽了下去。

這一下抽可不是普普通通的抽,而是帶有靈力的攻擊。

可憐的林寒被抽了一下,背很快皮開肉綻了。

疼的他倒抽了一口氣,卻還是強壯鎮定,拿起錘子,捶打了一下放在鍛造臺的鐵片。

“力道軟綿無力,繼續!用力!用盡你全身的力氣去敲!”器老滿嘴嫌棄,這是沒吃飯還是怎麼了,一點力氣都沒有。

林寒握緊手的鐵錘,重重的敲下,這一下,火花四濺。

“等等師傅。”林寒忽然想到了什麼,“這鐵片不應該在火裏燒紅了再進行鍛造的嗎?直接敲打,我算錘死也不能改變它的形狀好麼!”這沒吃過豬肉還沒見過豬跑嗎?林寒不解的回頭看了老人一眼。

“法器鍛造的道理跟一般的鐵器不同,要先經過捶打,再進行火燒。我來做一遍給你看看。”老人從林寒的手裏拿過了錘子,林寒原還是擔心等到老人捶打完這一千下黃花菜都要涼了,沒曾想老人在煉器這一方面真的是讓人看得瞠目結舌,林寒簡直佩服的五體投地了。

老人不僅在幾分鐘之內捶打完了這一千下,那塊鐵片竟然直接在他的捶打下彎曲了。然後他將鐵片丟入了火爐,隨後,施以自身的火焰。林寒發現他火焰的顏色是火紅色,那種顏色很純正,在他施以火焰的時候,林寒才發現不僅僅是煉丹需要強大的精神力,煉器也是亦然。

將鐵片燒紅之後,老人再次取出鐵片,進行了一番捶打。

這一過程看的林寒眼花繚亂,等到老人結束了鍛造,一根細到猶如頭髮絲一般的細針出現在了老人佈滿老繭的手。

“我的天……”林寒驚呼一聲,竟然將那麼一塊大的鐵片鍛造成了一枚細針,他到底是怎麼做到的?

“假以時日,你若是按照我的流程來,能夠完全跟節奏,才能算得入了門,現在你來。速度跟力量都要跟。開始!”起清聖子的放養式教學,器老的嚴格程度刷新了林寒對嚴師的認知。

等到一切都結束之後,林寒幾乎是從空間裏爬出來的。

這還不算,渾身都是柳條加身的傷痕,怎一個慘字了得。

離開了空間之後,林寒埋頭睡了,直到一陣急促的敲門聲響起,林寒才猛的一下從睡夢驚醒。

自己這是多少年沒有睡過這麼一個好覺了,睜開雙眼後,林寒才發現自己的身體痠疼的厲害,身還時不時的傳來抽痛的感覺。

低頭看了看自己破損的衣服和滿身的傷痕,林寒掏出了一枚丹藥,納入了口。

“誰?”服下丹藥之後,林寒感覺好了很多,便下了牀,走到門邊,打開了房門。

“師兄,師傅喚我去找你早課。”原來是林若茜。

“早課?”林寒一臉睡眼惺忪,顯然沒有反應過來。

師傅這是搞什麼幺蛾子?

“對,早課!師傅說咱們煉丹不能懈怠了修行,讓師兄過來跟大家一起早課。”林若茜一五一十的將清聖子的話告訴了林寒。

“好,你等我一下。”林寒點點頭,關了房門,隨後心念一動,將身破掉的衣服給換下了。

“走吧!”打開房門,林寒已經換了一件玄色長衫。

這玄色長衫越發將林寒襯托的高貴冷峻了,林若茜的眼神有些迷,傻傻的愣在原地沒有反應過來。

林寒沒有去注意她,徑自走了出去。

直到林寒走遠,林若茜才反應了過來。

“師兄你等等我!”林若茜臉掛着如桃花一般粉嫩的色澤跟了去。

師兄妹兩人一前一後的走在清聖山的山小路,清晨這清新的空氣也格外的令人心曠神怡。

等到他們抵達目的地時,才發現大家都已經到齊,等他們兩個人了。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