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著舒坦得眯起眼睛的小梅朵,梨花嘴角也忍不住掛上笑容。

當初她在大北方走貨,小紅喜遇事她不能及時相救。

現在小梅朵受寒,梨花倒是能派上用場了。

她將靈氣通過自己這個媒介一點一滴的傳入梅朵的身體,為她梳理有些堵塞的經脈,等將小丫頭渾身過了一遍,梅朵已經舒服的睡了過去。

小丫頭靠在梨花的懷裡,眯著眼睛都忍不住掛心梨花:「花姐姐,你一定要平平安安的……」

梨花心裡慰貼極了,「嗯,睡吧,我一定會平安回來的,不僅如此,我還要帶著丟掉的那兩個呆瓜回來陪你玩。」 謬大山心情沉重的將摩托車的車油加滿,又拖了桶塑料桶裝滿的油桶出來放車上。

顧留芳在邊上對夜吸煙,他從小就鍛煉,又是特殊單位里的,不管是耳朵的靈敏還是視線的靈光,都比普通人高了好幾倍。

梨花他們在帳篷說話雖然壓了聲,但還是一清二楚的傳入了他耳里。

說不好奇是假的。

畢竟梨花一個女人,居然大晚上想要行走草原?

這要是換他們部隊的人,晚上沒一兩個估計也不敢走吧?

顧留芳越來越好奇這個樊梨花了。

他雖然知道剛才兩人在帳篷里說了啥,但為了大家不尷尬,顧留芳只能明知故問了:

「給車加油,這是要出去啊?」


謬大山嘆了口氣,輕輕抬手指了指帳篷的方向,「不是我,是她去。」

「她?」顧留芳作出驚訝狀,也像謬大山一樣壓聲道,「讓一個女人大晚上跑草原?你不是吧?」

「我也不想啊!但她一定要去……」

謬大山說到這裡突然頓住,看著顧留芳的眼神越來越亮,回頭看了一眼靜悄悄的帳篷,忙拉著人到邊上道:

「留芳,我也不瞞你,我們牧場丟了兩人,這次梨花過來就是要找他們的,但這次丟人的地方有些詭異,不是普通的部門能處置的……」

顧留芳聽到這裡頓時有些恍然了——難怪沒有報J!不過,普通部門不能處置,這不是還有他們這些特殊部門嗎?

不過想想也是,特殊部門這邊從來不對外面世,大運動期間開始的前幾年又被打壓,就算是運動結束了,在華國沒進入一個穩定的局勢之前,特殊部門依然不能曝光,底下的群眾自然也不可能知道國家還有這樣一個神奇的部門了。

可是,梨花一個柔弱女人,她就能處置連普通部門都處置不了的事情?

顧留芳心中好懷疑。

謬大山不知道對方心思已經翻了又翻,依舊在道,「……也是因為這樣,我們這邊才沒有報J,現在草原上其他的藏人還不知道這件事情,留芳,我看你也不像是普通人,其他事情我不讓你做,你就幫我在牧場看看牛羊和孩子,算我欠你一個人情可以嗎?」

謬大山這個請求和顧留芳想的有些出入。

他還以為對方會請他陪著梨花一起過去呢……

不過,這種事情自然是專業的比不專業的過去好,顧留芳拍拍謬大山的肩膀建議道,「牧場這邊我就不給你看了,畢竟我也不是這個領域的,不如這樣吧,你在牧場里留著,反正我這幾天沒事情做,來都來了,就順帶陪你們老闆走一趟?」

「可以嗎?」

謬大山忍不住大喜。

如果是這樣那就再好不過了,雖然顧家人看著都不錯,但留下梅朵和滿牧場的牛羊給顧留芳看,說實話,謬大山還是有些不放心的。

至於梨花,謬大山雖然沒見過她特殊的一面,但她經常把薛應龍和樊小滿兩個大男人打得還不了手,顧留芳就是再強壯,估計也不是對手吧?

……

梨花從帳篷出來的時候,這兩人已經談妥了。

她在裡邊聽得清清楚楚。

要按梨花的意思,其實她自己去就夠了,根本不用什麼顧留芳。

但顧留芳也不容得她拒絕,自己已經去發動了三輪車的油門,這時候梨花還能說什麼?人家一副擺明不能推辭的樣子,得,去就去吧!

