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龍怒吼,眸子犀利的看向斷崖。

吼吼!

下方羣獸怒吼,齊齊看向斷崖。

下一刻,一道電光突然從羣獸中飛出,眨眼間就來到了斷崖處。

這是一頭肋生雙翅,頭如尖錐的異獸,個子相對來說要小,但全身上下卻充斥着恐怖的氣息,目光更是凌厲的嚇人,像是火焰在燃燒。

它的兩隻巨大的鼻子在空中嗅着,像是在尋找什麼,不過卻沒有發現什麼,奇怪的扭了扭頭,最終返回宮殿。


在遠處的古羲看見,鬆了口氣,如果被發現了,絕對會被轟成渣。

“好險!”

鬼小蘇拍了拍碩大的胸脯,臉上露出一絲慶幸之色。

有了被發現的危險,古羲再也不敢去斷崖了,找到一顆古樹,掏出一個小洞將震天梭放了進去,而他則帶着鬼小蘇進入震天梭裏面。

“古羲,剛纔的小樹好像是我們之前在鳳島得到過的,雖然不一樣,但氣息絕對是一樣的。”

坐在震天梭內,鬼小蘇臉上露出一絲疑惑之色。

“不錯,與之前得到的是同宗同源。”古羲點了點頭。

“這是什麼樹木,竟然這麼厲害,能夠刺激樹木的生長!”鬼小蘇問道。

“有沒有聽說過建木?”古羲反問一句。

“廢話,本鬼主大人自然聽過,天下第一靈根,誰不知道啊!你……你不會想說,這東西,是……是建木吧?”

“是,但也可以說不是!”

古羲點了點頭,又搖了搖頭,沉吟一番後說道:“具體是不是,我也不知道,我也是聽芥末神大人說過一次。”

“切!”

鬼小蘇撇了撇嘴,還真的以爲古羲博古通今,沒想到也是道聽途說,還是自己叔叔告訴他的。

“你這是什麼態度!”

古羲眼睛一瞪,竟然被個丫頭給鄙視了。

“我還想問問你這是在用什麼態度跟本鬼主大人說話!怎麼?想捱打?”鬼小蘇萌臉異常“猙獰”,擼起袖子走了過來。

“算了,算了,是我不對。”

古羲求饒,這才躲過一劫。

兩人坐在椅子上,大眼瞪小眼,最後鬼小蘇跑到牀上去了,身子一趟,成了一個大字型。

“古羲,我睡一覺,不準打擾本鬼主大人。”

鬼小蘇叮囑了一句,將小腿上面的無定飛輪取了下來,咣噹一生丟在地上。

古羲回頭看了一樣鬼小蘇的雙腿,想詢問一下,又感覺會觸怒鬼小蘇。

“你在給我看試試!你是不是瞧不起我!信不信我叫我叔叔打死你!”

鬼小蘇眼睛一瞪,在古羲退避的眼神中得意的躺了下來,用被子蓋住小腿,呼呼大睡。

一呆就是十天,古羲感覺異獸們已經走了,於是將鬼小蘇叫醒。

“鬼主大人,你可真能睡啊,一睡就是十天。”古羲羨慕道。

鬼小蘇醒來揉了揉揉惺忪睡眼,聽見古羲的話翻了一個白眼,道:“給我把無定飛輪穿上。”

“嗯。”

古羲點頭,知道鬼小蘇有些不方便,能夠走路全靠無定飛輪,她的修爲也因爲雙腿的緣故只能夠達到元衍境巔峯,可以精煉,卻不能夠精氣化。

古羲臉無異色的將無定飛輪給鬼小蘇穿好,鬼小蘇看見臉色露出一絲笑意。

“好了,走吧!”

古羲點頭,出了震天梭來到斷崖,一看,宮殿四周的異獸和蠻獸已經走光了。

帶着鬼小蘇來到宮殿,用靈根幣打開殿門,進入裏面又引起了鬼小蘇的一陣驚呼。

“你退後一點。”

來到西面,古羲吩咐一句,緊接着用八荒戟奮力劈出。

嗤拉!

空間屏障發出令人牙酸的聲音,雖然顫抖,卻沒有絲毫動靜。

“你行不行啊!不會破不開吧?”鬼小蘇走上前來,沒好氣的看着古羲。

“看來不借助靈根幣,還真的破不開空間。”

古羲喃喃自語,沒有理會鬼小蘇,拿出靈根幣,八荒戟震顫,空間屏障直接被劈開一道口子。

“真厲害。”

鬼小蘇讚了一句,臉上露出興奮之色的看着那白色光芒。

“一般一般,走吧。”牽着鬼小蘇,古羲大跨一步進入嚮往已久的西部。 西部與東部基本上是一樣的,人口只有東部一半左右,勢力沒有東部多。

在這裏有三大勢力,分別是落日谷、理皇朝以及荒海。

三大勢力的實力不分上下,均是頂尖的。

“這位大哥,請問落日谷在哪個方位?”古羲來到西部一座城池,拉着一位路過的人問道。

“落日谷?”

