禮物二:影碟機一台

禮物三:2000點券

詳細說明一:這台2003年產的32寸彩電經過系統改裝,不在使用電,而是太陽能,一定是你深夜排除孤單的最佳神器。

詳細說明二:很抱歉,介於仙界暫時沒有電視信號,系統額外補償你一個看片神器「影碟機」,另送一本碟片收藏夾。

沃特…

這都是什麼鬼?

顧沉看完介紹,心頭一萬頭曹尼瑪奔過。

無他,這一定是地球製造。

細思及悲啊!

算了,不是還有2000點券,屬於系統商城貨幣,勉強作為啟動資金,可以自由使用。

不過,看到點卷二字,顧沉莫名聯想到這款金手指莫非還有贊助商?

哎……

細思及悲啊!

了解完這些,顧沉只能長嘆一口氣。

正所謂既來之則安之,車跑的快不快,不在乎車是那個牌子,而在乎方向盤在誰手上?

所以,接受命運安排后,顧沉開始閉門不出,潛心研究系統,同時也開始細細規劃中間商之路。

首先,這裡是仙界不用再去質疑,可經過不知多少年的發展,它略有不同。

簡單去說,此時的仙界屬於一種另類文明,有秩序,有仙律,卻又分封而至。

屬於眾諸神國圍繞天庭運行,塔國便是例子。

那麼,只要低調做人,守法守紀,小命可保。

再不濟,等一后發財了,聘請外力保護。

接著是如何利用大商人系統?

既然稱為系統,一定不止倒賣物品那麼簡單,肯定還有很多其它用處,只是現在許可權還沒打開。

一定是這樣,顧沉細細琢磨一番后,感覺這個推理可信度很高。

所以,只要我不出格,先好好做我的中間商,榮華富貴應該是少不了,至於其它機緣,能不能以商證道,只能說事在人為。

最後則是如何開局?

想到這,顧沉有點頭大,開局一台彩電一台影碟機,你說這讓人怎麼玩?

雖說,還有2000點券,可是當顧沉大概了解完商城產品后,才發現並不經用。

而且,介於目前還不太了解仙界居民需求什麼,不能想著去做一鎚子買賣,只能做細水長流的計劃,慢慢滾雪球。

想到這,顧沉又把目光放在系統送的彩電和影碟機上,還打開了碟片收藏夾。

這個收藏夾很常見,顧沉沒有穿越時,小時候家裡還有一個,一本收藏夾能放50張左右碟片,收藏碟片很方便。

此時再次見到碟片收藏夾,顧沉無比唏噓,自從有了電腦和手機,這個東西再也沒用過。

唏噓完,顧沉低頭去看,發現映入眼中第一張碟片竟然是西遊記電視劇,目測還是壓縮碟,一張幾十集那種。

看到這部電視劇,顧沉沉思一會,隨後會心一笑:「或許,我這個穿越者還可以搶救一下。」 塔國,屬於天神托塔李天王的分封國,定國神器七寶玲瓏塔,國都七寶城,餘下則是三十六小城,其中陳塘關正是顧沉所住之地。

