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在不遠處的摩訶陀似乎聽到了他的嘀咕聲,笑呵呵地看向他,然後又看了一眼宇文天等人所在的方向,道:「你說虛靈四重天之境的那個小子?」

老乞丐點點頭,白了他一眼,道:「肥豬,這個小子真的很不錯啊,不知是哪家勢力的後背,你可知曉?」

摩訶陀搖搖頭,依然笑呵呵的,也不介意落塵稱他為「肥豬」,只是看著遠處山腰上的宇文天,道:「我都幾千年沒回大陸了,怎知他是誰?不過,這小子很奇怪,我在他身上感覺到了佛的味道!」

「嗛!」落塵嗤之以鼻,不屑地道:「我看你是想將其收為弟子吧!還佛的味道,烤肉的味道還差不多!我告訴你,你盡量不要招惹這些孩子,他們中有些可是大有來歷,你我惹不起!」

說著,看了一眼宇文天,道:「這個小子天賦絕好,誰知道他身後的實力有多恐怖!你若想收他為徒,不一定有那個資格!還是不要招惹為妙!這些小子都是我們人族未來的希望,能幫則幫,不要節外生枝!」

「哈哈哈!落塵,你想多了!我只是讚歎一下!你偏偏撤了這麼多!」摩訶陀大笑幾聲,道:「我並沒有收徒的意思,這小子身上確實有佛的味道!」

「哦?那可真是他的造化!」落塵這次不再告誡摩訶陀,眼中的異色更濃了。

……

左言和陰姬的大戰依舊在持續著,兩人直接對攻,沒有花哨的身法,沒有玄奧的技法,只是看起來很樸實的攻擊。

但是,沒有人會認為他們的攻擊樸實,他們每一個動作,都牽動了周圍天地大勢的變化,翻手為雲,覆手為雨。

大地被他們璀璨的滿目瘡痍,狼藉千里,不知道的人,以為是天災發生,知道的人,卻是完全被震住了。

能看到大帝的對戰,是他們的造化,不說境界上會有什麼幫助,但是,心境上的提升,絕對是意想不到的。

在左言看來,此時的陰姬,應該只有大帝八重天之境的戰力,以他大帝七重天之境的修為,對戰起來,即便是不敵,但也應該不是很難。

不過,事實並非這樣,此時的陰姬,其戰力綜合來說,確實有大帝八重天初期修為,但是其身上的能量,卻只有大帝七重天後期的實力,只不過,她原本的修為就是聖者,對天地之道的領悟,遠遠不是帝者可以相比的,所以,她借用天地的力量來禦敵,便使得自己的戰力更進一步。

所以,此時的左言,不說肉身能量上的差距,光對道的領悟上,便讓他沒有了勝算。

他手中萬里江山扇一打開,身後顯出了萬里江山的異象,彷彿是從天而降的巨岳,震懾力異常。

隨著扇子的舞動,巨大的山嶽攜著厚重宏大之勢,向著陰姬砸去。

陰姬懸浮高空,縴手一揮,那滾滾陰雲瞬間化作萬丈颶風漩渦,將巨岳籠罩起來,。

「轟隆隆……」

恍若天塌一般的聲音響起,整個空間一陣劇顫,陰雲急速旋轉,然後爆散開來,左言的身影倒飛出去,直到千丈之後才穩住,面色凝重地看著遠處傲立的陰姬。

「這怪物很強大,即便是修為大降,也不是我可以戰勝的!」左言的身形漸漸恢復正常,看了一眼,不遠處的摩訶陀三人,道:「看來,要我們三個一起出手,才有可能取勝了!」

「哈哈哈!左書生!你可是輕敵了啊!她雖然只是分身的屍體,但怎麼也算是一名聖者了,即便是執念掌控屍身,她的道太恐怖了,也絕非一個大帝七重天之境的武者可以戰勝的!」摩訶陀笑著道。

「我們四人中,無一人是她敵手!正面對戰,我們不一定能取勝,畢竟,帝者和聖者對道的領悟差距太多!」仙道人神色平和,看著遠處緩緩飛來的身影,道:「不過,我們可以智取!她剛剛掌控肉身,丹田能量補給有限,我們可以消耗她的內力,趁他虛弱的時候,再來圍攻,將她擒下!」

