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之軒的這番話,並不是為了稱讚自己的徒弟,而是實話,生逢亂世,絕大多數的武林人士都深陷其中,哪裡真的有人能夠做到一心求武。

在準備動手之前,張亮拿出隨身攜帶的筆,在美人扇上畫下了石之軒的漫畫形象。

頓時,一道系統的提示音響起:「恭喜宿主完成石之軒的漫畫形象,獲得完整版的不死印法,石之軒的天賦,氣運!」

ps:第三更送上,求個收藏和推薦,也謝謝已經收藏和投推薦票的兄弟們! 完整版不死印法!

張亮聽到系統的提示音后,嘴角忍不住露出一絲笑意。

他這半年的時間並沒有白等,石之軒在吸收了邪帝舍利剩餘的四成能量后,終於將不死印法修鍊至大成,補充完整!

不死印法是魔門功法變異出來的幻術,是石之軒綜合魔門花間派與補天道兩派秘傳,以佛學義理中「不在此岸,不在彼岸,不在中間」的高深思想作為理論依據,又經過無數次生死之際的戰鬥終於形成的一套高深的武功。

利用陰陽相生,物極必反的原理,通過真氣的快速生死轉換以致幾乎源源不絕,而且不會有回不過氣的現象,能夠隨意在生死二氣之間轉變切換。

這門武功的厲害之處,張亮心知肚明,所以他很清楚接下來的這一場對決,處處充滿了危險,他不得不全力以赴。

對於張亮臨時作畫,不少人心中有些疑問,不過沒有太在意,紛紛將目光落到了石之軒的身上,他們很想知道,邪帝是否會真的出手對付自己的徒兒。

石之軒施展出幻魔身法,眨眼間便來到了圓台中央,他神色極為認真地說道:「既然這是比試,那自然要有彩頭,你覺得呢?」

張亮微微一愣,思慮一番後點了點頭,畢竟能與這種接近天道境界的高手對決,對於他自身的武功大有裨益。

「果然痛快!」

石之軒大笑一聲,緊接著說道:「其實彩頭很簡單,如果我贏了,那麼你就要答應我回歸花間派,成為我聖門的少門主!」

聽到這番話,四周那些自詡武林正派的人士紛紛驚愕,神色有些擔憂,如果真的讓聖門多了一個天賦超凡的少門主,那對整個武林來說,絕對不是一件好事!

宋缺和寧道奇對視了一眼,感覺有些無奈,他們之前聯手對付張亮,便是怕對方成為將來武林中的浩劫。

現在看來,這場浩劫似乎是難以避免了!

張亮雙目一凝,緊接著無奈地點了點頭,道:「如果我輸了,便答應你的要求,但是你輸了的話,又該當如何?」

石之軒聽到張亮的這番話,忍不住哈哈大笑,隨後說道:「不愧是我石之軒的徒弟,這種氣魄世間少有!如果你真的贏了,那我就不再插手武林中的事情,徹底退隱江湖!」

「這和我有什麼關係?!」

張亮心中忍不住吐槽道,但是這話他並沒有說,他只是神色平靜地點了點頭,表示這場賭約,他接受了!

一時間,泰山之巔上的眾人議論紛紛,那些所謂的名門正派,破天荒的想讓張亮這個石之軒的徒弟獲勝,如此一來,邪帝退出江湖,武林中又少了一場浩劫。

慈航靜齋的掌門人梵清惠,神色有些複雜地望著場中的師徒,她很想這兩人在對決的時候同歸於盡,這樣一來,整個江湖便能夠恢復平靜。

宋缺察覺到身旁的梵清惠神色間的變化,忍不住嘆了一聲,最近這些年,後者的想法越來越極端,距離劍心通明這個境界越來越遠,終其一生,恐怕也只能止步心有靈犀之境了。

雙龍緊張地望著場中的兩人,他們身為年輕一輩的翹楚,自然想看一看被稱之為年輕一輩頂尖天才的張亮,究竟實力進不到了何種程度。

一個月前,寇仲曾經和張亮交過手,發覺自己完全不是後者的對手,這一個月來,他的武功又有所精進,也不知道和對方還有多大的差距。

萬眾矚目之下,石之軒和張亮兩人終於出手了,二者不約而同地使出了花間派的絕學,花間游!

一時間,圓台之上衣衫飄飄!

