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確實不是。”小蘭認真的向園子點了點頭,關於她爲什麼知道基德不是工藤新一的原因沒有多做解釋。

“你們是把我當成別人了?還有人長的和我一樣?”基德從小蘭和園子的對話中也聽出味來了,有個叫工藤新一的長的和他很像,這讓他有些好奇,對於工藤新一這個名字,他是知道的。

影視世界當首富 他之前也曾經偶爾聽別人提起過幾次,說東京有個很有名的高中生偵探,叫工藤新一,但他一個怪盜,對於偵探之類的話題可沒有什麼興趣,所以一直都不知道工藤新一和他長的很像。

上次黑暗之星事件中,他曾經調查過毛利小五郎和小蘭的資料,資料裏面對於工藤新一也提到過幾句,但裏面並沒有工藤新一的照片。

“誒,他真的不是那個可惡的小子?”這下園子傻眼了,她看着小蘭和基德面上的表情都不像是開玩笑的樣子,也感覺到了有幾分不對勁了,其實基德是工藤新一這事裏面還是有很多漏洞的,有很多時間點都對不上,只有她仔細想想,就能發現。

“當然不是!”開口的是柯南,他的語氣有些不善,對於園子稱他爲可惡的臭小子,他很是不爽。

“那爲什麼他和那個小子長的一模一樣。”園子沒有在意柯南的語氣,而且一臉疑惑的指着基德問道。

“這個誰知道呢。”柯南又是不爽的回了句,然後把目光轉向了基德,雖然園子前面扒過基德的臉,確認基德臉上沒有什麼人皮面具之類的,但他心裏還是忍不住的想伸手捏捏基德的臉,再確認一次了。

“你到底爲什麼和我新一哥哥長的一模一樣,這裏面有沒有什麼隱情。”柯南不善的盯着基德。

“我壓根就都不認識你們說的那個什麼新一!”基德臉上一臉的莫名其妙的,他心裏也在好奇柯南這個問題,那個工藤新一難道還真的是長的和自己一模一樣?

“你的真名叫什麼!”柯南審問着基德,腦子裏也在拼命回憶着,自己家裏是不是有什麼遠方的親戚,或者自己其實一直都有個兄弟,在小的時候走丟了還是怎麼了。

難道…柯南腦子裏突然冒出了一個可怕的想法,自家老爹難道在外面有着風流債,以前有着什麼喜歡的女人,生下過兒子?

想到這裏的柯南,再聯想到他老爹工藤優作不錯的女人緣,越發覺得這個事很有可能了…

腦洞大開的柯南根本就停不下來啊!

“我的真名?你認爲我會告訴你?”基德不屑的撇了眼柯南,經過最初的震驚,他心裏也活泛了開來,那個大名鼎鼎的高中生偵探和自己長的一模一樣?那不是說,自己的真實身份不會被暴露?

警察肯定沒辦法把自己的相貌宣揚出去,要不不知情的民衆不得以爲怪盜基德的真實身份竟然是被譽爲“日本警察的救世主”的高中生偵探,工藤新一,那就完全是警察廳在自己打自己的臉了。

而且說不定警察也壓根不會相信他們說的話,估計只會以爲自己還帶着變裝,把所有人都騙了過去,畢竟,和別人長的一模一樣,還剛巧是和一個很知名的,站在怪盜對立面的偵探一模一樣,這種事誰信啊。

基德此時的想法,就是端木軒心裏的想法,要不他可不敢隨便的攛掇着柯南去摘基德的眼鏡。

“哼,等下警察來了,你會乖乖的招認的。”看着基德不屑的眼神,柯南爲之一怒,本來他還因爲想着基德可能是自己什麼失散多年的兄弟啊,或者同父異母的兄弟之類的而對基德有些莫名的好感的,但被基德一弄,這絲好感立馬消失殆盡了。

