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信個鬼啊,我自己都不相信自己”,陳如是暗暗腹誹道。

“好了好了,那你就開始準備吧,如是姐,我就等着你的大餐了哦”,林唐開心的說道,他可是想了很久了,這下終於有機會吃到了,激動不已,恨不得現在就拉上陳如是去買菜做飯。

“那。。。你陪我去買菜吧”,陳如是想了想說道,既然今天自己的形象是註定要顛覆了,那就趁機再跟林唐培養培養感情吧。

兩人來到了附近的超市,陳如是這個房子的位置很好,周圍各種便利設施一應俱全,兩人散着步就到了超市,拿了手推車。


林唐推着車,陳如是挽着林唐的胳膊,林唐忽然有種過日子的感覺,覺得如果真的跟陳如是在一起的話,好像也不錯,腦子裏剛冒出這個想法,他就趕快搖了搖頭。

要不是手上推着手推車,都想扇自己一巴掌,想什麼呢,他跟陳如是根本就不是一個世界的人,就算有感情那又怎樣呢。


陳如是見林唐身體忽然僵直了一下,奇怪的問道,“林唐?你怎麼了?”

林唐趕忙搖了搖頭,表示自己沒事,陳如是也沒有在意這個小插曲,她對於自己跟林唐這個感情的進步非常滿意。

到了蔬菜區,兩人面面相覷,林唐努了努嘴吧,說道,“去買菜啊,如是姐,你不是要做飯給我吃嗎”?

陳如是這才趕忙鬆開手,走上前拿了一個茄子,裝作在挑揀的樣子,其實心裏已經要爆炸了,她哪裏進過廚房啊,更別說買菜了,一向都是保姆直接做好端給她的。

別說這蔬菜區,她平時連超市都不怎麼進去,陳如是拿着左手一個茄子,右手一個白菜,手足無措的,林唐看了看,懷疑的說道,“如是姐,你沒有買過菜嗎?”

陳如是嚇了一跳,趕忙說道,“那怎麼可能,我,我可是從小就自己做飯來着,不過就是近些年做的少了嘛,但基礎還是在的”,陳如是說的自己都快要信了。

不敢再猶豫,隨便拿了幾個長的順眼的蔬菜放了進去,林唐猶豫了一下,說道,“如是姐,這個香菇要拿袋子裝的吧。。。你這樣直接放進籃子裏,我們一會怎麼稱斤啊”。

這也跟陳如是提了個性,不然她還真忘記了拿了菜還要去稱,陳如是雞飛狗跳的拿了些蔬菜和肉,她自己的冰箱裏還有一些食物。

拿去稱斤之後,兩人便離開了蔬菜區,陳如是感覺懸着的心放下了,生怕自己又出了什麼錯。

“我們買些零食回去吃吧”,陳如是說道,其實她是真的擔心自己做的飯太難吃了,兩人至少還有點別的東西可以填飽肚子。

說完,陳如是就拉着林唐去了零食區,這下她選東西的速度可快了很多,看見就拿,各種口味都拿一些,邊拿還邊問林唐喜歡吃什麼。

“陳如是?林唐?”忽然傳來一道女聲。

陳如是聽到後,翻了個白眼,擡起頭,說道,“薛靈芸,你怎麼陰魂不散啊”。

林唐擡起頭看起,果然是薛靈芸,還有一個意想不到的人,鄭婕,林唐以爲自從那天在西餐廳撞到後,薛靈芸怎麼也應該反映過來鄭婕是故意的了,應該會去疏遠她了,卻沒想到兩人還能一起逛超市。

“你們,你們怎麼在一起”?薛靈芸問道,既然兩人未婚夫妻的身份本來就是假的,怎麼還會一起逛超市,那是不是就意味着他們同居了?薛靈芸心中暗想,這個認知讓她心裏一算。

“我們怎麼就不能一起了啊”,陳如是站起身,得意的說道,雖然在生意上兩人是棋逢對手,但在感情上可不能相比,雖然林唐還沒有對自己表現出來什麼好感,但陳如是有信心,只要給她時間,這都不是問題,所以她現在已經不把薛靈芸當對手了。

