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濤完全不懂,對方爲什麼交代的如此清晰,就像是和自己有某種約定一樣,但事實上並沒有這種約定,反倒是自己愈發的不確定,選擇讓洪娜成爲臨時保護超市的隊友,是否正確了。

“相當可以,小鬼,你們的長輩都完全不敢想象的事,居然你們也敢於嘗試,這很好,只是我想說,現在有一點額外的小麻煩,那就是我生氣的,是的,現在我重新進行觀察行動,只是你們要有基本的心理準備,我不會有任何的憐憫,而你。”

亞克斯此時站在了屋檐下,準確說是超市的上方天花板的位置,簡直和西方傳聞之中古怪無所不能的異能者,飛檐走壁,依靠的確不是俠客的輕功,而是掌控域能,只見和麒麟火一樣出現的波動氣息,竟然也可以偵查出空氣之中不凡之處。

“這是觀察之火,只是單純的想要讓你們看清楚,究竟她口中的傳授有多麼重要,擦亮眼睛吧,這將會是你們唯一的機會,我們喜歡把這種能力,叫做洞徹之眼。”

亞克斯顯然對於華夏文化有一定的愛好,當然他的身上不只是看到這種元素和文化的影子,甚至世界上比較著名的古文化,都可以看到一絲斑點,這也讓秦濤愈發確定,自己應該是得到了不錯的機會,起碼亞蘭這時候的態度,就隱約表明了立場。

“秦,秦濤!還是小心一點吧,我也只是聽說過這個家族,畢竟我沒有完全在海外長大,現在和你看到的一樣,她的瞳孔完全不像是人類了,這種觀察力據說可以完全超越你的意識。”

意識?秦濤耳邊還是混血小哥的提醒,自己卻已經有所啓發,果然還是不能掉以輕心了,只見那些莫名**控的異獸屍骨,竟然也莫名被人拆成了好幾份,而且是十分恐怖的手法,傳聞之中的庖丁解牛,也不過如此。

“我有點明白了,掌控力是麼,看來你們對時間甚至是空間本身,都有一定的理解,我也覺得海外的研究方式,有一種說不出的優勢,只是我們向來不是完全依靠力量取勝的,這不是我們的唯一。”

“虛僞,華夏人總是如此,強調自己是獨一無二的,但還是無法擺脫渴望力量的的俗套,雖然你們之中真正的苦修者可以保持一種不可思議的精神狀態,但他們的存在,卻不斷被嘲笑和質疑,你們並不是一個團結的民族。”

看透弱點,也正如檔案管理員一樣,她需要知道更多的訣竅,才能完美整理數據,就像是看點冰冷的事物一樣,洪娜的眼神中,的確擁有某些幫派上位者的潛質,不被感情本身支配,同時還能做到洞悉一切。

“很遺憾,教你這種能力的人,肯定沒想到今天還要出現理論上的爭端吧,只是你也應該有一定覺悟,既然你們所謂的洞徹之眼,可以做到這種地步,肯定也有內心的準備,接受絕對的挑戰。”

速度,還是力量,總之每一次出手的間隙,自己都好像被看透一樣,洪娜只是微微一笑,就算是找到了他的死穴所在,每一種必要屬性都可以碾壓自己,如同對方瞭解到自己會通過不同的穴位羣,也既是玄關發力一樣,炁的內在凝聚,竟然也遭遇到了可怕的障壁。

“我會看穿這個小把戲的,亞蘭,你現在要做的就是拿這把弓去狩獵,結果一定不會讓你失望,至於我,現在已經找到了全新的趁手物件,來吧,讓我見識一下,你的兵器精通程度,是否配得上觀察二字?” “觀察的意義,究竟是什麼呢?真是讓人期待,我們的祖先就在思考了,華夏人,其實得到文明火種的不只是你們,只是那種高高在上的優越感,真的有點讓人作嘔。”

