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菲眨巴著水靈靈的大眼睛,看熱鬧似的看著熊二先生在原地轉了幾個圈。

玩了一會兒,身邊有家長還在詢問熊二,「今天氣溫好高,你穿這麼個套裝,不熱嗎?」

見熊二沒有吭聲,另一位家長接茬說:「肯定熱啊,所以這些工作人員還真是不容易……」

蘇菲莫名想起了東方玉卿,想起她曾經聽到的那些傳聞:他沒有再結婚,好像將所有的時間和精力都投注到了工作上。

周圍的熱鬧依舊,可秦菲慢慢地走神了。她就像是脫離了這個空間的軌道,誤闖入了一個杳無人煙的地方。

秦菲就這樣眼神空洞地倚靠在座椅上,直到熊二先生帶領著眾多小朋友們將她團團包圍了。

秦菲一愣,來不及多想,就看到熊二先生對她伸出了手。

在那個毛絨絨的手掌心裡,有幾塊巧克力。

秦菲錯愕地看著放大在眼前的巧克力,又不解地看著熊二先生。

熊二先生把巧克力往前送了送,示意秦菲伸出手接住。

秦菲不敢輕舉妄動,說不清在矯情什麼?

周圍的小朋友們因為這些巧克力而圍繞著秦菲歡呼著,分明有些抱怨自己的海拔不夠高,卻又無計可施。

一時間,這個突然出現的熊二先生似乎將整個公園裡的熱鬧,別出心裁地帶給了秦菲。

是什麼原因,讓這個萍水相逢的陌生人給她送來了慰藉和感動呢?

出於禮貌,秦菲靦腆地開了口,「你為什麼要送給我?」

熊二先生沒有吱聲,只笑著晃動了幾下腦袋。

估計是因為頭套比較大,他搖晃起來顯得慢悠悠的,帶著一種笨重的感覺,卻又顯得格外呆萌可愛。

旁邊有個稍大一點的小男孩著急著解釋:「熊二先生說了,他會隨機在公園裡找一個幸運觀眾,把巧克力給他。然後讓今天的幸運之星發給我們吃……漂亮的姐姐,你該不會是想獨吞吧?媽咪說了,不能吃太多甜食哦!」

奶聲奶氣的聲音,再加上這孩子奇葩的腦迴路,秦菲莫名覺得心情好多了。

她是今天的幸運之星?

秦菲不自覺地勾起了唇角,還沒有來得及說話,熊二先生就把巧克力直接放到了她的手上。

蘇菲抬眸望去,就看到熊二先生似乎有些難為情,蠻可愛的。

再聯想剛才小朋友說的,熊二先生……難道這裡的工作人員是個靦腆的大男孩?

也對,看熊二的高大身軀,應該不會是女孩子。

鬼使神差般地,秦菲對著熊二先生吹了一個流—氓哨,活脫脫像個遭人詬病的小痞子。

熊二先生猛然愣住了,旋即他似乎也意識到自己被調—戲了,伸出了毛絨絨的爪子捂住了自己的臉。

秦菲被他這個突如其來的動作驚艷到了,旋即捧腹大笑,還故意戳了戳熊二先生的腰腹。

見秦菲笑得合不攏嘴,周圍的小朋友們也跟著嬉笑起來,頓時整個公園都沉浸在歡聲笑語中。

「小姐姐,你快點給我們分發巧克力呀,幼兒園的老師經常教育我們要懂得分享……哼,你該不會是在故意拖延時間……」

「對呀,快點發啊……發完你再跟帥氣的哥哥暗送秋波也不遲。」

話音剛落,秦菲的整張臉頰都被羞紅了。

熊二先生好整以暇地看著眼前的女孩,彷彿全世界只剩下了他們兩個人。

為了避免引起民憤,秦菲快速站了起來,拿起一塊巧克力,煞有介事地詢問:「嗯,這是幸運之星送出去的第一份禮物,先給哪一個小朋友呢?」

幾乎是秦菲的話語剛落,稍大一點的小男孩就力壓群雄:「給我!」

一個小美女也不甘示弱:「應該給我,我長的傾國傾城、閉月羞花……」

「既然那麼愛臭美,還吃什麼巧克力,你不怕長蛀牙……」

幼稚的小傢伙們,一個個當仁不讓,伸出小爪子恨不能搶到手。

秦菲汗顏,趕緊送給了其中一個嗓音最大的。

拿到巧克力的小朋友興奮的大叫,沒有拿到的也沒有放棄,繼續笑嘻嘻地看著秦菲,盯著她手中的下一快巧克力。

其實,快樂有時候就是這麼簡單,要看你懂不懂與之分享。

就這樣沒心沒肺地跟這群小朋友玩了一會兒,秦菲似乎已經忘記了最初的憂愁。

她伸了個攔腰,整個人顯得清純而又活力四射。

四處張望了一下,發現熊二先生已經走遠了。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錯覺,即便隔著很遠的一段距離,他似乎也在看著她。

秦菲對他揮手告別,甚至還笑著給熊二先生飛了一個吻。

熊二先生當即愣住,繼而反應著對秦菲揮了揮手,離開了。

秦菲莫名想笑,怎麼感覺這個熊二先生又害羞了呢?