“這話可不能這樣說啊,如是姐”,鄭婕見狀笑着說道,“你們是什麼關係我們大家不是都已經知道了嗎,幹嘛還說這種引起誤會的話”。

陳如是跟薛靈芸的關係是不錯,是欣賞她的能力和坦蕩,但她可對鄭婕沒有什麼好感,總覺得這人在給別人下套,表面上看起來溫溫柔柔的,其實背地裏不知道在幹什麼。

而且經過調查,這次的掉包事件裏隱隱約約透着鄭氏集團的影子,陳如是公司股價下跌的時候,鄭氏集團居然一點動作的都沒有,要說他們是好心放過陳如是一馬,她可不信。

以她看,鄭氏集團就是怕動作大了暴露了他們。雖然鄭婕並不在鄭氏集團裏任職,但陳如是看到姓鄭的沒一個順眼的。


“鄭婕啊,你怎麼也來了,我跟你表姐說話,怎麼也輪得着你插嘴了,你的小心思你表姐看不出來,你以爲我看不出嗎,林唐可都告訴我了”,陳如是得意的說道。

其實林唐什麼都沒有告訴她,但她就是看不慣鄭婕那個好像什麼都盡在掌握之中的樣子,而且鄭婕看林唐的眼神,她都能看的出來,就薛靈芸這個傻子還不知道。

聽到陳如是說的,鄭婕一下臉刷白,薛靈芸也不可置信的看着鄭婕,顫抖的問道,“小婕,陳如是說的是真的?”

鄭婕一直以爲自己隱藏的很好,除了林唐沒有人知道她的心思,所以她已經完全相信了陳如是說的了,她沒想到林唐居然真的會告訴陳如是,畢竟她看得出來林唐對陳如是並沒有什麼感情。

可現在看着兩人形影不離的樣子,她卻拿不準了,別人不知道,她卻知道這次的掉包事件是林唐幫陳如是解決的,現在她又被當中戳穿,縱使她的心思再深沉,這時也覺得十分的尷尬。

薛靈芸看着鄭婕的臉色,什麼都明白了,原來她最近親近自己都是想要利用自己,原本陳如是公司出事,她是不想落井下石的,是鄭婕一直在背後勸說,說要想打敗陳如是,就要先毀掉她的事業,這樣她也無暇在跟自己去掙林唐了。

“表姐。。。”,鄭婕叫道。

“你別叫我!小婕,你怎麼變成了這樣子,就算你喜歡林唐,你也可以告訴我,我們光明正大的競爭,你爲什麼要耍這些陰招?”

鄭婕的眼淚都快要下來了,又忍了回去,冷笑着說道,“競爭?我拿什麼跟你競爭,你們有事業有地位,我就是個鄭家不受寵的小女兒,薛靈芸,你憑什麼這樣跟我說話,你今天有這個成就,不都是家裏幫忙的嗎,我要是有你這樣的資源,做的也未必比你差”。