亞克斯站在遠處,垂釣着一般懸掛發言,倒立過來的模樣彷彿是塔羅之中的吊倒男,大部分人會認爲這是一種不祥的代號,或是華夏範圍內的在災獸,然而目前爲止對於神獸和傳奇生物的理解,秦濤終究還是體會不深。

“作嘔的話,就不要仰望我們好了,批判是否準確和需要,也不只是你們這些正義使者說了算,這麼多時代的悲劇,幾乎都是你們這些金髮碧眼的怪物造成的,最後還推卸到我們身上,果然是擅長歧視的民族,不同凡響。”

表面上鬥嘴,秦濤卻沒有鬆懈觀察,這個字眼果然無處不在,而那個男人,亞克斯顯然不只是和吸血鬼一樣盯着自己看,絕不是,秦濤十分肯定,幾乎是斬釘截鐵的認定,關於火種二字,外國人幾乎擁有一種極強的執着。

這種執着算是華夏人無法比肩的,但只是因爲理解不同,很多東西也可以同意爲火種,所以正是因爲文化底蘊的深厚,和不斷創造出來的一些名詞,讓外來者有些手足無策,甚至命運一般。

每個文字不只是一種記錄,在某些年代,語言幾乎是可以致死的,或許次時代的如今也是如此,只是所有人的精神文明,終究是退化到了一種令人髮指的地步。

“看看,有些人的悟性果然不俗呢,只是簡單的提醒就體會到了其中精髓,真是可喜可賀。”

在空中懸掛着鼓掌,此時的亞克斯,也完全掙脫了之前的束縛,觀察者的能力,在洪娜身上也得到了極強體現,秦濤看得清對方的身軀,但只是揮拳同時,就深刻體會到了箇中差別。

“我們之間,也許只是認知的差距,這種在科學家實驗中無數次被提到的一種理論,至今都無法被完全實現,畢竟很可笑呢,只是擁有一定的自信,就可以超越從前的自己,或是再某件事上的認知,改變基因層面的能量脈絡,這種事,換做是我自己也勉強接受而已。”

雖說勉強接受,此時洪娜展現出的氣勢,完全體現在了因果之中的極大循環,正是因爲她透徹研究的是一種武學的本身意義,古武滲透的是一種文化精神和意志,難免有些偏激,片面,但若是可以打破,觀察者做到之後,必定非同凡響。

“洪拳?我也曾經見識過,但並非不可剋制,只是你的拳不同,和我見過的大部分拳都不同。”

蒼勁有力,似乎也不足以形容這種交錯感,秦濤逐漸體會到,所謂的觀察者能力,正是因爲他們對火焰的起源都可以進行觀察,而且是站在另一種角度,畢竟大部分人無法做到還原對一件事的研究,正是因爲認知。

“想象一下, 宇宙相親網 ,而是另外一種組成,其實也未必說不通呢,只是自欺欺人是一種習慣了,人類的習慣和直覺,直覺也是一種很棒的東西,但需要配合某種技巧,某種放空的技巧。”

洪娜身軀靈活無比,更爲重要是,當秦濤逐漸體會到了其中意味,自己卻已經陷入了一種被動狀態中,並非無法出招,只是對方似乎看透了自己的某部分靈魂,甚至露出了一種崇拜,卻無比複雜的眼神。

“真是傑作,很少看到這樣完美的個體,並非是無敵的存在,卻擁有走向極致強大的可能性,和很多人不同,你幾乎做到了我們觀察者的部分能力,你可以理解嗎?我的感嘆,並非來自於你所謂的家族血脈,或是妖族身份,呵。”

洪娜依舊語不驚人死不休,高傲的人秦濤向來也沒少見,不同之處在於洪娜的心思和出手之間都利落無比,並非是骨子裏看不起人,只是在用自己的方式解讀這個世界,觀察,秦濤也無數次聯想到,陸家掌管八卦火修真科技的陸天華對自己的告誡。

“眼睛看到的未必是真,我們的大腦也隨時可以欺騙自己,修煉,就是爲了減少這種欺騙,但我們本身並非主動自我欺騙,於是就有了修行之上的流派和分歧,究竟怎樣面對看待,已經擁有元嬰神通的你,可以自己體會。”

