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然起來的字條讓我們三個都沉默了,我隱隱覺得我們正在接近一個被人埋藏了十多年的祕密,而這個祕密註定會傷害很多人,還要繼續下去嗎?我不知道。

“林菀,你回家別跟你爸生氣了。”我試圖幫林爸爸說好話。

“清者自清,他要是沒做虧心事,怎麼會那麼對我,不過我相信我爸有分寸,我也就是給他提個醒。”林菀笑了笑,“對了,秦楚最近都沒來學校,你倆挺好的吧。”

考古回來之後,林菀不止一次幫秦楚說過好話,我都開始嫉妒了,“你就不能多關心關心我嗎?”

林菀笑着推了我一下,“你沒心沒肺的,流放到無人島都沒事兒,你快回家吧,我明天去查查周家的事兒,也許會有發現呢。”

胡夏也跳下牀,“我再回去研究研究朱澤原!”

就這樣,我們兵分三路,開始祕密而謹慎的調查。或許在別人眼中我們只是三個閒來無事的女大學生,可在我們心裏,這幕後的人已經觸及到了我們的底線,剛纔我沒有提,胡夏自己也沒有提,她的雙胞胎妹妹不就是前一陣子被沉屍了嗎?

而且,發現這件事的人還是朱澤原,退一萬步講,萬一,朱澤原一開始要下手的人就是胡夏呢?

我搖搖頭,覺得春日裏的風格外冷,再去看,馬上就要到我家了,我起身走到後門去,忽的有人推了我一下,我回頭,好像撞上了一張熟悉的臉,沒等我細看,汽車到站,我被人羣衝了下來,再去看,汽車已經走遠了。

我摸了摸有些發涼的脖頸,沒當回事兒,倒是肚子咕嚕轉了一下,我疼得皺眉,趕忙小跑着躲進了小巷子裏,“你又折騰什麼?”

鬼娃奶聲奶氣的喊着,“媽媽,快跑!”

怕我不相信他,又加了一句,“家裏出事了,爸爸告訴我,讓你快跑,千萬別回家!外面陽光太刺眼,我不能出去,總之,你快跑啊!”

我被他的話嚇倒了,想着上午出門的時候,爺爺奶奶跟秦楚都在家,那個女大夫又讓我離開,朱澤原是知道我家地址的,萬一……

我沒有聽秦楚的話逃跑,而是忍着肚子的疼痛,往家跑去,我到現在,也從不後悔我那天的決定。

還沒進門,我就聞到了血腥味兒,嗆得我心疼,一灘血水順着水管不停的往外流着,我的聲音泛着哭音,生怕爺爺奶奶出事,“爺爺,奶奶!”

寵婚醉心:老公,求別寵 我一喊,立刻有幾道黑影將我圍住了,是惡鬼!

我看着地上的血水越來越多,心也越來越擔心。

“爺爺!”我大聲喊着。

其中一隻惡鬼鬼影一動,轉到我身後,伸手就要抓我的肚子,就在這時,秦楚從樓上飛了下來,直接將惡鬼的鬼影衝散,護在我身前,我看着他身上大大小小的傷口,嚇得手抖,“到底是怎麼回事!”

“爲什麼不走!”秦楚的聲音很低沉,狠絕的衝我喊着



“我爺爺奶奶呢!”我上前去抓他的衣服,可手指剛碰到他,他的胳膊就化成了黑灰,整條斷掉了。

我驚得哭出聲來,捧着那黑灰想安回他身上,“這是夢,這一定是夢,秦楚你快說話啊!”

他噗的一下吐出一口黑血,體力不支的倒在血泊裏,我從來沒見過他的鬼力這麼虛弱,我又不敢碰他,只能站在一邊乾着急,“你醒醒啊秦楚!”

秦楚半眯着眼,衝我搖了搖頭,“我怎麼樣不礙事,你爺爺奶奶沒事,你快走!”

我把淚在手上蹭乾淨,“你這樣叫我怎麼走! 華娛巨星天王 我不能走!”