“他真的不是個可惡的小子?”園子心裏已經認同了柯南和小蘭的說法,但嘴上,卻還是忍不住開口問了一句。

“不是不是不是,他這種人怎麼可能是新一哥哥。”本來就被基德氣到了的柯南被園子再次叫做可惡的小子,一下子爆發了。

“小鬼,你是不是又皮癢了!要我給你鬆鬆骨頭。”園子也不是好相與的,前面因爲全身心的關注基德到底是不是工藤新一去了,纔會沒有在意柯南的語氣,但現在,確定基德不是工藤新一之後,立馬恢復了平常的樣子。

“你個可惡的小鬼,你說這話是什麼意思,是說我不如那個聽都沒聽過的什麼工藤新一嗎?”基德也衝着柯南爆發了,這種人怎麼可能是新一哥哥是什麼意思?看不起自己?基德心裏很是不爽了,他故意開口貶低着工藤新一。

“你說什麼!聽都沒聽過的工藤新一!新一哥哥可是日本著名的高中生偵探,你纔是什麼聽都沒聽過的怪盜基德呢,還1314,真是夠土的名字。”愛出風頭的柯南聽了基德貶低自己的話,也一下子就毛了,衝着基德大聲吼道。

“小鬼,你在跟你說話你有沒有聽見!你是不是皮癢了!”

“你竟然說我名字土!那個什麼工藤新一的名字才土呢!”



園子,柯南還有基德莫名其妙的的吵成了一團!

-------

ps:啊啊啊!好煩好煩好煩啊!我的拖延症真的沒治了嗎? ? 紋武天下 “不要再裝了,你個滿腦子只有推理的混蛋,你的真面目都已經暴露出來了。”基德疑惑的樣子在園子看來,就是裝腔作勢。

她和工藤新一的關係可不怎麼樣,在工藤新一沒有變小之前,還只是性格不合,經常鬥嘴罷了,那個也只是開開玩笑,都不會放在心上,還能算的上是好朋友。

但在工藤新一變小了以後,園子看着自己最好的閨蜜小蘭,常常因爲思念他而暗暗落淚,而他卻一直什麼消息都沒有,這一下子就讓園子對工藤新一不爽了起來,她心裏一直都爲小蘭感到不值。

更不要說現在,她誤以爲自己心目中的白馬王子,是工藤新一喬裝的,這讓她有種夢碎了的感覺,而且,更重要的是…上次黑暗之星事件中,她還強吻過基德。

想到這裏,園子就心裏就更是不爽了,都有種立馬去刷牙的衝動,看向基德的目光,也更是不善。

“他不是新一。”一旁的小蘭還沒有等基德答話,就衝着園子搖了搖頭道。

“不是工藤新一?”園子愣了愣神,怎麼可能會不是,自己的記憶還不至於那麼差吧,完全就是和那個小子長的一模一樣啊!

“確實不是。”小蘭認真的向園子點了點頭,關於她爲什麼知道基德不是工藤新一的原因沒有多做解釋。

“你們是把我當成別人了?還有人長的和我一樣?”基德從小蘭和園子的對話中也聽出味來了,有個叫工藤新一的長的和他很像,這讓他有些好奇,對於工藤新一這個名字,他是知道的。

他之前也曾經偶爾聽別人提起過幾次,說東京有個很有名的高中生偵探,叫工藤新一,但他一個怪盜,對於偵探之類的話題可沒有什麼興趣,所以一直都不知道工藤新一和他長的很像。

上次黑暗之星事件中,他曾經調查過毛利小五郎和小蘭的資料,資料裏面對於工藤新一也提到過幾句,但裏面並沒有工藤新一的照片。

“誒,他真的不是那個可惡的小子?”這下園子傻眼了,她看着小蘭和基德面上的表情都不像是開玩笑的樣子,也感覺到了有幾分不對勁了,其實基德是工藤新一這事裏面還是有很多漏洞的,有很多時間點都對不上,只有她仔細想想,就能發現。

