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衝道。

“嗯,一旦他把後方穩固了,咱們無疑又少了兩分把握。”

“我剛去見了羅剎門的馮老鬼,老東西與薛家莊那邊有些不耐煩了。”

龍嘯天揉了揉額頭,頗爲發愁道。

“馮萬里這老狗終究還是偏向了咱們,有他們和薛家莊出頭,這對咱們是個絕佳機會。”

“西州既然已經平叛,我看不如趕緊發帖吧。”

“秦侯如若不來,便可借替丁家七煞復仇的名頭,攻打他的地盤。“

“總而言之,這事不能再拖。”

石衝斬釘截鐵道。

“嗯,正好我那丫頭回來了,讓她見見秦侯,最好是這樁美事,能促成了。”

龍嘯天點頭道。

“放心,以小姐的美貌與地位,與秦侯簡直就是絕配,只要他腦子不進水,便絕不會拒絕。”

石衝頗有信心道。

“你去安排吧,當然排場是要擺的,得給這小子一點下馬威,讓他知道,咱們百年老幫,絕不是吹出來的。”

龍嘯天摘下菸斗,豪氣比劃道。

石衝領命而去。

秦羿回到玉溪,第一時間進入密室療傷。

這次他使用噬元大法,雖然吸收了霍宗主近六成的罡氣,但一直沒來得及煉化。

而且爲了誘敵,他生吃了霍無心一掌,受了極嚴重的內傷。

密室內,秦羿雙手劃圓長長的舒了一口氣。

回春丹一下肚,此刻丹田真力充盈激盪,傷勢已然盡爲恢復。

可喜的是,霍無心的罡氣被煉化後,化作了至少一成的真氣,相當於平日三個月的苦修,更比世間靈藥好上百倍。

“噬元大法,果真霸道,此乃魔門神通,若非凡間修真實在太過緩慢,我也不至於使用此等魔功。”

秦羿深吸了一口氣,暗自道。

魔門位於天界與地獄交界之處,乃是地獄與天界的大敵,秦羿曾滅殺過魔門一位少宗主,無意間得此神通。

魔的修煉以霸道爲主,成長極快,隱患是容易喪失心智,爲心魔所控。

“如今,我與鬼宗的老祖結上了樑子,唯有藉助噬元大法,迅速提升修爲。”

“而且我的魂魄遠遠比一般的修真者要強大,應該是能抵制心魔的。”

秦羿琢磨了一番,心中已有盤算。

“咚咚!”

門響了。

“進來!”

秦羿淡淡道。

“侯爺,龍嘯天那邊又來信了,說今晚邀請你去七星洞一聚,商談玉溪之事。”

張大靈走了進來,遞過來了手中的請帖。

秦羿看了一眼,冷冷的點頭道:“嗯!”

“侯爺,你,你沒事吧?”

張大靈眼尖,瞥見秦羿眼中隱約有紅芒閃過,忍不住提醒道。

“怎麼了?”

秦羿雙眼一寒,冰冷問道。

“沒什麼,沒什麼!”張大靈渾身打了個寒顫,趕緊擺手道。

不知道爲什麼,他覺的秦羿一下午的光景,身上的殺氣更勝了,就像是一把鋒利的刀子,刀鋒利的讓人膽寒。

這與之前,向來內斂的秦侯,似乎有點不一樣。

具體有什麼不一樣,張大靈也說不上來,這只是他的一種感覺而已。 七星洞!

原本是龍幫聚義的總壇。

後來,龍幫隱入大都市後,七星洞就成了平日各大地下勢力會堂之地。

這裏依然保持着先輩古風。

山洞內點着明亮的火盆子,整個山洞亮若白晝。

石凳石椅,一應俱全。

大壇大壇的陳年美酒,堆放在牆角。

洞頂上的石壁,刻畫着象徵義氣的梁山一百零八好漢聚義的畫像。

“菲菲呀,給關老爺上香。”

龍嘯天淨手後,恭敬的給關二爺上了香。

這才轉過頭來,對身後一個穿着短裙,黑色緊衫的靚麗少女吩咐道。

“爸,你煩不煩啊,我又不是跟你一樣吃刀口飯的,拜他幹嘛?”

龍菲菲不悅的撇嘴道。

“小姐,關二爺不僅僅護佑我等幫衆,也保佑百姓大衆啊。”

石衝在一旁笑着解釋道。

“哼,那個叫秦什麼的,到底還來不來,本小姐最煩的就是等人了。”

龍菲菲一臉不爽道。

“快了,待會秦侯來了,你可得給人家機會,不許調皮。”

龍嘯天無奈的撓了撓已經斑白的鬢角,無可奈何道。

他縱橫一生,生死不懼,唯獨對這個女兒卻是毫無辦法。

“一個吳縣的鄉巴佬,能有什麼好看的,不就是殺了丁家那幾個蠢貨嗎?你們一個個還真把他當號人物了。”

“我在雲海,學校裏的大少哪個不比他帥,哪個不比他有才華百倍。區區一個鄉下小混混,也想入我的法眼,門兒都沒有。”

龍菲菲柳眉一揚,傲嬌道。

她可是雲海音樂學院的校花,又是江東扛把子的女兒,追求她的富貴公子無數。

不僅僅是雲海,便是燕京豪門,也不在少數。

吳縣那是什麼地方,說是鳥不拉屎,絕不過分。

要她龍菲菲跟一個鄉巴佬談戀愛,她第一想法是,老爸肯定瘋掉了。

“胡鬧,這位秦侯前途不可限量,絕非那些世家公子可比的。”

“你不管如何也要……”

龍嘯天少有的動了怒。

外人不知道秦羿的厲害,他還能不清楚,毫不誇張的說,龍幫要是能交到秦羿手中。

龍嘯天願意現在就退休!