據顧沉所知,如今陳塘關只能算是一個地域名,和地球上那個陳塘關不同,明眼人一看便知是李天王為了紀念而建。

此時第十八街上,一家小店悄悄營業,老闆正是顧沉。

「呼,終於弄好」

顧沉穿著白體恤和藍色牛仔褲站在大門口,臉上掛著笑容看向剛剛掛上去的招牌。

「定天錄像廳」

這便是顧沉的計劃,用電視機和影碟機開一個錄像廳。

這種錄像廳在地球上曾經存在過,那時候電視還不普及,小鎮上便會有一家這樣的店。

白天店裡放各種港片電影,深夜時會有福利,可謂是一個時代性產業。

不過等到電視和影碟機普及,便逐漸落幕,隨後又慢慢衍生成影吧,在大城市也普及過幾年,深受異地打工者喜愛,可是最後還是被電腦和手機取代。

「哎」

顧沉忍不住嘆上一口氣,影吧暫時不用想,最少得有十台小電視才能撐起,目前最多只能期望一下。

期望錄像廳生意好,慢慢把雪球滾起,以後開網吧都不是夢。

想著,顧沉又回到屋裡,搬出了一個自製的廣告牌。

牌上寫到:新店開業,西遊記了解一下,前十名送會員。

就這麼簡單,就這麼任性,至於鞭炮,花籃什麼的都免了,要相信酒香不怕巷子深,電視絕對是仙界爆炸性產物。

擺好廣告牌后,顧沉樂呵呵又回到屋內,做著最後檢查。

屋內顧沉已經改裝過,原本是系統送的二層小樓,除了簡單傢具什麼都沒有。現在顧沉把二樓改為住宿,一樓隔成兩個區域,一大一小,大的是放映室,小的是賣票台。

另外在這個放映室門廊上,顧沉還提筆寫上幾個大字「第一放映廳」,這其中的期望不言而喻。

進入放映廳,你會發現這裡的視線比起外面較為昏暗,這也是顧沉故意設計的,為的就是關影效果,模仿地球上的電影院。

在放映廳中間,是顧沉從商城裡買的三排長桌長凳,一排能坐六個人,最裡面則是買的一個電視櫃,用來放彩電和影碟機,那周邊牆上則貼著各種西遊記海報。整個裝潢十分簡單,不是為了提升服務質量,想著後期賣點啤酒零食,顧沉只差在房間里單純的擺上小凳子或小馬甲。

「不錯,不錯,」

檢查一圈后,顧沉才滿意走出放映廳。

「叮,恭喜宿主觸發新人上路成就,特領獎安全衛士軟體一個」

聽到這種提示音,顧沉立馬愣住,幾秒后內心狂喜。

「果然如此,系統肯定不止倒賣產品那麼簡單,看來我猜對了」

想著,他快速用念頭進入系統,只見一條信息待讀,果斷打開。

「安全衛士:這是一款保護店鋪安全的軟體,只要選擇使用,一切搗亂、攻擊店鋪的行為將會受到本軟體保護。另,此軟體只能使用一家店,有需要請去商城購買。」

「使用,立馬使用」

顧沉毫不猶豫選擇使用,真是瞌睡就有人送枕頭,之前還在擔心人身安危,現在看來一切解決,安全衛士的出現實在是太有用了。

只是這款軟體只能使用一家店,這是什麼鬼?

想著,顧沉開始在商城裡搜索起這款軟體,搜索完成後,這款產品立馬跳出,可是這標價卻讓人抓狂。

顧沉來回數了幾遍,才確定一個安全衛士竟然需要一千萬點卷。

「系統,你咋不上天呢?」

看到這個價格,顧沉直接豎起中指。

這種價格還讓人怎麼玩,還讓不讓人開影吧,開網吧?

「咦?」

顧沉突然又發現這款產品下面竟然還有出租字樣,樂的他連忙打開。

只見詳細說明上說可以選擇日租,月租,年租三個檔次。

「這還差不多」

看完各個檔次價格,顧沉心中勉強能接受。

「喂,誰是老闆?」

此時屋內突然出現一道聲音,嚇得顧沉連忙從系統里退出,待看清屋內之人,才意識到可能來了顧客。

「哈,你好你好,我就是老闆,歡迎光臨。」

「你就是老闆?」

客人用眼掃掃顧沉,發現對方是個年輕人,還穿著奇怪服飾,不覺皺皺眉,道:「兄弟好大魄力,這牌面竟然用定天二字,不知道兄弟這裡出售什麼?是否對的起這二字?」

說到最後,不滿之色毫不掩飾。

「得,這是一個仙界中二青年」

顧沉瞬間明白對方來意,肯定是看到「定天「二字不滿找茬的。

其實,關於這個名字,顧沉也思考過,這裡是仙界,起個「定天」是不是有點太大,或者犯忌諱?

不過最後還是決定啟用,用顧沉當時的想法說:「不看老子是入侵者,偷渡者,來到仙界連聖人都沒有察覺,怕個卵?」

況且,這裡面也有顧沉私心:一是試探系統底細;二是這個招牌響亮,廣告效應足啊!

君不見,這不已經有人來找茬了。

有人找茬不用怕,要相信電視機,要相信自己的產品,面對這些沒見識的仙界居民,保證他們看一次就上癮。

想著,他笑呵呵打量來者,只見對方一身白衣,長發飄逸,後身還背著一把劍,妥妥的仙俠里胡歌的裝扮,不過就是神色冷淡幾分。

介於對方這種裝扮,又介於這是仙界,無他,對方肯定修仙者。

只做承少的心尖寶 一念過後,顧沉想了想坦誠道:「客官可是對本店招牌不滿,認為在下不敬天地?再或者說是認為在下太狂?」

「哼,算你還有點自知之明!本公子好聲勸一句,最好還是改上一個名字,不然這生意恐怕在陳塘關做不成。」

「敢問公子可是修仙者?」顧沉笑呵呵,不答反問。

「正是,我乃紅塔山修士金不歡,要不是顧及仙律,你這招牌我早就一劍劈成兩半。」

「噗」

聽到紅塔山三字,顧沉一個沒忍住笑出聲,暗道還有這山,此山不是煙嗎?

