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暫地震驚後,住在迅速冷靜下來,看到對方那不到一米七的身高,信心又重新回到胸膛。他相信憑着自己一米七八的個子和練體育出身的身板,要教訓一番眼前的傢伙絕對不是一件難事!

豬仔的料想其實也沒什麼不對的地方,只是他忘了一件事,此時他的體力早已透支,全身上下哪裏還能提得起一點力氣?

“嘿嘿,小子有膽氣,先吃我豬仔一拳!”豬仔攢足力氣,一拳揮出,只是他感覺這一拳似乎輕飄飄的,而且準頭視乎也不受自己控制一般。

“速度太慢,力量太小!”江風看着那一拳慢悠悠而來,輕飄飄地樣子好似慢慢飛來一團棉花!

沒費任何力氣,一把握住擊來的拳頭,順勢一個牽拉,就見豬仔的身體一個飛躍,摔出兩三米,來了一個狗吃屎!

“啊!”豬仔發出一聲痛苦地哀嚎,他可是**着上身地,在與柏油地面一個親密接觸後,身上頓時一片鮮血淋漓,大量的皮膚受到損傷。

“哈哈,你叫豬仔是吧?哈哈,還真是一個懶豬打滾啊!”江風對着豬仔的大屁股踢了兩腳,這才一路輕鬆地小跑着離開了。

穿巷過街確定安全之後,江風這才找到一家網吧,準備今晚的歇腳之所了。每天加班的話,他一個月的工資實際上也有兩千的,不過這些都是他的血汗錢,他可捨不得浪費在租房子上。對他來說一個網吧就夠了,這裏有開水,有空調,有廁所,還能上網,簡直就是物美價廉地五星級酒店!

從網吧買了一桶方便麪,沖泡後,便坐在屏幕前吃喝起來,剛纔一頓大跑,也消耗了他不少體力,肚子早已發起抗議。

“咕咕!”一大口辣水入肚,江風的頭腦也開始冷靜下來。

“呃,只記着今晚的快活,這明天回到工廠怎麼辦? 總裁大人別過來 !”想到明天自己上班時,廠房門口站着一摞手持砍刀地大漢,江風便是一個激靈。他可是還清晰記得在Q市時被人家修理的那番慘樣!

“嗯,修煉九陽神功到現在,我的力氣應該是增長了不少,可我絕對還不是一個所謂的高手!不說多,兩個人便可以將我打趴下!”江風還是很有自知之明的,他清楚自己的斤兩,並沒有因爲得到九陽神功而妄自尊大。 打架的時候只知道一時快意,如今一想到那些人的報復,江風便感到一陣頭大。練習“九陽神功”以來,他的身體素質比以前好了不少,可並不因爲此江風便覺得自己有與一羣人較量的資格了!

“嗯,我的力氣明顯有了很大的增長,單獨從力氣的角度來說就算是那個豬仔也無法與自己比較。也就是說要在短時間內提高我的戰鬥力,缺少的便是戰鬥技巧了!”

找準了自己的軟肋,江風便立刻行動起來,網絡是一個包羅萬象的巨大寶庫,眼下江風正是要向網絡學習戰鬥技巧。

武功、散打、泰拳、自由搏擊等詞語一遍遍開始在百度搜索起來,一段段視頻隨之出現在他的眼前。

“嗯,好慢!”以前他也看過這類的視頻,可惜要麼是鏡頭裏的動作太快,他無法捕捉到其中的精髓;要麼他的記憶太差,根本無法記住多少。

可如今情況卻是大不相同,他不僅可以輕鬆地看清楚每個鏡頭搏擊的動作,他的大腦甚至還會自動在腦海中形成影像,將相似的動作或是有同樣功效的動作溝連起來,進行相互比對!