這可是位千年難得一遇的雄主和武道天才啊。

隨着近日來,白髮日益增多,精力疲憊不堪,龍嘯天也不得不認命,他終究是老了。

他需要一個能傳承江山的接班人,這也使得他對秦羿是又愛又恨。

“這樣,我看看這個土包子到底有什麼本事。”

“石叔,把我的古琴拿來,待會他要是能識得我的琴譜,我便給他這個機會。”

“哼,否則此事以後休要再提。”

龍菲菲眼珠子一轉,頓時有了主意。

她的琴技,乃是跟名師所學,甭說一個鄉巴佬混混,就是國際頂級古典音樂大師,也未必能聽得出琴譜。

“哎,你這丫頭,真是……”

龍嘯天無奈的搖頭嘆了口氣道。

冰冷小說系列之風玫瑰 “龍爺何必生氣,小姐雖然頑劣了點,但天資聰明,本性純良,日後必成大才。”

石衝在一旁欣然笑道。

“老子怕等不到她成大才那天,就被活活氣死了。”

龍嘯天氣呼呼的瞪了龍菲菲一眼,無奈的嘆了口氣道。

“龍爺,三大堂主已經到了。”

一個弟子走了進來,恭敬道。

“很好,傳三大天王與龍堂高手入內,打龍旗、下火油,上武夫,定然要把氣勢擺出來。”

龍嘯天神色一凜,傲然道。

秦羿穿着一身白色的中山裝,在張大靈的隨同下,來到了七星洞口。

但見衆弟子,左右一字排開,莊嚴的龍旗在風中飄揚,好不氣派。

“七星洞,聚七星,天下英雄出我輩,四海之內皆兄弟!”

“好氣魄!無愧是江北第一大地下勢力!”

秦羿負手傲然立於洞前,觀摩着洞口蒼勁大字,朗聲稱讚嘆道。

“哈哈!”

“秦侯好眼力,龍某當年正是在這七星洞繼任了大位,這些年兢兢業業,總算是不辱先師祖業啊。”

龍嘯天朗聲大笑,健步而出。

江北、江南兩大王者,一老一少兩代梟雄,終於首次會面,頗有惺惺相惜之感。

“氣宇軒昂,人中之龍,侯爺少年稱王,好氣派!”

龍嘯天上下打量了秦羿一眼,見他面如冠玉,神采飛揚,那是越看越心喜啊。

“龍爺寶刀未老,老當益壯,也不差啊。”

秦羿微微點頭,淡然道。

他對龍嘯天並無惡感,一個能縱橫江北數十年的梟雄,無疑是值得他多看一眼的。

“秦侯,洞內說話,洞內說話。”

石衝在一旁瞧得真切,就像瞧自家新姑爺一般,也是欣喜不已,當即在前邊引路,領進了洞。

剛入洞!

一陣清婉的琴聲,如清泉過澗,好不悅耳,令人精神如洗,清爽痛快。

秦羿停住了腳步,忍不住閉上了雙眼,臉上浮起一絲笑意。

自從來到凡間,他已經很久沒聽到失傳的古典樂章了。

雖然演奏之人火候極差,不足三分功力,但也是極爲難得。

“秦侯莫非識得這譜子?”

龍嘯天與石衝相視一笑,驚然問道。

“有幸聽過幾回。”

秦羿笑道。

一行人到了大廳,裏面頭系紅巾,光着大肚皮的莽漢,手持鬼頭刀威然而立。

異族瑾王妃 往裏排開,是一羣肅然的黑色勁裝大漢。

這些人太陽穴高高隆起,呼吸淳厚,盡皆內力精深之人。

約莫有五十人上下,修爲全都在內煉後期!

放眼於整個江東,能聚集這麼多內煉高手的,除了大秦軍,便是龍幫了。

石桌上早已坐有三人,也盡是不凡之輩。

坐在左邊上位第一張石凳上的,是一個麪皮雄俊的青年,年紀約莫在三十歲上下,目光如虎,頗有幾分男人威嚴氣慨,只是看秦羿的眼神極不友善。

右邊之人,是個打着扇子,穿着白色長衫,梳着大背頭的文秀中年人。

但觀此人一雙陰森蜂眼,麪皮泛青,單從面相來看,乃是狡詐、陰險之徒。

坐在左二的是一個滿臉病容的中年人,他穿着灰色粗布衫,左手煙不離手,右手時而捂嘴輕咳,看起來像是身患重病。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