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著下方吐氣如蘭,學校裡面不知道有多少男生夢中的女神,在加上和她如此親密接觸之下,感特別是受到她那驚人彈力的時候。

李天辰很是無恥的有反應了。

他這有反應不要緊啊,卻是令的木瑤菁臉都黑了。

「李天辰,你,你,你,你……」木瑤菁和林天辰如此親密的接觸,自然能夠感覺到李天辰身體當中某些部位的變化了,作為已經二十多歲已不再是那種初出茅廬的少女的她,心中羞愧的程度那是可想而知的。

「李天辰,你無恥。」木瑤菁漲紅著臉,破口大罵。

李天辰當然也清楚自己身體起了反應,若是換做其他人,在這種窘迫的狀態之下,很有可能就奪門而逃了。

可李天辰並沒有。

並沒有起身放開木瑤菁,反而更加用力的壓了下來。

「李天辰,你好重啊。」

「我說過了,告訴我,你究竟是什麼人,什麼身份,你若是還不說的話,我會實現我先前的諾言,將你就地正法了。」李天辰看著木瑤菁的眼睛,一字一句的道。

木瑤菁深深的吸了口氣,沉思了一會,道:「李天辰,我可以告訴你,我的身份不僅僅只是老師。」

「準確的說,當老師只是你隱藏身份的一種手段吧?」李天辰看著她。

木瑤菁並沒有反駁,點了點頭:「你說的沒錯,老師的身份只是用來掩飾的。」

「為什麼?你究竟是什麼人?是不是卧龍谷安排在南延市的?」

「不是。」木瑤菁搖頭:「卧龍谷的實力的確是不錯,雄霸閩北這一帶數十年,統領著閩北諸多縣市,可我並不是他們的人。」

「李天辰。」

「我知道你很好奇我的身份,不過,我必須要告訴你,我的身份不能夠告訴你。」

聞言,李天辰皺眉。

他的右手原本是在翹臀之上的,當下把她的褲子往下一拉。

裡面的蕾絲邊都露了出來。

李天辰的手做出了要往裡面伸的樣子來,惡狠狠的瞪著她,警告道:「說不說?」

貝齒咬著紅唇,被欺負成這樣,木瑤菁的眼眶都濕潤了,氣鼓鼓的瞪著李天辰,然後將腦袋別向一旁,一副任憑你處置視死如歸的樣子。

那樣子似乎在告訴李天辰,打死也不說。

李天辰看著木瑤菁如此決斷的樣子,只能夠無奈的嘆了口氣。

然後鬆開他的手,從她的身上爬了起來。

說真的,李天辰並沒有想過要真的強叉她的,剛才那番做,只是想要嚇唬嚇唬她,讓她乖乖的將身份說出來而已。

只是,自己都那般威脅了,可這女人還是一副視死如歸的樣子。

李天辰時拿她是沒轍了,只能夠放了他。

「李天辰,你混蛋。」 文娛不朽 木瑤菁見李天辰把自己鬆開了,立刻從床上爬了起來,然後飛起一腳直接朝著李天辰的胯下踹了過去。

好在李天辰眼疾手快,雙腿猛的一夾起,很輕易的將她的那踢過來的右腿給夾住了。

「好險。」饒是李天辰都不由的捏了一把冷汗。

心中暗道,這是斷子絕孫腿啊,這女人也太狠了點吧。

「放開我了。」木瑤菁的右腿被李天辰給加夾住了,根本就抽不出來,沒轍了,只能夠又向李天辰求饒了。

「為什麼不動真元?」李天辰突然之間說道:「無論是我壓你在身下百般欺負你的時候,還是剛才你憤怒之下踢出來的這一腳,都沒有使用真元,就向剛才,若是你用真元,我們之間這般近的距離之下,我不一定能夠夾住你的出腿。」

宦海弄潮 木瑤菁滿臉的驚駭之色,難以置信的看著李天辰:「李天辰,你是怎麼看出來我是古武者的?」

因為身份特殊的緣故,木瑤菁一直隱瞞自己是古武者的身份。

除了她的上級之外,整個南延市也就只有他聶師弟一人知道而已,這李天辰怎麼看出來的?

對著木瑤菁的這個問題,李天辰只是淡淡的笑了笑。

他並沒有回答。

至於怎麼看出來的?

簡單。

準確的說,不是看出來的,而是感覺出來的。

從外表是無法看出對方是否是古武者的,除非是你達到了先天境界。

而李天辰因為繼承了『神農本草經』,醫術高明的人,對人體的結構都是非常了解的,只要有細微的差別都是能夠感覺的出來的。

而古武者和普通人的體質怎麼可能一樣呢?

