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蕭和黃鴛,本來是朋友關係,或者說比朋友更親密一點的關係,因此,黃鴛身旁跟着別的男生,秦蕭也沒權力過多的去過問。

但作爲朋友,在原始大陸就認識的朋友,這份友誼,應該不比親人差多少。

秦蕭立即打招呼:“黃鴛,很抱歉,這些天煩事纏身,所以一直都沒時間來看你,你覺得七班怎麼樣?有沒有人欺負你?”

黃鴛一愣:“你是誰?你叫誰黃鴛?你認錯人了,我名叫清霞,不是什麼黃鴛。”

她身邊的那個男子也一把推開了秦蕭:“活膩歪了吧?敢跟我的馬子胡亂搭訕?滾開!”

那個男子粗暴的罵了一句,拉着清霞就進入了七班。

清霞回過頭,不住的打量秦蕭,眸子一閃:“喂,我真的不是什麼黃鴛,我是清霞…”她人說完,轉身就進了教室。

秦蕭站在門外愣住了,細細一想,難道黃鴛的記憶也封塵了?至今沒有回憶起原始大陸上發生的事情?那個男子是誰?是黃鴛寄主家裏的人麼?

秦蕭嘆了一口氣,爲什麼靈玉和黃鴛的記憶會封塵,而自己和老淫的記憶卻沒有被封塵呢?



秦蕭吃了一個閉門羹,搖頭喪氣的離開了七班,來到自己的八班。

昨天,秦蕭暴打胡海,爲八班爭了一口氣,所有的人都把秦蕭視爲八班的英雄,他人剛一進門,就聽到班級內一陣呼喊聲:“秦蕭作班長,秦蕭做班長!”

秦蕭還在犯傻,這是,八班所有的男學員,都圍攏了過去,把秦蕭往頭頂上拋、往天上拋。秦蕭爽爽一笑:“好了,同學們,把我放下來,當不當班長,我們的老吳主任說了算!”

說曹操曹操就到,老吳推門進來了。

學員都很尊重老吳,他一來,所有的學員都回到原位,老老實實地做好了。

秦蕭剛要回到自己的座位上去,老吳叫住了他:“秦蕭,你先別下去!”

秦蕭回頭,“吳導師,你有事?”

老吳一笑:“聽說你昨天和胡海比武,只劈了兩劍,就把胡海劈暈了,可有此事?”

秦蕭不好意思地摸摸頭皮,“導師,其實我若動真格的,胡海那廝,根本就吃不消我的一劍!”

老吳眯眼笑了起來:“這事,我也是今天才知道的,打得好,打得好啊,哈哈!秦蕭,我看你的修爲,已經超脫靈體一變了,是誰偷偷教的你?”

“沒人…”

秦蕭知道,自己修爲處在靈體二變,像老吳這樣的高手,一眼就能看出來。但是舒琴的事,自己可萬萬不能跟他講。

老吳沉吟一聲:“嗯,這樣吧,你就把你昨天使的劍招,舞出來,讓我看看!”

老吳說完,手掌一揮,這個教室又變成了演武場。

課桌、講臺什麼的,全部消失了。

像老吳和小老黃這樣的導師,揮揮手改變一個空間,是很簡單的事情,毫不費力的。這樣的本領,達到靈體六變就可以做到。

秦蕭揉了揉頭皮,就跟大家表演了自己的冰焰劍法。

他只發揮了七成的本領,就把三十幾個學員看的目瞪口開,釋放出來的寒冰元力和大日真火,時冷時熱,把那些學員折騰的不輕。

其實掌握大日真火和寒冰元力,是靈體三變的事情,是櫻盈那個年級才能做到的,這一點,老吳是很清楚的。

秦蕭表演完,老吳立即讓他停下來,把他叫到近前,問道:“秦蕭啊,以你現在的修爲,已經不屬於二年級的學員了,這樣吧,你在一年級適應幾天過後,我直接調你去三年八班,那個班,也是由我負責的,整個班級只有十個人。”

秦蕭大喜過望,“謝過導師了!”

老吳搖搖頭:“:應該是我謝你纔對!一直以來,我們八班,從一年級八班到五年級八班,沒有一個人有本事跳級的,更沒有一個人能連跳兩級的。而你,進學院才幾天,只學了幾天的課程,就能跳級,這不得了啊!你是我的驕傲,你是八班的驕傲!”

秦蕭暗想,我以前認爲老吳只會扣鼻屎,沒想到,老吳誇獎起人來,也有一手,誇的我熱血沸騰的,我都覺得我牛逼了!

