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得,姐夫,你沒看到,就在大庭廣眾之下,兩個人抱在一起毫無顧忌的痛哭著,看得我眼淚都下來了。」

韓義點點頭。

這種事情他大學里見得多了,像原來寢室幾個哥們,羅春、劉浩楠、沙嘉慕、周向明,哪個沒有一段坎坷的感情歷程。

包括盧震海,誰也不敢保證他跟陳以墨,一定能走到最後。

「行了,不說這些不開心的事情。」韓義岔開了話題,「你歌練的怎麼樣……」

…………

下午韓義去了實驗室,開始為接下來的出國之旅做準備。 北大西洋,一望無垠的海面上,一艘巨型散裝貨輪正在緩慢向前行駛著;船尾排出的浪花,似一朵朵蘑菇,像一處處噴泉,向後涌去,形成了一條浪花之路。

前甲板上,三四個穿著水手服的中國男人正一邊抽煙,一邊不時用望遠鏡朝西南方法屬海域瞭望。

一個二十來歲、捲起的胳膊下皮膚細嫩的小年輕問道:「大海哥,你說這個老闆買這麼多報廢汽車幹嘛啊?」

40來歲,理著個板寸頭、膚色黝黑的「大海哥」,以過來人的口吻教訓說:「不該問的事情不要問,容易犯忌諱懂嗎?」

「我知道。就是比較好奇嘛~」

站在小年輕左手邊的光頭男子,嘬了口煙笑呵呵道:「跑船忌諱很多,好奇心就是最大的一項忌諱。」

說著用手點指著前方的海平面,「這裡是公海,法律管不到這裡,而且也不會有人來管。殺人根本不用刀槍,直接往大海里一扔,保管連個骨頭渣子都不會剩下。

知道這裡面埋葬了多少好奇心嗎?加起來連你腳下這艘船都裝不下。」

小年輕臉上露出訕訕之色。

他今年剛從航海學院畢業,實在找不到陸地工作、只能上船來。

光頭男人咧嘴笑了笑,露出上下兩排微黃的牙齒,「哥哥再教你幾樣乖,不要站在船頭撒尿,那是燒香拜佛的地方;

酒後不要亂說話;

喝醉了不要獨自去船邊撒尿;

不要傷害海鳥和海豚等有靈性的東西;

還有,以後不要叫我陳哥,知道為什麼嗎?」

小年輕腦子不算笨,很快便想通了,「是因為陳姓的諧音是深沉的沉嗎?」

「小夥子,有前途,我看好你!」光頭男人拍著他的肩膀哈哈大笑到。

就在這時,海哥手上的對講機「沙拉沙拉」響了起來,「有船過來了,在左前方45°。」

「收到收到。」

海哥拿著高倍望遠鏡瞭望了一下,等放下后說道:「是公司的人,走吧!」

10分鐘后,一艘中型豪華遊艇飛速靠了過來。

船上人員確認過身份后,放下了纜繩梯,遊艇上三四個男人依次爬了上來。

最先上到船舷的是一個身高一米八掛零,體型健碩的男人。臉上寬大的蛤蟆鏡遮擋了大半的面孔,僅僅露出小半刀削斧劈般的下顎。

剛站到船上,男人立刻擋在四名船員身前,給船下幾個人留出一定的安全距離;同時墨鏡后的目光敏銳的觀察著四周圍的情況。

第二個上來的男人赫然便是酆大;

而後面依次是韓義、以及另外一名體型魁梧的大漢。

兩個體型魁梧的大漢,自然便是製造商應用合成出來的防護型機器人,被他稱為「毀滅者一號」、「毀滅者二號」,

連合成加改裝,總共花費了1200點能量。

至於他們到底有多厲害,用蘇瑞爾的話說,如果她的戰鬥力是20000+,那他們起碼在50000+;

這還是因為他們手上的「死神鐮刀」跟「死光槍」被卸載的原因,要不然連反抗的機會都不會有,就被轟殺成渣。

可想而知有多厲害?

當然,厲害是厲害了,關鍵是TM用不起啊!