那幾道惡鬼的鬼影又擋在我們前面,這一次,秦楚也鎮不住他們了。

“堂堂鬼王竟然如此不堪一擊,乖乖把鬼娃和靈石交出來!”他們一步步的靠近我,我不住的後退,蹲在秦楚身邊,他好看的眉眼慢慢的變成了白骨,我覺得自己渾身發軟,提不起一點力氣,但我不能倒下,一旦我放棄了,那我跟秦楚都完了!

“你們不就是要鬼娃,要靈石嗎?我給你們!”我咬着牙喊着,“但是我要見到我爺爺跟我奶奶!”

幾隻惡鬼搖頭反抗着,“那兩個老傢伙早就逃了。”

我嚥了口口水,看向秦楚,秦楚只是瞪着我,大有我把他兒子交出去,他就對我不客氣的意思。

我看了看門口,又看了看面前的幾隻惡鬼,大喊了一聲,“靈石就在我身上,要就來搶吧!”

說完,我念動咒語,“風鬼,吹!”

我一邊往外面跑,一邊想着爺爺說過的話,對惡鬼絕不能心慈手軟,他們已經沒了輪迴轉世的資格,已經喪失了身爲人的所有感情,一旦遇到惡鬼,必須除掉他們。

反派都是我馬甲 我慌不擇路的往陽光重的地方跑去,他們緊緊跟在我身後,我正準備用符咒對付他們的時候,一輛汽車停在我面前,是女大夫。

“快上車!”

我看了看身後的惡鬼,鑽上了車。

車子猛地朝着郊區開去,我看着那些惡鬼漸漸消失,希望秦楚能來得及脫身。

我看向女大夫,她自我介紹道,“我叫韓韓,你可以叫我韓大夫,前面就是我家,有什麼問題,到那兒再說。”

我聽話的閉了嘴。

她家很大,但是也很冷清,“隨便坐。”

我身上的冷汗已經散的差不多了,納悶的看着她,“你爲什麼幫我?”

“路見不平,拔刀相助,喝茶,還是咖啡?”

“茶。”

這個女大夫不像表面看上去那麼簡單。

“我不是在警局已經暗示過你了嗎?居然還被追的這麼慘,要不是我及時出現你要怎麼辦?”

我無所適從的搓了搓手,她說的沒錯,我只是在想她怎麼會知道有惡鬼要抓我的事,連秦楚都沒有預料到的事情,她卻知道,原因恐怕只有一個,她跟那些惡鬼有關係。

“你從學校開始跟蹤我的?”不然她怎麼會知道我家在哪兒。

“嗯,看

來你還不笨,我只是不希望無辜的人慘死,幫你,也是幫我自己。”她半眯着眼盯着我瞧,眼裏探究的意味太重,看的我有些心驚肉跳。

“你去警局不是一次了,朱澤原也不是第一次想對你下手了,我勸你,如果還想保住這條小命,就不要再碰學校的事了。”

我握着茶杯的手不經意的抖了抖,幾滴水滴落在桌上,我低頭去擦,正好看到反光的桌面上映着一張人臉!

嚇得我一抖,茶杯整個翻倒在地,韓韓不知何時站到我身邊,溫和的笑着,拍了拍我的肩膀,“沒事,別太緊張。”

我能不緊張嗎?

我低頭再去看桌子,什麼都沒有了,是我剛纔眼花了?

我嘆了口氣,“謝謝你剛纔幫了我,我該走了。”

“等等,你就沒有什麼想問我的嗎?”韓韓衝着我神祕的笑了笑,我看着她的臉覺得有些頭昏,不經意的看向她家的茶几,我怎麼覺得她長得跟我剛纔看到的那張臉有些像!

我嚥了口口水,搖了搖頭,“沒有了。”我幾乎是逃一樣從她家跑出來的,生怕再留下去,又會撞上什麼東西,我得回家看看秦楚有沒有事。

屋裏,韓韓看着我離開,搖頭冷笑,“就你這樣,是鬥不過他們的,看來我今天是白忙一場了。”

她掏出手機給醫院打了個電話,“前天送到內科的那個老太太還在嗎?”

“在的,韓大夫。”

“我覺得她病情有些不穩定,一會兒我去醫院一趟,你把C43櫃子裏的藥拿出來準備好。”她穿上衣服就往醫院去了,沒有價值的人,不值得救。

我推開家門之前,已經做好了完全的準備,手緊抓着桃木劍,包裏放滿了符紙。

咚的一聲,門被我踹開。

爸爸媽媽還有爺爺奶奶正準備吃飯,見我回來,還是這種裝備,我媽當時就急了,“你個小兔崽子,又瞎折騰什麼,把你那些東西放回去!”