哈哈,肯定是在勤工儉學的小兄弟,出來打工賺錢,臉皮竟然這麼薄?

被誤會為薄臉皮的熊二先生,走遠了以後,進入了附近的一個商場。

旋即,找到了裡面的一個工作人員。

那個工作人員帶領著熊二先生來到了旁邊的男更衣室。

熊二進去以後,摘下了頭套,露出了東方玉卿那張傾城傾國的容顏,此刻他的身上全是汗珠。

這個熊二套裝不透氣,還顯得過於沉重,簡單地走幾步路都覺得費勁,更別說還要絞盡腦汁地跟一幫淘氣的小朋友們互動。 辰天雖然是少族長,但辰敬可是辰天的堂哥,所以在蠻王部落的年輕一代中,辰敬是為數不多沒有叫辰天為少族長而又不讓人覺得有什麼不敬的人。

"辰敬哥。"

辰天扭頭看向走到他身邊的辰敬。

對辰敬的到來,方昊天並不理會,反而看向另一邊,就好像他並不知道辰敬過來一樣。

方昊天如此反應,辰敬的眼眸深處有著一抹冷芒一閃而逝。

但辰敬掩飾得好,他將看向方昊天的目光收回然後在辰天的身邊蹲下,說道:"我和辰封商量過了。黑鱗豺王速度太快,就我們三人引開的話還是有很大的危險,更加說殺黑鱗豺王了。但我們知道方兄弟實力強大,有他在我想我們不需要再引開,我們四人直接聯手擊殺黑鱗豺王。有黑鱗豺王當祭品就更有份量,怎麼樣?"

"這個沒問題。"

方昊天不等辰天回話就突然回頭應下。

辰天有點訝異的看了方昊天一眼。

剛才說好了方昊天一個人對付黑鱗豺王的,可是方昊天現在的意思還是需要四人聯手,這有點奇怪。

"有些人的面目平時是看不出來的。"方昊天暗中傳音給辰天,"你以後當族長的人,如果現在知道一些人的真面目總是好事。"

辰天心裡一震。

他聰明絕頂,反應敏捷,一下子就明白方昊天的意思,是指辰敬有問題,但辰敬一直的表現他真的看不出有什麼問題啊。

不過辰天對方昊天很是信服,方昊天來的時間雖然短但可能已經看出一些問題。於是他心裡留了意,嘴裡則是對辰敬說道:"既然昊天哥說沒問題,那就這樣定了。走,我們四人到前面去,一看到黑鱗豺王就出手。"

不管辰敬有什麼異心,有什麼詭計,辰天都不需要擔心,因為方昊天是天人境強者,一個人就能屠了整個黑鱗豺群的存在。

所以辰天現在他更關心的是辰敬他們一會玩什麼花樣。但辰天更願意看到辰敬他們老老實實的跟他和方昊天聯手。

辰天,方昊天,辰敬突然加快步伐向前走去,辰封看到趕緊跟上。

見此,狩獵隊其他的人都知機的放慢點腳步,個個緊握著武器,等辰天他們引開黑鱗豺王他們就趁機出手。

很快,他們感到眼前一空,站到了一個大谷的上方。

大谷中,正是數量至少有三百之數的黑鱗豺群。

方昊天四人的出現,黑鱗豺群第一時間就發現了,知道有人族入侵,於是發出憤怒的吼聲,紛紛飛奔,然後敏捷無比的攀躍而上。

呼!

黑鱗豺群中一道身影最快,簡直閃電,轉眼間就超過了所有的黑鱗豺,身上透著可怕的氣息,其身上的黑鱗閃閃發光,密密麻麻,一雙眼睛更是泛著暗紅色的冰冷。

"是黑鱗豺王,動手。"

辰天和方昊天同時前撲,但下一瞬間辰天卻被辰敬一把抓住手臂。

"辰敬哥。"

辰天大驚而喝,內心則是一下子沉到了谷底,失望至極。

辰敬胸有成竹,明珠在握的笑道:"方兄弟實力強大,先讓他正面扛下黑鱗豺王,然後我們三人才突然出手,這樣才更有把握將這隻黑鱗豺王擊殺。"

"是啊,方兄弟這麼強大,就算殺不了黑鱗豺王,但一個人扛下應該是沒問題的。"辰封在一旁附和,"我們注意點,一有機會就出手。"

"也好。"

辰天遲疑了一下就點頭應下,但內心中卻是冷笑連連:"看來辰敬和辰封內心中早就對我不爽了。只是他們懼於我父暫時不敢對我不利,於是改為對付我的兄弟……哼哼,你們打的好算盤,但昊天哥的實力豈是你們所能暗算得了的?"

"砰!"

