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巖他們在這裏設伏,絕對可以一舉殲滅北上的陰兵陰將。

可是就在這時,秦巖又收到了天罡派的求救信。

南下的陰兵陰將將天罡派團團圍住了,正在奮力絞殺天罡派。

秦巖鞭長莫及,只能望洋興嘆,任由天罡派自生自滅。

幾分鐘後,陰兵陰將出現在秦巖他們的視野中,他們根本不知道秦巖在這裏,很快就走進了山谷中。

當所有的陰兵陰將都走進山谷後,秦巖念動咒語發射出一張信號符。

信號符就像煙花一樣沖天而起,在半空中炸裂開形成了一朵絢麗燦爛的煙火。

看到信號符後,秦家人從山後、樹後、草叢中全都跳了出來,高聲吶喊着向陰兵陰將衝去。

看到這一幕,所有的陰兵陰將都呆住了。

他們萬萬沒有想到自己在這裏居然會被伏擊。

楚江王是這隻陰兵陰將的領頭人,當他看到秦巖後,心中一片悲涼,他心中清楚有秦巖在,他根本逃不掉,只能眼睜睜的看着秦巖將他殺掉。

秦巖很快也看到了楚江王,他飛身而起直奔楚江王。

楚江王嚇得轉過身就跑。

可是他剛剛跑了幾步就被秦傲天攔住了去路。

秦傲天雙手叉腰,站在地上得意洋洋的看着楚江王。

他指着楚江王笑眯眯的說:“老頭,不要跑了,你是逃不出我和我爸爸的五指山的。我如果是你,我現在會馬上跪下求饒。說不定我爸爸開心還會收你當鬼僕。”

聽到秦傲天的話,楚江王被氣壞了,像他這種身爲閻羅的鬼皇那身份可是尊貴無比,他如果被收爲鬼僕,絕對是天下第一大笑話。

他寧願死也不會被秦巖收爲鬼僕。

楚江王大吼一聲,念動咒語向秦傲天撲去。

楚江王施展的鬼術極其稀有,只見半空中形成了一片片黑雲,這些黑雲重疊在一起形成了一座黑色的巨山。

黑色的巨山從天而降向秦傲天砸去。

面對楚江王的鬼術,秦傲天巍然不懼,站在原地大吼起來:“劍來!”

“嗖”的一聲,秦巖的千年桃木劍出現在秦傲天的手中。

秦傲天大喝一聲,飛身而起揮劍向黑色的巨山斬去。

秦傲天還沒有劍高,他揮劍的樣子十分的滑稽,但是秦傲天揮劍的氣勢卻震懾住了所有人,就連楚江王也爲之一振。

“轟”的一聲,千年桃木劍劈在了黑色的巨山上。

黑色的巨山應聲而裂,被秦傲天一劍斬爲兩半。

碎裂的黑山在瞬間消失的無影無蹤。

以歲月換你情長 “啊,這怎麼可能?秦巖的兒子爲什麼這麼厲害?居然連我的鬼術都能破去。”

就在楚江王一愣神間,秦巖已經站到了他的身後,秦巖背抄着手調侃的問:“楚江王,你要不要當我的鬼僕?”

聽到秦巖的話,楚江王覺得自己受了莫大的侮辱,他大喝一聲揮掌向秦巖胸口拍去。

其實楚江王心裏面清楚,秦巖此刻是天尊巔峯高手,他這一掌不但傷不到秦巖,反而會震傷自己的胳膊。

不過楚江王這麼做就是想求一死,因爲他心中知道他今天必死無疑。

“砰”的一聲,楚江王一掌拍在了秦巖的胸口上。

秦巖安然無恙,但是楚江王卻被震得向後倒飛出去。

不過楚江王還沒有飛出多遠,秦巖伸手一抓居然隔空抓住了楚江王的脖子,並且將楚江王提了回來。

楚江王驚恐至極的看着秦巖,大聲的說:“你殺了我吧!”

“我給你一個活下去的機會,只要你當了我的鬼僕,我就饒你不死。如何?”

楚江王哈哈狂笑起來:“我們十大閻羅各個鐵骨錚錚,寧死不屈,你還是殺了我吧!”

說罷,楚江王閉上了眼睛,準備受死。

看到楚江王視死如歸的樣子,秦巖居然有一點佩服他。

秦巖沒有想到楚江王也是一條漢子。

“好!既然你一心求死,那我就送你歸西吧!”

說罷,秦巖揮掌拍在楚江王的頭頂上。

楚江王當即魂飛魄散,消失的無影無蹤。

殺了楚江王之後,秦巖眯起眼睛向腳下望去。

與此同時,秦家人也殺了近半陰兵陰將,還有一個另外一個閻羅。

“你們聽好了,願意歸順我們秦家的我就饒你們不死。”秦巖對剩下的陰兵陰將大聲說。

很多陰兵陰將都趕快匍匐在地,大聲的祈求秦巖饒恕。

秦巖點了點頭,對他們說:“你們都起來吧!”