天上天下,神通自行體會,在這座特異化的都市之中,秦濤的心情仿然恍惚,戰意雖沒有減弱,自己關注的確不再只是修爲和力量,所謂力者,千秋華月之中,天下盡是,雙眸之中無形開始體會自己從前忽略的感悟。

“不錯,果然你也是有領悟之源的人,只可惜,對於法則的體會太晚,現在遇見妖族的人,你註定會在某方面落入下風,但是可以另闢蹊徑的話,剛纔的話我也應該收回纔是。”

洪娜如同開啓到一半的戰爭機器,減緩了自己的節奏,直到身軀進入一種接近透明的狀態,這時候秦濤也看到了他的眼睛,果然也自己體會的一樣。

法則是很奧祕的,甚至和元嬰一樣,但並非是確切的能力,綜合來看和八卦火有些共通點,也既是非正確規範的名詞,只是這種法則無處不在,任何一個修爲境界階段都可能涉及,其中體現出的威能和效果也不盡相同,更多方面也不是純粹用爲作戰了。

“沒這個必要,話既然出口,何必強迫自己收回,修煉者得天獨厚,早就可以看穿法則,多謝了,我現在明白觀察者的能力究竟是什麼了,只是需要時間去吸收,消化。”

默然點頭,秦濤沒有過多的時間表達自己的感激,只是自己雙眸中,的確多了一些體會和全新視角,所見所未能見,他脫離不了現實,因爲自己始終是一個凡人,但身爲修煉者和修士,同樣也有些不凡。

“是否不切實際,全在一念之間,他人的話,不可忽視,但也不可盲信,一切隨心,卻也難得。”

陸天華的話還在耳邊迴盪,正是因爲修士和現實之間的矛盾所在,秦濤在海城之時,自己的來源出生,一切都脫離不了現實,但卻虛幻無比,既不得沉迷,也不得憎恨,也正是因爲他人無意之言,正中了他的下懷,仙爲何物,自然超脫。

“這,這是仙源符印……”

遠處的虎炮王等人還在狩獵之中,既也爲眼前一幕所震撼,所謂金丹之下,皆爲腐朽,此話並非是毫無道理,而此時少年引發的,正是極爲稀有的一種共鳴符號,更是一種修爲之外,境界同稱,卻不完全符合境界意味的地步。

“鬼仙者,渾渾噩噩,不求大道,卻也並非胸無大志,我等在人間,都如同行屍走肉贏一般,試問仙何在,神何在,長壽無妄,既也永存,所謂神通,便是胸懷一念,只不過如今我已經看透,再也不是鬼仙了。”

所謂鬼仙,並非是俗之中的鬼魂爲仙,既是象徵一種修士境界,也既是靈魂境界,和肉身算是分開,煉氣途中雖有涉及,但許多人渾渾噩噩,正如自己爲了求大道,卻不知甚解,無法參透,甚至連強迫自己悟透的念頭都沒有。

強迫而爲雖不算大道,但若是安於現狀,並對心術無解,自然停留在某個境界止步不前,並非說鬼仙就是小道,就是無爲,金丹強者混元一息,也可是鬼仙境界,不求甚解,非過,卻也無爲也。

“有力無心,自然失魂落魄,世人追求名利,到頭來也未必是自欺欺人,反倒是我現在,弱的可怕。”

彷彿大徹大悟,秦濤卻發覺,自己調動妖族神通和血脈的能力,即便談不上被壓抑,也進入了一種無法表達的微妙地步,目睹着亞蘭開始了叢林求生的節奏,秦濤也算是步入正軌,開始捕捉到了附近的一些漩渦痕跡。

“幾位,沒必要這樣防備我們吧,大家想要的東西各不相同,也許我們也不是爲了得到什麼,只是不想要失去,所以來到這裏,我也並不得,這個盟主的位置有什麼好爭的,能大開眼界,就再好不過了。”

