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中的影像關閉了,師兄無奈的搖了搖頭,輕笑一聲將手裏的經書給合死,然後回到了榻上,閉眼睡了過去…

小八盤腿坐在蘇夢妍的面前,面色虔誠,嘴中經文慢慢頌起。

霎時間,整棟樓宛如萬佛朝頌,“嗡嗡”聲震耳欲聾。

隨着蓮花經的誦讀,小八的身體周圍也開始綻放起了無比絢爛的金黃色光芒,此時的小八被那金光包裹覆蓋,宛如一尊真佛降世,神聖無比。

佛音頌頌,悠長的誦經聲持續了很久。

時間已經是過十二點,夜半後了。

小八緩緩地睜開了眼睛。

誦讀完畢後,他感覺自己的心靈都彷彿被淨化過了一般。無比的純潔、祥和。

小八不焦不躁,望着蘇夢妍嘴中又慢慢地念起了咒語。

頓時自己眸子白色光芒大盛,將整層樓都照的無比的明亮。

小八打開法眼在蘇夢妍身體上細細的勘察。

暮然發現,那隻趴在蘇夢妍頭上的“靈”已經消失不見了。

蘇夢妍的臉色也恢復了血色,此時的她看起來安靜無比。恢復到了往日的樣子,躺在那裏,安靜、恬美。

“夢妍,夢妍?”

小八輕輕地推了推蘇夢妍的肩膀,呼喚着。

暮然,就在這時,蘇夢妍動了。

她那明媚的眸子錚動了一下,然後一點一點的睜了開來。

“哈!”

小八無比幸福,一把將蘇夢妍攔在了懷中,心裏激動無比。

“小,小八?”

蘇夢妍趴在小八的肩頭上,一臉茫然,彷彿大夢初醒一般。臉上寫滿了疑惑與不解。

“嗯,是我。太好了,你沒事了。”小八激動地流下了淚水。

“我?沒事?”蘇夢妍疑惑,又猛地回過神來,一把推開了小八,神情緊張的說道:“你,你是誰?!”

“啊?” 八零醫少嬌嬌妻 小八愣了,“我,我是小八啊!”小八解釋道。

“小八?”蘇夢妍疑問,眉頭緊蹙,一臉不相信的樣子。

看到蘇夢妍這樣,小八忽然間也是想明白了,看來蘇夢妍還是在懷疑自己在幻境當中。

“呵呵,你剛纔做了一個夢,現在夢醒了,沒事兒了。”小八溫柔的說道。

“夢?”

亂世醫女傳 “嗯,夢!都是夢!你忘啦?剛纔你給我打電話的嗎?我這不趕過來了嘛。”

蘇夢妍徹底的愣住了,過了很久,纔回過神來。委屈的眼淚潮涌般的流了出來,鼻子一酸,一下撲倒在了小八身上…. 第583章把商場買下,做倉庫

「怎麼可能不認識,繼承者的妻子,未來的議長夫人。」

沈子書一如姜南初對她的印象,她身上有種桀驁不馴的氣質。

這種感覺很容易使同性對她產生好感。

剛剛各自說完話,管家從外面進來,手中捧著一束白玫瑰。

「南初小姐,送給您的花。」

「您瞧瞧,開的真漂亮。」

「白色的玫瑰花可是少見,但是一點都不比紅色的遜色,瞧著,就是不俗氣!」

管家羨慕的說,別看昨晚陸先生沒有討到好,被轟出明家,但是挺會來事兒,畢竟沒有女生能夠拒絕鮮花。

「我記得白玫瑰的花語,我足以與你相配。」

「看來送花的男士,將身份地位放的特別低。」

沈子書開口說道,目光微微流轉來到送花的落款名上面。

陸司寒!

送花的居然是全國敬仰的繼承者。

沈子書非常吃驚,原本她以為是什麼不著調的富家公子哥兒,想不到陸司寒也能夠做出這樣浪漫的事情。

「不,他不配。」

「管家阿姨,以後關於他送過來的東西,通通給我扔進垃圾桶。」

姜南初冷漠的說道,這種哄女生的把戲,敢用在她的身上,真是幼稚!

