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線距離上,B區停車場到這裡有一兩公里,而且下了車,那裡是社區公園的中心,除了公園配套開發的涼亭小橋,根本沒有任何建築,不過好在兩人看到了公園簡介牌的餐廳服務指引,也就順著小路摸到了河馬餐廳。

湖光餐廳門口,兩位機靈的門口接待,看到老闆走來,九十度鞠躬,「老闆中午好、BOSS中午好。」其實一般員工都稱呼老闆,只有阿笙這小機靈鬼。

「嗯,你們好。」河馬露出微笑,禮貌的回應著。

最早一批員工里,他也算最喜歡阿笙了,拍馬屁嗎?每個老闆自然都喜歡,只不過阿笙這丫頭調皮可愛,平日里鬼點子極多,作為服務人員的領班,聰明能幹,他不在餐廳的時候,讓他少操了不少心。

聰明能幹,活潑可愛的員工那個老闆不喜歡?試問那個老闆不喜歡!

「怎麼……」河馬隨口一問,他自然指得是門口的另一位接待,畢竟讓一位領班站在門口充當接待,誰來更好的服務餐廳的客人。

「阿美吃壞了肚子,所以我在這裡臨時頂班。」

河馬十分滿意,「嗯,對了剛才門口可來了兩位美麗的女士。」老遠他就沒看到人,他自然認為對方可能已經進了餐廳。

漂亮的女士?此時正直午餐高峰期,僅剛剛來回進出的人群就多達幾十位,漂亮的女士、有很多!

「BOSS,漂亮的女士剛才來了很多。」阿笙一臉微笑,夾雜著一絲苦意,這麼多漂亮的女士,她那裡知道老闆說的是那兩位。

「嗯,知道了。」

河馬拿起手中的電話,「嘟……」電話接聽,「青青,我在湖光餐廳門口,你們人呢?」

湖光餐廳?李青懵了,詫異的放低手機,「美女,你們這裡還有家餐廳嗎?」

「有的二位,湖光餐廳就在河馬餐廳後面……」接待話還沒說完,「知道了,多謝……」李青抓著李暖的手慌忙的逃離了餐廳。

「怎麼青青?」這突然的逃離,李暖滿是疑問。

「沒什麼!」李青自然不會尷尬的將這糗事說出。

湖光餐廳門口,「喂,青青……喂……青青……」持續十幾秒的無聲,河馬放下電話,不對啊沒掛?當他拿起電話再次放回耳邊時,不遠處走來的身影,他看到了人,果斷掛斷電話。

「青青你慢點……」李暖被她一路拖拽,與其說走,不如說像是在跑。

就這樣一路,兩人走到門口時,有些小喘氣,「河馬、河先生……」兩人打著招呼。

「嗯……阿笙,樓上包房還有位置嗎?」河馬自知大廳早已爆滿,隨口問起了樓上包房。

「都滿了,休息區還有幾波客人在排隊呢!」

河馬本就不打算帶她們上樓,他只是詢問一下今天的生意,「那麼二位跟我來。」他紳士的為李青李暖指引,自己前行為她們帶路。

李青倒是沒覺的什麼,她本想如果都滿了,她們其實不介意等會,但看對方為她們引了路,她也沒在多說什麼。

李暖倒是胡思亂想,生意這麼好嗎?不會真是個廚子吧? 重生后我成仙了 這是帶我們去哪裡?不會是去后廚吧!后廚吃飯我可是還沒體驗過!或者他樓上還有什麼VVIP的特殊包房?

就這樣,李暖被李青再次拽著手,一路稀里糊塗的,而李青一路返回,她被似曾相識感覺,詫異的帶回到了河馬餐廳。

欠情還心 走回河馬餐廳門口時,不是吧?李青內心瞬間苦笑,難道客滿了,他帶我們到別家餐廳吃飯?

河馬餐廳門口沒有接待,但前台還是有的,她們跟隨河馬走到門口時,屋內前台接待急忙走到門口,「老闆,中午好。」

老闆?兩人目瞪口呆,難道現在的接待都這麼恭維客人嗎?換個思路一想,也對,路邊擺攤的小販都這麼稱呼客人了,這也沒什麼!

