砰!砰砰砰!

酷赤圖宣布比賽開始后,不知從何處傳來了一陣陣驚響的巨雷,也大概就是比賽的禮炮吧!

隆克朝高處的酷赤圖點點頭,頓了一會,同樣用魔力音道:「本次大賽分為三場,今天的第一場,二十進十的決賽和三天後的第二場,十進五的決賽均為淘汰制。最後勝出的五人,將進行最終的決賽,最終決賽的規則暫為機密,比賽當天另行公布。」

「那麼現在,我宣布一下我們今天第一場比賽的規則。比賽一共分為十場,每場賽時半小時,平局由級別低者為勝,如級別相同,再進行加時賽。而比賽的人員搭配……」隆克轉過身,指了指主席台下面的魔力結界,結界上泛著白光,道:「由結界自動生成!」

隆克雙手反在背後,向選手們走了過去,道:「你們還有什麼問題嗎?給你們五分鐘的準備時間,沒什麼問題比賽就開始了。。」

隆克閉上眼睛,與此同時選手們也紛紛開始交談。

英格瑞爾朝查克斯和趙炎微微一笑,道:「希望你們好運。」

查克斯道:「你也是一樣。」

英格瑞爾道:「你是隊長,是隊伍里最強的吧,我很希望能遇見你。」

查克斯搖搖頭,道:「我們之中,最強的不是我,無論是誰遇上了他,都是一件很不走運的事。」

聞言,英格瑞爾狐疑的向查克斯後面的人掃了過去,目光在趙炎身上停留了很久,但他卻沒有冒失的問。

狂龍圓圓滾滾的眼睛看著英格瑞爾,見他已朝自己望過來,道:「古聖羅華是艾雅大6上最好的戰士學院,你是這個學校的代表,如果能和你戰,一定很有意思啊!」

「我很樂意。」

趙炎將手搭在狂龍肩上,朝英格瑞爾說道:「他雖然不是古聖羅華的學員,但他絕對是一名許多古聖羅華的學員都比不上的戰士。」

英格瑞爾沒有說話,在狂龍臉上多看了幾眼。

趙炎微微一笑,他相信,現在的狂龍,不是什麼人就能輕易取勝得了的了。包括面前的英格瑞爾,儘管他不知道他有多強。

思索間,趙炎身前閃過一道人影,這道人影趙炎再熟悉不過了,灰濛思佳。

灰濛思佳只是冷冷的看著趙炎,並沒有說話。在他的心裡,趙炎原本已經離開了這個世界,卻沒有想到在最關鍵的時刻居然會有人來救他。。

但灰濛思佳卻並不心慌,因為這場比賽將是他最好的機會,他會通過武力來證明,他比趙炎要強。

他渴望著與趙炎在賽場上相遇,只是不知道老天給不給他這個機會。

趙炎看著灰濛思佳,依然是那副很冷靜的笑容,只是在笑容背後,是莫大的冷笑與諷刺。

「少城主,真沒想到像你這種身份的人,居然也會對這場比賽感興趣?」

灰濛思佳也露出微微的笑容,道:「炎公爵不也是一樣嗎,像你如此博學多才,居然也懂得舞刀弄劍,真是哪方面都不肯落下啊。」

「那是當然,男人如果不出sè一點,哪有女人願意跟啊!」趙炎朝艾瑪婭望去。

灰濛思佳順著趙炎的視線朝艾瑪婭望去,非常有禮的點點頭,道:「艾瑪婭小姐,比賽的時候你可一定要小心吶。」

趙炎起了一身雞皮疙瘩,他現英格瑞爾背後的凱瑟琳,也同樣渾身不自在,不時的向灰濛思佳斜著眼睛。

艾瑪婭笑道:「謝謝少城主的關心,我看你還是管好你自己吧。」 盛寵枕邊妻 ,艾瑪婭便覺得非常好笑。

「如果我的對手是你的護衛兼公爵炎大人的話,我想就沒那個必要了。」

艾瑪婭道:「那可不一定,你如果小看了這個護衛的話,吃虧的就一定是你了。。」

趙炎微微一愣,內心一陣溫暖,雖然一直和艾瑪婭在斗,但對付別人的時候,艾瑪婭還是向著自己的。但艾瑪婭接下來說的話,幾乎讓趙炎快噴出來。

「可不是什麼貓貓狗狗都能當上我的護衛的。」

趙炎向艾瑪婭瞪了一眼。突然間他覺得要這個女人順服自己,還得多下點功夫。