「好吧,我現在就去扔。」

「真是可惜,這麼好看的玫瑰花。」

管家絮絮叨叨的說個不停。

這時姜南初的手機鈴聲響起,她不耐煩的看起來,原本以為是陸司寒,想不到是有段時間沒有聯繫的容幼儀。

「南初,今天有沒有時間,我們一起去逛街吧。」

「正好,我今天休息,我們銀座廣場見。」

姜南初只覺得心中一股無名火正在不斷燃燒,需要通過買買買發泄,所以爽快的答應下來。

「說起來,我剛來到錦都,沒有怎麼逛過商場。」

「陸夫人,能不能將我帶上?」

沈子書的意思,已經說的這樣明白。

而且只是逛街,又不是討論什麼秘密,姜南初點頭同意,帶著她一起過去。

抵達銀座廣場,容幼儀帶著墨鏡,正在喝可樂。

遠遠的見到姜南初,她立刻開始招手。

「南初,過段時間,秦凌予要到雲城執行一項任務,偏偏我通告沒有完成,不能跟著。」

「不過儘管這樣,還是要讓他感受到妻子的溫暖,所以我特地買點東西,囑咐他帶過去。」

容幼儀笑的一臉甜蜜,後知後覺的發現南初身邊站著一位英姿颯爽的美妞。

雖然她剪著短髮,但是五官立體,容貌出眾。

「這位是?」

「是我新認識的朋友,沈子書。」

「她剛剛從國外回來,沒有朋友,我想著帶她一起過來,你介意嗎?」

「不會,一起逛街,反而熱鬧有趣。」

「走吧,我們先去看看男裝。」

三人走在商場,儼然是一道靚麗的風景線。

進入男裝店,容幼儀一連看上十幾件外套,T恤,誰讓她的老公這麼帥,完全就是行走的衣架。

容幼儀光是幻想都忍不住犯花痴,她老公穿上,肯定比模特都好看。

「南初,都已經到商場,你難道不打算給陸司寒買幾件衣服嗎?」

「雖然說,你們家陸先生的衣服都是高級定製,但是我想如果是你親自挑選的,他一定開心。」

趁著導購正在包裝衣服的過程,容幼儀提出一個建議。

不能怪她沒有眼力見,而是姜南初沒有來的及將昨天的事情告訴她。

「給他買,還不如給肉肉買。」

「起碼肉肉知道誰是主人。」

姜南初咬牙切齒的說道,不像陸司寒,吃裡扒外!

話音剛剛落下,導購來到三人面前。

「幾位,你們的單已經被付款,不需要再次刷卡。」

「已經被付掉?」

「是誰這麼好心?」

容幼儀環顧四周不解的詢問,難不成是她的某位狂熱粉絲嗎?

「沈承先生已經將三位今天的消費通通包下。」

「只為博得姜小姐開心。」

導購笑著說完,繼續去做自己的事情。

「沈承,我記得是陸司寒的特助。」

「天吶,南初,陸司寒真的好浪漫!」

「如果秦凌予有他的一半心思,我就心滿意足!」

「你聽聽剛才導購的話,一擲千金就為博你一笑。」

回應容幼儀的是姜南初的冷笑。

「我覺得他真的很閑,這麼想花錢,我滿足他。」

「你們這邊所有的衣服,通通給我包起來!」

導購們聽到這句話,眼神開始發光。

一天內賣出兩年都達不到的業績,這月的收入都能破六位數!

從男裝店出來,凡是姜南初路過的店面,通通沒貨。

「先生,您未免太寵南初小姐,這麼多衣服,鞋子,包包,我們沒有倉庫放。」

「只要南初高興,這些算什麼。」

「實在不行,把商場買下,做倉庫。」

陸司寒語氣淡淡,眸光緊緊鎖定遠處的背影。

從男性用品出來,在一個拐角處,姜南初與容幼儀遇見馮青青。

同一個城市,碰到討厭的傢伙真是太容易。

「呦,潑婦逛街,氣場真是強烈。」

「你們看看,這位就是繼承者妻子,她一點都不和善,下手可不是一般的重吶。」

馮青青對這邊一眾姐妹,陰陽怪氣的說道。

姜南初原本心情很差,不想與她計較,但是偏偏她一定要找事。

「馮青青,你但凡有一點臉面,你都該清楚明白,我當初為什麼打你。」

「說起這個,我馬上就要回雲城,到時候與秦少帥朝夕相處的又是我。」

馮青青笑眯眯的說,看起來格外欠打。

如果姜南初心情好好的,她能夠感覺出來馮青青是在故意激怒她。

但是此刻姜南初完全沒有心思細想。

「南初,我們不要和她吵。」

「她只能夠逞口舌之快而已。」

容幼儀拉著姜南初準備換條路走,姜南初卻選擇推開她。

「幼儀,這種欠教訓的婊字貨,看來是我上回沒有教好她。」

話音落,姜南初直接朝著馮青青走過去。

馮青青等的就是現在,她上回被教訓的灰頭土臉,再來一次,怎麼可能沒長記性。

馮青青握住姜南初的手腕,想要攻擊她的下盤。 “嗚嗚嗚~我還以爲再也見不到你了,嗚嗚嗚~”

蘇夢妍趴在小八懷裏委屈的淚水四下橫流。

小八微笑着,輕輕地順撫着蘇夢妍胳膊,靜靜的安撫着她。

“好了,好了,已經沒事兒了…”

…..

過了好久,蘇夢妍才接受了這個事實,才真正認定這個小八是真實的小八。

“好了,你還沒回答我呢,你怎麼會在這兒呢?”小八疑問。

蘇夢妍聽後,身上一怔,神色漸漸低迷,緩緩道:“本來,不想告訴你的….”

“呵呵,沒事兒,有我在呢!你儘管說。”

小八這句話剛說出口,他一下子就愣住了。 溺愛成婚,總裁寵妻百分百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