符寶師畫制符寶,不只是對修為要求,對於精神力的要求更嚴苛,沒有足夠的精神力,就無法將天地靈氣融入到符寶之中,讓符寶具有更大的等級。

趙寶這番出手,李老怪分明感應到那強盛如海的精神力,這樣的精神力豈是平凡符寶師可以擁有的。

不過當趙寶完成符寶的瞬間,他察覺到這泛著金黃色光芒的符寶並沒有達到王級符寶的程度,這只是一張中級符寶。

「怎麼樣?我應該不是你口中的王級符寶師吧?」趙寶見李老怪皺起眉頭,他輕聲道「怎麼會如此?這分明只是一張中級符寶而已,為什麼會透出一股王級符寶般的威勢來?」李老怪喃喃自語道趙寶不理會失神的李老怪,他將符筆與硃砂裝入自己腰間的皮包中,徑自向自己的目的地走去。來到這個世界,趙寶還沒有一桿趁手的符筆。這隻符筆趙寶沒有準備還給李老怪了。 在紫微閣浩瀚如海的藏書閣中,趙寶沒有花太多的心思就找到了解開自己心中疑惑的書籍。

「先天混沌體質。」在走出紫微閣之後,趙寶喃喃自語,他沒有想到自己體內的靈力並不是混雜了,而是先天混沌體質覺醒之後,一步一步復甦成長的過程。

「我盡然擁有了這世間的特殊體質,先天混沌體質,可修五行類的任何法訣……」想到關於先天混沌體質的種種好處,趙寶不由感慨道「莫非真是因為我吸了龍脈吐出的金色氣息,在這個世界開始幸運起來?」

恍惚間,趙寶抬頭望向天空,此時天空中早已經布滿了繁星,趙寶呢喃道「爺爺,你在家還好么? 非橙勿擾之大嫂很正 你所說的吸龍脈吐出的龍氣,可以逆天改命的傳說,或許是真的。」

「咦……紫微星怎麼會如此明顯?」本來心中醞釀著思鄉愁緒的趙寶,一下子被天空中明亮的古帝之星紫微星給吸引了。

紫微星就是北極星,在古星象學中代表古帝之星,它向來混沌難明,只要它在一個地方明亮起來,必有帝王級墓地存在!

看著光芒蓋過周圍星辰的紫微星,趙寶心中大動的從皮包中取出風水羅盤,在夜幕之下趙寶定出東南西北各個方位,而後他依照方位判斷出了紫微星明亮的區域,這一區域盡然將整個紫微閣給包囊其中。

看著吸收著月亮與星辰光芒轉化為紫色靈氣流波的紫微閣,趙寶彷彿看到了一座大墓上方的墓碑!

「管它是不是帝王之墓,小爺已經吸收龍脈吐出的龍氣改容換貌擁有了新的人生,小爺絕不會再去挖墳掘墓了。」趙寶看著紫色靈氣涌動,好似水幕,絢麗無比的紫微閣,他不想管這紫微閣是不是一塊墓碑,也不想去管紫微閣下方是否有一座帝王級古墓。

現在他已經是身具先天混沌體質的幸運兒,他想要換一種活法了。

弄清楚了自己體內突然冒出純木之力的原因之後,趙寶回到自己的別院之後,他放心大膽的修鍊起來。在聚皇氣訣的運轉之下,趙寶丹田處純木之力形成的『氣魄』逐漸明顯起來。

在修鍊數個時辰之後,在夜深人靜的午夜時分。趙寶周身的金黃色皇氣外泄的非常濃密,而此時一直在紫微閣上流動的紫色靈氣,突然泛出一婁金色靈氣脫離而出,它迅速飛臨趙寶所在的位置,一下子融入到趙寶體表外泄的皇氣之中。

原本心神寧靜,專心修鍊的趙寶驀然間看見了,一片黑暗無邊滿目瘡痍的地下城,接著他看見鳥語花香,山林秀麗,流水環形不斷,猶如仙境一般的場景,接著場景一邊,趙寶看見一座古墓,那古墓橫闊無邊,無法探尋其盡頭。在這古墓中,有一股霸道皇氣在黑暗中不屈的散發著金黃色光芒!