隆克道:「現在,你們還有什麼疑問嗎?」

五分鐘已到,隆克不打算再給這些選手們交談的時間了。

眾人對視一眼,搖了搖頭。

「那好,那麼開始吧。」


隆克轉過身,面對著結界屏幕,望著站在結界屏幕下的幾人,道:「開!」

下一刻,結界光芒大作,表面上不斷的變化著一些人名,由慢到快,最後已經用肉眼無法分辨了。

過了大幾秒鐘,在沒有任何預兆的情況下,結界屏幕上的名字突然凝固,定格在停下來的那一瞬間。

結界屏幕上,出現了兩個閃閃亮的名字,觀眾席上也隨著響起一陣陣「噢……」聲。

英格瑞爾vs狂龍

隆克轉過身,道:「第一場比賽,古聖羅華代表英格瑞爾對戰帝世曼紋代表狂龍!」

嘩……

第一場比賽的名單下來后,觀眾席上頓時愣了一番。由於對這種隨即抽選的分配方式不是很熟,全場的歡呼聲由低到高,聲浪一陣起起伏伏。。

比賽才只是第一場,居然就是如此有衝擊力的搭配。

英格瑞爾在愛櫻城的人心中的名聲就等於是查克斯在曼城的人心中的名聲一樣,這位本土的明星選手,居然在第一場就出現了,對於那些觀看者來說,無疑不是一種巨大的衝擊,這種衝擊帶給他們的享受,讓他們爆出了比賽的第一個**。

而從曼城趕來的狂龍,同樣有著他的支持者,畢竟在觀眾席上,也有很多從曼城來觀看比賽的觀眾。

狂龍在預選賽上的表現給許多人留下了深刻的回憶,他的劈砍技巧,他的寧死不屈的勇氣,他在最後關頭表現出的急智,在很多人心目中留下了抹不去的記憶。

這裡的每一個人,都有著自己忠實的fans!

「英格瑞爾,加油!」

「狂龍,我們支持你,你是個男人!」

……

歡呼聲,支持聲,不絕於耳。

隆克道:「既然這樣,那麼請其他的選手暫時退場,去選。」

選手休息台和帝世曼紋預選賽時的一樣,只是沒有與賽場平行,而是在賽場周圍的壁沿,比賽場的水平要高出那麼十幾米的位置。當眾人走進休息台後,休息台表面頓時生出了一層防護結界,避免受到賽場上力量的衝擊或選手們隨意的跑出去。

下一刻,賽場上只剩下了英格瑞爾和狂龍倆個選手,還有隆克一名裁判。。

倆人四目相對,遙遙相望。

英格瑞爾微笑道:「想不到真的是你。」

狂龍臉上面無表情,左手放在腰間新買的刀柄上,道:「你是古聖羅華最好的學員,只要打敗了你,才能證明我的價值。」

英格瑞爾嘴角微微一彎,又浮現出淡淡的笑容,只是這次的笑容與以往的不同,他多出了一絲得意。「可問題是,你不可能打敗我的。」

「什麼?」狂龍有些不爽了,喝道:「你難道不知道,輕視對手不是一個戰士應該具備的素質嗎?」

英格瑞爾道:「往往輕視對手而導致的失敗只是在不知道對手的實力情況下,而我和你則不同。」


「你什麼意思?我們才認識不久,難道你了解我嗎?你清楚我的實力嗎?」

英格瑞爾很平靜,臉上始終是微笑,道:「我們的實力相差太多,已經到了一看就知的地步。你只是一個b級戰士而已,但你能作為帝世曼紋的代表參加決賽,說明你在戰技上佔有很大的優勢,對嗎?」

狂龍猛的一驚,盯著這個人的眼睛,他突然現,這個人的眼睛和老大的很像,他很深邃,彷彿能洞穿一切似的。

「廢話少說,我們開始吧!既然都是戰士,那就痛痛快快的打一場,我希望,你可不要閃躲啊!」狂龍道。

「一定。」

隆克的聲音在賽場上響起,「第一場比賽,開始!」

下一刻,所有人都屏住呼吸,感受總決賽第一戰的氣氛。


「火系戰士不是最勇猛狂暴的嗎?放馬過來呀!」英格瑞爾道。

鏘!

