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然,只見江南瞬間站了起來喊道:“雲東!回來!”

正泡腳的雲東拉着二蛋就往回跑。

下一刻,馬蹄聲傳入江北的耳中,很雜亂,看起來人不少,離近來看這幫人看起來穿着不是很好,不過也不像是窮苦百姓,能是什麼人呢……

就在江北想着的時候,騎着馬的人開口了:“留下財物,馬車,然後滾!”

爲首的一個獨眼男子一臉兇狠,整的有點像加勒比海盜那個意味。

然後,只見江南彎腰拿起了放在旁邊的鐵錘,不知爲何,在這夜晚,那鐵錘是那般的耀眼。

獨眼男一看這樣子,突然有點想尿,這幾個看來不是好惹的!

江北笑了,他哥可是個不折不扣的暴力狂,是他會怕還是他哥能怕?

只見那獨眼男子頓時眼珠子一頓轉,再次說道:“幾位朋友,在下施申龍,遠道而來,看到這裏有火光,不知可否借宿一晚。”獨眼男跳下馬,自報家門。

江北微微一愣,前腳還要打家劫舍,現在就要借宿?你還一點不帶尷尬的?臥槽,這要是放在那個社會不去當個影帝都白瞎了!

施申龍的雙肩有點抖,面前的這人很可怕,這是一種強者的直覺,不然他雖然有玄境三階的實力,也絕對不可能坐到二當家的位置。

“二當家的,這是熟人?我們還搞不搞?”旁邊的男子也跳下馬,低聲問道,聲音不大,但是都能聽到。

“熟你姥姥!”施申龍朝着人家腦袋一拍。

江南轉頭看江北,施申龍也同時轉頭看江北,原來這纔是正主!腰再次彎下去,雙手抱拳,一副和氣生財的樣子。

所以,善良的江北笑着同意了,不就是借個火嗎?好說,這些都好說,主要就是吧……他一天了!一天沒修煉了!

就拿他們入賬了!


“二蛋!把他們綁了!”

“是!少爺!”二蛋趕緊答應下來。

施申龍很想反抗,不過,看着那倆大鐵球,算了,連帶着五個手下,綁的結結實實,很難受,不能反抗。

怒氣值+25+65+58+46+99+122

“這位公子,這是爲何?我們黑龍寨可能得罪過幾位?”施申龍忍着怒氣問道。

“沒有沒有,我怕你對我們動手動腳的,我有點害羞,蛋啊,給他們弄點好吃的,那雕上不還有好幾塊肉嘛。”江北笑着說道。

隨後指了指雕屁股那塊……施申龍的嘴角狠狠抽動幾下,能說一句不餓嗎?

轉頭看了看那個玩球的,算了,忍吧。

怒氣值+66

江北坐在原地,讓二蛋給他們喂雕屁股。

“老弟,你什麼境界?”江北主動開口問道。

“玄境三階……”剛吃過一口雕屁股的施申龍很憤怒,但是依舊不敢大聲說話,不過吧,這玩意味道好像真不賴。

只見江北掰着手指,一,二,三,隨後突然擡頭看向施申龍。

“誒,我也是玄境,不過我是五階,你也修煉一週了?看樣子你天賦不行啊。”

噗!施申龍一口老血吐了出來,怒氣值+222

在心裏吶喊着:“我特麼都修煉七年了!什麼時候被人說過天賦不行?”

江北搖了搖頭,換着人擼怒氣值,羊毛不能可着一個薅啊,清早,江北醒了,抻了個懶腰,再看看小面板。

一千五百多,哎,可惜。

想着老爹說的話, 重生心動 ,太坑了!簡直是坑爹的設定啊!

點一下吧,魂掌已經三層了,換着點點幽步,反正也不着急了,先把未來保命的東西搞上去!

幽步(玄級三層)!

站起身,走到那施申龍身邊:“你們那個勞什子黑龍寨在哪?”

看到江北來了,施申龍頓時渾身一激靈,倆板牙也沒了,說話都漏風:“在,就在前面的那個山上。”

“多少人?”

“五十多。”

“你們頭頭什麼境界?”

“玄境,玄境五階。”

江北笑了,五十多人,可能大多數開氣,聚氣境的,但是人多啊!絕對也是一個提款機,爲何要放過呢?先把境界提上去,以後闖蕩江湖就多再多一分保障了!

直接轉頭朝着江南說道:“哥!我們先去他們寨子!把土匪消滅了!”

