祖龍乘勝追擊,在意霄無法回防時,極限龍拳爆發,一拳爆頭!

「轟!」

駐守界門的首領意霄命隕!

「咔嚓」一聲脆響,祖龍將霄漢道輪捏碎,哈哈大笑著殺向意清、意皓!

逆劫跟隨祖龍修行無盡歲月,祖龍自然要為逆劫護法,更何況意清修水之大道,正是祖龍的對手。

祖龍出手相助,逆劫得以順利前往界門,此時隨著龍族發力,群臣奮勇殺敵,萬名混元已被斬殺了近六成!

奈何玄念世界的道尊還是太多了,終於有數十位道尊突破了群臣的封鎖,殺向逆劫!

「吼!吼!吼!」

數道怒吼響起,這不同於獸族的獸吼令逆劫回頭一看,原來是虎族!

「皇子先走,這裡交給本座。」

現任虎族族長光虎渾身散發著耀眼的神聖光芒。他的身後是一群虎族高層。

光虎不緊不慢的語速,淡然處之的神情,讓逆劫想到了自己未來的大舅哥伏羲。

這類人既然站了出來,說明一定是有了十足的把握。

逆劫點頭致意,看著近在眼前的界門,發起最後的衝刺!

「小子休逃!」

意空見狀,揮手間布下層層空間屏障!

光虎恍然,原來是修意念空間道的道尊。

「出手吧!吾虎族沉寂無盡歲月,是時候證明吾虎族的榮耀了。」

光虎幽幽一語后,仰頭怒吼道:「皇佑虎族,十虎嘯天!」

虎族高層如出一轍,匯聚虎族氣運,調動氣勢道韻,在混沌中化作九隻斑斕猛虎!

光虎嘯日!

赤虎嘯炎!

玄虎嘯道!

詭虎嘯邪!

靈虎嘯雲!

戰虎嘯戰!

冥虎嘯幽!

西虎嘯金!

巨虎嘯山!

九虎匯聚於一處,形成一隻龐大的白虎虛影!

白虎嘯天!

自白黎捲入混沌間隙失蹤后,虎族便呈現一種半隱退的狀態。

如今的十虎嘯天,聲浪滾滾,綿延不絕,其中蘊含的極限道之力完全超越了混元之力!

不僅將意空等道尊擊飛,一個個七竅流血、道心潰散,眼看是活不成了,更是擊潰了圓陣的核心!

至此,玄念修士結成的混元圓陣就此破碎!

觀戰的獸靈高層頻頻點頭,青衣贊道:「不想虎族竟然有了如此力量!」

檮杌哈哈大笑:「恭喜吾皇,賀喜吾皇,先有龍族傲世九吟,後有虎族十虎嘯天!幸得吾皇庇護,吾皇庭日益強大!」

神逆好笑的看著檮杌:「這種話每次不都是白澤在說么!」

白澤沒有跟隨神逆進攻玄念世界,他依然潛伏在洪荒……

神逆的話引起群臣一番鬨笑,此時的形式一片大好。

在圓陣徹底崩潰后,逆劫一往無前,毫無阻力的來到了界門之前!

此時的劫氣愈發狂暴,劫魚不禁出言提醒道:「快,打開界門,我就快控制不住了!」

逆劫握著混沌葫蘆底部,將其按在那通天神塔之上。

通天神塔也不知由何等的靈材煉製而成,混沌葫蘆與其接觸的一瞬間,神塔綻放無限神光,光輝之中,神塔漸漸化作一條通天大道!

劫魚沒有絲毫猶豫,乾淨利落的控制劫氣,浩浩蕩蕩的沿著通天大道沖入玄念世界!

這一幕落在玄念修士們眼中,無疑於殺其父母,斷其前路!

「不!」

一聲聲撕心裂肺的悲嚎從玄念修士的口中咆哮而出。

「意念大道,以死換死!」

「意念大道,我死你也死!」

「同歸於盡吧,混賬東西!哈哈哈!」

負隅頑抗的數十萬名道君、幾百名道尊完全瘋了,不管不顧的運轉起意念大道的禁法——以死換死!