“當然不是!”開口的是柯南,他的語氣有些不善,對於園子稱他爲可惡的臭小子,他很是不爽。

“那爲什麼他和那個小子長的一模一樣。”園子沒有在意柯南的語氣,而且一臉疑惑的指着基德問道。

“這個誰知道呢。”柯南又是不爽的回了句,然後把目光轉向了基德,雖然園子前面扒過基德的臉,確認基德臉上沒有什麼人皮面具之類的,但他心裏還是忍不住的想伸手捏捏基德的臉,再確認一次了。

“你到底爲什麼和我新一哥哥長的一模一樣,這裏面有沒有什麼隱情。”柯南不善的盯着基德。

“我壓根就都不認識你們說的那個什麼新一!”基德臉上一臉的莫名其妙的,他心裏也在好奇柯南這個問題,那個工藤新一難道還真的是長的和自己一模一樣?

“你的真名叫什麼!”柯南審問着基德,腦子裏也在拼命回憶着,自己家裏是不是有什麼遠方的親戚,或者自己其實一直都有個兄弟,在小的時候走丟了還是怎麼了。

難道…柯南腦子裏突然冒出了一個可怕的想法,自家老爹難道在外面有着風流債,以前有着什麼喜歡的女人,生下過兒子?

想到這裏的柯南,再聯想到他老爹工藤優作不錯的女人緣,越發覺得這個事很有可能了…

腦洞大開的柯南根本就停不下來啊!

“我的真名?你認爲我會告訴你?”基德不屑的撇了眼柯南,經過最初的震驚,他心裏也活泛了開來,那個大名鼎鼎的高中生偵探和自己長的一模一樣?那不是說,自己的真實身份不會被暴露?

wWW▪ тt kán▪ ¢ O

警察肯定沒辦法把自己的相貌宣揚出去,要不不知情的民衆不得以爲怪盜基德的真實身份竟然是被譽爲“日本警察的救世主”的高中生偵探,工藤新一,那就完全是警察廳在自己打自己的臉了。

而且說不定警察也壓根不會相信他們說的話,估計只會以爲自己還帶着變裝,把所有人都騙了過去,畢竟,和別人長的一模一樣,還剛巧是和一個很知名的,站在怪盜對立面的偵探一模一樣,這種事誰信啊。

基德此時的想法,就是端木軒心裏的想法,要不他可不敢隨便的攛掇着柯南去摘基德的眼鏡。

“哼,等下警察來了,你會乖乖的招認的。”看着基德不屑的眼神,柯南爲之一怒,本來他還因爲想着基德可能是自己什麼失散多年的兄弟啊,或者同父異母的兄弟之類的而對基德有些莫名的好感的,但被基德一弄,這絲好感立馬消失殆盡了。

“他真的不是個可惡的小子?”園子心裏已經認同了柯南和小蘭的說法,但嘴上,卻還是忍不住開口問了一句。

“不是不是不是,他這種人怎麼可能是新一哥哥。”本來就被基德氣到了的柯南被園子再次叫做可惡的小子,一下子爆發了。

“小鬼,你是不是又皮癢了!要我給你鬆鬆骨頭。”園子也不是好相與的,前面因爲全身心的關注基德到底是不是工藤新一去了,纔會沒有在意柯南的語氣,但現在,確定基德不是工藤新一之後,立馬恢復了平常的樣子。

“你個可惡的小鬼,你說這話是什麼意思,是說我不如那個聽都沒聽過的什麼工藤新一嗎?”基德也衝着柯南爆發了,這種人怎麼可能是新一哥哥是什麼意思?看不起自己?基德心裏很是不爽了,他故意開口貶低着工藤新一。

“你說什麼!聽都沒聽過的工藤新一!新一哥哥可是日本著名的高中生偵探,你纔是什麼聽都沒聽過的怪盜基德呢,還1314,真是夠土的名字。”愛出風頭的柯南聽了基德貶低自己的話,也一下子就毛了,衝着基德大聲吼道。

“小鬼,你在跟你說話你有沒有聽見!你是不是皮癢了!”

“你竟然說我名字土!那個什麼工藤新一的名字才土呢!”