先前在樓下的時候,木瑤菁主動抱著李天辰胳膊的時候,李天辰便是察覺到了,只是那時候的李天辰一直沒有挑明而已。

這也是為什麼李天辰硬要把她拉到房間,追問她具體身份的原因。

(本章完) 聽著她的話,南如煙的嘴角下意識的抖了抖。

歐洛微說自己能吃,那也只是說說,每次點那麼多菜,最後不是倒掉就是她吃掉一些,歐洛微也只會口頭上說說,壓根就沒有那麼厲害。

狐假虎威的歐洛微。

歐洛微等不及了,直接拉著南如煙去了食堂。

到了食堂之後,食堂內已經沒有什麼很人多在打菜,但是也是有些擠的。

一點左右,歐洛微跟南如煙才打好菜坐下來吃東西。

只是還沒來得及吃,一道黑色的身影坐在了歐洛微的旁邊。

「同學,這個位子我要了,你坐別的位子。」

一道極其慵懶的聲音在歐洛微耳邊響了響。

隨即,歐洛微的目光一點一點的冷淡了下來。

別說讓不讓,就是這個命令的口吻,也敢對她?

歐洛微斜了一個眼過去,一個樣貌打扮非主流,斯蘭蒂的校服穿在他身上鬆鬆垮垮的,一點都沒有像季寒驍那樣,乾淨整潔,斯蘭蒂的校服穿在季寒驍身上,那簡直堪比比模特還要完美的,一種高不可攀的帥氣在他身上表現的完美。

歐洛微也沒有想到,自己竟然會把季寒驍拿來做比較。

同樣也是高傲的冷哼一聲,說:「這個食堂這麼大,那麼多位子,自己找去,這是我們先坐下來的。」

嚴玦微微眯了眯鬆懈的眸子,隨即勾起一抹淡漠的笑意,湊近了歐洛微:「你這是在跟我說話?」

歐洛微:「不然呢?這裡除了你這條——綠狗,難道還有別人么?」

嚴玦的臉色,瞬間難看了下來。

這個女人,竟然敢說他是綠狗?

對面的南如煙拉了拉歐洛微的袖子,沖著嚴玦乾笑了幾聲:「不好意思啊嚴同學,我這個朋友她剛來斯蘭蒂,我們這就離開。這個位置就給你。」

還以為歐洛微會乖乖配合,但是沒有想到,歐洛微竟然直接甩開了她的手,不滿的冷哼一聲:「憑什麼要我們離開?這個位置本來就是我們先坐下的,要離開,也是他離開。」

「呵呵。」一旁的嚴玦冷笑了一聲。

南如煙皺了皺眉頭,再次拉了拉歐洛微的手,湊到她的耳邊干著急的說:「別問那麼多,現在趕緊走,他我們惹不起。」

歐洛微直接忽略了她那一副嚴重的表情:「惹不起?我倒是想看看,我怎麼就惹不起?」

南如煙一聽,就知道歐洛微完全忘了昨天的事情了。

不由的,低怒了一句:「歐洛微!現在趕緊給我走,你要是不離開,從此以後我們就絕交!」

歐洛微氣了一下,就因為她硬要這個位置,南如煙竟然要跟她絕交!

這個嚴什麼的,就那麼厲害?能有季寒驍那麼大的權利?

歐洛微氣呼呼的深吸了一口氣,不甘心的瞪了一眼嚴玦,隨即緊緊捏著餐盒的邊緣,憤恨的站了起來。

如果是之前,歐洛微肯定會在臨走前放下一句狠話,但是南如煙一直拽著她,就沒有說了。

嚴玦卻看向歐洛微的背影,一雙棕色的眸子微微眯了眯。 「我是怎麼看出來你是古武者的,你就不要管了,我就問你為什麼不使用真元。」李天辰鬆開了雙腿,木瑤菁收回了右腿。

木瑤菁坐了下來,座在床上揉著自己的腳腕,白了李天辰一眼:這傢伙,剛才這麼大力幹嘛,夾的人家痛死了。

「你問的這不是廢話嗎,我若是使用了真元,豈不是告訴你我是古武者了嗎……」

「你為什麼怕我知道?」李天辰微微皺了皺眉頭,繼續道:「是擔心別人猜到你的身份?」

木瑤菁點了點頭。

見到木瑤菁點頭,李天辰不由的深吸了口氣,這究竟是個什麼勢力,木瑤菁竟然寧肯被欺負成這樣,甚至都不惜失去女人最為寶貴的東西,也要誓死守護?