蘇瑞爾他們每人每月需要消耗30點能量,而一具毀滅者,一個月需要50點能量,被卸載的死光槍,一發要10點能量。

7具機器人,每月光維持他們基本運轉就需要花費250點能量。

如果動用一些額外的功能,比如網路入侵、遠程同聲翻譯、死光槍等等,能量更是捉襟見肘。

韓義現在感覺壓力特別大。

…………

現代船舶高度自動化,一艘大型海輪上,也就配備15-20人左右,像這艘掛靠在巴拿馬的「鴻羲」號散貨輪,只有16名船員。

在大副孫濱海的帶領下,韓義一行人去了船長室。

船長叫談子晉,一個50來歲的老航海員,在中航跑船跑了近30年,被韓義高薪聘請了過來。

「韓總好!」談子晉起身恭敬到。

韓義擺擺手,讓其他人先退下去,喝了一口茶問道:「這些天怎麼樣,有沒有遇到什麼情況?」

穿著灰色工裝服、頭髮白了大半的談子晉,笑了笑說:「就上個禮拜在淺海遇到過葡萄牙的海岸警衛隊;

不過咱們手續齊全,他們檢查一番后便走了。」

韓義問:「空手離開的?」

「順走了兩箱中華。」

韓義笑道:「我就說嘛。狗改不了吃屎,骨子裡的流氓氣息,到哪一代都改不了。」

談子晉笑笑沒說話。

在千里無人煙的大海上跑,遇到臨檢兩箱中華就打發走,那真是要念一句阿彌陀佛了。

「走,帶我去看看貨物。」

談子晉帶著韓義幾人,從輪艙室下到貨艙里;

數十盞廣場燈高懸在頂部,把巨大的貨艙照耀得亮如白晝,而裡面散放的報廢汽車堆積如山,一眼看去,就像是一座鋼鐵鑄就的高山一般,非常震撼。

沿著焊接在艙壁上的走道,一路朝前走去。

談子晉介紹道:「這裡一共有9萬輛整部汽車零配件,報關價3455萬美元,綜合稅率7.4%……」

在介紹的同時,談子晉心裡自然也是非常好奇。

這些報廢汽車破損嚴重,根本沒有修復的價值,他實在搞不懂,這位國內赫赫有名的高科技大亨買來幹嘛?

當然,好奇歸好奇,這種問題打死他都不會問出口。

韓義看了一會說:「行,就這樣吧。等下你們跟船去皮庫島休息一個禮拜,回頭會有人安排你們下一步的工作。」

「好的,韓總。」

等談子晉離開后,韓義怔怔的看著鋼鐵山發獃。

法不過六耳,但有些事確實沒辦法。

就像酆大他們,開輪船沒問題,可像手續以及與人海警巡查之類的事情,他們根本應付不了。

所以只能做好保密工作的同時,盡量不留下蛛絲馬跡。

…………

下午兩點半,談子晉等人乘遊艇離開了鴻羲號貨輪,韓義開始動手吸收能量。

【滴滴滴!!!請問是否重組雪鐵龍愛麗舍】

【確認】

巨大貨艙里,數以萬計的汽車,就像遇火消融的冰雪一樣,很快變成了液態氣體。

無數灰濛濛的光點飄散在船艙里,站在鑄鐵通道上的韓義、伸手觸摸半空中的光點,彷彿空氣一般,就那麼穿了過去。

二次重組;

三次重組;

四次重組……

打開製造商應用,底下接近枯竭的能量點,以非常迅猛的速度向上跳動著。

844;

1358;

1413;

1698;

2000;

2055;

2100;

終於,到了2136點時,跳動的數字慢慢停歇了下來。

一次重組,收割了接近1700點能量;如果收購電子產品的話,這麼多能量需要花費一億美金,而現在只花了3700萬左右,節省了6300萬美金。

除了錢之外,以後總算有了一個穩定的能量來源之地。

然後沒事再出去打打「野食」,能量這一塊應該不成問題了。

…………

等從船艙里出來時,外面天色已經完全黑下來了。

韓義走到前甲板,從北大西洋吹來的清冽海風卷弗著他的衣角髮絲,點上一根煙,看著夜幕下黑黝黝的海平面,思緒萬千。

這一趟出來,收割能量只是順便,找海外發展基地才是終極目標。

國外情報機構無孔不入,像歐美等國家是不用想了,

南美那邊也不行,有一個還不清楚底細的方家在,暫時不宜進入;