就在辰敬跟辰天說話時,方昊天已經正正的跟黑鱗豺王對了一記。

這時,也有大量的黑鱗豺衝上了谷頂,個個上來看到狩獵隊的人都是布滿嗜血的凶戾,興奮的前撲。

狩獵隊要捕殺黑鱗豺,將黑鱗豺當成獵物。

黑鱗豺何嘗不也是將狩獵隊的人當成是可以撲殺而食的獵物?

"殺!"

見黑鱗豺一涌而上,狩獵隊其他的人也都是個個握緊了武器,悍然迎戰。

呼呼!

跟黑鱗豺王對了一記的方昊天突然渾身一震就倒飛過來。

看上去是方昊天硬扛黑鱗豺王不敵,一個照面就被打飛回來。

"吼!"

黑鱗豺王發出兇惡的吼聲,身形微閃就撲勢如電,在方昊天退到辰敬和辰封的身邊時也就撲到。

"快退。"

辰敬陡然大喝,但他卻是突然悄無聲息的一掌按在方昊天的背上,暗力前推,不讓方昊天退後。

辰封則是配合無間的拉著辰天退。

如此一來,在辰敬的想象中方昊天退無可退,只能再度一個人硬接黑鱗豺王的攻擊。

辰敬的臉上一下子閃掠過瘋狂的猙獰,還有陰謀得逞的得意:"這下子你就算不死也會很狼狽受傷。哼哼,實力強大,修改拳法的天才?就算你今天能活下來我看你還有什麼臉面在我蠻王部落呆下去。"

至於方昊天若是被殺,他們如何應付黑鱗豺王,辰敬也早想過了。

他已經打定了主意,在他的暗算之下方昊天不死也要重傷。到時他馬上退,然後與辰天和辰封聯手對付黑鱗豺王,將黑鱗豺王引開,而重傷的方昊天最終估計也是要死在黑鱗豺群中。

不過辰敬這一掌按在方昊天背上時,他的內心中深處居然突然間就升起可怕的惡念:"一會引開黑鱗豺王的時候……對了,我為什麼不借黑鱗豺王的手弄死辰天?嗯,等辰封和辰天正面扛上黑鱗豺王時我就逃,這樣他們兩人就被黑鱗豺王纏住,他們不得不全力反抗,等黑鱗豺王殺死他們后我也就跑遠了……哼,無毒不丈夫,雖然這樣一來,可能就我一個人活著回去,其他人都要死……那又如何?只要辰天死了,我活著回去,那我就是最有資格接任族長之人……哈哈,族長之位以後終究還是落到我的手中……"

一剎那,辰敬念頭百轉,臉上的神色更加猙獰了,猙獰中又有他憧憬當上族長后各種風光的興奮。

如果誰能知道他此時的念頭,定會震驚其念頭的惡毒,定能徹底了解到此人的自私自利。

為了一已之私,不惜犧牲這麼多的族人。

然而就在辰敬內心剛升起興奮之時,他面前的方昊天身形突然一閃,居然就從他的面前消失。

居然辰敬敢暗算他,方昊天自然不會放過辰敬,多少都要讓他吃點苦頭。

"吼!"

黑鱗豺王一下子失去攻擊的目標,便是發出低沉難聽的聲音,跟著兩隻利爪一閃,狠狠的朝辰敬的脖子抓來。

"怎麼會這樣……"

辰敬一下子懵了。

他怎麼也沒有想到方昊天竟然還有能力而且這麼快就避到一邊將他露空出來,讓他直接面對黑鱗豺王。

黑鱗豺王可是元陽境六重,在修為就已經高出辰敬兩重。而且黑鱗豺力量強大,速度快絕,實力是遠遠超過辰敬的。

辰敬一下子就嗅到了危險的氣息。

"不好!"

如果辰敬一直都是全心想著如何跟方昊天聯手對付黑鱗豺王,一心對敵狀態的話,以他的實力一邊迅速後退一邊全力防守的話,擋下黑鱗豺王一擊然後全身而退是沒什麼問題的。

但現在他根本就沒有處於對敵狀態,反而在憧憬當族長的風光,突然的變化讓他措手不及。

但現在當黑鱗豺王的利爪快要抓中他的脖子之時他才是反應過來,震駭中雖然全力出手防守但卻是錯漏百出。

噗噗!

兩道血箭突然噴射,然後辰敬整個人帶著血水被黑鱗豺王甩得飛去。他的兩隻肩膀都被抓掉了一大塊肉,身上的衣服一下子被血水染紅。

"吼!"

黑鱗豺王凶性大發,突然高高躍起,雙爪再度抓出,速度快到極點,狠狠的抓向辰敬的雙腳,要將辰敬直接在空中撕殺。

"辰敬哥。"

辰封也沒有想到會變成這樣,眼珠子都快要凸出來了,嘴裡發出驚恐的叫聲。

但他卻是一動不動,不知道是被嚇傻了還是他根本就不會冒著生命危險去救辰敬。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