薛靈芸愣住了,她跟鄭婕的關係一直都是淡淡的,但她一直以爲這個表妹不想從商只是志不在此,而且她大學也毅然決然的學了醫,沒想到她的心裏竟然是這樣想的。

幾人的爭執已經引起了旁邊的人注意,林唐只好將趕忙上前將薛靈芸勸走了。鄭婕也不好意思留下,自己走了。

陳如是跟林唐面面相覷,沒想到出來逛個超市都能遇到這樣狗血的事情,陳如是整理了心情,說道,“好了,林唐,我們不管他們鄭家的事情,這種大家族就是事多,我們走吧”。

林唐也不想八怪這些,便跟着陳如是走了。 第一百四十二章 薛靈芸來訪

兩人回到了陳如是的家,超市發生的小插曲並沒有能影響到陳如是的心情,雖然她有些擔心薛靈芸,但還是覺得這點事對她沒什麼。

林唐不是第一次來陳如是家了,陳如是的房間比林唐大的多,是一個大平層,沒有太多的傢俱,一看就是個女強人的房間,林唐一進去就往沙發上一坐,向後一靠,抖着腿說道,“如是姐,我就等着吃飯了啊,你可要好好發揮啊,我還餓着呢”,其實林唐並沒有什麼飢餓的感覺,但他爲了激勵陳如是,就這樣說了。


但陳如是聽了並沒有什麼被激勵的感覺,反而僵了僵,扯出一個笑臉,進了廚房,林唐邊玩着手機邊等着,偶爾擡頭向廚房望一望,可是陳如是一進廚房就將門關住了。

擺明了不讓林唐看,林唐也沒有勉強,以爲陳如是在搞什麼大菜給他一個驚喜,放心的等着了。

沒過一會,忽然從廚房裏飄出了一陣糊味,林唐抽抽鼻子,懷疑的看了廚房一眼,試探性的問道,“如是姐,菜是不是糊了啊,我好想聞到了糊味。。。”

“沒有!”廚房裏傳來一聲大吼,“怎麼可能啊!是隔壁傳來的糊味啦!你聞錯了!”

“可是。。。隔壁好像就是我啊。。。”,林唐小聲說道,站起身,走近了廚房門口,擰了一下門把手,居然反鎖了,林唐沉默了一下,擡手敲敲門,試探的問道,“如是姐,你需不需要幫忙啊”?

“不用!”陳如是大吼道,“你就在沙發上坐的!等一等!我一個人可以的!”

林唐雖然表示懷疑,但想着應該也不會做的太糟糕吧,便回到了沙發上。

等了一個多小時,門咯吱一聲開了,林唐趕忙探頭過去,就看到一個灰頭土臉的人探頭出來,林唐吃了一驚,連忙站起身,說道,“如是姐!你這是怎麼了!”

“你別過來!”陳如是止住了林唐就要走過來的腳步,說道,“飯馬上就好,你等我去洗個臉”。

說完林唐就感覺眼前閃過一個人影,陳如是跑進了房間裏,過了一會,又閃了出來,林唐眼前又出現了一個像平時一樣打扮精緻,一絲不苟的陳如是,林唐甚至有些懷疑剛纔自己看到的是真的陳如是嗎?

“可以吃飯了”,陳如是微笑着說道。

林唐沒有繼續追問了,便跟着陳如是來到了餐廳,陳如是去廚房將一道道菜端了出來,菜倒是蠻多,只是。。。

“如是姐,這菜。。。怎麼是黑的啊?是不是糊了”?林唐小心翼翼的問道。

“沒有!怎麼可能啊”,陳如是皺着眉頭糾正道,“這可是姐辛辛苦苦做出來的,來,快吃”。陳如是從一個大碗裏盛出幾勺米。

林唐端了過來,卻看到了一碗大米粥,林唐默了默,沒有說話了,陳如是不好意思的說道,“水有些放多了,你將就着吃啊,但這個菜是很不錯的呀!快吃!”說着,就給林唐夾了一筷子菜,黑布隆冬一片,林唐實在辨別不出來是什麼。

便試着放進了嘴裏,就感覺一股子苦味蔓延了整個口腔,林唐強忍住想要嘔吐的感覺,硬是嚥了下去。

“怎麼樣!好吃嗎!”陳如是湊上前期盼的問道。

林唐硬是擠出一個笑臉,說道,“嗯,好吃”。

陳如是一下笑開了花,又給林唐夾了好幾個菜,說道,“好吃你就多吃點,等了這麼久,是不是餓壞了啊”,林唐看着自己一碗黑乎乎的菜,欲哭無淚,真的很想說自己其實根本就不餓。

就在這時,林唐看到陳如是手上的有一片紅,連忙放下碗,拿過陳如是的手,說道,“如是姐,你手是怎麼了?”