「嗯,你們好。」河馬禮貌的回應著,轉頭,「去樓上吧?樓上廂房環境更好一些。」

「其實不用的。」李青依然還沒明白過來,說實話到朋友餐廳吃飯,如果是她們這種情況,大可不用河馬先生這麼客氣,她也知道,河馬先生應該知道款待不周,這頓飯他必然會請定了,她不想河馬先生這麼難做,再說了廂房和大廳沒什麼區別,除了隔音方面,大廳也都是屏風單獨隔離開的,本身一樓剛才來的時候就沒人,吃頓飯而已,即使是閑談,對於她們這對好閨蜜沒有絲毫影響。

「沒事的,還是二樓吧。」河馬微笑堅持,繼續走在前面沒她們引路。

李暖本想插句嘴,看對方堅持態度,她也不好再說什麼,反正是跟著蹭飯,她倒是人畜無害。

清秀閣廂房,河馬餐廳最高規格的廂房,不得不說,剛進門優雅的環境,就深深吸引了兩人。

兩人剛坐,服務員小姐就倒上幽香的茶水。

「河馬,你不用刻意招待我們,如果你忙的話,你可以……」李青充滿歉意的道謝,只是……「沒什麼,這是菜單,想吃什麼,我去給你們做。」

我卡……還真是廚子啊!李暖內心試問,畢竟她只聽李青說過他是開餐廳的,但是一般的高檔餐廳,老闆自己當廚子的,她還是第一遇到。

李青沒在拒絕,有時候朋友太過客氣也十分不友好。

「你們先點,有什麼需要讓服務員通知我,我先去后廚準備。」河馬禮貌的招呼完,轉身離開廂房。 點菜的任務自然交給了李暖,她自然是不客氣,「清燉獅子頭、清燉東坡肉、黃金玉蘭球、蔥燒海參、沙茶牛肉、糖池蓮花、蒸鮮鮑魚……」

「我說李暖暖,報復老娘也不用點這麼多浪費食物。」李青急忙阻止,看著對方一頁一頁翻下去,絲毫沒有停止的意思,鬼知道她不說,李暖會點多少菜!

「呦……」李暖尖細的聲音拉起長調,一臉嫵媚的奸笑,「某人這是心疼她的小郎君啦。」

「死暖暖有沒正行。」李青抱怨,小臉泛起微紅,李暖說的她自是心虛了。

「呦呦呦……某人臉都紅了。」李暖持續調侃,「咯咯咯……咯咯咯……」李暖小手輕捂嘴巴,笑的更加開心,不過礙於影響她還是沒有太過放肆。

被李暖這麼一調戲她更加害羞了,支支吾吾,「死……暖……暖,你過分了。」

取笑一番也就罷了,「服務員,前面四個,後面兩個去掉。」說著李暖將菜單遞給服務員小姐。

喝了一口茶,緩解一下尷尬,李青臉頰的潮紅散去,「死暖暖,下次你在這樣取笑我,我就跟你……」

「跟我怎麼?」李暖搶答,「不理我了。」她就知道她會這麼說,「話說,河先生還真不錯,年紀輕輕的事業有為,而且上得了廳堂,下得了廚房,這樣的男人可不多,你可要把握住機會。」

李青沉默,說實話那個少女不思春,那個成熟的女生又不渴望擁有一段唯美的愛情和收穫一份完美的婚姻,她也想,她也想!

她喜歡嗎?說實話她內心確實喜歡,雖然只是交集不深的幾面,她已經漸漸的被河馬先生的魅力征服。

可喜歡歸喜歡,她卻不知從何下手,要是放在以前,喜歡了那就去追,都二十一世紀二年代了,女追男才是最簡單粗暴的硬道理,但是面對河馬先生時,她內心有種不說出來的恐懼,可能是真的喜歡,心理上的羞澀與恐懼,加之河馬先生一副永遠冷酷、十分冰冷的態度,她差點以為自己是多不優秀,竟然讓一個男人如此無動於衷!