「我看直接殺掉省事!這怪物威脅太大,留下來對人族和其他生靈是個禍害!」左言舒緩了一下氣息,道。

「萬萬不可!之前我們就沒能毀掉她,這次如果亂來的話,那位降罪,我們就慘了!畢竟,這是她的肉身,連幾位前輩都給她面子,我們如何駁得了!」落塵搖搖頭,提醒道。

「確實不能殺!」仙道人緩緩道,「還是先將她擒下,封入摩訶陀的佛禁中吧!」

「嗯!」三人稍作猶豫,便點頭應聲。

這時,陰姬已經到了百丈之外,她恢復了肉身,陰森森地看著三人,道:「四條雜魚,感受到我的強大了吧,乖乖地獻出你們的血肉吧,我可以跟你們輪迴的機會!」

「怪物!妄想!」四人冷哼一聲,身形瞬間分散開來,化作四道流星,向著陰姬衝去。

「桀桀桀!垂死掙扎!我喜歡!」陰姬冷笑一聲,身形旋轉,幻化出三道虛影,與真身分立四方,對著襲擊而來的四道身影,狠狠地一抓,便看到天地震蕩,陰雲如颶風一般,分成了四股,卷向了四道身影。

這四股陰雲颶風,恍若是四條巨蟒一般,彷彿佔據了整個世界一般,盤旋著沖向四人。

左言神色冰冷,手中萬里江山扇祭出,化作千丈的巨山砸出,直接擊穿了空氣,抵擋住了頭頂壓下來的風暴。

而仙道人則是揮了三下拂塵,三道巨大的卦爻形成了一個巨大的三角圖印,對著天空中覆蓋下來的陰雲衝去。

「轟……」

空間一陣顫動,當那陰雲在距離仙道人三百丈的時候,忽然變成了一個灰衣的骷髏鬼臉,似乎要將其吞下,然而,三個卦爻之中,艮卦化作巨山,擋住了那骷髏陰雲,繼而離卦化作焚天之炎,將那骷髏陰雲纏繞,發出恐怖的嘶吼之聲,最後,震卦化作憤怒雷霆,霹靂之聲響起,電光一閃,直接劈下。