而這種經過比較後的動作則漸漸形成一套系統,從萬千雜亂的招式中獨立出來,形成他自己獨有的記憶。這種記憶又很快深深耕植進腦海深處,成爲靈魂的一部分。

шшш ¤Tтká n ¤¢o

“嗯,原來是這樣!我可以用那一招來化解!”在觀看是視頻的過程中,他已經可以無意識地自動形成拆招和對抗。往往畫面中一個招式使出,他便已經想好了反擊的措施,再次印證視頻,那些招式居然都相差不大。

這一晚江風好似突然轉了性子一般,變得勤奮好學起來,或者說是他從網絡上無聊地泡美眉、看黃片中發現了另一番天地。那是一個無窮美妙,而又極其深奧的世界,那裏有着各種力量的美感,有着智慧的結晶。

一夜大半無眠,在天快亮時,將九陽神功運轉兩個周天後,所有的疲憊感便一掃而空,他的那雙眼睛便再次恢復清明。

天際放亮,太陽升起,看着與他一樣熬了一個通宵的網客們一臉憔悴的模樣,江風不由地露出一個會心地微笑。愈發覺出九陽神功的神奇和了得了!

“嘿嘿,我是拿着金手指的,你們誰能跟我鬥!”對着初升的太陽,江風長長舒出一口氣,又是新的一天,美好燦爛的日子啊!

吃了兩個包子,江風便信心滿滿地向廠區而去,他已經做好了一場惡戰的準備,正好想借此來實踐一番昨晚的苦學。他相信憑着自己的過人力氣和昨晚學習到的一些戰鬥技巧,對付一兩個人應該不成問題,等自己打倒對方一兩個人,然後拿出隨身攜帶的水果刀,強硬的拳頭加上鋒利的刀刃,應該什麼問題都能解決了。

說不定自己的威風八面,還會換取到不少美女的芳心,從此讓自己走出單身的命運。

闊氣的工廠大門依然如往常一般安靜而又有幾分威嚴,沒有想象中地幾個大漢把門攔住自己地去路的情況。

“我靠,他們人呢?”四處張望了一會確定沒有人來,江風忍不住罵了一聲,他可是準備大顯風頭的,可惜事與願違,那些人沒給自己一個表現的機會。

回到廠房,枯燥而又單調的勞動生活依舊。卸貨,運貨,裝貨,他的工作程序簡單,玩的是力氣而已。可對如今的江風來說,什麼都缺,唯一不缺的便是力氣了,想來這份活計還真是與他有緣,彷彿是爲他量身定製的一般

“小江啊,聽說你昨天晚上在廠子門口與人打架了?”一道充滿慈祥的聲音道。

“呵呵,是啊,郝叔,這麼點事怎麼你都知道了?”江風笑道。這個郝叔原名郝仁,五十歲左右的年紀,兩人昨天便已經混熟。

“這就叫好事不出門,壞事傳千里啊!你昨天到底是爲何事跟人家打架啊?”郝仁關切道。

“呵呵,也沒啥,那人找揍而已!”江風可不願意在眼前這忠厚長者面前,說出是因爲自己欣賞人家馬子的緣故!

“嗯,年青人啊,總免不了年輕氣盛,但小江啊,郝叔還是要勸你,以後不要多事,能忍則忍,這年頭惡人多啊!要是碰到一個硬茬,你可要吃虧了!”

“知道了郝叔!我心中有分寸的!”江風笑了笑,對於郝叔的關懷,他還是很感激的。

“喲,這不就是那個大學生嗎?哈哈,大家快來看看啊,這個卸貨工可是一個大學生哦!大學生當卸貨工來了!”四個人霍然出現在江風他們身後,見到江風則是嘲諷起來。

“哈哈,一個大學生跑到我們這裏當起了卸貨工,這書算是念到腳肚子裏了!”

“是啊,一個大廢物,我看那書是白唸了!簡直是丟人啊!我要是他乾脆一頭撞死算了!”

“兒子這麼廢物,我估計他的父母也好不到哪去,肯定也是兩個廢物!哈哈!

“小江,別動!在廠區內是不許打架的,若是打架不僅會被扭送到派出所,而且會馬上會被開除!他們這是故意激你!”郝仁一把拉住快要衝上去的江風道


“郝叔,可是他們在罵我的父母!”很多事情江風可以不在乎,可是父母卻是他的逆鱗,觸之必要傷人!