成長的經歷帶來了太多的因素,她已經二十八歲了,雖然中國人口的平均年齡達到78歲,雖然她的人生才度過四分之一,但她經歷了太多人情世故,十八歲第一次初戀,二十歲賓夕法尼亞金融系畢業,二十四歲拿到雙碩士學位,二十六歲拿到第一個博士學位,即使拋開她富裕的家庭因素,她依然是個十分優秀的女孩!

十八歲起,李青就在沒問家裡要過一份錢,勤工儉學,她靠著自己一步步進到今天,有房有車,一份年薪百萬的工作,在經濟發達的今天,在人才濟濟的今天,她是成功的站在金字塔頂端的獨立女性!

成年人有成年人的煩惱,或許正是這些經歷,有或許正是這些成功,成熟女性的想法早已不是無知的少女,正是這些因素,她沒有辦法跟年輕時一樣,愛的轟轟烈烈,愛的毫無理由!雖然她依然年輕!

「好了暖暖,我們不合適的,而且我也不喜歡河馬先生這種,整天冷冰冰的面癱臉,尤其是那濃稠的鬍鬚,說實話我真的不喜歡……」李青話里明顯帶著失落,或許她帶有刻意的逃避。

李暖大致能夠猜到,成熟的獨立女性有一個通病,在面對感情生活時,總是無限的自我糾結,而且成功的高學歷女性還有一個通病,大多數的另一半都沒有自己強勢,無論是感情生活,還是個人能力。

河馬正是這種女性的糾結,他太優秀,男人本身就強勢,何況是成功的優秀男人,但獨立成功女性大多數也強勢,所以這就會引發一個矛盾,強勢的人從內心就有一股征服別人的慾望,所以他們很大幾率不會有結果。

飯菜很快端了上來,一頓豐盛的午餐,兩人檢閱了河馬先生優秀的廚藝,酒飽飯足,兩人愜意的享受飯後茶點時,河馬才不慌不忙的從后廚趕來。

「咚咚咚……」

「請進。」

看見推門而進的河馬,手拿點心李暖不忍誇讚,「河馬先生,餐廳的茶點真心不錯。」

茶點?河馬內心尷尬,可我開餐廳不是賣茶點的啊!「二位覺得午餐還滿意嗎?」作為老闆,同樣作為這家餐廳的主廚,他想知道的是客人對今天的菜品是否滿意,而不是令人啼笑皆非的飯後茶點。

李暖說完就知道自己說錯話了,哪裡有人吃飯不關注菜品,關注飯後茶點的!如果有,這家餐廳距離關門大吉也不遠了!

她掩飾尷尬微微一笑,搶在開口解圍的李青前頭,「那什麼,菜品十分豐富,我和青青十分滿意。」

李青也十分尷尬,微笑附喝,「滿意……十分滿意……」當然滿意了,不然某人也不會吃的精光,而且這貨是沒吃飽嗎?一口氣還吃了那麼的飯後茶點!

河馬得到了答案,禮貌的九十度鞠躬,「二位滿意就好,青青,一會可以隨便參觀,四樓有客人娛樂區,我這還有幾座客人,我先告辭。」說完他再次禮貌的鞠躬,李青、李暖急忙起身相送。

