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泰岳見狀,馬上想到了嗆水猝死!

肺內突然進水,會引發心臟急停而死!

「小筠!」秦泰岳扯著嗓子喊著。

朱小筠仍然劇咳著,但咳的聲音一次比一次弱,眼看着就完蛋了。

秦泰岳抬頭哀求道:「張神醫,您救救我孫女!」

張凡點了點頭,蹲下身來。

此時,朱小筠俯卧著,張凡一騙腿,騎跨在她身上。

如果是坐墊的話,真是世界上最舒服的坐墊了。

她的腰部以下,正好被張凡坐在屁股底下,有說不上來的無限感覺,像是坐在充水的汽球上。

張凡把她衣服掀開,露出後背,雙手掐在細細的腰部,順着腰部向上,用力一推。

推到腋下時為止。

這樣的動作重複了三次。

接着,揚起小妙手,重重地一下,拍在她后胸上!

只見朱小筠腰一翹,臀一抬,頭一低,身一挺,一口茶水從嘴裏噴涌而出!

「啊!」

她大叫一聲。

聲音順暢!

肺內的水已經全部被張凡的古元真氣給驅出來了。

張凡騎着未動,彎下腰去,一手扳住她腦袋使她動彈不得,一手捂住她的嘴。

朱小筠只覺得嘴上一麻,連同喉頭,頓時失去了知覺。

張凡小妙手向內一聳!

一股巨大的內氣直貫入她肺中。

剛才被茶水堵住的那些肺泡,被這一衝擊,全部重新張開!

肺功能完全恢復。

不過,與此同時,一顆小小的翡翠珠子,也隨之深入到朱小筠肺部深處!

她沒有發覺。因為她的喉頭處於麻痹姿態。

「好了!」

張凡從她身上跳下來,沖秦泰岳道。

秦泰岳沖張凡感激了幾句,轉身訓斥外孫女,「人要知道感恩,沒有張先生,你後果不堪設想!」

朱小筠一邊輕輕咳嗽,一邊斜了張凡一眼,「我並沒有求他來給我治病,剛才就讓我咳死了拉倒。」

張凡在心裏暗暗笑道,「你說的沒錯,現在翡翠珠子已經重新回到你肺子裏,沒有我你肯定咳死!」

然後,沖秦泰岳一拱手:「秦老,我在這裏很不受歡迎,我還是走吧。」

秦泰岳緊緊拉住張凡:「天已經這麼晚了,你剛才又受了燙傷,不易開車出門,今晚就在我家裏對付一夜。」

張凡看見秦泰岳鐵心挽留,再加上自己,受了重傷,便也沒有堅持下去,同意在這裏休息一晚。

張凡來到自己的卧室,坐到床上,呲牙咧嘴的脫下褲子,查看那裏的傷情。

紅紅的一片,已經水腫,火燒火燎的疼。

忍了一會兒,實在堅持不住,便提筆寫了一個方子,叫金牌女傭去抓藥。

金牌女傭去了半個小時,沮喪的回來了。現在已經過了零點,附近的幾家藥店全都關門了,怎麼敲也敲不開門。

張凡見金牌女佣人說完話並沒有離開,便問道:「你還有事?」

她有幾分不自信地道:「不知我能不能班門弄斧?」

「你手裏有葯?」

」我們專業做傭人的,都有常備葯。燙傷的葯在這裏……」

她說着,拿出來一小管藥膏。

張凡接過藥膏一看,是一款很出名的燒傷藥膏。

「你出去吧,我自己塗上。」

金牌女傭搖了搖頭,「這個藥膏需要塗抹的特別均勻,又不能抹太多、太厚,否則的話,厭氧細菌會在裏面發炎。我在女傭學校學急救常識的時候,學過這種藥膏的塗抹辦法。」

她想給張凡親手塗抹藥膏。

張凡從來都是給別人治病,此刻一聽見別人要給他治病,而且還是這麼一個絕品女傭,他心裏升起幾分不好意思,輕輕搖了搖頭,「還是我自己來吧。」

。 她這麼喜歡打扮自己,每天要花這麼多錢,她離開沐家,不出幾天,就會過的比乞丐都差,她想當陸家的少奶奶,她現在已經要成功了。

江婉燕知道,自己不要臉,很可惡。

她嘴上說着對不起溫惜。

但是心裏最疼的,依舊是她的親生女兒。

溫惜似乎已經預料到了。

她眼底冷漠的看着江婉燕。

江婉燕許久沒有聽到回答,她以為溫惜走了。

抬起頭一看,就看見溫惜站在自己兩米開外的地方,冷冷的睨著自己。

彷彿在看地上的一隻螞蟻。

「你來找我,就是想說這個?」溫惜笑了,「你的命真輕賤,你這一輩子,心裏沒有溫從戎,沒有溫鳴晨,也沒有我,你只有沐舒羽。我早就應該看透了,我在你身邊二十年,跟你,始終是兩個世界的人。你願意護著從未正眼看你的親女兒,也不願意要我這個把你當做唯一的沒有血緣關係的女兒,你嘴上說着對不起我,但是心裏依舊覺得,沐舒羽才是最重要的。」

江婉燕閉上眼睛。

溫惜說道,「我明白了,江婉燕,你以後是生是死,與我無關了,你哪怕死在我面前,我也不會再為了你掉一滴淚。我不會說出去我就是歐荷的女兒,但是不代表,這件事情不會有人查出來。」

溫惜轉身走到了門口。

手指碰觸到門把手了。

她又停下腳步,轉身說道。

「其實你不求我,不威脅我,我也不會主動說出來我是歐荷的女兒。」溫惜的聲音很冷,像是二月的風,「因為,我討厭她,比討厭你,還要討厭歐荷。我是不會認這樣的人做母親,還有沐江德,他是我見過,最最偽善的人,我巴不得沐江德歐荷跟沐舒羽一家相親相愛鎖死一輩子!!我嗅到沐家的口氣都覺得噁心至極!!」

她忘不掉沐江德的偽善。

也忘不掉,歐荷是怎麼讓自己流產,奪走了她第一個孩子!