“哈哈,大廢物,你真是給你父母丟臉啊!要是你父母知道自己的寶貝兒子大學畢業後淪落到幹苦力,肯定會氣的吐血而亡吧?”

“哈哈,哈哈!”

江風已經目眥俱裂,他知道這四個人一定是爲那黃毛和豬仔而來,他也知道他們是在故意激將自己動手,一旦自己動手在他們四個人面前不但討不了好,反而會被工廠開除。說實話他對眼下的這份工作也不是很在乎只是將其當成了一個權宜之計罷了,可是他早已做好了打算,想着怎麼也要將這個月幹完,拿到這個月的工資!

自從遭受到關於王美婷的侮辱後,他的心性便早已大變,他發誓這一生一定要有所作爲,絕不能不活的比那些欺辱過他的人差!這種理想和追求讓他對生活中的很多事都不再像以前那樣衝動,慢慢學會用冷靜的思維去分析問題的輕重。

“小江,幹活!將他們當成幾條瘋狗罷了!古今成大事者,誰不曾有番磨礪心智的過程!能忍人之所不能忍者方可成就大事業!”

感受到肩頭那厚重有力的對手,江風的心頭一陣溫暖,握緊的拳頭也慢慢鬆了下來。 “古今成大事者,無不有番磨礪心智的過程,能忍辱負重,屈心攘詬者,方爲大丈夫!商湯是之,韓信是之,司馬遷是之!”

聽着郝仁的勸告,感受着他的關懷,江風騰騰而起的怒火終於漸漸平息,眼前幾個人都只是跳樑小醜罷了,燕雀焉知鴻鵠之志,自己沒有必要爲了這幾個小丑改變自己的人生軌跡!

我命由我不由天,我又何必爲他們生氣!

“謝謝你郝叔!”江風對郝仁抱以感激的微笑。

“呵呵,沒什麼,應該的,人要走自己的路,只要我們心存高遠又何必在乎外界的一些榮辱呢?你說是吧?”

“嗯!”江風露出一個燦爛的笑容。他知道郝仁原本是一個鄉村代課教師,幹了一輩子教書育人的工作,最喜歡的事情便是鼓勵年青人,可惜**現在開始向教師隊伍下手,代課教師便是第一批遭到裁撤的人。

郝仁拿着極低的工資,教了一輩子書,人生最大的理想便是希望有一天能夠轉正,成爲一名真正的教師,可惜他的願望終究還是破滅了。**拋棄了他,學校拋棄了他,幹了一輩子教育工作,說被裁撤便被裁撤,得到的只是一萬多一點的補償費罷了。

理想破滅,一生的奮鬥破滅,但郝仁沒有絕望沒有怨天尤人,五十歲了,他依然打起包裹,來到省城打工!他是一個弱勢者,在強大的社會力量面前只能成爲一個受人擺佈的最下等人,但是他又是一個強者,無論多麼大的人生打擊都無法將他徹底擊垮!

江風從郝仁的眼中看到了那份堅毅和執着,心中驀然升起一股由衷地敬佩之情。那是一種人格的力量,是人一生不屈奮鬥的動力,而自己現在所缺的便是這種精神。

“好,來,我們一起好好幹活!”郝仁露出一個會心的微笑,他還不知道自己平淡的幾句話,已經在眼前這個年青人的心中植下了根,總有一天他會帶着那些精神一飛沖天。

“好!”江風哈哈一笑,帶着笑容,更加賣力地幹起活來。

遠處一個陰暗角落,一黃毛青年一臉陰鬱,“尼瑪,那小子還真能忍!哼,都是那個老傢伙乾的好事!你們兩個我誰也不會放過!”

四個無奈頂着烈日叫囂一番後,見江風沒有絲毫反應,便也只好悻悻而走,他們雖然早想上去教訓江風一番,可是誰也不願承受在廠區先動手的後果!