就在這時,秦巖感覺到這些陰兵陰將中居然有一個陰兵的魂力十分濃郁,和楚江王的魂力有的一拼。

“你,給我出來!”秦巖指着這個陰兵說。

這個陰兵假裝秦巖不是在指自己,轉過頭向其他陰兵陰將看去。

看到對方耍滑頭,秦巖身形一閃落在了他的面前,一把抓住他的脖子將他提起來:“你看什麼看,我說的就是你。” 這個陰兵嚇得臉色慘白,驚恐的說:“大人,不要殺我!”

秦巖冷笑起來,繞着這個陰兵走了一圈,笑眯眯的說:“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你應該也是一個閻羅吧!”

聽到秦巖的話,這個陰兵臉上的驚恐變成了驚訝,他眯起眼睛冷冷的看着秦巖一言不發,好像在思考什麼事情似的。

“不要裝了,我能感受到你的魂力。”秦巖拍了拍他的肩膀說。

“可是我僞裝的很好。”

“你僞裝的雖然好,但是你忘了我擁有天尊巔峯的實力,很容易就能感受到你的魂力。”秦巖似笑非笑的說。

聽到秦巖的話,這個陰兵無奈的嘆了口氣,閉上眼睛對秦巖說:“要殺要剮,隨你便!”

秦巖搖了搖頭,笑着說:“殺你,你錯了,我不想殺你,我突然想起來我手中缺一個閻羅一樣的鬼僕。”

聽到秦巖的話,這個閻羅憤怒無比,他是尊貴的閻羅,僅次於冥殿殿主的存在,可是現在秦巖居然讓他當鬼僕,這是絕不可能的。

他就是寧願死也不會給秦巖當鬼僕。

“你做夢吧!我是不會給你當鬼僕的。”說罷,這個閻羅念動咒語一掌拍在自己的頭頂上。

“轟”的一聲,閻羅當即魂飛魄散,消失的無影無蹤。

秦巖沒有想到這個閻羅居然也這麼有骨氣,寧願死也不願意給人當鬼僕。

雖然他是秦巖的對手,但是秦巖卻對他肅然起敬。

秦巖轉過頭向其他陰兵陰將望去,同時感受着他們的魂力波動,他發現再也沒有人擁有閻羅一樣的魂力波動。

“既然你們歸順了我,你我就醜話說在前面,如果你們反悔了,可不是死那麼簡單,我會讓你們生不如死,明白了嗎?”秦巖對這些陰兵陰將大聲的說。

“明白了!”陰兵陰將們當即大聲高喊回應秦巖的話。

秦巖帶着秦家人以及這些陰兵陰將根據妖族提供的線索再次向秦廣王他們追去。

在此期間,秦巖又收到好幾個家族和道派被秦廣王滅掉的消息。

秦巖雖然很心痛,但是也和無奈,因爲他不可能馬上追上秦廣王他們。

經過幾個小時的長途跋涉後,秦巖他們終於來到了妖族提供的地方,只是當他們趕到目的地後,這個地方已經變成了一片焦土。

裘家在這裏又被滅了,那慘狀簡直讓人難以直視。

其中一對母子是陰冥鬼火活活燒死的,母親爲了保護兒子,將他緊緊的摟在懷裏,自己都被燒焦了,孩子有些地方還沒有被燒焦。

其他人也一樣,各個身體焦黑,一看就知道裘家這個家族陷入了秦廣王他們的冥火陣。

“家主,秦廣王他們太殘忍了,居然用這種手段對付我們。我們要不要把這些陰兵陰將全殺了?”秦戰一邊說一邊轉過頭向歸順他們的陰兵陰將望去。

這些陰兵陰將聽到秦戰的話,一個個嚇得噤若寒蟬,生怕秦巖殺了他們。

其中一個陰將立即跪在地上大聲的懇求秦巖:“大人,這不是我們做的,冤有頭債有主,您可不能將氣撒到我們身上。”

看到這個陰將向秦巖求饒,其他陰兵陰將也紛紛跪到在地,大聲的向秦巖求饒。

秦巖搖了搖頭對秦戰說:“他們雖然也是陰兵陰將,但是他們也左右不了這件事情,真正可恨的是秦廣王那些閻羅,還是算了。我們要算賬就去找秦廣王算賬。”

秦戰不甘心的點了點頭,狠狠的瞪了一眼跪在地上的陰兵陰將。

雖然秦廣王他們離開了這裏,但是根據秦巖估計,秦廣王他們此刻肯定距離這裏不遠,最多不超過十公里。

如果他們窮追猛趕,絕對會在一個小時內追上。

“秦戰,你馬上派人到四周去探查,只要發現了秦廣王他們的蹤跡,立即向我報告。”

