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洛影再翻他雙眼皮的狗眼睛:「二十萬兩很多嗎?玩不起就直說!」

左以晴和薛林有些騎虎難下,看向芙念瑤。

芙念瑤乾笑:「我……我沒帶那麼多……」



今天更完啦,寶寶們晚安,明天見 芙念瑤身上只有五萬兩銀子,已經是她的全部家當,並非像她說的這樣,沒帶那麼多。

托她的福,左以晴和薛林也一人只拿了五萬兩出來。

兩人感覺好受了一些,拿五萬兩去冒險,總比拿二十萬兩去冒險來得輕鬆一些。

只有芙念瑤臉色陰沉,萬一薛林的妖獅不給力,那就呵呵呵了。

夜千羽將幽影玄狼召喚了出來,白洛影忙從虎妞懷裡縱身一躍,跳到幽影玄狼頭頂去了。

蠢狼頭上才是他該呆的地方。

幽影玄狼見到自家主人、虎妞和白洛影,高興地搖起尾巴。

幽影玄狼到底是珍稀妖獸,很難見到,薛林沒認出來是幽影玄狼,在心裡嗤笑,讓一隻寵物狗踩在頭頂,甚至還搖尾乞憐,這黑狼一點野性也沒有了,估計上了比賽台,直接就會嚇尿。

四人一起去報名以及投注,虎妞也跟了過去。

看到那些參賽的妖獸,薛林鬆了一口氣,沒什麼厲害角色,他的妖獅勝出的幾率很大。

看來不出意外的話,可以賺上一筆了。

薛林的神色輕鬆了起來,左以晴一看,神色跟著輕鬆了起來。

芙念瑤見兩人神色各自輕鬆了起來,也露出會心的笑容,賭博這種事,一本萬利,這一次她的身家說不定可以翻好幾番。

報名之後,要等滿八頭妖獸才能進行投注,現在還差一頭。

所以,還得等。

夜千羽看到旁邊的凳子,又一屁股坐了下去。

左以晴就挑刺了。

「走兩步路就累著了,這也太嬌氣了吧?」

虎妞很想反駁,姐姐才不嬌氣,姐姐會累並不是因為走路,而是因為和姐夫雙修。

中午,她死纏爛打,三弟終於告訴她,姐姐和姐夫在雙修。

上次,她在幻覺里和風哥哥雙修,事後都很累,姐姐在現實里和姐夫雙修,事後一定更累。

虎妞到底沒有反駁,因為她已經隱隱地感覺到,雙修是一件很羞恥的事,不可以隨便地說出來。

夜千羽沒理左以晴。

左以晴繼續巴拉巴拉:「吃得苦中苦方為人上人,你天賦那麼好,要是不這麼嬌氣,修為肯定不止現在這麼點。」

夜千羽→_→

她也知道吃得苦中苦方為人上人,所以中午的時候,她才答應了師父大人。

狠狠地被折騰了一番,她的修為小有提升,已經快要突破六階中期,進入六階後期了。

白洛影最煩女人巴拉巴拉了:「你廢話怎麼這麼多,怎麼,你要當我們家千羽的老媽子?」

老媽子,也就是女僕,還是歲數比較大的女僕。

左以晴臉色一訕:「我關心一下她而已。」

白洛影翻了翻他雙眼皮的狗眼睛:「你還是關心一下你自己吧!」

左以晴聽不懂了:「你什麼意思?」

白洛影也不跟她客氣:「你知不知道我們家千羽和你那位是什麼關係?讓你那位踹了你,還不是我們家千羽一句話的事!」

左以晴的臉色頓時僵住,夜千羽難道要和秦沐風……複合??? 左以晴敲響心中警鐘,絕對不能讓夜千羽和秦沐風複合。

她得快點行動了,要麼除掉夜千羽,要麼,和秦沐風發生點什麼。

等了有一會兒了,還是沒見第八個人來報名。

薛林就問地下斗獸場的老闆了:「今天怎麼回事,人怎麼這麼少?」

老闆就說了:「是少,南邊出現了異象,人全去南邊了。」

炎旭帝國,光看名字就可以知道,是一個炎熱的國度。

炎旭帝國最南邊,是一片無比荒蕪、寸草不生的沙漠。

薛林好奇:「什麼異象?」

老闆道:「說是有人看見了一座金碧輝煌的宮殿。」

「沙漠上怎麼會有宮殿?」

「可不是,大約是蜃景,不過人還是全去了。」

薛林表示理解:「萬一是真的,就發財了,就算是蜃景,也就白跑一趟。」

白洛影在心裡嘟囔,什麼萬一是真的,肯定是真的。

海市蜃樓,並不是憑空出現,而是將其他地方的景象反射和折射過來。

不過他並沒有聲張,有好事當然要藏著掖著。

回頭他偷偷和無良主人說就行了。

其實,完全不需要他說,夜千羽也是穿過來的,怎會不知海市蜃樓是怎麼一回事。

夜千羽在心裡想,師父大人這幾天都不在,難道就是去找那什麼宮殿了?

得知了今天人少這麼個情況后,左以晴眼光一轉,又出來作妖,朝著夜千羽:「還不知道要等到什麼時候呢,我看不如讓你的寵物狗上去湊個數。」

薛林一聽,什麼湊個數啊,分明是送個死。

小白狗這小身板,根本經不起一爪子的。

他只是想找回面子而已,沒必要見血。

正要說,這怎麼行,白洛影已經跳起來了:「你真要老子上?」

他其實沒有看上去這麼脆弱,很耐打,但是這八婆不可能知道,也就是說,這八婆想讓他上去送死!

不打腫這八婆的臉,他就不叫白洛影!

左以晴一臉的不以為意:「你激動什麼,又沒讓你真打,開打之後,你直接從台上跳下來不就行了。」

白洛影呵呵,就他這四條小短腿,能跑多快?