老吳把嘴放到了秦蕭的耳邊,悄悄說道:“嗯,你好好努力,我也會單獨輔導你的,還有五個月就到一年一度的學院會武了,我希望你能爲我…”

秦蕭明白他的意思,老吳帶的班級,在會武中老是墊底,小老黃一直嘲笑老吳,秦蕭發誓,一定給老吳爭光,也讓老吳嘲笑嘲笑小老黃。

“吳導師放心,五個月後,你就看好吧!”秦蕭自信的一笑。


老吳拍了拍秦蕭的肩膀,然後就開始教授他們課程。

老吳是教武技的。

老吳在霧靈學院,以武技著稱,幾百個導師中,老吳的武技堪稱一流。

在八班的幾個導師中,小老黃教授精神,還有一個叫歐陽瘋的教授靈元力,也就是教授捕獲各種精氣的辦法,靈元力是幾種常見氣息類型的總稱,也就是人精之氣、地精之氣、天宇之氣的總稱;戴雪教授界域知識,老吳教授武技,還有一個叫東方紅日的,他教授煉寶煉器的知識。

五個導師中,老吳不僅武技一流,精神力和靈元力也在其他的幾個導師之上。

可以說,老吳的實力,在幾百個導師中,位列前十名。

至於大老黃、小老黃、東方紅日、歐陽瘋這樣的貨色,是沒法跟老吳相比的,但是戴雪的實力究竟如何,很少有人能看透她的深淺,她畢竟是百萬歲的妖族。

老吳既然願意給秦蕭開私課,那麼,對秦蕭武技的提高肯定會有很大的幫助。

老吳是一個武學高深,爲人低調,品行善良的人,秦蕭自然願意給他幫忙,幫八班取得好成績。

老吳教了一陣子,就讓其他的學員演練他教授的武技。

然後,老吳走到秦蕭面前,拍了拍他的肩膀,“這樣下品的武技,你就不用練了,你跟我來!”

秦蕭眼睛一眨,心道,這就要開始給我開小竈了? 老吳把秦蕭帶到了霧靈學院的花園深處,一個極爲僻靜的地方。


“蕭兒啊,你體內的精元質量,以及使用的劍技,都高出了其他學員很大一個層次,我猜,一定有人暗中教你。”

秦蕭點頭,這個,是瞞不過別人的。

“至於是誰在暗中幫你,既然你不願意說,我也就不多過問了。但是你跨越兩階,修習靈體三變的內容,靠着你的聰慧,雖然做到了,但根基不牢,會有無窮的弊端。”老吳神色嚴肅。

秦蕭神色大變,連忙道:“還望導師補救!”

老吳眉毛一展:“嗯,我就將靈體一變、靈體二變的精髓,濃縮起來,系統的教你,基礎的東西,必須牢牢把握!”

寵妻入骨:總裁老公是隻狼 :“謝導師。”

“以後每天,你都到這個花園裏見我,我不僅教授你武技,而且捕獲各種氣息、提升精神力品質的方法,我也一併傳授於你!”老吳給學員開小竈,單獨的培養一個學生,這是第一次,因爲老吳也發覺,這個人前途不可限量,必須着重培養。

“導師,那我以後就不必去教室了,直接在這裏等你成嗎?”秦蕭眨了眨眼,微微一笑。

“可以!”老吳點頭一笑,接着說道:“我觀察,你體內的水、火二氣較爲突出,其氣的來源乃是取自寒冰大陸和太陽之內的古源石,對嗎?”

“師父,您真是高明,什麼都能看透。”秦蕭心中一嘆,這些修爲高深的人,莫非都長着三隻眼睛?

“那好,現在我就平衡你體內的五行之氣,讓你的木、金、土屬性的真元力,也有相應的提升,取得一定的跨越!”

“謝師父!”

老吳取出了他的時光鏡,“我帶你去另一個大陸,名叫神木大陸,它位於璀琅星系的最邊緣,上面草木繁盛,百分之九十的樹木都已經成精了。星辰內部的古源石,含有的木性真元氣息十分古樸,可以提高你木性真元氣息的品質。”

“現在就去?”秦蕭認爲老吳還在給學生上課,爲了自己耽誤其他學員的課程,有點於心不忍。

“對,現在就去!不過,不只是我們兩個,還有幾個二年級八班的學員,他們的修爲也到了靈體二變的巔峯期,有資格去那些古老的星辰上面歷練歷練了。”

“那我現在就去叫他們!”秦蕭說完就要去二年級八班,老吳喝住了他。

“不用了,我已經給他們傳音了,他們馬上就到了。”

老吳剛說完,迎面就走來了七八個學員,四男三女,氣質相貌出衆。

“師父,你要帶我們去神木大陸挖取源石?太好了!”一個女學員拉着老吳的胳膊,笑眯眯的說道。

“嗯,這是你們的小師弟,秦蕭!你們相互認識一下吧,再過一個月,我就把你們八個人,一起調到三年級八班!”

