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瑧在門口看著面沉如水的大師伯,蹙了蹙眉,神識掃過,的確是大師伯的氣息。

莫非出了什麼事?忙將他迎進小院。

剛踏進院門,大師伯身形一頓,一把抓住她的手臂,失控的力道捏得她手臂一疼,她偏頭望去,只見他眉峰緊蹙,薄唇抿得發白,眸中是掩飾不住的惶急。

白瑧心下一咯噔,腦中轉過一個念頭,深吸口氣,拍拍他的手,「二師伯出什麼事了?」

除了二師伯,她想不出有誰能讓大師伯這樣失態。

手臂上的大手一抖,大師伯才察覺他的失態,啞聲道:「你二師伯失蹤了,尋不到他的氣息!」

白瑧聞言,第一個就是不相信,二師伯那樣聰明的人,怎麼會人被走?

而且慶王府不是擺設,府內陣法密布,守衛森嚴,想將一個元嬰修士無聲無息地擄走,那得多高的實力?

瞅了眼大師伯這個元嬰修士,今日他的表現有失水準,不像一個元嬰修士該有的應變能力。

是發現了什麼線索?

她扯出自己的手臂,將大師伯迎進屋內,又打開隱匿陣法,才道:「您別著急,詳細說說經過。」

「今日我帶著靈藥回來,發現你二師伯已經失蹤兩日。

我問過伺候的僕從,只說他前日接到一封信,離開扶疏院后,一直未歸。」

白瑧眸光一凝,二師伯不是這般大意的人,之前還提醒她安穩呆在學院里,他自己怎麼會隨便赴約?

「信呢?」

李雲風搖頭,「被你二師伯收起來了。」

「什麼內容知道嗎?」白瑧還是不相信她那個精明的二師伯會被別人一封信釣出去。

李雲風繼續搖頭,「沒有線索!」

白瑧扶額,感覺自己的腦袋不夠用,她發現她的智商好像沒怎麼長,燒腦的事情她依然不太擅長,若是二師伯在這,定能分析出個一二三。

而她只能轉變思路,「側君失蹤,慶王就沒什麼交代?沒找?」

「慶王幾日前就外出了,如今不在王府,正君不管事!」

「這麼巧?」白瑧捻了捻指尖,只覺蹊蹺,「一個皇室正經冊封的側君不見了,正君不管事就打發了?豈不是在打皇室的臉面?」

李雲風一時沒反應過來。

白瑧卻一拍桌案,對啊,二師伯可是慶王側君,就算慶王不在,慶王府也是有主人的,「我們去找世女,若是世女不管,我們就報官。」

有問題找官府,不是最正常的流程嘛,他們為什麼要自己找?

說著,她便扯著李雲風的衣袖向外走。

李雲風腳下踟躕,「這能行嗎?」

白瑧瞪大了黑眸,「怎麼不行,二師伯不是皇朝冊封的慶王側君?」

「可若是她們以此拿捏你?」

白瑧冷笑一聲,經過起初的慌亂,她想明白一些事,「當初慶王送我來學院,應該打著長遠的主意,我猜這事跟她沒關係。

還有,前段時日,八皇子糾纏我,被關了禁閉,不是斥責,是關禁閉!

我不知她們想做什麼,但花皇目前對我應該沒有敵意,既如此,我們何不借她們的勢?」

李雲風承認她說得有道理,但還是提醒一句:「勢不是好借的!」

白瑧偏頭,似笑非笑地問:「那大師伯想怎麼樣?離開學院?」

李雲風聞言眼神閃了閃,垂下眼皮,不敢去看她那清透的黑眸,低聲解釋,「我怕會打草驚蛇,到時候他對你二師伯不利。」

白瑧「哦」了一聲,鬆開他的衣袖,退後一步,一張小臉崩緊,冷聲問:「她是誰?她跟大師伯說,若告訴別人就殺了二師伯?」

李雲風猛地抬眼,一臉驚詫,半晌沒說話。

白瑧心中似被點燃了一團火,語調卻平淡「說啊!」

當她提出尋求皇室幫助時,沒有錯過大師伯面上一閃而逝的錯愕,和抗拒,是的,抗拒,大師伯必定是隱瞞了什麼。

她沒想到,她這邊守住了,卻是大師伯這裡出了問題,竟幫著別人算計她!

這是背叛!在這天花大陸,除了二師伯,難道還有比他更值得信任的嗎?