被問話的是一個三十左右的中年人,聽見古羲的話有些訝異,看了看古羲,又看了看鬼小蘇,道:“你們是哪裏的?落日谷都不知道!”

“我們可是從東部過來了!”

還沒等古羲說話,鬼小蘇就得意的說道。

“東部?沒聽說東部有交流生過來啊?”

中年人皺着眉頭想了想,又搖了搖頭,管他怎麼來的,反正不關他的事情,道:“落日谷就在你腳底下。”

“額……這片地域就是落日谷的地界範圍?”古羲愣了愣,也明白中年人的話,臉上露出一絲喜色。

“是啊。”中年人點了點頭。

“那太好了,大哥,請問一下你有沒有聽說過落日谷有個叫古蟬的女子?”古羲急忙問道。

“古蟬?”聽見古蟬的名字,中年人臉色露出一絲警惕之色,看了看古羲問道:“你誰啊?”

古羲臉色大喜,知道中年人聽過古蟬的名字:“這位大哥,我是古蟬的哥哥,因爲她從東部被帶到了西部,我們很久沒有見面了,所以這次來是要找回她。”

“原來是個瘋子。”中年人怪異的看了看古羲,嘟嚷一句離開了。

“哎,哎哎,大哥……”

古羲嘴角抽搐了一下,竟然被人當成了瘋子!太扯了!

“古羲,原來你是個瘋子,嘖嘖……”鬼小蘇一看古羲吃癟,頓時咯咯直笑。

“怎麼就成瘋子了呢!”搖了搖頭,古羲不明所以,拉過下一個人繼續問。

“古蟬仙子的哥哥?哥們,你想多了吧?!”

古羲說了一大堆,對方卻來了這麼一句後直接走了。

古羲眉頭一皺,臉上露出一絲怪異之色。

“古羲,要不要本鬼主大人親自出馬幫你問問啊。”鬼小蘇上前,拍着古羲肩膀說道。

“也好,那就有勞鬼主大人了。”古羲點頭,這小祖宗長着一副萌妹子的臉,男女老少通殺,問起人來應該會好一些。

“小意思。”

鬼小蘇聳了聳肩,蹦蹦跳跳的拉着一箇中年大叔,道:“大叔,請問你知不知道落日谷古蟬?”

“嗯?”中年人回頭,看見鬼小蘇眼睛一亮,露出一個溫和的笑意說道:“小妹妹,古蟬仙子的大名我當然知道了,那可是我們西部第一美女。”

“真的嗎?那你知不知道她在哪裏啊?”鬼小蘇眨了眨眼睛,抿着嘴問道。

“我知道啊,來,我帶你去找她,她就在我們這座城裏面,走。”

中年大叔臉上露出一絲笑意,大聲的說道。

古羲一聽,先是一愣,緊接着大喜。

“真的!太好了,大叔,我們走吧。”鬼小蘇高興的跳了起來,跟着中年大叔走了過去,還回過頭來對古羲得意的笑了笑。

古羲絲毫不在意,真沒想到鬼小蘇一出馬就知道古蟬在哪裏,急忙跟着鬼小蘇後面走去。

這座城還是比較大的,跟着中年大叔走了一段路,越走越偏僻,以至於最後來到了城中一片無人區域。

古羲一看,臉色沉了下來,這中年人竟然騙鬼小蘇……

“大叔,我們這是去哪裏啊?”鬼小蘇也感覺到事情有些不對勁了,不過她依舊可愛天真的問着。

“小姑娘,叔叔帶你去找古蟬仙子啊,來,到了,古蟬仙子就在裏面修煉。”


來到一棟破舊的房屋外面,中年大叔推開門,帶着鬼小蘇走了進去。

嘎吱一聲,中年大叔把門關上了。

“無語!”

古羲看了看,站在門外,這中年大叔只是一個普通人,並沒有修爲,他也不擔心鬼小蘇。

“大叔,這,這是哪裏了,古蟬仙子呢……”


鬼小蘇睜大了眼睛看着中年大叔,臉上露出一絲疑惑之色。

“嘿嘿,古蟬仙子可不會來我這破地方,小妹妹,你長的可真好看,來讓叔叔摸一下,就一下……”

中年人嘿嘿一笑,搓着雙手一步一步向着鬼小蘇走去。

“不要,不要……”

鬼小蘇眼神驚恐,一步步後退着,雙手在空中晃來晃去。

“嘿嘿,乖,讓叔叔的下面扎一下就行了,不會痛的……嘿嘿……”

中年人步步前逼,眼睛露出猥瑣光芒,看見鬼小蘇巨大的雙峯後,淫光直欲爆出眼睛。

“不要,不要……”鬼小蘇依舊驚恐的看着中年大叔。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