二年級的那些學員,看到秦蕭後感到有些不可思議,嘰嘰喳喳的問道:“你是剛進入霧靈學院的新生嗎?短短几天,就有資格去神木大陸歷練了?就被導師特許跳級三年級了?”

秦蕭點點頭,笑而不語。

“好了,我們該出發了!神木大陸,是璀琅星系中最古老星辰之一,跟寒冰大陸、浮土大陸,玄鐵大陸是一個等級的。這些古老的大陸,都是東荒大陸爆炸後,產生的子大陸。在衆多的古星辰中,它是唯一尚有生命存在的大陸,較爲危險。”

老吳說的不假,像原始大陸、水仙大陸、火風大陸這樣的低等大陸,都是年輕的大陸,所以還有生命存在。而像寒冰大陸、玄鐵大陸、浮土大陸、神木大陸這樣的古老大陸,由於星辰的不斷衰老,很少有生命存在了,但是神木大陸卻是個例外,至今尚有生靈繁衍,而且全部是植物種類,大多都已經成精。

老吳拿出他的時光鏡,就要帶着秦蕭等八人去神木大陸。

這時,靈玉突然走了過來,這小子一直在旁邊偷聽呢!

“師父,也帶我去吧,我認爲,我也有那個能力,有那個資格去神木大陸!”靈玉說的很自信。

老吳目光在靈玉的身上掃視良久,發現他的修爲也高出其它普通的學員很多,甚至比秦蕭還略高一籌,不僅一嘆:沒想到,我今年一下子就收了兩個天資過人的苗子!

“好,你也一起去!”老吳答應下來。

在老吳的帶領下,秦蕭、靈玉、以及二年級八班的七個學員,踏上了神木大陸。

神木大陸,果然是個不同尋常的地方。

這個大陸,本身就是一顆大樹!

一顆生長在星空中的巨樹!

巨樹星球上面,又有無盡的小樹,有溪流,有山川…

每個星辰,都有自己獨特的精氣類型,神木大陸,木種屬性的真元氣息,一定是超乎尋常的精純。

穿出時光鏡,十個人踏上了神木大陸,踏上了那顆生長在星空中的巨樹。

剛一上去,詭異的事情發生了!

好多花草樹木的種子,飄在了十個人的身上,除了老吳,其他人身上的種子,立即生根發芽,萌發出了茂盛的花草。

在他們的身上,長出了樹木!

九個人,瞬間看不見了,紛紛被身上快速生長的大樹遮蔽住了!


還有更加詭異的事情!

有些種子竟然吹進了他的口中,於是,他們的腹中也有樹木在不斷地生長!瞬間生長出來的枝葉花朵,透過他們鼻孔、耳朵、嘴巴,冒了出來,紅杏出牆了,不,紅杏出體了!

造成這個現象的原因有兩個,一個就是這個大陸的木屬性真元太濃烈,十分有利於草木的生長,第二個原因就是,這裏的種子品質十分高等,都是一些成精的樹木散出來的。

老吳見學員受困,連忙揮出‘金’性的真元氣息,滅掉了秦蕭等人身上不斷生長的樹木,將之化爲虛無。

金能克木,實打實的道理。

然後老吳揮出道道金光,籠罩住了九個人,以防止種子繼續落在他們身上,生根發芽。

有驚無險的九個人,長長的舒了一口氣。

秦蕭擦着汗,心道,難怪櫻盈不帶我來這個神木大陸、而是隻帶我去了太陽和寒冰大陸,因爲這個神木大陸實在是太可怕了,種子都能在身上發芽!

九個人放眼看去,在這個大陸上,所有的地方都有樹木的生長,那些古老的樹木,樹體高大的直插雲霄,而且樹上還能再生樹,草上還能再生草!

大樹木上面,一旦有種子落在枝幹上,那些種子立即就會在上面生根,花草也是一樣!

於是你就能看到這樣的景象:神木大陸本身就是一棵巨樹,巨樹上面生長着大樹,大樹上生長着中等的樹、中等的樹上生長着小樹,小樹上面生長着剛萌發的樹,剛萌發起來的樹上面,又有草芽冒出,草芽的上面,又有種子剛剛生出了根…

“師父,這是夢嗎?這也太不可思議了吧!”一個二年級的女學員驚訝的嘴都合不上了。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