園子,柯南還有基德莫名其妙的的吵成了一團!

-------

ps:啊啊啊!好煩好煩好煩啊!我的拖延症真的沒治了嗎? ?端木軒,灰原哀還有小蘭他們在一旁看的滿頭的黑線,

“柯南,不要吵了,你前面出去聯繫到我爸了嗎?”小蘭忙站出來勸架。

“恩,聯繫到叔叔了,叔叔一直都等在吊橋那邊,我跟他說了這邊的事了,他已經去聯繫警察了。”提到毛利小五郎,柯南也有些感嘆。

平時看毛利小五郎一副不着調的樣子,但遇到這種關係到自己女兒人生安全的事,立馬就變得可靠起來了,吊橋那邊因爲有樹木的遮擋,所以車子開不進來,外面那麼冷的天,毛利小五郎竟然還一直在吊橋那邊等着,看那個樣子,是想等個一天一夜了。

“我爸一直都等着吊橋那裏?”小蘭皺了皺眉頭,有些擔心的說道。

“恩,不過知道兇手被抓住了,他應該會放心了吧。”柯南安慰了句小蘭,然後轉頭看向從事情敗露了以後,就一直在旁邊沉默着的田中喜久惠,“接下來我們只要等着警察的到來就行了,田中小姐,你爲什麼要殺害浜野先生?那個西山先生也是你殺的吧。”

田中喜久惠從被柯南他們發現開始,就一直沉默着沒有說話,前面基德的眼鏡被摘下來的時候也沒有什麼動靜,她沒有選擇逃跑之類,吊橋已經被燒掉了,她就是逃出了別墅,明天照樣被會警察發現。

而且不要看中年男人他們都在關心基德,但其實也對她也一直留着份心。

“對,那個西山也是我殺的。”聽到柯南叫自己,田中喜久惠微微擡起了頭,看向柯南,她沉默了一下,沒有狡辯,直接坦然的承認了。

看見她承認,柯南臉色頓時一沉,“爲什麼?你爲什麼要殺了他們,兩條活生生的生命,就這樣沒了!”

“他們害死了我爺爺。”田中喜久惠回答的很坦然。

“害死了你的爺爺?”衆人都皺着眉頭,不解的看向她。

“對,我就是你們中午談論的那個魔術師,哈落伊夫。”提到自己的爺爺,田中喜久惠有些自豪,不過馬上,她眼中都蒙上了一層霧水,“但,但我的爺爺,卻死在了那兩人無聊的話題下。”

“哈落伊夫!”衆人臉色一變,中午吃過飯後,他們聊過很多話題,其中就有關於這個哈落伊夫的事情。

這個哈落伊夫是最近一個因爲表演逃生魔術失敗而死亡的魔術師,談到這個哈落伊夫的時候,混血男人還嘲諷了幾句,說什麼年紀大了,就該好好待在家裏等死,不要出來丟人了。

“難道…你爺爺是因爲他們才表演逃生魔術的?”也聽到了混血男人他們談論的柯南瞬間就想到了事情的關鍵。

“對!我爺爺就是因爲他們才死的,爺爺一直都在用着傻童子這個賬號和大家聊天,我前面還很疑惑爺爺明明年事已高了,卻不知道爲什麼還會重新出山表演魔術。”田中喜久惠眼中的淚水緩緩滑落。

“直到後來,我看過爺爺的聊天記錄才知道,他是因爲那兩個男人對他的一個魔術有爭議,說要是能再看看到爺爺表演就好了,爺爺纔會想着重新表演一遍給他們看的。”

“可是…可是…”黑田直子遲疑着,不知道要不要開口,看着田中喜久惠傷心落淚的樣子,她雖然有些同情,但還是有些不太認同田中喜久惠殺人的理由,混血男人和那個西山先生又不知道她爺爺的真實身份,雖然是間接的害死了她爺爺,但也不是故意的,就單單是爲了此事殺人,好像有些過分了。

“如果單單是因爲如此,我並不會怪他們兩個,畢竟那是爺爺自己選擇的。”田中喜久惠看出了黑田直子的遲疑,“但…但讓我無法忍受的是,他們多次在背後嘲笑我爺爺不自量力,表演一個魔術竟然都會失敗!明明…明明爺爺是因爲他們的原因纔會重新去表演魔術的!”