至於到時候會有什麼,大家就各管各的了。

……

從牧場過去還要好幾個小時。

梨花也沒心思和顧留芳說話。

一路上她都是沉默的。

顧留芳看了看她的側臉,還以為她生氣了,率先打破了沉默:

「其實,女人太過強勢不好。」

梨花微微撇頭看他——老娘哪裡看出來是強勢了?

顧留芳道,「我們單位上也有很多強勢的女人,真的,強勢得都不像是女人了,那肌肉一大塊,跟個男人似的,很多年紀比你還大的都沒能找著個婆家。」

「我哪裡看出來是需要找婆家的人了?」梨花嘴角抽搐,這才捨得搭理上顧留芳,「再說了,我連兒子都有了,有子萬事足,我還要什麼婆家?」

顧留芳沉默了好一會才接話道:「你的情況我都知道,其實……你還年輕,就是帶著兩兒子再找一個也不是什麼難事。」

的確不是難事,老娘長得美,兒子又賊俊賊懂事,而且荷包還是臌脹臌脹的,只要眼睛不瞎,想要少奮鬥三十年的男人,找她是准沒錯了!

可是,來了這裡好些年,梨花根本就沒有再嫁的心態啊!

「我看你條件也不差,我還有兩個兒子呢,你呢?」

梨花將話題帶回了顧留芳的身上。

提到這個顧留芳就忍不住尷尬了。

單位的女人像男人他看不上。

這外頭的,他時常出任務,除了小時候牽牽自己妹子和表妹的小手,大姑娘的手到底是滑是糙他都不知道!

顧留芳稜角分明的臉上滿是乾笑。

看梨花眼神滿是戲謔,他忙心虛的撇開頭了。

梨花就忍不住樂了,「所以,你都二十七八了還沒找著老婆結婚?」

顧留芳更是沒敢看梨花的眼睛了。

也不知道是不是觸及了顧留芳心中的敏感話題,之後一路上,顧留芳沒再說話,梨花也樂得清閑。

大概是凌晨以後,車子才在魔鬼窟的範圍停了下來。

顧留芳停車這個地方是陳文茜一行之前扎帳篷的地方。

這裡一向不大有藏人過來,薛應龍和樊小滿失蹤以後,謬大山也沒敢亂碰這裡的東西,老想著讓梨花過來看看這裡是個什麼情況,雖然幾天過去,那些帳篷和摩托車除了覆了一些灰塵,在晚上又下了些霜外,幾乎和之前就沒啥差別。

梨花對此表示很滿意。

下車以後,借著明亮的月色,趁顧留芳沒注意,偷偷的放出了桃花馬:

「你鼻子最好使了,我們分頭行事,一人找一個方向,看看能不能找出點蛛絲馬跡來!」

「主人放心,這個我最在行了!」

桃花馬蛇頭點了點,小爪子拍著胸口向梨花作了保證,烏黑的小身子跐溜一下離開了梨花的掌心,直接遁入黑暗消失了。

那邊廂,顧留芳已經將兩三個帳篷檢查了一遍出來:

「你們一直說失蹤兩個人,但我看這裡的行囊物件,至少有五六個吧?」

「有,不過那不是我們牧場的人,要是加上他們,這次失蹤人員一共有八個左右。」

梨花此時站在綠風屏障面前,雖然這個風障看著和之前沒什麼差異,但那風速,也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錯覺,好像是小一些了呢?

= 搞定了唐鳳釵之後,周漁又給眾人介紹了雲千機,以增強兩位少女的信心。

「僅僅從修鍊角度上來說,我也建議你們到燕國走一趟,」雲千機說道:「第二年的課程的主要目的,是需要你們凝練出屬於自己的【雲紋仙術】,並且加以改善,在學院之中雖然能夠得到系統的學習,但效果遠遠不如在戰場之上要來的好。」