胸膛劇烈起伏,她越想越氣,險些氣成一個河豚。

都元嬰期修為了還能被人騙,光長修為不長腦子的嗎?恨不得帶著大師伯揍一頓,將他揍得鼻青臉腫,然後劈開他的腦瓜子看一看,裡面裝得是水嗎?

看著突然變得咄咄逼人的小師侄,李雲風抱頭蹲下,滿是挫敗,來之前,他心中不是沒有掙扎,可小師侄到底沒有朝夕相處的師弟重要。

可他又怕那人不守承諾,心中不安,就露出了破綻,可不知為什麼,他心頭卻一松。

琉璃被一陣灼熱驚醒,抬眼一看,只見主人丹田中的太陽真火熊熊燃燒,火苗已經燎到了塔底。

許是主人的念頭太過強烈,他竟然能聽到她的心神,連忙傳音安撫:「主人,修士的那個什麼『智商』就是天生的,修為的作用微乎其微。」

白瑧,「……」

白瑧在心中將大師伯罵了上百遍,突然聽琉璃說,智商真是天生的,她第一個反對,「不可能,不都說高階修士老謀深算嗎?」

其實也是為了轉移注意力,她不想為了大師伯氣壞她自己。

「主人,老謀深算可以是閱歷積攢而成的高屋建瓴,靈慧則不同,它是取之不盡的智慧源泉,是指引我等尋求大道的明燈,你可以稱之為悟性。」

他語重心長的道:「主人,修士的靈慧如靈根,天生就是不同的,你的大師伯只是靈慧普通罷了。」

「不對,這不是智商問題,是閱歷問題,他都元嬰修為了,什麼沒經歷過!」

白瑧面上依然憤憤不平,心中的火氣卻噗呲一下自己滅了,因為她清楚,在大師伯心中,她遠沒有二師伯重要,所以大師伯的選擇在情理之中。

她在期盼什麼?

也是以前身邊的人心眼都不少,顯然,她對別人的要求太高,相處得久了便開始忘形,日後謹記此刻。

看了眼還在抱頭沉默的大師伯,她對修士的濾鏡碎了一地!

他這樣,代表他心裡也不好受,她們不是多麼好的關係,何必計較那麼多,

嘆息一聲,俯身拍拍大師伯的肩膀,「說罷,早日尋到二師伯才是正事。」

「」

情人淚直接元嬰

。 「試煉第二階段最終關:否極泰來。勇氣,應變,自律,悟性,堅毅是通過前面關卡測試的必要條件,試煉者,你已經證明了自己擁有成為強者必備的品質,下面將進行第二階段的最終關卡。」

「你是否覺得第一階段的守關boss過於弱小?你又是否認為第一階段的試煉毫無難度,根本稱不上是試煉?沒錯,那不過只是給予勇敢者的福利,確實難談考驗。」

「在最終關卡里,第一階段的boss將重新回歸,每擊擊敗已經守關boss,你將獲得一萬點的基礎獎勵。將十名boss全部擊敗,你將獲得開啟第三階段最終試煉的資格。祝你好運,試煉者。」

經典重燃,我們的青春又回來啦!