“不去!”江南果斷拒絕。


“哥!你糊塗啊!土匪生性殘暴,襲殺百姓,搜刮錢財,和惡靈有什麼區別!如何能留得!”

“不一樣!”

“哥!你不能……”

“走!”

江南同意了,想到了老爹告誡他的話,絕對不能跟他弟弟說話超過三句。

江北有點懵逼,老哥這是什麼情況?

不過一想到五十多人的山寨,心裏還是美滋滋的,老夫的這把刷分刀要開始了! 現在不去找機會,打團豈不是要跪?這道理江北懂,趕緊趁機刷點經濟,哦不,是怒氣值,然後升個級什麼的。

到時候跟惡靈們搞起來了,他的生命也能有個保障,不然怎麼辦?他可沒他老哥那麼猛。

馬車慢悠悠的行進,後面的土匪緊趕慢趕的跟着,如同囚犯一樣,被繩子連接在一起。

跑?跑是不可能跑的,很顯然,他們的腦袋沒那個鐵球硬。

而且心裏已經下定決心了,回了山寨就讓大當家的把這幾個人搞死!

施申龍的臉上多了一些滄桑,看樣子就是沒睡好導致的。

很難受,這麼多年橫行十里八鄉的,頭一次栽成這樣。

不過他的眼中明顯有一絲精光。

回了山寨!哼哼,你們都得死!

一幫傻子,跟他們說大當家的是玄境五階,他們就信了!

馬車內,江南還在擦拭着他的兩個球球。

江北嘴角抽了抽,也不髒啊,老哥這習慣不太好,看着就嚇人。

“哥,一會到了地方,你別亂動手。”

江北說着,腦中想起了那兩個雕,還有被之前那砸死的惡靈,老哥明顯就是個暴力狂。

“不行,父親交代我照顧好你。”江南毫不猶豫的拒絕了。

“哥,你把他們都砸死了怎麼辦!他們還是人啊!他們也是生命!”江北聲嘶力竭的說道。

“不行,你不能陷入危險。”江南再次拒絕。

“哥!他們還是鮮活的生命!我們可以慢慢的度化他們!他們也可以變成好人的……”

“好。”

江北:???

“阿北,不殺他們,用來做什麼?”江南轉而問道。

江北眼珠子轉了一下,不知道怎麼解釋,總不能說是擼怒氣值用。

“不跟你說這個了,反正我有用就是了。”

江南似懂非懂的點了點頭,不說話了。

江北也很無語,老哥彷彿是個莫得感情的球手。

江南雖然不懂江北要幹什麼,但是吧,只要他開心,那就無所謂了。

越發覺得老爹說的有道理,絕對不能跟他弟弟多說話,容易被洗腦。

反正順路,不差這一點插曲,等處理了這幫傢伙,看這小子還怎麼拒絕跟他去惡靈巢穴。

總裁盛寵:重生影后太腹黑 ,馬車前方是一個山林,停下。

施申龍趕緊走上前,躬身行禮道:“幾位好漢!前面就是我們黑龍寨了。”

江北摸了摸下巴,爽朗的笑道:“非常好!以後這裏就是我的了!”

怒氣值+35+67+35+86+24+54

土匪們表示很難受。

“嗯?”江北把頭探出了馬車的車窗:“你們有意見?”

“不敢不敢,沒有意見!”施申龍瞬間答道。

笑話,大當家的影子都沒看着呢,他們哪敢有意見!

“我喜歡誠實的人。”

“好漢!我就是誠實的人!”


江北微微一笑,回馬車裏。

來自施申龍的怒氣值+66

嗯哼?有點味道,這施申龍很明顯是膨脹起來了,看來昨晚沒擼夠啊。

鎮外,不少的小山丘,隔住了幽山和幽雲鎮。

而這個小寨子,就是這裏的地頭蛇。

寨子的正門,兩個大漢坐在地上,背靠籬笆,手中還各拿着一瓶酒,談笑風生,配刀被隨意的丟在地上。


寨子中,一個滿臉橫肉的大漢坐在高堂的虎皮大座上,那一抹大鬍子煞是辣眼睛。

但是表情看起來很愜意,這就是大當家的,一臉享受的意思。

大鬍子微微坐直問道:“老二他們怎麼還沒回來?”

下面是幾個正在喝酒的大漢,其中一個一把推開坐在腿上的女人,趕緊站起來回答。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