「是皇極天書!」趙寶驀然睜開雙眼喊道趙寶清醒過來,他快步走出房間,來到別院之中,他眺望著紫色靈氣如水幕般流動的紫微閣,「剛才所看見的是紫微閣下方的那座帝王級大墓的景象么?這大墓中埋葬有皇極天書殘缺的書卷,它在召喚我?」

「我剛決定不在挖墳掘墓,這皇極天書的殘缺書卷就出現了,難到我天生該去挖墳掘墓么?」趙寶盯著紫微閣,一直到東方魚肚泛白,破曉的太陽光芒刺破黎明的黑暗,他才做出了自己的決定。

為了得到完整的皇極天書,趙寶決定要進入紫微閣下方這座大墓,去尋找那在召喚他的皇極天書的殘缺書卷。 學園都市的傀儡師 因為皇極天書的總綱中提到過,得到完整的皇極天書,就能夠開天闢地,穿梭虛空。趙寶不知道他能否得到完整的皇極天書,可是他想要努力的去得到,因為他想要回到自己的世界,去給自己的爺爺養老送終。

翌日,天風城被濃霧鎖城,可是這濃霧鎖不住紫微閣學子們熊熊燃燒的八卦之魂,無數學子們在相互轉達一件事情,紫微閣多了一個王級符寶師,他有一頭雪白的長發,他有一張三十歲人的滄桑面孔,然而他只有十八歲是紫微閣新一屆的學子,這個學子名叫趙寶。

「王級符寶師?新一屆的學子?這有可能么?」

許多學子聽到這個消息之後,都不由發出同樣的疑問,因為王級符寶師已經是頂尖人物,他們怎麼可能會屈尊降貴,來到紫微閣做學子?王級符寶師完全可以直接去豫州,去大夏王朝的帝都,直接找皇上要侯位了。

「是真的,昨日我親眼看見他將一張綠色符紙提升成為了金黃色的符紙,並且製作出了王級續命符寶,這王級續命符寶現在在夏明月手上,不信的人可以去找夏明月要出那張王級續命符寶辨一辨真偽。」有學子激動的辯解。

在這流言滿天飛的情況下,紫微閣的符寶導師李老怪站出來說話了,他說趙寶只是中級符寶師而已,隨後夏明月也站了出來,說她手上的續命符寶只是中級符寶而已。

面對李老怪與夏明月的回應,很多人都覺得這應該才是事實。可是親眼見證趙寶將綠色符紙提升為金黃色的學子們,都提出了質疑,他們要求夏明月拿出趙寶制出的續命符寶,讓眾人了解事實真相。

面對這樣的要求,夏明月拒絕拿出趙寶製作的續命符寶,她的態度讓趙寶是否是王級符寶師的事情充滿了懸念。夏明月的反應,也讓所有親眼見證趙寶將綠色符紙提升為金黃色的學子們找到了最有力的證據,一時間趙寶這雪白長發,面容滄桑的學子成為了紫微閣的風雲人物。

「明月師妹,你拿出趙寶製作的續命符寶就能讓所有的流言消失,為何你不拿出來呢?」全利濤纏著夏明月尋找著趙寶製作的王級續命符寶的下落。

「那是我製作的符寶,趙寶只是在最後幫我完成了一筆,我自己的符寶為什麼要交出來?況且這樣的流言蜚語,時間長了自然會不攻自破,你何必如此在乎呢?」夏明月皺起秀氣的鼻子不滿的看著全利濤。