花間游身為花間派的絕學之一,不僅威力很強,而且還極為瀟洒,這和花間派的特性有關。

花間派的弟子,都有些儒雅的氣質,這些從石之軒的身上便可以看出來。

至於張亮,在與天刀宋缺和散人寧道奇對決的時候,由於混元天地功的影響,自身的氣質變得有些霸道,如今一個月過去了,霸道的氣質雖然還有,但是身上同時多了一份儒雅沉穩。

邪帝石之軒本就是頂尖高手,身為花間派的掌門,對於本派的絕學花間游領悟的自然極為透徹,舉手投足之間,瀟洒自在,而且處處隱藏著殺招。

張亮雖然在武道上沉浸的時間比對方少了很多年,可是勝在他吸收了邪帝舍利六成的能量,又擁有眾多強者的天賦氣運,交手之間,也是絲毫不落下風。

強絕的氣勁在兩人的四周回蕩,兩人宛若行走在花海的詩人一般,悠閑而又瀟洒。

但是,像宋缺,寧道奇這種高手,看到的卻是二者氣勁不斷在碰撞,每一擊都迅速無比,眨眼之間,就已經對碰了不下七八次!

石之軒的氣勁宛若一隻猛虎,虎掌揮舞之間,形成了一道尖銳的破空聲,力道極為強悍。

反觀張亮,就像是一隻仙鶴,雙翅震動之時,掀起了陣陣狂風,從而席捲對方的氣勁,將之消弭掉。

宋缺越看越是驚奇,張亮這一個月來,不僅將傷勢完全恢復了,而且對於武功的領悟,似乎又深了一分,他現在不敢確信自己能夠贏得了對方。

「孺子可教也!你對於花間游的領悟,已經到了宗師的程度,舉手投足之間,有自己的想法,氣韻,很不錯!」

石之軒朗笑一聲,他之前與自己這個徒弟交手的時候,神智還不是很清晰,那個時候便覺得對方實力出色,堪稱年輕一輩中的頂尖人物。

如今半年的時間過去了,對方的武功有了更大的進步,竟然能做到與他交手,絲毫不落下風,要知道,他可是上一輩的強者,比對方多了幾十年的經歷!

「真是天佑我聖門!」

石之軒忍不住大笑一聲,緊接著身影一閃,施展出幻魔身法,同時揮掌施展出破蓮八著!

「來的好!」

張亮忍不住興奮了起來,同樣是以混元天地功催動破蓮八著,要知道石之軒這等對手,天下間沒有幾人!

在場的所有人都緊張地盯著交手的師徒,這兩人雖然使用的是同一種武功,卻有著明顯的不同之處。

或許,這便是每個人的領悟不同! 幻魔身法對幻魔身法,破蓮八著對破蓮八著!

張亮和石之軒兩人,不斷變幻著彼此的位置,化作了兩道殘影,觀戰的眾人中,只有實力達到一定程度的人,才能夠看見兩人交手的過程。

破蓮八著,講究的是巧勁,這是石之軒所創的武功,專門針對安隆的「天心蓮環」,能破其「蓮步」和「蓮環」。

張亮對於巧勁的利用可謂是滾瓜爛熟,折花百式便是利用巧勁,移走和卸掉對方的攻擊,被他改版之後,更是能將對方的攻擊化作己用,與斗轉星移有異曲同工之妙。

石之軒吸收了邪帝舍利的四成能量后,內力已經達到了十分驚人的地步,揮掌之間,如驚雷乍現,一般的高手如果被擊中一掌,恐怕不死也要脫層皮。

「仲少,你與候兄交手的時候,感覺如何?」

徐子陵見到張亮在邪帝石之軒的手下仍然揮灑自如,身影更是變幻莫測,將幻魔身法的精髓施展的淋漓盡致,不由得出聲問道。

寇仲沉默了一會兒,隨後輕嘆一聲,道:「陵少,我與候兄交手的時候,他已經手下留情了,可即便是這樣…我還是沒有一絲勝算!」

聽到自己好兄弟的話,徐子陵忍不住雙目一凝,在同輩之中,他們兩個已經算得上高手了,可是這個多情公子,卻比他們走的更遠,實力竟然能夠匹敵老一輩中的頂尖高手了!