看到對方竟然發笑,似乎像是聽了一個笑話,金不歡劍眉豎起:「你竟然敢嘲笑我?莫非看不起我紅塔山?」。

「不是,不是」顧沉連忙打斷對方,「我沒有笑你,我只是笑既然你是修仙者,應該知道修仙本來就是逆天改命。」

「是又如何?」金不歡不置可否,同時面生怒氣,「可這和你笑有什麼關係,不給個說法,我非要向你討教討教?」

「既然你承認,我倒是問一句?」顧沉面對這中二青年只能硬著頭皮道:「既然你們修仙是逆天,我做個小生意,起個定天,你們可,我為何不可?莫非是你們紅塔山想仗勢欺人?」

「你……」

金不歡被對方反將一軍,一時語塞,竟然不知該如何反駁。

良久才道:「好好好,你伶牙俐齒,我不與你爭辯。也別說我們紅塔山欺人,既然你敢用『定天』兩字做招牌,那麼我倒是想見識見識你賣的什麼產品?夠不夠定天?如果不夠資格?如果不夠,那就做好為你的狂傲負責!」

「啪,可以」

顧沉打個響指,自信一笑,隨後做出一個請式,帶著金不歡進入放映廳。 進入放映廳,金不歡快速掃視一遍物內,發現屋內簡陋如路邊茶攤,頓時不屑笑笑,接著自顧找個位置坐下,目光嘲諷般看向顧沉,只等對方露出馬腳,在好好計較。

對於這點,顧沉並不計較,和顧客講道理,不如用產品質量說話。

「出來吧電視機」

顧沉一聲大喊快速掀開遮布,讓這款產品首次亮相仙界。

「哼,我當是什麼呢?原來不過如此?」

金不歡聽到對方喊什麼電視機,結果卻發現其貌不揚,忍不住再次嘲諷。

顧沉也不費話,直接打開電視機和影碟機,熟練開機選碟播放。

播放開始后,他便退到一邊,悄悄打量起金不歡。

無他,作為商人應該會察言觀色,通過觀察顧客表情來初步判斷自己產品受不受歡迎?有沒有市場?這是基本操作。

隨著電視機亮起,金不歡不覺眯起眼睛:「有點意思,這東西貌似還是個法寶,看來對方還是有點本事。」

等到影碟機運行,電視機跟著響起「讀碟中,請稍等」,面對這種情況,金不歡臉色頓時變了變。

「會說話的法寶,看來應該有了器靈,還是成熟的器靈。」

在市面上,普通法寶只要有錢可以大把購買,可是有器靈的法寶卻供不應求,更別說有著成熟器靈的法寶,那基本上是可遇不可求,有錢還不一定能買到。

想著,金不歡認真看上一眼顧沉,發現對方仍然在操縱這個法寶,好像一定法力都沒有使用,全憑手法。

「不簡單啊」金不歡不覺重新定位起對方,「哎,剛才自己好像有點衝動,這臭毛病什麼能改啊?」

正在他懊惱中,餘光突然發現前方法寶表面上竟然出現動態影像。

「這是,這是鏡像法寶?」

金不歡猛然站起,感覺有點蒙,在他的印象中,鏡像法寶是所有法寶中最稀少的,比有著成熟器靈的法寶還稀少。

有這種原因不是因為鏡像法寶難以製作,而是因為製作者必須把自己所見所聞從識海中分離出來,再把這記憶法印在最差也得具備成熟器靈的法寶上。且這個過程很費自身神力,對法寶的品質要求也過高,效果上往往也都是一次性產物,屬於閱后即焚那種,因此很少有人製作。

不過一旦製作完成,可以保存上百年甚至更久,得到他就等於得它前主人記憶或傳承。

君不見,各地經常時有傳聞,某某少年誤入洞穴獲得遺物,等到出洞時功法大成。

這便是獲得鏡像法寶,獲得裡面的傳承等於獲得一段記憶,他比師傅慢慢傳授,或者抱著功法研究更方便。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