全利濤一臉苦相的看著夏明月酸酸的說道「明月師妹,你是飽漢不知餓漢飢啊!要知道擁有一張王級續命符寶就等於多了一條性命,這趙寶到底是不是王級符寶師對我非常的重要!」

「想要知道他到底是不是王級符寶師,你可以自己去問他。」夏明月歪過頭不在理會全利濤。

「明月師妹,你太可惡了。」全利濤氣憤的離開,跟著全利濤一起來找夏明月的姬江池低聲道「明月,你是否已經將那張續命符寶送回帝都了?」

「我的事情不用你管!」夏明月瞪眼道「別人的事情我可以不管,你的事情我卻不能不管,不要忘記你是我的未婚妻!」姬江池目光冷峻道「哼,想要娶我,還要看我願不願意!」夏明月鳳眼怒睜,她對姬江池的討厭已經到了一種境界。

「婚姻大事,乃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你願不願意又如何?」姬江池搖了搖頭,留下一個瀟洒的背影轉身而走。

夏明月美目中怒氣環繞,她緊握雙拳昵喃道「我一定要成為一個王級符寶師,我要掌握自己的命運!」 「小寶哥哥……小寶哥哥,你看誰來了……」趙寶決定要尋找紫微閣下方大墓的入口,他正在認真擦拭挖掘工具工兵鏟,這時候別院外傳來了劉語嫣歡快的聲音。

趙寶聞言心中一動,他快步走出房間,看見了一臉風塵僕僕,頭髮亂糟糟的趙琳。

「趙琳,趙村長那老頭子呢?」趙寶見趙琳身邊沒有趙村長的身影,他沉聲問道想到先前胡家的老頭子追蹤到他與劉語嫣,他開始擔心起趙村長是否真的被胡家的老頭子給誅殺了。雖然趙村長修為逆天,可是修為再強,有時候也架不住人多,正所謂雙拳難抵四腳。

「趙爺爺去豫州了,他沒有送我來紫微閣……小寶,我以為再有見不到你了……」趙琳眼淚微紅的看著趙寶,這些天她心中滿是趙寶,她害怕趙寶被胡家那修為恐怖的老頭子給殺死了。

「哼,我就知道自己被這趙老頭子給忽悠了,他修為逆天,要是出手的話,怎麼可能讓胡家那個老頭子追上我與劉語嫣。」趙寶氣憤道「趙爺爺也是逼不得已才離開的,他是被皇上召去豫州的。」趙琳搖頭解釋道「皇上?趙老頭子是朝廷官員?」趙寶聞言驚訝道「恩,趙爺爺是冀州趙家的上任家族,是冀州侯!」趙琳點頭道「冀州趙家,語嫣聽說過這個家族,他們是冀州最強的修真世家,也是朝廷在冀州抵禦蠻荒的將侯。」劉語嫣插口道趙寶奇怪的搖頭道「這趙老頭子既然是大夏朝廷的王侯,他為何要去冀州偏遠的小山村做個村長?」

「聽胡家的那個老頭子說,邊陲的困龍脫困,趙爺爺因此失職,要被皇上重罰了。」趙琳皺眉回憶一會之後才說道「邊陲困龍脫困?」趙寶聞言一下子想到那將他活吞過來的龍脈,想到那口朱紅漆色的葬龍棺。想到這裡,趙寶不由在心中嘀咕「莫非那條龍脈是被人困住的?要是如此,這世間的地師肯定非常恐怖。」

「小寶,聽語嫣說你的頭髮全白了,蒼老了很多,我還不相信。你怎麼弄成這幅模樣了?」趙琳一臉心疼的看著長發雪白,蒼老了二十年的趙寶。

「小寶哥哥是為了救我才弄成這樣的……」劉語嫣一臉自責的難過表情道趙寶摸了摸雪白的長發樂觀的笑道「頭髮終有一天會白,容顏也遲早會滄老,我只是提前了一些而已。」

「小寶,你是個真正的男子漢!」趙琳看著滄桑的趙寶,她心中對英雄的幻想形象正在不斷與趙寶相吻合。

「進來好好梳洗一下,你多少天沒有洗漱了?」趙寶被趙琳與劉語嫣崇拜的眼神弄得有些飄飄然,他柔聲道趙琳不客氣的進入趙寶洗漱的專用房間,劉語嫣則昂著小臉看著趙寶輕聲問道「小寶哥哥,你真是王級符寶師么?」