說到這裏,田中喜久惠的聲音已經有些哽咽了,淚水止不住的往下掉。

“哈落伊夫是死的很不值,不過,我想,能死在自己最愛的舞臺上,對他來說也未嘗不是一件好事吧。”看着田中喜久惠泣不成聲的樣子,基德的心情也有些低落。

受到田中喜久惠和基德的影響,衆人一時間都沉默了下來,心中也有些嘆息。

“基德先生,你爲什麼會出現在這裏,而且還知道我的事。”好半天,田中喜久惠才止住了眼淚,她紅着眼,看向基德,眼神還貌似不經意的樣子掃過端木軒。

對於端木軒的反應,她比小蘭他們要看的清楚的多,所以心裏也大概的猜到了,端木軒也是知道她的事情的,不過好歹端木軒還幫過她,所以她並沒有拆穿。

“我和你爺爺是朋友,前面明明在報紙上看到他出事了的消息,結果在網絡上,卻看到了他的賬號竟然還有人在使用,就想趁着這次機會出來看看。”也不是什麼隱祕的東西,基德沒有隱瞞,直接說了出來。

“原來如此,多謝基德先生了。”聽到基德是因爲自己爺爺的原因才跑到這裏來,田中喜久惠輕聲道了聲謝,看着基德渾身綁滿繩子的樣子,又有些自責了,“沒想到因爲我的原因,害基德先生被抓住了。”

“哦~這個啊,沒什麼大礙。”提到自己被抓住了的事情,基德一點都不在意,他若有所指的看向端木軒,“我可是知道他哥哥的祕密,他不會把我交給警察的,一定會偷偷的放了我的。”

該死!看着基德這副樣子,端木軒心裏暗暗叫糟,他確實是想着晚上偷偷的把基德放了的,但現在基德卻這樣直接說了出來,顯然是想挑撥他和柯南的關係。

果然,端木軒轉頭看向柯南,發現柯南也正在盯着自己。

“他哥哥的祕密?什麼意思?”剛剛纔回來的柯南對於這事毫不知情。

--------

ps:第一更送上,好人今天至少有三更,就是一口氣把欠的全部還上也不是不可能哦!所以,跪求大家的推薦了!

推薦好機油的一本書,書名是《綜漫之被遺棄者的世界》,已經有快兩百萬字了,書荒的同學可以去看看! ?“這個可不能告訴你了,反正他晚上肯定會偷偷的把我放了的,你記得一定要看好我哦!”基德不但在挑撥着柯南和端木軒的關係,還在故意挑釁柯南。

“哼,我當然會看好你,你還以爲你能逃的了?”柯南一聲冷哼面無表情的看着端木軒,“軒,他應該只是開玩笑的吧?你不會做這種事吧。”

“哈哈,當然不會,我要是想把他放了,那還抓他幹嘛呢。”端木軒狠狠的瞪了眼基德,打着哈哈說道。

“不會就好!”柯南當然是不會相信端木軒的話,他的眼睛不瞎,也從小蘭他們的反應看出來了基德沒有說謊,他剛剛那麼問端木軒,不過是想在明面上堵死端木軒罷了,他已經打定主意,今天晚上守着基德一晚上了。

柯南沉思一會,走向了基德,伸手在基德身上摸索着。

“你想幹嘛?”基德有些疑惑,因爲柯南現在只不過是個小孩子的樣子,不是大男人,所以他倒也還沒有覺得噁心之類的。

柯南沒有理他,還是在他身上摸索着,不一會,他就從基德身上摸出了一大堆東西。

“你的道具倒是蠻多的嘛!”柯南看着旁邊的一大堆道具,不由的有些訝然。

地上零零碎碎的,有一些黑色小球,也就是基德平時用來逃跑的煙霧彈,幾個小的電子元件,看上去應該是竊聽器之類的,一些不知道用途的金屬小球,幾把小巧的鑰匙,一推撲克牌,幾張薄薄的,像是面具樣的東西,一塊腕錶,加上全面基德掉在地上的撲克槍,還有那個單片眼鏡,這些東西加在一起可不少,也不知道基德平時是怎麼放下的。