幾股火光之中,還隱約看到了一些面龐,只是和人臉相差甚遠,秦濤來到了方纔遭遇那頭異獸的地帶,此時看到的完全是一副屠殺畫面,遠遠看去,大本營似乎也唾手可得,只是望山跑死馬的道理,誰又不知。

“不過是一頭獠牙異化的大傢伙,不值得你們這樣吧,評定級別,我想應該只有C而已,以你們的能力,想要弄到同等的資源,並不算困難吧。”

狩獵就是奪冠之路,秦濤很清楚這種法則,而此時觀察者賦予自己的,是一種特殊的啓發,洞徹之眼,聽上去十分玄奧,但其中蘊含的道理,又或許十分簡略。

“嘿,這話也看怎麼說了,難是不難,只是靠搶和拿的,肯定比自己弄要方便的多了,我們又不傻。” “什麼?你給老子再重複一遍試試!知不知道,這裏是誰的地盤,龍閣的特別劃分區你也敢動,我知道你們天妖盟有一點特權,但是這種鬼地方,你們的特權用不用得上,一般人說了不算。”

虎炮王瞬間勃然大怒,而叢林法則在這一片區域,也彰顯的愈發濃烈,至於口中提到的赦免方式,當然是通過狩獵和極高的貢獻點做到的,眼前這幾名輩分的妖族小隊幾乎無法做到。

“老雜毛,我們知道你有點背景,但是你也別忘了,這裏不是你們人類撒野的地方,而且你也不是純種的吧,既然是個不倫不類的東西,還是應該有一點自知之明,對了,聽說這一次,竟然還有不是純血的人,舔着臉來競爭盟主的位置?”

適者生存,在這樣一場看似雜亂的競選之中,瀰漫的不只是殘酷意味,同樣還有更深邃的符文,所謂符文,也既是文化的一種,秦濤剛纔看到的,就是一種妖族符文,但似乎他們內部,並沒有這樣稱呼。

“看來那小子還是有點實力的,看到我們的真靈符印也沒有害怕,只不過雜種就是雜種,原本我們之間的差距還不算大,現在你突破了,從氣息上來看,應該比鬼仙境界時還要弱的多,除非你和清家的人有點關係,他們願意教你一點祕法護身。”

來者不善,遠處涌動的黑影,也完全覆蓋了虎炮王三人,此時交錯的勢力,雖然只有三支隊伍,但儼然是衝着秦濤等人來的,都市之中的地帶也十分廣闊,雖然是完全和草原無縫連接,秦濤卻依然感覺的到,出沒在廢墟都市中的異獸,多少有點不同。

“清家的人,我有過一面之緣,不過現在多說無益,你們說的我也懂,的確現在,我和之前相比, 逐洪荒續篇——謎蹤 ,果然人仙的奧祕,不是那麼容易參透的,所謂境界。”

秦濤開始凝聚和演化屬於金丹之前,自己體會到了無上奧妙,其中的加持效果自然不同凡響,可以說鬼仙境界,神識幾乎還是停留在陰靈識海之中,屬於催動自己的靈氣,但很難完全凝出純陽的能量,可以說大部分人在最初境界,都是很容易被誤導的,心魔來源也是如此。

所謂陽便是根基,陰爲輔,卻在某些方面作爲主導,很多人無形之中傾向於提升力量,得到更多,無形之中也改變了傾向,纔會出現之後的結果,也算是鬼仙一詞的起源之一。

“不錯,現在你既然要做一個人,那又怎麼鬥得過,陰森無常的鬼,我們的確不求大道,也不是什麼好鳥,但是對付你這種自以爲正派的垃圾,還是綽綽有餘!”