瞬間,那恐怖的陰雲被雷霆轟散,瞬間被至陽的烈火焚燒,漸漸消沒。

同時,艮、離、震三卦綻放出耀眼金光,組成了一幅烈火焚山,雷霆當空的異象,向著遠處的那道妖異身影襲去。

在另一方向,當鬼臉陰雲襲擊下來,欲將摩訶陀吞沒的時候,他去卻是哈哈一笑,手中的獸腿向著遠處的陰姬一擲,肥厚的雙手十指捏成了一道玄奧的手印,對著陰雲推出。

只見當空一道千丈大小的**虛影出現,金光瀰漫,不但阻擋住了陰雲的攻勢,那耀眼的金光,似乎對陰邪之氣有克製作用,靠近金光的陰雲被金光吞沒了。

當金光將這一道陰雲完全吞沒的時候,摩訶陀雙手再度變換,金光便化作一道巨大的手印,向著遠處的那道邪異身影壓去。

三道虛影,分別對陣的是左言、仙道人和摩訶陀,而陰姬的邪惡真身則是直接對陣四人裡面戰力最強的落塵。

由邪惡屍身釋放出來的陰雲攻擊,化作了邪靈之首,張牙舞爪地向著落塵壓下來,那恐怖的巨口,讓人心驚膽寒。

只不過,落塵似乎沒有一絲的懼意,他將手中的破碗對著陰姬砸出,瞬間,那破碗變得有三百丈之巨,直接對著陰姬覆蓋而去。

而他手中的木棍直接當劍,對著千丈之巨的邪靈之首刺出。

「嗡……」

空間一陣顫慄,木棍此時彷彿化作天階極品兵刃一般,紅光璀璨,瞬間幻化出了一道千丈之巨的光影,直接刺到了邪靈之首的巨口之中。

「吼……」

陰雲組成的邪靈,彷彿有了生命一般,咆哮起來,吼聲震天徹底,似乎還夾雜著一些慘痛。

只是一息時間,那邪靈的虛影便淡化了,慢慢消散。

這時,落塵才收回了木棍,只不過,剛剛收回罡氣,便聽到「咔咔」之聲,那根木棍瞬間化作木屑,散落一地。

反觀那隻破碗,卻是籠罩在陰姬的頭頂,紅光瀰漫,彷彿是燃燒這熊熊烈火一般。

不過,陰姬卻是紋絲不動,冷冷地看了一眼落塵,然後陰笑一聲,猛然抬頭,縴手化爪,對著破碗抓出。

「嗡……」

擁有聖威的帝者卻是恐怖,那隻縴手,瞬間化作千丈之巨,恐怖的能量暴動,那破碗上的紅光瞬間被擊潰。

然後,便看到陰姬輕輕一抓,將破碗抓在手中,只是皺著眉頭看了一眼,便對著落塵擲了過來。

!! 這時,破碗似乎被輸入了罡氣一般,以它為中心,幻化出一道百丈大的骷髏虛影,襲向了落塵,瞬息便至。

落塵神色微變,卻也沒有絲毫的懼意。只見他髒兮兮的右手使勁地搓了一下鼻子,然後口緩緩張開,待到那骷髏異象距離自己百丈之時,他「啊嘁」一聲,打了一個響亮的噴嚏。

只是,這個噴嚏卻似千軍萬馬,幻化出一陣罡氣漩流,直接沖向了骷髏。

「轟……」


漩流與骷髏相撞,瞬間潰散,摧毀力直接被作用在了二人之間的地面上,留下了一道深深的壕溝。

這時,落塵趁機主動出擊,右手看似在空中隨意地一會,卻是瞬間組成了一耳光巨大的青色手印,直接拍向了陰姬。

同時,那三道幻影皆都受到了其餘三人的攻擊,它們與本尊相比,實力太過懸殊,所以,一擊不勝之後,三人的攻擊皆都有毀滅它們的能力。

左言的萬里江山扇全力一扇,憑空一座萬仞巨岳出現,對著那道幻影分身轟然砸下,只看到一道渾濁的氣流向著周圍擴散而出,好似罡氣爆散一般,那道幻影分身漸漸消散了,而那巨岳的虛影,則是緩緩消失。

氣流席捲千丈之廣,不過這些餘威已經無法威脅到戰鬥中的眾位強者了。

而左言看到徹底擊潰了幻影分身,便再次揮出了萬里江山扇,又是萬里江山異象出現,向著遠處的陰姬真身轟去。

仙道人的三卦異象,直接將一道幻影分身籠罩,巨山禁錮了其身形的異動,而那熊熊烈火則是瞬間將其吞沒,火海中嘶吼聲不絕,凄慘無比,而這時,天空中雷霆劈下,數道電光一閃之後,異象中便安靜了,已經無法看到幻影分身。

而這時,仙道人的三卦異象還沒有消失,只是有些暗淡,他右手拂塵輕甩,左手當空捏出了幾道手印,這時,罡氣震蕩,只見那三卦頓時變得清晰起來,火焰的顏色有赤紅,變得橙色,光華閃耀,那藍色的雷霆,頓時變成了紫色,整個異象的氣勢增強了不少。

這時,他手中的拂塵又揮了一下,整幅異象向著陰姬真身席捲而去。

而在另一側,摩訶陀的大手印直接以無上的佛光擊潰了幻影分身,然後便看到他雙手再次捏出手印你,口中經文朗誦,一個個金色的文字從他口中吐出來,浮於半空,數息之後,便已經出現了許多個巨大的金色古字,這時候,便看到空中古字流竄,瞬間組成了一個千丈大小的佛手印,在摩訶陀的控制下,對著陰姬真身壓下。

左言的萬里江山,仙道人的三卦異象,摩訶陀的佛經手印,再加上落塵施展出的掌印,四道恐怖的攻擊直接作用道一個人身上,此時的陰姬,也不敢託大,她雖然沒有了人的真正意識,但卻有邪惡執念的狡詐思維,這四道幾乎是同時襲來的危機,讓她那邪惡的眸子光芒閃爍。

她將手中的陰煞珠拋向頭頂,然後身體猛然變高至百丈,雙臂輕輕地揮舞著,彷彿是柳條浮動,這時,只見她身後出現了一道藍色的巨大邪靈虛影,模糊如雲煙,但那一雙眸子,卻是詭異無比。

隨著陰姬雙手的舞動,那身後的邪靈也是同時動了起來,它的速度很一般,如同凡人一般,不過,隨著它的手臂向上抓出,空間法則都似乎受到了影響,整片空間都在顫慄。

「轟隆隆……」

就在這時,陰姬的雙臂忽然停止,頭往後一仰,對著空中那襲來的四道恐怖攻擊大聲地吼出一道怪異的聲音,這時,那邪靈虛影瞬間加快了速度,兩隻恐怖的手臂對著天空猛然一抓,一絲,看這動作,彷彿是要將天撕裂一般。