這是一個躁動的大廠區,年輕的荷爾蒙在四處彌散,有原始的,有狂野的,有奮發向上的,也有低調沉默的!一代又一代年青人在工廠這樣的大牢籠中奉獻着自己的青春,用自己微薄的力量,推動着社會的車輪前進。

一日無事,終於等到下班時間了,清脆的鈴聲在夜幕中響起,夜行生物活躍的時鐘到來。

與郝叔到過別後,江風便獨自向廠區外而去。郝叔是個上了年紀的人,又極其低調,他願意居住在廠區,與十幾個人擠在工廠提供的簡易工棚內。

而江風卻是不行,簡易的工棚遮擋不住他年輕的心,所以他寧願露宿網吧,也不願意過着殭屍般的生活。當然他還有一個更高級一點的理想,那就是到城區,最起碼也在近郊租一間房子,好好感受一番省城人的生活。

江風來自農村,對於農村的孩子來說,城市生活無意是他最大的嚮往。雖說大學四年也生活在城區,可那時候自己是學生,哪裏能真切體味普通城裏人的生活。而且Q市只是一個三線城市,哪裏能與H市這樣的大省城相比。

就在江風剛剛邁出廠區大門的時候,七八個青年便圍了上來,爲首的正是豬仔和那個小黃毛。只是這次沒見到小黃毛身邊那個亮麗的小美女了!

“你們想怎麼着?”江風摸了摸衣服裏藏着的水果刀,問道。

“哈哈,你說我們會怎麼着?”小黃毛的鼻子依然歪着,一個大大的包紮頂在面龐上,將整張臉遮住了半邊。

豬仔的狀況比起小黃毛也好不了多少,**的上身到處都塗滿了紅色藥水,好似在泥水中滾過一般。


八個青年手上皆拿着一根木棍,邁着輕鬆的步子慢慢將江風圍在中間,一股蕭殺的氣氛在蔓延,周圍原本一些看熱鬧的,見到如此光景大都早已遠遠退去。


他們不知道就在這時,一輛紅色寶馬慢慢駛出了廠區大門,車窗被搖下,露出一雙澄澈地大眼睛,一臉好奇地看向這邊。


“老闆,是幾個工人在鬧事,惹您不高興了,我這就打電話給保安部,叫他們將人給轟走!”一個祕書模樣,頭上梳的油光閃閃的人小聲討好道。

“不了,我好久沒看到過如此精彩的畫面了,你還是等到那人被打的找不着牙時在打電話吧!”一道銀鈴般動聽的聲音響起,只是那美妙的聲色與這多少顯得有些冰冷的語意,讓人感到有些不適應。

“呵呵,是,老闆!”祕書心中稍定,他知道眼下這老闆是想要觀看一場免費的真人大戰了!

另一邊,戰爭的煙霧已經越來越濃,雙方都已經蓄勢待發,只是江風孤零零一人,多少顯得有些淒涼。

江風的手在水果刀上按了兩按,終究還是沒有拿出刀來,他明白這種打架一旦動了刀子可就上綱上線了,一個不好弄出人命,自己這輩子的理想和前途便全都毀了!

“小子,跪下來,給我們每個人磕九個響頭,然後給兄弟們一人一千,這事就了啦,否則今天便要讓你知道死字怎麼寫!”小黃毛獰笑起來,只是由於鼻子被堵,聲音嗡嗡作響,聽起來很是滑稽。

“道尼瑪個頭!”江風瞅中機會,突然發難,又是一拳轟擊在小黃毛的臉上。新傷加舊創,小黃毛頓時痛嚎一聲便撲到在地上,再也爬不起來。

“啊!兄弟們上,廢了他!”豬仔沒想到江風居然如此膽大,在眼下這情況下還敢首先出手,大驚之後便是大怒,一聲呼嘯,便帶頭殺向江風。

剩下六人其實不待豬仔招呼便已經舉起手中棍棒向江風招呼去了,一時間殺聲四起,陰雲慘淡。

“來的好!”此刻江風忽然變得異常冷靜,他猛提一口氣將丹田處的內力遍佈全身。伸手用胳膊擋住率先攻來的一棒,左拳同時擊出,只聽一聲慘叫一人便抱着鼻子蹲下哀嚎去了。

“砰砰砰!”雨點般密集的敲擊聲轟擊在江風的全身,幸好他有內力護體,身體的結實程度早已今非昔比,但饒是如此,也打的他一陣趔趄,嗓子一甜便要吐血。 在遭受棍棒打擊的時候,江風的去勢未停,一個閃身便到了另一人身邊,簡潔明快地一個擺拳,直接打的對方口吐黃牙,摔倒在地。