所以他把目標定在了甘比亞、幾內亞比索、獅子山到賴比瑞亞,及象牙海岸等南非沿海國家。

至於最終在哪個國家,還要實地考察一番。

不過他心裡清楚,這一趟南非之行,恐怕不會那麼太平。 「薩加拉塔」位於非洲西部凸出部位的最西端,總人口1600萬,國土面積20萬平方公里,2018年的總GDP180億美元。

薩加拉塔是全球最不發達國家之一,70%的人口從事農業耕種,森林占土地總面積的31%。可耕地約佔27%,東部和東南部有丘陵高地,北部則多為起伏的沙丘。

這裡自然資源豐富,礦藏有鑽石、黃金、錳、鎳、鈾、鐵和石油。

截止2017年,已探明的石油儲量約2.2億桶,天然氣儲量1.1萬億立方米,鐵礦石15億噸,鋁礬土12億噸,鎳4.4億噸,錳3500萬噸。

但由於內部政治、宗族、宗教勢力錯綜複雜,一直以來飽受戰爭及局部衝突影響,自然資源開發對國民財富的貢獻率不到1%。

說到內部衝突不得不提一下薩加拉塔的歷史。

1638年法國人在「薩加拉塔河」河口建立了貿易站。整個17和18世紀期間,歐洲人從塞內加爾境內運走大批奴隸、象牙和黃金。

到了19世紀初,成為了法國殖民地,被法國統治了長達半個世紀之久,直到1960年法國才簽署了「權力移交」協議。

不過權力是移交了,但背後的「那把刀」卻一直留在薩加拉塔,雖然是民主共和制,但實際上一直以來都是法國人的後院。

而一個完全統一的政治體系顯然不符合法國人的利益;

這一點可以參考中國的近鄰「阿三娘」,被英國人蹂躪了這麼多年,到現在都已經習慣成自然。只要英國人吼一聲,立馬寬衣解帶,予取予求。

閑話不表。

經過韓義的多番考察,最後選擇了薩加拉塔作為海外主要基地。

一個相對平穩的政治體系同樣不符合他渾水摸魚的心態,而且這裡地下埋藏了豐富的自然資源,對於製造商應用來講,非常關鍵。

另外還有一點,距離薩加拉塔500海裡外的「綠海角」群島,地扼美、非、歐、亞4大洲海上交通要衝,

它是從歐洲繞道非洲去亞洲海上航線的必經之地,各大洲遠洋船隻及大型飛機過往的補給站,被稱為連接「各大洲的十字路口」。

選定目標后,接下來就是實地考察。

帶著蘇瑞爾,毀滅一號,從薩加拉塔西海岸首都「加喀吶」港口登陸,隨後乘汽車前往市中心的下榻賓館。

雖然早已從新聞里知道,非洲非常窮,薩加拉塔更是窮上加窮,但真等親眼目睹后才知道,「窮」這個字是怎麼寫的?

作為一個國家的首都,總統官邸的所在地,加喀吶就像是20世紀初的中國西部小城,幾乎很難看到摩天大廈;

沿途隨處可見那種自建的二層小樓,東一座、西一座,亂七八糟,高低不平,毫無規律可言;

就像是拉粑粑一樣,這裡拉一泡大的,然後別人嫌臭,蹲遠一點再拉一泡小的。

穿過下坡路集鎮時,道路兩邊沒有成排的商業店鋪,而是像趕集似得,支一個帳篷,地上鋪一塊氈毯,上面擺滿了中國進口的小商品,五花八門,賣鐵鍋的同時還賣山寨手機。

人潮擁擠中,麵包車與豐田霸道共舞,西裝革履與衣衫襤褸齊飛。

「滴滴滴——」

後面一輛像美國80年代的米黃色計程車發出急促的催促聲。

蘇瑞爾充耳不聞,跟著前面一輛標緻308慢悠悠朝前開。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