這也是她為什麼知道自己是沐家的女兒后,卻一直沒有說出真相。

她見到歐荷,就想起了這十多年住在沐家後院的壓抑,歐荷對她的責罵跟陰影。

溫惜離開后,江婉燕癱軟在地上痛哭起來。

走廊上。

溫惜看着護工,「以後,你就好好照顧江婉燕吧,但是不要彙報消息了。」

護工點頭。

安雯看着溫惜泛紅的眼眶,走過來握住了溫惜的手指。

溫惜笑着說,「以後江婉燕是生是死,與我無關,她哪怕死了,我也不會掉一滴淚的。」

安雯抱住了她。

溫惜也回抱住了她。

似乎這一刻,她顫抖的身體才慢慢的恢復平靜。

她以為自己是金剛心,但是不是。

親情,永遠是插在她心口的刀。

江婉燕這一把刀,最疼,最深。

她忽然回想起來。

她高一的時候。

那個時候江婉燕已經需要每周都去透析了。

當時她一天的生活費只有五塊。

她晚上有晚自習。

晚上吃飯的時候,她從包里拿出來從家裏帶的剩飯,那是沐家廚房的剩飯。抱歉!…

章節內容獲取超時……

章節內容獲取失敗……

→→→重新轉碼,刷新本頁←←←

如果無法點擊上方鏈接刷新頁面,請手動下拉刷新本頁或點擊瀏覽器刷新按鈕刷新本頁。

如果你刷新2次還未有內容,請通過網站尾部的意見建議聯繫我們,我們會在第一時間修復!

鄉野俏婆娘最新章節、鄉野俏婆娘武韜文貫、鄉野俏婆娘全文閱讀、鄉野俏婆娘txt下載、鄉野俏婆娘免費閱讀、鄉野俏婆娘武韜文貫

武韜文貫是一名出色的小說作者,他的作品包括:鄉野俏婆娘、田野花香、

。秦楓問及此事,村長田國富看起來很生氣。「這不全是因為陳二狗,而是因為他不能修理村裏的道路。」

「陳二狗?」秦楓皺起了眉頭。陳二狗在阻礙村子裏的道路建設嗎?

「這不是真的,但村裏計劃修的路正好經過陳二狗家……

《鑒寶:我的手指開掛了》第307章幾代人耕種 從第五針之後,消瘦老者的每一針手法,都和唐宇的金龍針手法有區別。

不是簡化版。

確切的說應該是殘缺版。

行針完畢,消瘦老者長長的吐出一口氣。

而後,他轉頭看向唐宇,笑呵呵的問道:「唐先生,老朽的針法如何?」

唐宇淡淡的搖頭道:「不是正統的金龍針,唐某不做評價。」

消瘦老者聞言,臉色就陰沉了下去,「你的意思是,你的金龍針是正統?」

「不僅僅是金龍針,我所學的整套九龍神針皆是正統。」唐宇傲氣十足,目光輕蔑的看着消瘦老者,卻是對秦學民說道:「學民,點評一下他的針法。」

「是。」秦學民躬身,而後看向消瘦老者。

「你的針法空有其型,只能勉強算是金龍針。」

「三針主針沒問題,第四針輔針也沒問題,問題是出在後面的五針上。」

「第五六七八針,每一針都缺少一種手法。」

「第九針的手法全對,可震和顫的兩種手法不到位。」

「從你行針的熟練度上來看,不是你學藝不精,而是你所學的金龍針有所殘缺。」

「不過,三針主針的手法完整,再加上你渾厚的真氣,就算後面的五到九針有問題,也能做到針到病除,只不過效果無法和完整的正統金龍針相比。」

說到這裏,秦學民轉身對唐宇行禮,「弟子學藝不精,只看出這些問題。」

「能看出這些問題,就說明你在金龍針上下了苦功。」唐宇滿意的點了點頭,看了眼消瘦老者,而後目光移到床上坐起身的老人,「老先生,行醫之人為名為利無可厚非,可哪怕我們是在切磋針法,也應該以患者為重吧。」

「行針完畢,你不給患者診脈,不確定是否針到病除,就急着問唐某針法如何,是不是太看重名利了?難道你當初學醫,只是為了名和利?」

此話一出,消瘦老者的臉色就一陣青一陣白。

齊震和齊易盛的臉色也是一白。

「老人家,勞煩您再躺下。」

唐宇對床上的老人露出笑容,而後看了眼秦學民。

秦學民立刻上前拿過老人的衣服,給老人披在身上,笑呵呵的說道:「老哥,我們醫館昨天才開業,準備的稍有不足,怠慢了。」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