爺爺奶奶都好端端的沒事,家裏也恢復了原樣,我鬆了口氣,幾隻鬼靈順着我肩頭飄進了屋,忽的消失了,這屋裏有結界了!

我看向爺爺,爺爺指了指樓上的房間,我會意,“我這就放回去!”

秦楚正在我房間等着我,他虛弱的躺在我牀上,上氣不接下氣,“喂,你沒事吧?”

我有些愧疚,他這次又是因爲救我才受傷,我想去摸摸他的臉,但又怕一碰他,他就會徹底消失了。

他擡眸,看出我的疑惑,伸手抓住了我的手腕,貼在他臉上,虛弱的笑了,“本君沒那麼容易死!”

一下子,我的眼淚就噼裏啪啦的流了下來,拳頭不住的打在他身上,“你嚇死我了!”

秦楚忽然好脾氣的捉住了我的頭,在我額頭上輕輕吻了一下,“那麼怕我死,就對我好一點。”

我白了他一眼,噗嗤一聲笑出聲來,“你不是已經死了嗎?”

秦楚神色深沉的看着我,輕輕把我鬢角的發掖到耳後,“你聽過鬼重生的故事嗎?”

(本章完) 秦楚的話讓我有些吃驚,“你的意思是,你真的要借子重生嗎?”

我攏了攏肚子,往後退了一大步,警惕的看着秦楚,生怕他下一秒就會做出鬼吃鬼的舉動來,我已經把鬼娃當成了我身體的一部分!

秦楚啞然,“我不會偷他的性命來漲我自己的年歲,我活的夠久了。”

我這才放下心來,卻又覺得不對,“那你怎麼突然提這事兒?”

秦楚才被惡鬼打了,身體虛弱,“他們已經找到了你家,要不是你爺爺剛纔護住了我的鬼靈,我可能已經魂飛魄散了,這幾天,天子的勢力已經威脅到你了,我得回村子一趟,你跟我回去嗎?”

我坐在一邊,兩條腿來回蕩着,“我回去幹什麼,你不是傷的走不動路吧。”

秦楚眼中路出一抹幽光,這女人怎麼就不懂他的心,不過她不回去也好,在這兒總好過回去遭罪,“那你就好好在你爺爺身邊呆着。”

秦楚不放心似的的叮囑,讓我心裏的感覺有些怪異,本來,他已然是我跟爺爺的敵人,但現在,我就着夕陽看着秦楚的臉,猛不住心裏的那抹異樣,“我跟你一起去吧。”

“當真?”他有些意料之外的欣喜。

“嗯。”

第二天,我簡單收拾了些行李,看着那張鬼界結婚證發呆,別人結婚度蜜月都是去南方去國外,我可倒好,回鄉下老家!越想越不平衡,對着自己的肚皮狠狠捏了一把纔算解氣,肚子裏的小傢伙嗚的哭了出來。

我低聲吼他,“哭什麼哭!”

你爸欺負我,我就欺負你!

我媽推門進來,“這都幾點了,你還不去學校,就算是快畢業了,也不能給老師留下不好的印象。”在我媽的思想裏,只要我人在學校就是夠了!

我不敢跟我媽多說,只能揹着包跑了出去。

爺爺在窗口上大聲喊着我的名字,“曉曉,自己照顧好自己!”

我回身,衝着爺爺搖了搖手,讓他放心,看來他是知道我跟秦楚回村子的事兒的,我不知道秦楚用了什麼方法搞定了我爺爺,但只要我的家人是安全的就夠了。

我走在路上的時候,總是能看到年齡、模樣各不相同的鬼魂,轉來轉去,他們總是出現在我身邊,像是故意的似的,我搖搖頭,努力不讓自己去想鬼魂的事兒。

秦楚猛地出現,從後面扯住了我的脖領,“別走了。”

“恩?”昨天不是你說回村子的嗎,現在又反悔了?

我很不開心的看着他,秦楚嘆氣,手裏的車鑰匙晃了晃,“你打算讓我跟你一起坐火車回去嗎?”