陳如是想被燙了一樣,連忙將手抽回來,笑着說道,“沒事,就是燙了一下”。

“這怎麼叫沒事呢,都起水泡了”,林唐仔細一看,上邊一個個的小水泡,林唐心中愧疚不已,他早該看出來陳如是根本就沒有做過飯,就是爲了順從他才勉強做飯的。

林唐趕忙回自己房間拿了燙傷膏,給陳如是抹上,雖然燙的並不嚴重,但陳如是本來就細皮嫩肉的,手上有了這幾個水泡就看起來格外的惹人心疼,林唐沉默了一下,說道,“如是姐,對不起啊”。

陳如是趕忙擺手說道,“嗨,這不本來就是我答應你的嘛,你幫了我這麼多忙,給你做頓飯算什麼啊,沒事啊,你別放在心上,倒是我這飯也沒做好,其實都糊了。。。”。

林唐笑着搖了搖頭,端起碗,大口吃起來,嘴裏含糊不清的說道,“沒糊,好吃着呢”。

很快就狼吞虎嚥的將一菜都吃光了,陳如是看着光光的盤子,眼睛裏閃着淚花。

吃完飯,林唐站起身將盤子收了死活不讓陳如是動手,林唐在廚房洗着碗,陳如是在沙發上坐着,忽然門鈴響了,陳如是起身去開了門,沒想到,門口竟然是薛靈芸。

陳如是瞪了眼睛,說道,“怎麼,還要開親自檢查一下啊”。

薛靈芸卻沒心情跟她開玩笑,眼睛通紅的看了看陳如是,忽然抱住了她,陳如是嚇了一跳,兩隻手伸着,喊道,“薛靈芸你瘋了吧,追不上我男人就要來追我啊,我可跟你講,老孃不喜歡女人”。

話剛說完,薛靈芸就真哭了出來,陳如是愣了,將薛靈芸的腦袋從自己懷裏拿出來,嚴肅的問道,“怎麼了?那鄭婕真欺負你了?你別怕,她要是真欺負你,我們兩個公司合起夥,我就不信幹不過鄭氏集團”。

“不是”,薛靈芸哽咽着說道。

林唐聽到外邊的動靜,探出頭來,就看到了這一幕,林唐咳了一聲,覺得自己呆在這裏有些尷尬。便說道,“那如是姐,我先回去了啊,你們聊”。

正準備出去,就聽見薛靈芸說,“林唐,你不用走”。

林唐站在門口進退不得,薛靈芸鬆開陳如是,直接走了進來,坐在沙發上,陳如是哼了一聲,說道,“你倒是不見外”。

但還是去廚房給薛靈芸拿了冰袋,防止眼睛腫起來,邊將冰袋遞過去,邊問道,“你到底是怎麼了?”

“沒事,鄭婕回去了之後把所有事情都跟我說了”,薛靈芸慢慢將事情說了出來。

其實這件事很簡單,就是表妹對錶姐的嫉妒而已,薛靈芸的母親是鄭氏集團的小姐,之後雖然嫁了出去,但鄭氏集團的老董事長對她非常疼愛,連帶着對薛靈芸都十分喜愛。

薛靈芸的父親也是一個富二代,只是不再煙雨市,但家底不比鄭氏集團差,薛靈芸從小就在各方的疼愛下長大。

但鄭婕就比較慘了,她父親重男輕女,一直就不重視她,即使她比幾個哥哥都要優秀,老董事長又將所有的精力都放在了薛靈芸身上,對鄭婕也不夠關心。

長大之後,鄭婕原本想讀商學院,但她父親卻覺得女孩子讀了也沒用,強迫她學了醫,之後鄭婕雖然也挺喜歡這個職業,但每次見到薛靈芸,感受到自己跟薛靈芸的對比,就心裏非常的不平衡。