五人小隊幾乎全部涌現了秦濤,殷風身爲唯一可以做出有效遠距離支援的存在,對秦濤卻也有些愛莫能助,其中凌厲拉出的一箭,終究還是因爲途中的一次風向改變徹底錯亂。

“放棄吧!在這種地帶,我們的能力肯定是碾壓你的,你找不到什麼翻身的手段,何況這裏只能用武技,其他的能力神通都會被完全封印下來,除非你可以掌控好自己的妖族血脈,不過你這種雜種,多半是做不到的。”

觀察,即便面對這樣的羞辱,秦濤產生的第一本能還是觀察,雙瞳之中自然也呈現出憤怒的光芒,突破之後,矛盾點所在的確顯而易見,鬼仙境界的不求大道,沉迷力量和神通,在下一個階段,得到了一些緩解,卻也步入自我矛盾之中。

“沒錯,如果我一味追求力量,自然沒辦法做到超脫領悟,始終只是自欺欺人,但如果我跳出其外,短時間內我也將這種執着看爲一種罪惡,無形之中我的能量就看似消弱了,但也只是看似罷了。”

“哼,故弄玄虛,現在你可是我們的本體都看不清吧,只能通過我們凝聚出的真靈符氣來交流,有種的話就別躲在那堆廢土裏面了,要是珍惜你的同伴,現在就過來看看他們,否則就等着收屍吧!”

同時兩面發生的情景,讓秦濤有些恍惚,無形之中自己也陷入兩難境界,虎炮王三人完全是帶有犧牲精神,否則也不會這樣安排,看起來只是留下秦濤幾人在這裏孤軍奮戰。

然,無形之中,殷風三人才算是完全的腹背受敵,一隻五人小隊對上了他們,甚至還有被驅趕來的野獸爲助攻,兇殘無比。

“我想,你們還是不夠謹慎吧,雖然看上去沒什麼破綻可言,只是我既然是你們所說的一樣,一文不值,何必來否定我呢?你們狂傲,囂張,無所不能,目中無人,但實際上只有骨子裏自卑的人才會這麼做,如果你們有種,何必需要踩着別人提高自己?”

所謂正氣,浩然中生,秦濤從一開始,就和所謂的名門無緣,因爲自己是棄少,正如一個畸形兒一樣,畸形兒在很多人眼中就是一個不完整的人,廢物,低人一等,棄少也是如此,被家族拋棄,簡直比死了還要可悲。

“少廢話!既然你有種的話,就證明給我們看好了,現在我們很忙,沒時間閒聊,下一個收拾的就是你們!”


真靈符文之中,閃耀的光芒,不同色澤之間出現的阻隔,秦濤難免察覺到了一絲異樣,如果真是如他們說的一樣,自己的確死一萬次都不夠,只是既然言語中咄咄逼人,哪怕自己沒有被牽着鼻子走,回答或是思考瞬間,也必定會忽略某種東西。

“你們,多半是猜不到我現在想什麼了,呵呵,既然如此費盡心思,一定有你們的動機所在,讓我想想,觀察者,他們應該可以介入吧,只是你們無形中用語言暗示我,讓我徹底放棄希望,只是手段卑劣,最終你們也難逃一死。”

對於如此機關算盡,可笑之人,秦濤雖然可以理解他們的用意,只是如今爭奪盟主之位,到底還是靠自己的真本事,玩弄這些手段,兵法都算不上,最多隻會將自己的嘴臉擦在地上一遍遍的展示,毫無意義。


“所以,現在我發現了你們的計劃,還要親手粉碎你們的陰謀,現在開始,通訊也結束了。”

秦濤淡淡的捏碎了眼前的這些符文,同時呼喚出了身邊,陷入透明化的觀察者,雖然數量稀少,只是觀察者算是持續移動和行走的,途中看到的一切都可能演變爲自己的參考數據,此時秦濤感受到恐怖的波動,竟然是對方現出自己身軀同時,高速奔跑而來。

“很好,現在開始檢查吧,用你的洞徹之眼,觀察者,我想虎帥那邊的戰鬥多少有點不公平,只不過還要算上一些額外因素,包括遠處進行暗中協助的隊伍,沒錯,他們召喚出了這些骨獸,但是不只是如此,還有其他埋伏。”