果然,它這強力一絲,那襲來的四道攻擊似乎受到了阻礙,本來穩穩地壓下了,卻突然間停止。

忽然,天空出現了一個巨大的空洞,彷彿是巨獸的大嘴一般,直接將四道攻擊異象吞下。

「轟隆隆……」

不過,這一擊似乎有些勉強,四道攻擊的威力或許太過強大,陰姬的這一擊似乎無法完全將其吞噬,只見氣流爆散,那空洞瞬間爆裂開來,直接卷向了四周,而陰姬的邪靈異象漸漸消散了。



同時,四人的四道攻擊也是被這股恐怖的能量衝擊了一下,化作滾滾氣流,直接在原地爆散開來,然後向著四周席捲開來,真的空間一陣搖晃。

即便是數百裡外的山腰上的宇文天等人,也都清晰地感覺到這股恐怖的亂流,以他們此時的修為,除卻特殊的肉身,只要被這氣流掃到,屍骨無存。

這一次,是五道能量的爆散,四道身影立即騰空百丈,注視著陰姬所在的能量中心,可是,半晌之後,能量散去之後,卻不見其蹤影。

「不好!讓她逃走了!」落塵看了一眼陰姬站立的地方,眉頭微皺,他可不認為陰姬被這恐怖的能量給毀滅了,以陰姬的實力,這種程度的能量爆散,最多只是傷到肉身。如此,他便立即猜到陰姬逃走了,不由得驚呼出聲。

「這怪物竟然逃了!這下麻煩大了!想要找到就很難了!她若是隱匿起氣息來,跟屍體一樣,不好找啊!」仙道人神色凝重,道。

「這邪異就是狡詐,她不應該存在,即便是本尊在此,也不得不斬殺了!」摩訶陀神識全展,搜尋這萬里疆域,想要找出蛛絲馬跡。

「快追!她一定回到大陸了!」左言身形一動,向著一個方向奔去。

其餘三人未曾遲疑,緊隨其後。

瞬間,四道身影消失了,整個世界立即清靜下來,只留下一片被摧殘得滿目瘡痍的土地。

「真是可怕!不知他們是什麼境界,舉手間,便可以將百里疆域摧毀啊!」一向冷靜少言的離別賦,看著幾道身影遠去的方向,最後將目光停在了戰鬥過的地方,不禁感嘆連連。

「這種實力,可怕已經超越了皇者的修為!」虛箴喃喃道。

其餘倖存下來的一百多號武者,皆是一臉的震驚,他們或許一輩子也未必有機會看到這種場面,但確確實實看到了,這是他們的機緣,此時的他們,只能沉默著,慢慢消化著剛才發生的一幕。

甚至有人因此而有所突破,實力增強了,有人則是盤坐在地,閉目修鍊。

也有人才開始療傷,先前發生的一切,使得他們忘記了虛弱的身體,忘記了疼痛。

漸漸的,有人開口說話了,便有人搭話,一時間,議論聲再起。

「走!我們去那裡看看!」宇文天看了一眼冰蘭,道。

冰蘭點點頭,她知道宇文天的意思,沒有多想,便緊隨其後。瞬間,兩道身影立即飛奔向山洞的位置。

在二人離開之後,便又有幾道身影也動了,他們也是急速飛奔而去。他們知道,那裡有許多的空間戒指,有不少的兵刃,還有九把天階上品兵刃,那是他們夢寐以求的東西。

數百里之遠的距離,並不需要花費多長時間,以宇文天和冰蘭二人的修為,只是半晌便到了。

不過,他們並不是最先到達的,在廢墟中,已經有來自各方的數百名武者在搜尋著什麼,不過,看他們的樣子,似乎並不知曉這裡之前有什麼,估計只是來看強者大戰留下的痕迹,以藉此提升自己的實力。

當宇文天二人到來之時,這些的目光齊齊移了過來,一臉的警惕,有些人似乎做出了備戰的姿勢。

或許是因為他們感受到了二人的氣息之強,以為是來此獵殺他們獻祭於天地的,不過,宇文天二人只是淡淡地看了眾人一眼,便開始在廢墟中搜尋起來。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