薛靈芸一出學校,薛家就給她了一筆錢讓她去做生意,她將生意做到了煙雨市,老董事長就給她各種資源幫助她,連當時會館的那片地都是老董事長給她的,雖然現在老董事長解甲歸田。

但還是囑咐了鄭婕的父親要好好對待陳如是,這樣下來鄭婕就越發不高興了,知道看到了薛靈芸看着林唐的目光,她覺得自己的機會來了,她想要通過搶走林唐來挫傷薛靈芸。 所以纔有了鄭婕在西餐廳裏的作爲,但當時林唐等人並沒有看出她的真正用心,反而薛靈芸因爲這件事情跟鄭婕越來親近了。

薛靈芸雖然經常接觸各色的人,但對家人卻沒有什麼防備心,而且對於鄭婕的親近她也還挺高興的,卻沒想到竟然是這麼一回事。

在調包事件發生的前兩天,鄭婕就來問薛靈芸想不想從生意上整一整陳如是,薛靈芸本來並不想這樣,畢竟感情是感情,生意是生意,但經不住鄭婕的挑撥,就有了之後的事情。

剛纔鄭婕還交代了二十六號倉庫的人也是她收買的,她不知道從哪裏聽說了二十六號倉庫的幾個老員工對陳如是一直有怨言,就趁機挑撥,又主動給幾人購買高仿貨,自己還下了好幾單。

在事情爆出後,又找了許多的水軍,將事情越搞越大。

鄭婕對薛靈芸的打擊比林唐還要大,薛靈芸一時有些接受不了,又沒有人訴說,就乾脆來找陳如是了。

陳如是瞭解了之後,冷哼道,“我之前就跟你說過,你這個表妹不是個好東西,你還不信,這樣被人整了吧,傻了吧”。

薛靈芸抽抽噎噎的說道,“我們小時候還經常一起玩來着,我也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始,她對我有了這麼大的怨氣,還說我經常在她面前炫耀,我真的不記得有這麼回事了”。

“哎呀,行了,這種人說什麼都是理直氣壯的,把所有的事情都歸咎於你的原因,你別理她了”。

陳如是說完,薛靈芸又趴到陳如是懷裏哭了起來,陳如是並不擅長哄人,僵硬的拍了拍薛靈芸的肩膀,林唐坐在一邊感覺自己像個電燈泡,咳了一聲,輕聲對陳如是說道,“如是姐,我看我還是回去吧,你還是好好的哄一鬨薛姐吧”。

說完,林唐就趕快溜了,沒有繼續打擾兩人了。

解決了陳如是的事情,林唐撿起了自己好幾天沒修煉的心法,最近好像進入了瓶頸期一樣,不管打坐多久,都沒有一點的進展,林唐心裏也有些急,花了更多的時間來修煉。

卻已經沒有進展,身邊也沒有人讓林唐可以詢問,林唐苦惱不已。

又是一天在飛來客棧修煉,林唐將給小甜甜帶來的零食,就自己坐在了一邊開始打坐,這幾天陳如是都在忙公司的事情沒有過來,林唐當時清淨了許多,本以爲這樣會對修煉有好處。

卻發現還是沒有一點的進步,林唐坐在一邊心神不寧,小甜甜看見了,悠悠的說道,“你現在這樣是不行的啦,功利心太重了,修煉是要修心的,你整天想着要練的多麼好,這樣肯定是一直衝不破瓶頸期的啦”。

林唐緊皺的眉頭鬆了一下,說道,“可是我已經儘可能的去放鬆心情了,還是沒有用”。

“哎,我也理解的啦,你們凡人嘛,突然有了法力,肯定不可能保持平常心的”,小甜甜擡起頭,難言得意的說道,“向本喵仙大人這種天生帶有法力的,實在很難給你什麼建議了”。

“又開始吹牛了”,林唐不屑的小聲說道。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