秦濤侃侃而談,眼前的洪娜也沒喲任何改變,只是彷彿能看到,她雙眸之中按耐不住的興奮,畢竟能得到完全的欣賞,多少也算是一件不易的事,而此時秦濤不僅做到了,更是無時不刻用自己的智慧,啓發出屬於自己的命運。

“圍住他們三個的上級隊伍,剛纔挑釁我的應該是初級偏上隊伍,而這些骨獸的操控者,就是第三個隊伍,當然,也別忘了這裏還有一些容易被忽視的奇原蟲變體,肯定也是另一箇中級隊伍進行控制的,只是安排到這種程度,早就該想到結果了。”

變數,身邊涌動的氣息就是變數,此時秦濤明白自己因爲境界提升,修爲反倒是有些不太穩定,只是通過自己的分析,洪娜的雙眸中也出現了類似計算機演算的畫面,果然,這小妮子肯定也意識到,現在局面對虎炮王三人才算是不利。

很狡猾,因爲憤怒可以激發本能,所以那個上級妖族隊伍,顯然是能力不如殷風三人,只是同樣因爲虎炮王和夏沅都是不穩定的戰力,所以被激發戰力之後,反倒是開始顛倒局面,無形中算上剛纔用真靈符文和秦濤溝通的新人妖族小隊,竟然還是虎炮王這邊隱約佔上風。

“沒有人可以褻瀆觀察者的智慧,秦濤,你會看到的,屠殺並不是他們唯一的結局,你也可以改變,只是會付出一定代價,在我的認知之中,你並沒有這麼無私。”

洪娜的雙眸之中,呈現出一片暗紅,那並非完全代表邪惡,只是秦濤體會到的不只是殺意,同樣還有跟深奧的東西。

果然洞徹之眼帶來的效果就是領悟,乃至鬼仙境界之後,人仙層面的感悟,既爲人,也可說在人的基礎之上,有所頓悟,否則永遠停留在鬼仙層面,不算完全墮落,真正問道尋仙之人,也算是某種誤入歧途了。

“話雖如此,但我也沒有一定追求趕盡殺絕,這是他們自己選擇的命運,和我無關,現在你可以開始制裁了,至於我也會參與戰鬥,還有,根據我的理解,如果我可以在洞徹之眼上,超越你現在的層面,也許就可以替代你成爲洞察者了,這是我接受到的信息。”

秦濤雙眸之中也光芒閃爍,類似修士之中的仙道執法者,如今他的理解就是如此,但如果自己可以做到,在妖族範圍內有所領悟的話,自己幾乎可以搖身一變,成爲擁有制裁權限的修煉者,同時洪娜也完全可以恢復正常身份,因爲額外的規則,成爲隊伍之中的第六人了。

“很完美的計劃,不是麼?” “被取代?呵呵……你不會想要知道的,或許我還求之不得呢,藉助弱小的力量突圍,是人類的天性,畢竟什麼都不如自己得到的好,哪怕只是微弱的力量,只是觀察,就註定無法辨認清自己,迷失自我。”

洪娜的笑聲如銀鈴, 懸在空中久久不退去,如暮色的潮水,秦濤的心情亦隨之起伏,自己的立足點乃是純陽之火,剛烈如猛,迅捷如雷,談不上如何高深奧祕,但既然曾經挫敗過純修雷道的高手,自然也就可以做到無不貫徹了。

“我也只是想要讓你從痛苦之中解脫,雖然只是修煉層面上認知的問題,只是一般人的口吻你也無法接受吧,庸才的指責,會讓你十分痛苦的,不要問我爲什麼會知道,因爲我就是天才,不需要依靠貶低任何人就可以崛起的那種。”


外物,一切於秦濤只是不屑,努力爭取屬於自己的東西,也是天經地義,但絕不會陷入其中,不可自拔,反倒是作繭自縛了,在海城的風雲,戰火,燃燒到了如今的土地,所有的一切也註定用另外一種符號進行終結。