總裁大人就這樣愛上我 不用猜,李天辰也能夠料到,這種勢力應該是極為的嚴密,乃至於極為龐大的。

李天辰做到了旁邊的沙發之上,翹起了二郎腿,又從口袋當中掏出了白狼煙,拿起茶几上的那包酒店專用火柴,抽出一根火柴擦燃后將香煙點燃,吸了口煙後有些懶洋洋的道:「說吧,你來這南洋市的目的是什麼?」

李天辰可不相信,木瑤菁會沒事跑這麼大老遠來。

「我去雲際山旅遊不行嗎?」木瑤菁蹬了他一眼,心想這傢伙管的也太寬了點吧。

還有,你是學生,竟然抽煙?

還是當著老師的面,這麼肆無忌憚的抽。

當我不存在嗎?

木瑤菁有種想要衝過去將他手中香煙掐滅的衝動,不過一想到先前被他壓在身下的場景,便是立刻打消了這個念頭,這傢伙貌似已經完全不把自己當做老師了。

「你放著課不上,會在上課的時間跑來這裡,而且還是獨自來這裡,你以為我會信嗎?」李天辰撇了撇嘴道。

「誰說我是一個人來的,我和朋友一起來的好不好。」木瑤菁說道:「哦,李天辰,你還說我?現在是上課的時間,你怎麼跑這邊來了,你都沒有向我請假,你是在曠課?」

木瑤菁好似終於是抓到了李天辰小辮子一樣,有些興奮的道:「哼,還敢欺負我,回學校之後,看我不罰你抄書,抄死你。」

「罰我抄書?呵呵,就算是開除我都行。」李天辰淡漠一笑。

對於他來說,念不念書已經是無所謂了。

「你。」木瑤菁被李天辰的一席話給頂的頓時語塞了起來,精緻的小臉被氣的紅撲撲的,煞是嬌艷,她正打算說什麼,放在床鋪上背包當中的手機響了起來。

木瑤菁從包里取出手機,只是看了下來電顯示,也許是因為李天辰在這裡的緣故,她並沒有接起電話,而是直接掛掉了,又把手機放入了書中,然後拎起包包都沒給李天辰道別,便是急匆匆的就離開了。

李天辰倒也沒有攔她。

「雲際山?她也是去雲際山?」

李天辰可不會信,她會是真的陪朋友來這裡旅遊這麼簡單的。

不管她了。

李天辰淡漠的笑了笑:只要不是沖著自己而來就可以了。

李天辰之所以會把木瑤菁拉到房間裡面來,只是想要確認她是否是沖著自己而來。

小心使得萬年船的道理,李天辰還是懂得。

如今,在確定了她並非是沖著自己而來的,如此自然也就懶得管他了。

……

按照徐林給李天辰的安排,原本是要李天辰在這裡住上一個晚上,然後明天一早徐林在安排一個司機將李天辰送到雲際山腳底下的。

對於李天辰來說,為什麼要等到明天?

晚飯過後,便是讓徐林準備了一大堆的食物,香煙,美酒,等。

李天辰自己都不知道這一次山中之行會持續多久,有可能二三天,也有可能一兩周,甚至有可能時間更長的。

李天辰是古武者,可還遠沒有達到不吃不喝的地步的。

準備好了之後,李天辰便是獨自離開。

開著自己的SUV。

他的兩部車子都是放在龍紋戒當中的,什麼時候需要什麼時候取出來了。

……

酒店的門口,停著一輛黑色的保時捷,林子哥坐在駕駛室的位置,一隻手夾著跟煙,另一隻手拿著電話:「大表哥啊,到了沒有啊,我都等了你兩個小時了。」

林子哥的鼻樑之上還包著膠布,看上去有些滑稽。

先前,他被李天辰給揍了,自然不可能就這麼放過他,本來打算請幾個小弟衝進酒店將李天辰揍一頓的,可考慮到這酒店是徐林的,在這酒店裡他可不敢放肆。

於是想到了大表哥。

他大表哥從小就在山上修鍊,貨真價實的古武者,把大表哥叫來,就算是衝到酒店當中把人給揍了,量徐林也不敢說什麼。

「你小子催個毛啊,我一接到你電話,就從山上偷偷溜下來了,你在哪裡,我到了。」

「我就在飯店門口。」

五分鐘之後,兩人在酒店門口碰頭。

「大表哥,那人就在這酒店當中,我查過了他住在701,我們上去,把那兔崽子給我狠狠揍一頓,等會我給找兩個大長腿。」有大表哥在,林子哥就嘚瑟了,膽子也肥了。

「哈哈,幾個月都沒有開葷了,還是你小子上道啊,走走走。」聽到事後有大白腿,大表哥甭提多興奮了,迫不及待的要上樓去。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