冰冷的提示音結束,畫面一轉,夏天靈就看到了那個熟悉的話癆骷髏兵。

此時那傢伙正抱着自己的斧子朝他作出一副戲謔的表情。

也是真難為他了,用骨頭作出表情。

「真巧啊小子,我們又見面了。」

「是啊,真巧啊骷髏大哥。」

夏天靈笑着向前走去,真龍武魂隨之附體,破曉武魂已經蓄勢待發。

「哼!你還當我像之前一樣好欺負?」

骷髏兵冷哼一聲,渾身騰起慘綠色的光芒,將斧子往地下一插,從背後掏出了一把自動步槍來。

「小子,時代變了!」

噠噠噠,噠噠噠的開火聲在空曠的試煉空間中不絕於耳,造型怪異的自動步槍槍口不停吞吐著藍色的火光。

「卧槽,你們地府陰兵現在都換這玩意了?」

夏天靈開啟真龍霸體,腳踩九轉踏天步瘋狂躲避著前方密集的子彈。

「你怎麼知道我是地府陰兵?」

骷髏兵明顯一愣,手上的動作也慢了幾分。

「太明顯了好嗎?這斗羅大陸誰認識孫大聖的如意金箍棒啊?見個複製品你都哆嗦。陰兵陰將,牛頭馬面,黑白無常,鐵筆判官,就差十殿閻羅和東嶽大帝親自下場了吧?」

夏天靈嘴角一抽,將鎚子和斧頭揮舞的虎虎生風,擋下一連串的子彈。

「雖然這裏是斗羅大陸沒人認識你們,但好歹也尊重一下穿越者,讓七爺和八爺的投影把頭上的帽子和衣服換換行不?」

「一見生財,天下太平,再加上標誌性的勾魂索和哭喪棒,除了唐三那個滿腦子只有暗器的傻小子,誰看了不知道是大名鼎鼎的黑白無常?還有牛哥和馬哥這倆我就不說了,外形也不藏藏,也就崔判和魏判還不太明顯。」

「行啊小子,你還知道什麼是投影?」

骷髏兵眼眶裏的靈魂之火跳動了幾下,倒也沒避諱,大大方方的承認了。

隨後就是一梭子掃來。

夏天靈急忙閃過,同時不忘跟骷髏兵鬥嘴。

「他們要都真身在這就我這兩下子還打個屁,也就你們這幾個陰兵陰將是真身吧?」

那骷髏兵似乎是被戳到了痛處,又掏出了一把槍雙持掃射。

砰!

射來的彈藥終究太多,難以閃避的夏天靈用真龍之軀硬抗了一發,不料這枚小小的彈頭竟然輕而易舉的貫穿了他的胳膊。

嘶……

一股從靈魂深處蔓延開來的疼痛瞬間席捲了他的全身。

不過是胳膊中了一槍,怎麼痛的這樣離譜?

見夏天靈中彈之後咬牙切齒的樣子,陰兵骷髏放下槍嘎嘎怪笑。

「桀桀桀桀桀桀桀桀,小子,這可是我們地府研究出來的對付靈體的專屬兵器,怎麼樣,滋味不好受吧?」

靈體?

夏天靈一驚,趕忙嘗試元神出竅。

這麼一嘗試他才發現果然不行,自己現在已經成為了出竅狀態。

陰陽,顛倒!

我明白了,原來是這麼一回事!

顛倒的不但是修為,更是陰陽!

為什麼在草原別墅會餓,也可以融合魂骨,因為那根本就是陽間的世界!

為什麼在試煉空間里可以任意恢復傷口與疲勞,擁有種種不可思議的奇異道具,因為靈魂根本就不會出現這些情況,這全是模擬出來的!

當登上天梯,陰陽顛倒山進入內部的一剎那,自己就已經進入了陰間的世界。

這就是地府的技術手段嗎?

將環境與真實完美結合同時還蒙蔽了我的感知,這簡直太可怕了。

「那我的身體呢?我的身體在哪裏?」想通了一切的夏天靈迅速冷靜下來,向陰兵骷髏發問。

「你的身體正被你自己掌控著。」

陰兵骷髏收起雙槍,嘎吱一聲坐到了地上,雙手向外攤著。

「當活人進入到陰陽顛倒山這個現世與陰間相連的特殊地方之時,你,或者說你的身體就會形成生與死的疊加態。藍星上有個叫薛定諤的小子好像還挺有名的,他用自己的力量命名了這種現象,不知道你聽說過沒有。」

死了,但沒有完全死。

夏天靈剛想吐槽為什麼這傢伙管薛定諤也叫小子,轉念一想,似乎也沒什麼毛病,他可能比薛定諤大了不知道幾千上萬歲。

「好吧,我知道了。」他點了點頭,「不過你告訴我這麼多秘密,沒有關係的嗎?」

陰兵骷髏擺了擺手,「沒事,一點事沒有,畢竟你已經猜出來了我們的身份,告訴你也無妨。受限於規則,陰陽顛倒山內的一切需要保密的東西你都不可能傳播出去。」

說罷,陰兵骷髏不知道從什麼地方掏出了一塊布,擦著自己的斧頭。

「呃?陰兵大哥,你這啥意思?不打了嗎?」看到他如此舉動,夏天靈一頭霧水。

「還打什麼?我打得過你嗎?子彈又不是無限的。」陰兵骷髏那叫一個窩火,自己啥時候受過這窩囊氣。

「這樣啊,那就謝謝陰兵大哥了。」

夏天靈嘴上笑嘻嘻,背地裏偷摸溝通系統,換了一大堆東西出來。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