“我很喜歡這種感覺,看到她的眼神,我就知道你們的下場了,抗拒,還是憤怒,都沒有意義,因爲觀察者還有另外一種姿態,當他們需要狩獵的時候,幾乎是這個世界上最完美的觀察者,你們的弱點,一切特長,甚至是憑空創造弱點來獵殺。”

言語之中,或許有誇張處,而秦濤享受的當然是過程,拉起弓箭瞄準的一刻,子彈從彈匣滑出的一瞬,這種電光火石之間,不論科技怎麼進化,冷兵器還是***,亦或是修真科技,都完全逃不出一個規律,只是自己不能看死,若是看死,不過是目光短淺,萬千之一罷了。

“住口!我們也不是第一次和龍閣的人打交道了,真是該死,這一次剛解決了一羣倒黴鬼,現在又碰到了一個隊伍,只不過看你們的樣子還真狼狽,完全沒有一點鬥志,多半是心不甘情不願吧,還是讓我來問問,爲什麼這個老女人,現在還是這幅樣子。”


矛盾交錯之間,踏入戰場的洪娜顯然沒有讓那些妖族小隊完全死心,秦濤也算是發現其中的異樣,如今現身的實際上還是隻有兩隻隊伍,這些妖族的人幾乎都帶着頭巾,活像是少數民族的扮相,氣息上卻到達了一種精神和身體的微妙平衡,的確有些不可思議。

“……”夏沅身上的疑點,很早之前就曾經暴露過,只是那時秦濤下意識選擇忽略,如今被困在這個有詭風的小山坡上,局面反倒是朝着愈發微妙的地步發展,只是不管自己嘲諷如何,這些妖族小隊的牴觸情緒多大,終究是接受了觀察者的第一波洗禮。

“沒有時間多廢話了,接受觀察吧,你們現在已經被標記上了印記,就算是我也無法確定,究竟會出現什麼級別的狩獵靈。”

洪娜的聲音逐漸變得虛弱,正如秦濤猜想的一樣,追殺違反規則的人肯定也不是沒有條件的,而一個區域外會出現一個觀察者,雖然看起來很難覆蓋全區域,但終究是擁有極強的洞察力,以及亞克斯那種速度,想必其同行也都擁有類似的機動性,恐怖如斯。

“一開始就動用狩獵的力量嘛,雖然不是太懂你們內部的規則,不過我還是有渠道大概象徵性的瞭解了一下,畢竟是主持規則的存在,還是應該對你們有一定了解的,吶,我可是很有誠意的,只是現在你應該比較被動纔是。”

矛盾一觸即發,而對於虎炮王等人昔日的恩怨,秦濤沒有過多深究的意思,尤其是聽見了那時候閣主的一些暗示,自己也意識到,這種僞裝隱藏的身份,可以代表很多人,也可以是任何一種可能,最大的可能性,還是自己從未被完全信任過。

“無序幽靈,我聽過這種說法,其實上一次和死靈法師接觸的時候,就稍微瞭解了一下那邊的人文,總之這種玩意的誕生,肯定需要很長時間積累的,不是一天兩天的事兒。”

無序幽靈,也類似華夏之中許多特意個體,魁,亦或是煞,秦濤也見識了算不少,只是自己對鬼怪類的精靈,原本也只是停留在普通人好奇程度,只是對於西方的一些傳說和所謂妖怪,其實還是十分關注好奇的。

“現在我很虛弱,沒時間和你開玩笑,唯一可以告訴你的是,如果沒辦法應付,就算是逃跑也不丟人,不然搭上自己的小命就不值得了,剛纔我們看到的那隻野豬,現在也只是其他傢伙眼中的口糧而已。”

空間,精靈,許多概念讓秦濤逐漸體會到了一絲異樣,此時雖然無法看到召喚出來的光幕,而洪娜的身軀倒下同時,的確出現了一股不可思議的怪風,隨着自己啓發天眼,總算是看到了自己渴望的畫面。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