走到門口時,河馬不忘囑咐,「二位有什麼需要告訴服務員,另外、茶點確實不錯,暖暖小姐可以多吃一點。」僵硬的面癱臉露出微笑,點了點頭,他離開了廂房。

原來他會笑啊?笑起來並不難看!那個笑容,她第一次看到。「李暖暖……」李青憤怒的拖著長腔,「你簡直把我臉丟盡了!」

李暖回過神,雙手一攤,無辜的表情望了一眼,「淡定、淡定。」

「你……」李青無奈,這丫頭,她苦笑不得。

兩人回坐,李暖品了一口茶,拿起一旁的點心送到嘴裡時,她突然想到,「這男人真小氣,剛才那話絕對故意的。」想到這裡,她生氣的放回手中點心,「我說……」

李青眼睛一撇,鋒芒從眼角流出一絲殺氣,隨後一臉姨母笑,「乖,多吃點……多吃點……」

李暖感覺到了殺氣,盯著李青眼睛咕嚕嚕的轉了幾圈,有望了望桌上的點心,「沒勁。」她還沒說幾句壞話,這貨就這麼激動,她要是說下去?她想了想,算了……

「你這丫頭,人家好心提醒你,還有錯了。」喝了一口茶,李青放下茶杯說道。

「沒錯沒錯,騷瑞……騷瑞……」她故意用著癟嘴的漢語發音,誓要將調皮進行到底。

「騷瑞?李暖暖你確定你說的不是漢語?」李青一臉姨媽子的操心操肺,認真的糾正著某人。

這女人!李暖沖著李青苦笑,模仿者娃娃音,食指輕輕戳著小臉,「我發現,你變得一點都不可愛。」

「可愛能當飯吃嗎?」李青反駁。

「不能。」李暖搖搖頭,「但是可以吃撐。」

「鬼邏輯,你真的是上大的高材生嗎?」李青一臉質疑。

「呦呦呦……某人這是歧視我們上大嗎?」

你贏了?李青頭疼,第一次吵架她輸了!她真的輸了嗎?不,她只是不想吵下去,因為她知道,接下來某人會不斷的從,經濟、政治、國家影響力、人權種族論,等等一連串沒完沒了話題反擊,隨著話題的延續,最後有可能人類起源論都要出來了!

這是一個漫長有讓人腎疼的話題,她自然不會和她討論下去,有其還是一位從事社會學的博士,雖然她一直喜歡和李暖暖吵架鬥嘴,但是現在她不想鬥嘴,你懂的……你懂的! 小坐一會,李青和李暖前往四樓的娛樂區,說實話餐廳沒什麼可參觀的,兩人也就過段放棄。

娛樂區的設施超乎兩人的想象,K房、休閑圖書館、電玩遊樂區、兒童遊樂區,整個四樓充滿了未知的驚喜。

兩人自然不會錯過,兜兜轉轉兩個多小時,所有的遊樂區遊玩一遍,兩人才意猶未盡的離開了餐廳。

離開餐廳時,兩人本想和河馬打個招呼,奈何河馬先生太過忙碌,他回了市區,沒見著人,兩人也抱有一絲失望。

兩人回到市區已經四點多鐘,李青臨時有事提前回了家,剩下一人的李暖也不願在找場子,雖然她朋友很多,但平了里大多是李青組的局,她只是積極的追隨著,如今沒了李青,她也就沒了興緻。

接到父親的電話,李暖回了趟老宅,她不在家裡住,十六歲上大學起,她就搬出了家裡,對於一向嚴厲的父母,每一代年輕人似乎和父母之間,總有著不可逾越的代溝!

不僅僅是代溝,還有就是父母從小到大的安排,出身名門世家子弟,他們的命運出奇的一致,這種中國式的家庭,令她十分討厭。

李國政夫婦正在客廳品著茶水,兩人有說有笑正在討論著朋友歸國的兒子。

「黃姨。」走進家門,李暖禮貌的跟保姆黃珊打著招呼。

「暖暖回來啦,李總和婦人正在客廳等你呢。」

簡單的寒暄幾句,換了鞋子走到客廳,「爸媽,我回來了。」

看到寶貝女兒回來,「來來來、暖暖,快坐到爸爸這邊,讓爸爸好好瞧瞧。」李國政十分開心,再次見到女兒,距離她上次回家也有兩個多月了。

李母看見暖暖,原本開心的面容瞬間變得嚴肅,「你還知道回來,都這麼長時間了,你整天都在瞎忙著什麼。」

李暖冷冷的表情坐到李父一旁,「我忙什麼那是我的事情,還有、我是回來看我爸的。」

面對女兒的反駁,李母大怒,「長本事是吧,竟敢跟我頂嘴了是吧!」

李國政尷尬,回想幾分鐘前還是和諧的家庭氣氛,僅僅是李暖的回來,這一刻瞬間成為了滿是硝煙的戰場。

李暖沒有搭理母親,湊到父親身旁,「老爸,有沒有想我,最近身體怎麼樣,公司事情不要太過操勞……」

李國政,苦笑著不斷點頭,「爸爸當然想你……爸爸很好,你不用擔心……」他一邊回答著,眼神不斷的窺視著妻子,這場面誰都不好得罪……

李母怒意加醋意更加濃烈,「你個不孝女,怎麼從來沒見你對老娘如此關心過,老娘含辛茹苦把你拉扯大,你個沒良心的……」

這一連串的升級,李父察覺情況不妙,「好了好了,都少說幾句。」他起身坐到妻子一旁,溫柔的安慰著,「好了,暖暖難得回次家,孩子這麼大了,有些事情她心裡知道,你不要總是她一回家,你就罵她,女兒大了,你要給她……」