我扁扁嘴,好吧,你有錢,你牛!

坐在車上的時候,我努力去調節氣氛,但秦楚始終板着一張臉,問什麼他都不說話,我終於忍不住,問了一個似乎不該問的問題,“你的錢都是從哪兒來的啊?”

秦楚的頭平行的轉了過來,身子還是面向前方,“你很關心這個?”他問。

我有些緊張的挫着腿,看秦楚的表

情,不該提這個,“也不是。”

“我的錢和房子都有人幫我保管,但是最近,我把錢都收回來了。”秦楚邊說邊打量着我的表情。

我點頭恩了一聲,也是,他每兩百年就要復生一次,那些錢總不能帶到棺材裏去。

氣氛再次陷入了凝固之中,我看着窗外的小路,“這是回村子的路嗎?”

我怎麼覺得有些不對,這才幾月,就已經開花了嗎?

秦楚恩了一聲,頭平行的轉了過去,眉眼掃過我的側臉,“你穿裙子要比現在好看一些。”

我詫異的瞧着牛仔褲,他辦喜事那天他那麼高興,現在卻板着臉,不會是因爲我那天穿了裙子,今天沒穿吧!

要真是這樣,我恐怕要重新考慮對秦楚的態度了,光憑着喜好決定對人的方式,他這鬼王的愛好也太詭異了些。

他又開了一陣,在一個服務站停了車,一路觀察下來,我覺得秦楚越來越不像一個死個一千多年的鬼,他比現在的那些男生成熟,也比他們更會生活。

就連在服務站問路都那麼有魅力。

我早上出門之前就沒吃飯,纔剛覺得有些餓了,秦楚就給我買好了麪包和水放在車裏,恰好都是我最常吃的,他怎麼知道這個!

他可是秦楚,他會在意我的口味?

我一邊吃,一邊打量着站在不遠處的秦楚,不抽菸,不喝酒,不罵人,只打架,家底豐厚,偶爾溫柔,偶爾暴躁,好像有個這樣的老公也沒什麼不好!

我的天,我這春日裏燥熱的心是怎麼回事,我搖下車窗,正對上加油站小哥的笑臉,“小姐,能不能讓你男朋友把車往前開開,後面還有車要加油。”

我抱歉的笑了笑,正要叫秦楚。

他已經一臉怒氣的走到了車邊。

打開車門,嗖的加油開了出去,我來不及關窗,撲面的風吹得我睜不開眼,“你開慢點!”

他不滿的冷哼着,“你再跟別的男人笑,我就殺了他們!” 霸道總裁枕邊前妻 他轉頭看着我,眼裏泛着幽綠色的光。

車子再次加速,我緊張的抓緊了安全帶,大喊着,“我知道了,以後我身邊十米之內,連只公蚊子都不留!”

秦楚這纔開的慢了些,我緊張的打開窗戶透氣,第一次覺得我最好的朋友是林菀真好,起碼這樣,秦楚不會胡亂吃醋。

秦楚一路不知超速了多少次,我看他無所謂,自然也就隨他去了,畢竟人家是鬼王大人,我哪敢管,再者,就是有警察來攔,我相信秦楚也能擺平。

跟秦楚在一起的每一分鐘,都讓我的腦細胞高度活躍着,因爲你根本不知道,他下一秒會做出什麼來!

就這樣,在秦司機超速的情況下,我們提前兩個小時到了村子。

我感受着熟悉的景緻,開心的笑了,悄悄的看向秦楚,他心情似乎也很好,然而走到村子門口,他突然跟我說道,“鑰匙給你,有人問起我是誰,就說是你同學。”

他不知從哪兒找了個口罩帶着,直接下了車。

我眨巴着眼,也是,村裏的老人恐怕都知道秦楚,萬一惹出什麼不必要的麻煩就不好了。

我跟着秦楚走在去往爺爺家的路上,總是會不自覺地想起我在後山挖他墳的時候,我禁不住問自己,如果當時我知道我會把秦楚挖出來,我還會那麼做嗎?

答案我不知道,因爲這世上本來就沒有如果的事。

如果真的可以重來,早在一千多年前,他就不會錯過他的雲舒影吧。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