不管是現實中的隕落,還是虛無中的隕落,全部匯聚於道心之中,形成一顆必死無疑的死亡之心,以自身為代價,用意念之法強制與敵人的道心進行交換!

和混沌的道心混沌、陸壓的火獄鎖心一樣,針對道心的攻擊!避無可避!

然而玄念修士們還是失策了,死亡和隕落根本就是兩會事!

但是他們偏偏將隕落轉化為註定必死的死亡!

「窮奇!」

「臣在!」

窮奇應聲而出,看向那由死亡之心帶來的滾滾死氣,舔了舔嘴角。

死亡大道?

本王不虛任何人!

窮奇沖向戰場,心念一動,一個個死亡源球出現。

擊殺太素的死亡源球在窮奇證道混元后,已不需要付出抽調全身心的代價。

窮奇雙手呈爪,對準了準備同歸於盡的玄念修士們,殘酷的冷笑道:「死亡剝奪!」

話音剛落,玄念修士們突然感覺空落落的,隨即目瞪口呆!

凝聚了隕落之力的死亡之心盡皆飛出元神,匯聚在窮奇的死亡源球中!

下一刻,這數十萬名道君、幾百名道尊消失不見!

一個個死亡源球瞬間變大,他們去了哪裡,自然不言而喻!

窮奇收走了殘餘的玄念修士們,嘻嘻一笑:「其心歸於本王,其人必被本王隨意操控,就把他們關押在死亡監牢中,戰後再行計較。」

神逆讚許的點了點頭,玄念世界是一定要被毀滅的,留下幾個玄念修士,用於研究和陪練小輩,倒也不錯。

此時駐守界門的大軍被消滅,界門已開,神逆看向了那通天大道。

劫氣似乎在剎那間便進入了玄念世界,玄念生靈的眉宇間多出一分邪惡,多出一分狂暴!

憑藉著逆劫和劫魚的特殊關係,逆劫同樣能依靠劫絲、劫氣、劫力觀測玄念世界的狀況,和劫魚關注玄念生靈不同,逆劫在第一時間發現了玄念世界沒有天道!

「父皇,玄念世界,沒有天道!」

「是沒有天道,哪又如何?主皇進犯玄念,實乃不智之舉!」 ,

[]

他把電話掛了。

溫栩栩驚呆了,好幾秒鐘,她聽著這電話里的忙音,都忘了放下來。

楊瑤的兒子?

他竟然就是她兒子?這怎麼可能?!!

——

帝國大廈。

三年一度的峰會如期舉行后,主辦方為了讓這場峰會更加成功,在晚上的宴會,也是費盡了心思。

他們除了將宴會現場弄得十分豪華,為了助興,更是邀請了娛樂圈裡很多當紅女明星過來,其中不乏一些名媛千金。

「霍總,你喜歡哪一個?挑一下?」

看到這些女人出現,觥籌交錯的宴會裡,一些和霍司爵關係比較好的商界大亨開始調侃,讓他去挑一個女人過來。

霍司爵就笑笑,端著香檳坐回了沙發里。

「沒興趣,你去挑吧。」他淡淡的回了句,隨後,低頭看了一下手腕上的表。

那些朋友看到他這樣,只能由他了。

很快,這些女人們便都被挑完了。

除了有兩個眼光極高,當然,她們本來的身份也是非常顯赫的年輕女人,她們還沒有找到合適的對象。

「諸位,怎麼了?這兩位美女,大家都不敢挑嗎?她們可一位是當今的影后,一位是我們這裡赫赫有名的伯尼家族千金,都不敢動手?」

主辦方也看到了這一幕,頓時在那裡調侃了起來。

但實際上,這兩個女人,這些人還真的不太敢動手。

因為,當今影后,那可不是一般人能駕馭得了,你要挑了她,她跟你走也就罷了,可要是她不甩你,那以她的話題量。

分分鐘在網路上都能噴死你。

還有這個伯尼千金,那就更加不得了了,她的身份,據說是這裡的皇室成員,你敢動?

所有人都看向了這兩個女人,既想擁有,又沒這個膽子。

倒是這兩個女人看到這群慫包后,目光掃了一圈,不約而同看向了這宴會廳里沙發那邊正坐在的男人身上。

那是一道正沉浸在自己世界里人。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