打倒這一人,他也突破了包圍圈,遠遠地跳開去。

豬仔等人有些愣神,只是一個回合的功夫,自己一方便倒下了三人,而對方雖然也遭到自己一番棍擊,可是依然生龍活虎,好似一點傷勢都沒有。

“尼瑪,失策了,要知道這樣帶刀來就好了!”豬仔一陣暗歎。

江風深吸一口氣,丹田處內力涌動,受傷處被一股溫和之力包裹,傷勢很快便減弱下來。看着逼來的五人,他的嘴角露出一個邪邪的笑意,探手入懷,“錚”地一聲,一把寒光閃閃地水果刀便出現在他的手上。

“啊!”見到江風拿出一把刀,那五人頓時立住,剛纔江風的戰力已經讓他們心生忌憚,此刻對方手中又有兇器,怎能不讓他們忌憚!

“嘿嘿,想死的就過來!爺給你們放放血!”江風用舌頭舔了舔刀鋒,露出一臉邪笑。他這一招也是從網絡上學到的,他知道要對付這些惡人,就要顯得比他們還要兇惡,以惡制惡才能將他們震懾!

江風這一招果然起到了作用,那五人雖然還未退下去,但也都目露懼色,不敢上前。

“尼瑪,原來這小子也是一個狠角色!”豬仔有些後悔了,他雖然也幹過不少壞事,可那也只是欺負一下老實人罷了,要是真遇到了不要命的狠角色,他還是不敢去招惹的!

“小子,你手上雖然有刀,可是我們這裏還有五個兄弟,你要是傷了我們一個人,我們保證將你打成植物人!”豬仔威嚇道。

“哈哈,我好怕啊!來吧,將我打成植物人吧!記着再來的話,我可不是用拳頭招呼你們了!”江風搖了搖手上三四十釐米長的刀子,又指着地上的幾個人冷笑道。

“呃!”那些人又震住了,剛纔自己八個人圍攻他一人,依然被他打倒三個,現在五個人要是上的話,至少還有三人要挨他的刀子!這年頭誰會傻不拉西地去挨刀子?

豬仔已經感受到自己一方的氣勢在減弱,心知今晚的報仇恐怕要泡湯了,但嘴上依然不服氣道:“好,看的出兄弟你也是條漢子,這樣吧,賠我們一千塊錢,作爲我們三個兄弟的醫療費,我們就此罷手,大家也算是交個朋友,你說怎樣?”

江風也不想將此事無休無止地折騰下去,息事寧人是他的願望,也知道此刻對方是在給雙方一個臺階下了,可是一千塊錢,對他來說可不是一個小數目。

雖然他的身上還有兩千多元,可是這每一分都來之不易,以他那是錢如命的秉性,又是如何捨得白白拿出一千塊。

寶馬車的窗戶又輕輕搖上,悅耳的聲音響起,“呵呵,沒想到那瘦小子還有兩下嗎,居然打倒了三個人!嗯,你去給任戰打個電話,就說我說的安排那小子進保安部吧,這樣的人才放在下面的車間實在是太浪費了!”

“是是,蕭總真是慧眼如炬啊!我這就打電話!”祕書男一臉諂媚。

就在江風左右爲難的時候,旁邊突然響起了“啪啪啪”的鼓掌聲。衆人循聲看去,只見一個高大身影正在一邊拍掌一邊靠近。

等到那人站定,身影清晰起來,豬仔等人便如同老鼠見了貓一般,嚇的立刻放下了手中的棍棒,恭恭敬敬地喊了起來,“任哥好!”

“任哥,兄弟們之間一些小事,怎敢勞煩您老大駕!”豬仔一臉憨笑,笑容可掬道。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