估計還沒跑到比賽台邊上,對方的爪子就呼過來了。

好在,他有隱藏屬性,王霸之氣!

小小妖獸在他面前,只有俯首稱臣的份!

「老子可以上,但是有一個條件,你多拿十五萬兩出來投注薛林的妖獅!」

「拿就拿,真當我拿不出來一樣!」

左以晴爽快地答應了,薛林的妖獅,勝出的幾率很大,她也就有恃無恐了。

夜千羽知道白洛影的本事,也知道他現在有點上火,就隨他去了。

於是,八頭妖獸就這麼湊齊,開賽。

投注處八個大鐵籠子,正式開賽前,要將參賽的八頭妖獸關在大鐵籠子里,讓投注的人觀摩。

白洛影是萬般不情願進籠子的,不過,事已至此,只能忍了。

進籠子后,他甚至不願意轉過身來,直接用屁股對著外面的人。

就和說好的一樣,薛林和芙念瑤各自拿了五萬兩出來,左以晴拿了二十萬兩出來,投注薛林的妖獅。

夜千羽除了投了幽影玄狼五萬兩,還投了白洛影十五萬兩。 三人都表示不能理解,投一隻寵物狗十五萬兩?

這隻寵物狗雖然會說人話,但是完全不能打,夜千羽的腦袋是被門夾了,被驢踢了?

三人看智障的目光,夜千羽直接無視了,等比完了,有他們哭的。

說起來真要謝謝他們,這麼賣力地送錢給她花。

一邊投注,一邊用隨機抽籤的方式確定好賽程。

第一輪,八進四。

薛林的妖獅、幽影玄狼、白洛影互相都沒碰上。

投注結束后,正式開賽。

第一個上場的是薛林的妖獅。

薛林的妖獅不愧身經百戰,異常兇狠,將對面的妖獸脖子都咬破了,鮮血直飆。

第二個上場的是幽影玄狼。

幽影玄狼其實很好戰,它的溫和只對自己人。

剛上去比賽台,就和對面的妖獸狠狠廝打了起來。

它本身實力就不差,又吃過不少內丹,打得對面的妖獸毫無還手之力。

讓人無語的是,它為了拉長比賽,也就是說,為了多打一會兒,沒幹脆利落地將對手解決掉,而是咬對手身上的毛,活生生將對手身上的毛拔了個精光。

下比賽台的時候噴嚏連連,因為有毛跑到鼻孔里。

對面妖獸的主人直接哭了,脖子被咬破還好一點,治療一下,養養傷,很快又是一條好漢,這光禿禿的,以後還怎麼見人啊?

薛林、左以晴和芙念瑤,臉色都有些不好,能把對手玩弄於股掌中,說明夜千羽的黑狼實力比對手強上太多。

夜千羽有些哭笑不得,幽影玄狼還是和以前一樣固執啊,她從儲物戒里拿了清水出來,讓幽影玄狼漱了漱口,把嘴裡沒吐乾淨的毛弄乾凈。

虎妞笑眯眯地摸著它光滑的毛皮,四弟棒棒噠!

白洛影則是嗤之以鼻,竟干出這種蠢事,蠢狼就是蠢狼!

第三場,是兩頭不認識的妖獸,輸贏也就無關緊要了。

到了第四場,白洛影終於上場了。

別的妖獸都是跳上比賽台的,他呢,兩隻狗爪子扒著比賽台的邊,想爬上去,死活爬不上去,地下斗獸場的工作人員實在看不下去,上前推了他一把,他才勉強上了比賽台。

看台上的觀眾,直接驚呆了一大半。

什麼鬼?一隻寵物狗上了比賽台?

「我沒看錯吧?那是只寵物狗吧?」

「應該錯不了,上個比賽台都那麼費勁,不是寵物狗是什麼?」

只有那些去過投注台的觀眾,無比淡定。

因為他們已經提前驚呆過了。

短暫的驚訝過後,是一片噓聲。

毫無看頭的比賽,簡直浪費他們的時間、感情和表情。

讓白洛影滾下去的有之,讓對面的妖獸將白洛影吃掉的有之。

白洛影被罵了個狗血淋頭,當場想要暴粗口,想了想,還是忍住了。

他縱然有王霸之氣加身,但是只能鎮住妖獸,鎮不住這些素質不怎樣的觀眾。

萬一他們一起向他丟臭雞蛋、爛菜葉,他可招架不住。

上了比賽台,比賽就算開始了。

白洛影瞅了眼對面,略微有些掙扎,他要高調地贏呢?還是低調地贏呢? 為了不給自己和無良主人惹麻煩,白洛影決定,還是低調地贏吧。

至於怎麼低調地贏,很簡單。

他就地坐下,也就是坐在比賽台的邊沿上,用后爪給自己瘙起了癢。

當然,平時他不會做出這種狗一樣的動作,他這麼做,是為了對看台上的觀眾進行心理暗示。

這裡只是一隻普通的、人畜無害的、連危險也察覺不到的寵物狗哦~

薛林看見白洛影的舉動,急了,朝著夜千羽:「他怎麼坐下了,你快讓他跳下去!」

他本性上不壞,只是風光慣了,被搶了風頭心裡一時不舒坦。

婚不過三 左以晴也急,當然,不是為白洛影著急,而是為另一方的妖獸著急。

快撲啊,快撲啊,傻站著幹什麼呢?

另一方的妖獸為什麼傻站著,這不是它第一次上這個比賽台,輸多勝少,它以為,就算沒碰到一個很強的對手,也會碰到一個實力旗鼓相當的對手,結果呢,碰到一個弱得驚人的。

因而,它有些反應不過來了。

「上啊,一口咬死它!」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