「此子不除,必成大患!」

梵清惠臉色一寒,不由得緊緊握住了手中的劍。

「師父,千萬不可衝動!」

師妃暄見到這個情景,急忙勸說起來,如今是兩人對決,如果自己師父突然出手的話,那必然會成為眾矢之的。

先無論陰后祝玉妍和魔門六道會不會眼睜睜地看她出手,光是邪帝石之軒和多情公子兩人,便不是自己師父能夠對付的,即便他們正在對決之中。

梵清惠聽到自己弟子師妃暄的話,忍不住神色一震,剛剛她竟然差點出手,莫非,自己因和氏璧預言的影響,心境變得越來越不安了?

魔女婠婠望著與邪帝石之軒對決仍然不落下風的張亮,忍不住雙目微微發亮,不得不說,這個登徒子的實力真是越來越強了呢。

「邪帝,這樣我們很難分出勝負,不如全力出手吧?!」張亮避過石之軒襲來的一掌后,神色極為認真地說道。

石之軒大笑一聲,道:「正有此意!」

說完,只見他的內力不斷提升,漸漸施展出了自己的絕學,不死印法!

張亮頓時感覺自己被一股奇異的真氣籠罩,隨後忍不住雙目一凝,知曉邪帝石之軒終於是動真格的了。

既然如此,那他也沒有再遲疑,手中的美人扇合攏,以扇為劍,施展出了陰后祝玉妍的搜心劍法!

搜心劍法以搶攻見長,一出手,便有一道細小的劍氣迸射而出,朝著邪王石之軒襲去。

祝玉妍見到張亮施展自己的獨門劍法,忍不住臉色一寒,這個小子真是太可惡了,不僅學會了天魔大法,還將她的搜心劍法給偷學了過去!

面對搜心劍法,即便是強如邪帝石之軒,也不敢怠慢,不死印法強勢出手,利用功法的特性來借勁化勁,將劍氣轉化為自己的真氣,可謂強勢無匹。

看著如石沉大海一般的劍氣,張亮甚為吃驚,想著不死印法不愧是石之軒的絕學,能夠利用生死二氣的極速轉換來借勁化勁,將別人攻來的真氣,也就是死氣轉化為生氣,回復自己的氣血。

「即便你能夠轉換對手的攻擊,但是也應該有一個度,那我就來試一試這個度!」

張亮輕叱一聲,緊接著運轉自創的混元天地功,以扇為劍,施展出他領悟的慈航劍典第一式,劍氣長江!

在他的手中,美人扇似乎化作了世間最鋒利的一把長劍,無匹的劍氣在整個泰山之巔回蕩。

隨後,只見他一劍斬出,劍氣宛若一條長江一般,洶湧澎湃,朝著對面的邪帝石之軒奔流而去。

「來的好!」

石之軒長嘯一聲,不死印法瘋狂施展出來,他身上的白色衣衫震蕩而起,好生瀟洒。

劍氣形成的長江與不死印法的真氣碰撞在了一起,碰撞掀起的波動,將四周的巨石都震得粉碎。

整個劍氣形成的長江,一部分被不死印法的真氣吸收,轉化為自身的真氣,彌補失去的內力,一部分被轉移走,落到了石之軒身後的石塊之上。

遠遠望去,石之軒就像是江中的一塊巨石,任憑劍氣如何激蕩,仍是佁然不動。

看著穩若磐石一般的石之軒,不由得激起了張亮的好勝心,只見他縱身一躍,以扇為刀,徑直劈了過去,用的赫然便是宋缺的天刀八式。

「這小子!」

石之軒的神色終於是發生了變化,慈航劍典也就算了,自己這個徒兒竟然還學會了宋缺的天刀八式。

就在張亮躍起,朝著他劈過來的瞬間,石之軒動了,竟不是躲閃,反而是掌勁迸發,后發制人!

「不好,石之軒用的是不死七幻!」

觀戰的宋缺忍不住驚呼一聲,他之前便與對方交過手,明白此時的石之軒,已經將自身的功法融合,形成了威力更加強大的招式。

此時,石之軒用的正是不死七幻中的以虛還實!

當對手氣勁撃來,他掌鋒的勁氣首先將對手震退,接著每一個氣環,均把對手沖得後退一步,取其意而不重其實,千變萬化。

張亮雖然有所防備,還是被這一掌打了個措手不及,只好用美人扇格擋了一下擊來的掌勁。

可是,掌勁剛剛被擊散,便有氣環瞬間臨身,將他擊退了一步,緊接著,又是一道氣環,又將他擊退了一步。

接連四道氣環,整整將張亮擊退了四步!