「李國政,你也幫著這個不孝女說話,我說她幾句怎麼了,我是她媽我說她幾句不應該嗎?我是為誰好?」李母特意指著李暖,「還不是為了這個沒良心的。」

「好了好了,少說幾句……」李國政勸阻。

「我都這麼大了,我是個成年人了,我有我自己的想法,從小到大那件事不是你安排的,我為什麼離開家裡,我就是討厭你不經過我的允許,用你的想法來安排我的人生!」

「你……你……」李母更加生氣,「我為什麼這麼做,不是為了你好嗎?我為了我自己嗎!」

李父內心哀嚎,這怎麼越吵越凶,他提高音量,「那什麼,都不要吵了……」

李父的話似乎沒起作用,「為我好,口口聲聲說為我好,是、我十八歲以前,你對我的安排我認了,可我如今是一個成年人,我是個獨立的個體,我不能按照你的希望去過我的人生,還有、我本來就不想給你吵。」

那你意思是我想跟你吵了?面對女兒一次又一次的反駁,李母瞬間感覺委屈,有可能說不過,「嗚嗚……老公你看,你女兒欺負我,嗚嗚……」

怎麼還哭了?李父急忙摟在懷裡安慰,「好了好了,暖暖過分啦,快跟媽媽道歉。」

李暖尷尬,臉紅彤彤的,「老不羞,每次都是這樣,吵不過就找幫手。」

史上最強王妃 「老公你看……她、她、她太囂張了!」李母委屈的哭著撒著嬌,眼神可憐巴巴的不斷望著老公,她那裡是真的哭,委屈肯定有的,但大多成分是裝的!

李父不好不作為,假裝著生氣,扭過頭,「暖暖你這樣態度爸爸可生氣啦,那什麼。」他不斷的眨著眼睛,暗示:女兒啊,給爸爸個面子,道個歉,承認個錯誤……

李暖回神:我哪裡錯了,不能每次都這樣……

這短暫的安靜,李母察覺不對,停止哭聲可憐巴巴的望向老公,李父急忙回頭,望著妻子,「必須道歉,暖暖你太過分了。」有了幫手說話,李母繼續,「嗚嗚……嗚嗚……」

這熟悉的場景,「OK、OK……」李暖強顏歡笑,咬牙切齒,「我道歉,我道歉……」

她雙手作揖,「母親大人,是小女不孝,不該惹您老人家生氣,小女在這裡給你老人家鞠躬認錯。」說完九十度鞠躬,起身她滿臉鄙視。

見女兒認了錯,李國政急忙打圍,「好了李太太,你看女兒都認錯了,你就消消氣,不要在哭了,再哭人家的小心肝就該疼了!」

小心肝?李暖強忍著不讓自己笑出,你們這對老不羞,你們是故意、讓我、回來、喂狗糧的吧……她內心汗顏。

「嗚嗚……」哭聲停止,李母可憐巴巴的望著老公,「那什麼,道歉不夠誠懇。」

你……李暖憋出內傷,內心吐了一大口血,「老爸,這就過分啦,我都道過歉了,還想怎樣?」

「老公,你看……」李母瞬間有要哭出,「你看她態度……」順著耳邊她輕聲哼道。

李父強忍著內心的痛苦,「那什麼暖暖……」

「休想……」

什麼,李母瞬間轉變,推開老公,手指李暖暖,「這就是你的態度。」

李暖不爽反駁,「怎麼樣,吵不過你就搬救兵,你老不羞。」

李母瞬間得意,「哎呦,你還說對了,老娘就是找救兵怎麼了!」

「你……你……」

「你什麼你,怎麼樣,老娘就是有人疼,你怎麼著!」

李暖瞬間無語,她還真不敢怎麼著,臉一襒,她不想說,她不想說!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