「不是,哥哥只是中級符寶師。」趙寶否定道「真的么?外面的人都在說小寶哥哥是王級符寶師。」劉語嫣很期盼的望著趙寶。

趙寶低下身輕撫劉語嫣的小腦袋道「語嫣,如果小寶哥哥是王級符寶師,我怎麼可能會在胡家的那個老頭子面前落荒而逃?外面的人懷疑我是王級符寶師,只是因為小寶哥哥可以改變一下符紙的色彩而已。」

「趙寶師弟太謙虛了,你不只是改變了符紙的色彩,你製作的續命符寶,可以不需要外力,而源源不斷的吸收天地靈氣轉變成為可以延長人壽命的靈藥之氣,這不是一個中級符寶師能夠做到的!」這時候一個悅耳動聽的聲音響起,趙寶與劉語嫣都不由向別院外看去。

來人是夏明月,此女明眸貝齒,貌美如花,一身水藍色的衣裳將她凹凸有致的身體襯托的淋漓盡致,她微笑的臉龐上綻放著兩個迷人的酒窩,讓人色授魂與,願意迷醉其中。

「你是……昨天那個畫符的女孩?」看到這樣的美人,趙寶的心不由跳動加快,昨日他一門心思專註到了續命符寶上面,根本沒有太過關注這個女孩,今日單獨看這女孩,真是夠迷人的。

夏明月微笑的點頭道「我叫夏明月,你可以叫我明月師姐也可以直呼我名字明月。」

「你是李老怪導師的弟子,我不該叫你師姐吧?」趙寶可沒有做小的習慣。

夏明月搖頭笑道「咯咯,趙寶師弟,雖然我們跟隨的導師不一樣,可是這裡是紫微閣,我們都是紫微閣的學子。先進入紫微閣的自然是師兄,師姐,後進入紫微閣的自然是師弟,師妹了。」

「叫你明月吧,我沒有叫人師姐的習慣。」趙寶果斷道「小寶哥哥,這個姐姐是誰啊?」劉語嫣看著美若天仙夏明月問道「小妹妹,我是他朋友,你是他什麼人啊?」夏明月望著俏麗的劉語嫣露出更加迷人的笑容來。

「我現在是小寶哥哥的妹妹,長大后我就說小寶哥哥的妻子了……」劉語嫣說出了一句讓夏明月錯愕,讓趙寶摔倒,讓剛洗漱出來的趙琳俏臉大變的話語來。

「語嫣,別亂說了,小寶哥哥自己會找到妻子的!」趙寶急忙反駁道「語嫣,你怎麼變成趙寶的未婚妻了?是不是趙寶用花言巧語欺騙了你?」趙琳蹬蹬幾步跑到劉語嫣身邊大聲問道,她瞪著趙寶的鳳眼中,有無盡的怒氣在上升。

劉語嫣輕搖螓首道「趙琳姐姐,小寶哥哥沒有說什麼欺騙語嫣的話。小寶哥哥是為了救我才變成現在這個樣子的,他要是找不到妻子了,語嫣長大后願意嫁給小寶哥哥。」

趙琳聽見劉語嫣如此說,她兇巴巴的眼神也溫和了許多,她輕聲對劉語嫣說道「語嫣,你別胡思亂想,你小寶哥哥可是前途無量的符寶師,他怎麼會找不到妻子呢!」

說到符寶師幾個字的時候,趙琳的目光已經狠狠盯著趙寶身上,這個跟她青梅竹馬一起長大的趙寶,身上有太多秘密,她恨不得立刻將趙寶的秘密都挖出來,來揭開她心中的重重疑惑。