“還有你那個滑翔翼呢,在哪裏。”仔細的檢查過地上的道具之後,柯南又把目關轉向了基德。

“喂喂,你要不要這麼謹慎啊,我可都被綁起來了,你還要把我東西都拿走啊。”基德哪裏還看不出柯南的意圖,柯南是覺得單單是守着他還不保險,還要把他道具都拿光,讓他即使逃出了別墅,也過不了吊橋那裏,最後還是得被警察抓起來。

“少廢話,你現在可是囚犯,給我有點囚犯的自覺。”柯南狠狠的橫了眼基德,又動手在基德身上摸來摸去了!

“喂,喂,你說你一個男的,你在我身上摸來摸去像什麼話嘛,給我住手啊,我今天沒帶滑翔翼。”基德拼命的掙扎着,企圖躲開柯南的小手,別的道具被搜走了不要緊,但滑翔翼可不能被柯南搜走,他可還要靠着滑翔翼逃跑呢。

“哼,我一個小孩子又有着什麼關係,而且,難道你一個囚犯,還想着有女的來給你搜身!”柯南無視了基德的掙扎,還在基德身上摸索着。

哦~這一幕要是被前世的那些腐女們看到了,該不知道有多興奮吧,工藤新一和基德不得不說的故事,端木軒好笑的看着柯南的動作,對於那些道具都被搜走了他不是很在意,即使沒有那些道具,他照樣也能幫基德逃出去。

不過…端木軒把目關轉向園子,按道理來說,有這種機會,園子應該早就衝上去了啊,但現在她卻是一臉的平淡,不要說是衝上去了,就是平時見到基德的興奮勁也沒有了。

園子此時也在疑惑自己看着基德爲什麼不激動,她現在看着基德,不但不像平時那樣激動,甚至還隱隱有些不爽,對基德那張臉的不爽…

“好了,找到了。”總算,在基德身上摸索了一會兒,柯南在基德披風的後面找到了一根金屬支架,他直接把金屬支架和基德的披風一起給扒了下來。

Wшw⊕ ttκa n⊕ ℃ O

“小蘭姐姐,你們看着點基德,我先出去一下。”他捧着基德的一大推道具,囑咐了句小蘭,就往門外走去。

“喂,你要幹嘛?要把我東西藏哪裏去!”基德看着柯南走向門外,感覺有些不對勁了。

“藏哪裏去?”柯南迴頭,故意一副看白癡的樣子看着基德,“當然是丟掉啊,你還想着我藏起來,等你逃脫了以後用?”

“魂淡啊!那副滑翔翼和撲克槍可是很貴的,你竟然要丟掉!”基德一下子就急了,貴還是其次,他也不是個迂腐的人,偷了這麼久的寶石了,對於一些不太乾淨的寶石,他可不會客氣,而且,那些不乾淨的寶石丟了,失主也不敢報警。

所以,錢他是不缺的,但那些道具定做起來還是很麻煩的,需要的時間可不短。

“嘿,大名鼎鼎的基德還缺錢?”基德越着急上火,柯南就越開心。

“當然,我每次作案之後可都把東西給還回去了,所以我壓根就沒有錢好吧。”基德可不會傻乎乎的說自己其實暗中黑下了不少寶石。

“嗤,原來怪盜基德是個這麼高尚的人啊!”柯南不屑的撇了眼基德,“你是在把警察和偵探耍着玩嗎?最討厭你這種人了,比那些爲了錢偷盜的人還要可惡。”

“呃!”基德瞬間語塞了。

……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