就算英格瑞爾不這樣說,狂龍也不會站在那裡等待別人的攻擊,說話間,腰間大刀緊握在手,微微低著身子向英格瑞爾沖了過去。

跑動中,狂龍的身體上慢慢泛起了紅光,而那紅sè大刀,也越來越亮,越來越紅。

比賽時間只有半個小時,看來決賽就是決賽,務必要用最短的時間拿出自己最厲害的本事啊!

狂龍的確如英格瑞爾所言,作為火系戰士的他,勇猛狂暴在他身上的確體現的淋漓盡致。迅猛的步伐張弛有力,彷彿地面都為之顫動,而他的身後,更是濺起了一層濃濃的灰煙。

此時細心的人會現,英格瑞爾除了站在原地不動以外,就連武器都沒有拿出來。準確的說,是他的身上根本就沒有武器。

這傢伙不是戰士嗎?怎麼不用武器呢?難道古聖羅華的戰士厲害到連武器都用不著了?趙炎在心裡想著。

狂龍離英格瑞爾已經很近了,大刀舉過頭頂,使出最厲害的狂劈。英格瑞爾依然不動聲sè,微微斜著身子冷冷的盯著狂龍,絲毫沒有閃躲的意思。

狂龍懵了,喝道:「你被嚇傻了嗎?雖然我說過不要閃躲,但在最關鍵的時刻還是可以應變一下啊。」

「哼……」英格瑞爾只是給了狂龍這樣一個回答。

刀架在脖子上不會皺一下眉頭,但對於這樣的輕視,狂龍便絕對不能原諒了,單腳點地,雙手握緊大刀砍了下去。

當!當……

觀眾席上許多人都張大了嘴巴,千鈞一時,英格瑞爾右手在胸前一揮,展開手掌,一柄水藍sè的水劍便出現在手中,橫擋住從上至下劈來的大刀。

下一刻,全場一片沉默,狂龍如此強猛的一擊,居然就被英格瑞爾如此輕易的擋住。

狂龍自己也不敢相信,這怎麼可能,自己可是**的火系戰士啊!面對我的攻擊,除了土系戰士能地方外,其他的戰士只有閃躲的份。這傢伙,居然正面接下了我這招,難道說,這傢伙的力量比我還要強大嗎?

英格瑞爾的回答,似乎給了狂龍答案。「你只是一個b級戰士,力量和我比起來,差太多了。」

「可惡!」狂龍喉嚨里哈出一團熱氣,雙臂加力,將大刀壓了下去。

叱……咯……喀喀喀……

英格瑞爾腳下的地面,向四面八方延伸出一道道龜紋的裂縫。

「乾的好,老狂!」看到這一幕,趙炎急忙給狂龍鼓氣,儘管距離太遠,他說的話狂龍也聽不見。但他始終相信,在s以下的戰士之中,沒有人能和狂龍比力氣和爆力。

「哼!這簡直是一場滑稽的比賽,倆個人的實力差的太遠了,簡直沒有任何懸念。」這是一個令帝世曼紋隊都很不爽的聲音,趙炎偏過頭望去,說話的是那個傲慢的梅洛。



您的留言哪怕只是一個,都會成為作者創作的動力,請努力為作者加油吧! ()趙炎很不喜歡這個傢伙,就和不喜歡那個東伐桑一樣,而且在趙炎心裡有個錯覺,總覺得東伐桑這人無論是名字還是外型,都和某國有相似之處,這讓他心裡十分不爽。

無論是對待朋友還是敵人,只要不是已經攤牌交火,趙炎都會投向一個不同尋常的微笑。「我看不一定吧,比賽還沒結束,勝負就不能提早下結論。」

梅洛撇了趙炎一眼,望向賽場,道:「還真是固執啊!難道你們那些小地方的水平就這樣嗎?連這種貨sè居然也能打進總決賽,真是好笑。」

查克斯道:「 戀上前妻 !」

梅洛朝查克斯看了一眼,道:「你就是那什麼帝世曼紋最出sè的學員吧?你也是水系法師?」

「對,我們一樣。」

梅洛伸出手指頭,左右愜意的搖擺,道:「不,我們不一樣,帝世曼紋是教不出像我這樣出sè的學生的。」

靠!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