雲紋仙術畢竟是一門戰鬥術法,也唯有戰鬥才,才能檢驗這門法術是否優秀。

之後周漁又是一番吹噓,將燕國之行說的是有百利而無一害,這才滿足的宣布散會。

雲千機這位金丹仙師的話語給了兩名女子極大的信心,關於燕國之行的第一次碰頭小會得到了圓滿的成功。

***

等到唐鳳釵和雲千機都離開之後,房間里的周漁才對著陳飄搖問道:「好了,現在只剩下我們兩個了,你有什麼要求就直說吧。」

「你修鍊的功法,是讓你到了春季了吧。」


周漁一愣,回答說道:「恩,是啊。別看我現在是小正太體型,但真氣卻異常活躍,修行速度也很快,當然,戰鬥力也有所下降,不過我對於這門功法的理解還不夠深刻,只能保持兩三天。」

「春季,是一個好季節啊。」

「呃……」周漁皺眉:「你到底想說什麼?」

陳飄搖感嘆說道:「春天到了,冰雪融化,萬物復甦,動物們又到了交配的季節。我們也不應該辜負這大好春光啊。」

「等等,你不會是……」周漁驚愕的看向了陳飄搖,然後他看到了少女眼中熊熊燃燒的浴火,「喂喂,陳飄搖,冷靜一點,我這種體型不太好吧,你難道不會有負罪感嗎?」

「當然會有負罪感啊!」陳飄搖蹭到周漁的身邊,湊到他耳邊,一邊往他的耳朵之中吹著氣,一邊媚聲說道:「可就是這樣,才刺激的嘛。看到你這麼可愛的樣子,姐姐我當時就忍不住了,我早就想吃掉你了。」

看到周漁小正太的形象,唐鳳釵的反應是大聲嘲笑,而陳飄搖的反應則是色心湧起,那一刻陳飄搖似乎推開了一扇新世界的大門,那是全新的玩法與快樂。僅僅只是想象自己將周漁壓在身下的畫面,陳飄搖的下面就已經濕潤了。

現在總算是得手了,陳飄搖先是伸出舌頭,在周漁的耳垂處輕輕舔了一下,周漁只覺得身體像是被過了電一樣,爽的渾身一顫,陳飄搖笑著說道:「嘿嘿,嘴上說不要,身體卻很老實呢。」然後一口將周漁的耳朵整個含在口中。

「卧槽……這,這台詞不對啊。」周漁萬分憋屈,但正太體型的他對於這個色色的大姐姐卻毫無辦法,不會兒就喘著粗氣,癱軟在了大姐姐的懷中,任其上下其手,各種玩弄。不一會兒,兩人就脫的赤條條的滾在了一起。

一時之間,滿室皆春。

三個小時之後,周漁癱軟在床上,四肢無力,雙眼無神的看著天花板,就像是被人玩壞了一樣,床邊,陳飄搖正在心滿意足的穿衣服。

「所以說,佛家的一些話語還是有些道理的,」陳飄搖一邊穿衣,一邊滿足嘆息說道:「唉,這就是所謂的因果輪迴,報應不爽了吧,想當初你把人家的第一次都騙走了,將我這個少女的身體各種玩弄,可沒有想過會有今天把。」

「你,你給我等著,」床上的周漁含恨說道:「用不了一周,我就能恢復正常,到時候老子肯定艹翻你!」


「呵呵,「陳飄搖笑著轉身,一手抓住周漁的襠下,說道:「小正太嘴巴挺硬,可下面已經軟了啊,不過姐姐我對它可是有辦法的哦,想試試嗎?」

「姐,姐姐,我錯了,」周漁立馬慫了,所謂少年人,當慫的時候必須果斷慫,此時就是需要果斷的時刻了,「今天實在是不能試試了,我腿都軟了。」

「哎,才七次就不行了,少年人,你要好好鍛煉身體啊。」

周漁心中草泥馬狂奔,七次不少了好不好,一夜七次郎可是傳說之中的人物啊!而且在正太體型之下,周漁只覺得自己的身體特別的敏感,對於陳飄搖這種邪惡的大姐姐一點抵抗力都沒有,實在不宜繼續戰鬥了。

而且把柄被別人捏在手中,周漁低頭認錯:「是是,姐姐教訓的是。」

「好了,你的事情我答應了,不過這幾天可要把我伺候好咯。」

「陪我去燕國也是為你們好,大家都有好處的,你怎麼說的像是我用身體勾引你一樣。」

「我不管,」陳飄搖手中用力,「你只說陪不陪。」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