“家主,我馬上去!” 神秘老公有點壞 秦戰轉過身走了。

不一會兒,秦戰回來了。他對秦巖說:“家主,任務已經發佈下去了,你放心吧,用不了多長時間我們就知道秦廣王他們逃到哪裏了。”

秦巖剛準備說話,秦戰的手中立即閃現出一張通信符,他打開通信符向上面看去。

隨後驚喜的對秦巖說:“家主,找到了。秦廣王他們居然在距離我們三公里外的寒風嶺中,他們正準備伏擊清創派。清創派要從寒風嶺中穿過。”

“好!我們馬上走!”秦巖不敢耽誤,當即帶着所有的人馬向寒風嶺飛馳而去。

在趕路的過程中,秦巖命令大家收斂魂力,不要說話,生怕驚到了四周的孤魂野鬼。

一旦有孤魂野鬼將這裏的情況告訴秦廣王,那秦廣王他們極有可能逃走。

到時候再想追秦廣王,就難上加難了。

幾分鐘後,秦巖他們來到了寒風嶺外圍,恰好看到清創派從寒風嶺經過。

就在清創派進入寒風嶺的時候,天地爲之一暗,秦廣王他們突然閃現在寒風嶺的山頭上。

秦廣王猖狂的哈哈大笑起來,指着清創派的掌教說:“司馬掌教,你好啊!”

看到自己被包圍了,司馬掌教的臉色在瞬間變得一片慘白。

他已經聽說了很多道派和世家都被秦廣王他們滅了,他以爲今天自己也要步入其他人的後塵。

“司馬掌教,我看你好像很害怕啊!你放心,我不會折磨你的,我會在瞬間殺掉你,讓你感受不到一丁點的疼。”

說罷,秦廣王哈哈大笑起來,並且對身邊的一個陰將使了一個眼色。

這個陰將點了點頭,準備啓動九幽十方冥火陣。

就在這時,秦巖大喝一聲,從一塊巨石後跳了出來;“秦廣王,想不到我們今天又見面了。”

秦巖套用了剛纔秦廣王和司馬掌教說的話。

緊接着秦巖轉過身對秦戰他們說:“馬上包圍秦廣王,爭取將他們一舉殲滅。”

秦戰他們點了點頭,立即兵分兩路,從左右兩翼開始包抄秦廣王他們。

看到秦巖來了,司馬掌教驚喜無比,在心中大聲的叫起來:太好了!我們清創派得救了。 秦廣王看到秦巖後,嚇得臉色蒼白,他萬萬沒有想到秦巖來的這麼快。

原本他準備剿滅裘家後立即轉移陣地,不過當他聽說清創派要從寒風嶺經過的時候,立即決定再滅了清創派。

但是他沒有想到自己一時的貪婪居然將自己葬送在了這裏。

他現在特別後悔,後悔自己做了這樣一個錯誤的決定,可惜事已至此,想挽回已經不可能了。

不過秦廣王決定即便自己死了,也要再拉上司馬掌教給自己墊背。

他當即對身邊的陰將說:“愣着幹什麼,趕快啓動陣法。”

陰將回過神立即點了點頭,當即念動咒語啓動了陣法。

清創派所在的地方立即燃起了滔天大火,這大火不是人間普通的大火,而是地府的冥火。

冥火的威力要比人間的火還要厲害十倍以上。

一些實力低微的弟子在九幽十方冥火陣啓動的那一刻,他們立即被冥火點燃,就像木炭一樣從頭到腳被燒着。

他們還來不及發出淒厲的慘叫聲就被燒成了焦炭,站在原地保持着原來的姿態。

“大家一定要撐住,盟主馬上就要救我們來了。”司馬掌教一邊催動魂力抵擋冥火的侵襲,一邊對門中的長老以及弟子大聲說。

大家紛紛點頭。

其實他們也知道他們只要能撐到秦巖過來他們就得救了。

“笨蛋!拼盡全力啓動陣法啊,你這樣太慢了。”秦廣王看到陰將啓動的陣法太慢,不由破口大罵起來,他想立即將清創派的所有人都燒死。

其實啓動九幽十方冥火陣是一個比較複雜的過程,沒有一分鐘是很難將陣法完全啓動的。

不過現在的陣法雖然沒有完全啓動,可是九幽十方冥火陣已經燒死了很多清創派的弟子。

看到清創派眨眼間死了十幾個弟子,秦巖被氣得睚眥欲裂,恨不能將秦廣王一掌拍死。

只可惜,他現在夠不到秦廣王。

不過秦巖拼命地催動魂力,瘋狂的向秦廣王所在地方趕去。

不一會兒,秦巖就趕到了寒風嶺的山頭上。

他當即念動咒語向着天空中指去。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