「不死七幻,好手段!」

張亮低喃一聲,感覺胸口有些生疼,邪帝石之軒,果然是名不虛傳!

運轉混元天地功,將身體的傷勢壓下來之後,張亮雙目迸發出一道神采,渾身戰意高漲。

「如此酣暢淋漓的大戰,才能夠幫助我進軍天道!」

他低吼一聲,緊接著瘋狂地聚斂劍意,這時候,一道凌厲無比的劍氣出現在泰山之巔,讓四周觀戰的人忍不住大吃一驚! 劍靈寰宇!

張亮領悟的慈航劍典中的第二式劍法,在混元天地功的催動下,爆發出驚人的威力,整個圓台之上,到處充滿了劍氣,駭人無比!

邪帝石之軒見到如此凌厲的劍氣,不僅沒有退卻,反而是長笑一聲,道:「好!很好!我聖門百年之內,註定凌絕天下!」

與此同時,他瘋狂地催動體內的內力,施展出不死七幻,與張亮的劍氣不斷碰撞,發出震耳欲聾的轟鳴聲。

圓台周圍的石塊,早已被劍氣與真氣震碎,徹底化作了粉末,對撞形成的波動,如同颶風一般向四周擴散,實力不強的觀戰者,不由得後退數步,避免被餘波衝擊,白白受傷。

凌厲無比的劍氣,漸漸被石之軒的真氣消磨,消失不見,就在後者露出一絲放鬆的姿態時,一道身影瞬間臨近,與此同時,一道道氣勁接踵而至!

「散手八撲!」

這時候,不僅與之對戰的石之軒一臉震驚,就連散人寧道奇也是一臉的不敢置信。

寧道奇想到了一個月前的事情,他與宋缺對決后,聯手想要留下這個出色晚輩,結果還是失敗了。

莫非,對方就是在那個時候,學會了散手八撲?!

越想,寧道奇越是吃驚,因為只有這一個理由能夠解釋現在發生的事情,如此天資出眾的年輕人,他還是第一次遇到。

石之軒被張亮的散手八扑打了個措手不及,當他動用不死印法防禦的時候,已然有些晚了,被兩道氣勁擊在了身上,不由自主地倒飛了出去。

「這…莫非石之軒的徒弟贏了?!」

「太不可思議了,邪帝的名號豈是浪的虛名的,一個小輩,竟能勝他!」

「我覺得自己之前的幾十年,活到了狗身上!」

……

這時候,觀戰的眾人紛紛議論起來,猜測是張亮取得了勝利,這同樣也見證著一個蓋代高手的崛起!

「一群笨蛋!」

寇仲忍不住喃喃了一句。

他雖然沒有絲毫的信心能夠扛得住張亮剛才的攻擊,可是邪帝石之軒卻不一定,畢竟對方是老一輩中的頂尖高手,而且剛剛他隱約間看到,對方身上有真氣波動。

天刀宋缺和散人寧道奇看得更仔細,所以他們始終沒有表態,仍然是緊緊地盯著場上分開的兩人。

「邪帝就是邪帝,緊要關頭還能夠用破蓮八著的巧勁,移開攻擊,佩服!」

張亮一臉認真地望著對面的石之軒,對方在極短的時間內,不僅動用不死印法防禦住絕大多數攻擊,還伸出左手,施展出破蓮八著,將那兩道氣勁震散,只是被餘波掃到而已。

石之軒整理了一下有些發皺的長衫,隨後看了一眼對面的張亮,笑著道:「花間游、幻魔身法、破蓮八著、搜心劍法、慈航劍典、散手八撲,看來,你學的東西真的很多!」

張亮微微一笑,他掌握的武功,比石之軒想得還要多上不少,至少他還未動用天魔大法。

「不過,武功再多,如果不能融合吸收,轉化為自身的招式,那也無緣天道!」

緊接著,石之軒的一番話讓張亮猛然一驚。

在這極短的功夫內,張亮只見眼前的邪帝身影驟然一閃,隨後一指點出,漫天指影出現在他面前,而石之軒的身影,竟是突兀地消失在眾人的面前!

頓時,張亮感覺到一種難以形容的壓力湧上心頭,就像是面對成千上萬的敵手一般。

「劍神無我!」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