「語嫣,看見沒有,這個漂亮的女孩就是沖著你小寶哥哥的符寶術來的!」趙琳盯著趙寶的目光刷地轉到夏明月身上,她眼中有明顯抵觸戒備神色。

「呵呵,這位師妹所說不錯,我的確是沖著趙寶師弟的符寶術而來,確切的說,我是有求於趙寶師弟。」夏明月沒有理會趙琳的抵觸戒備眼神,她很坦誠的笑道「誰是你師妹,少攀親近關係!小寶沒有時間幫你,你請回吧!」趙琳兇悍的叉腰,一臉大姐大的派頭。

面對趙琳這兇悍的樣子,夏明月微笑搖頭道「我是來找趙寶師弟幫忙的,跟你似乎沒有什麼關係?」

「小寶是我弟弟,我的話他絕對會聽!」趙琳一副趙寶的一切她做主的神態。

夏明月用疑惑的眼神看著趙寶,「趙寶師弟,她的話能夠代表你的態度么?」

「你想要求我做什麼?」趙寶無視趙琳的眼神低沉道「我想要請趙寶師弟幫忙多製作幾張續命符寶。」夏明月眼睛一亮快速說道「讓我製作續命符寶沒有問題,不過我製作一張續命符寶,你需要給我五十張青色符紙作為報酬!」趙寶平靜開口道夏明月聞言臉上微笑不見,她俏臉染霜道「趙寶師弟,一張中級續命符寶市場價只需十兩黃金,一張青色符紙卻需要百兩黃金,你這樣的報酬合理么?」

「付不起報酬,你可以自己去市場上購買中級的續命符寶。」趙寶一臉無所謂的聳動肩膀道原本要發脾氣的趙琳,見趙寶如此刁難夏明月,她臉上掛起了笑容道「付不起報酬就別在這裡礙眼,我還要跟小寶弟弟好好敘舊呢!」

夏明月眼中慍怒閃過,不過她很快掩飾起怒氣,她美若天仙的臉上有悲戚外露,她楚楚可憐的望著趙寶聲音似能軟人心骨一般道「趙寶師弟,我也並不是大富大貴之家的千金小姐,我也是苦命的女子,我娘早世,是我爹辛辛苦苦將我養大,這些年他年齡大了,又被頑疾纏身,我希望多給他留一些續命符寶在身邊,讓他應付那些頑疾,還請趙寶師弟憐我可憐,幫我製作幾張續命符寶……」說到這裡,夏明月眼中有淚水匯聚,似乎隨時都有可能流下來。

「小寶哥哥,這位姐姐好可憐,你幫幫她吧。」單純的劉語嫣一下子被夏明月楚楚可憐,含淚欲滴的表情給觸動了,這一刻她想起了死去的娘親,她的眼睛也不由一下子微紅了。

看到夏明月如此可憐,又是孝心一片,趙琳也不在出聲阻止趙寶幫助這個『可憐女子』了。

「你對市場上的續命符寶與青色符紙的價格了如指掌,我不相信你出生貧寒。不說其它,只是你腰間這塊血色玉佩,透著層層血暈光環,我相信它的價值不會低於萬兩黃金。」面對楚楚可憐的夏明月,趙寶心如磐石,他臉冷如冰,很不客氣的說道 聽見趙寶的話,趙琳與劉語嫣都看向夏明月的腰間,甚至連夏明月自己都望向自己的腰間。她腰間的血色玉佩在陽光中的確透著不凡的血暈光環。

「這是聚靈玉石。」劉語嫣一口叫出夏明月腰間掛著的玉佩的名字。

「這個值萬兩黃金么?」趙琳問道「恩,語嫣聽娘親說過這聚靈玉石,它的價格非常貴,而且可遇不可求。」劉語嫣如此說之後,她眨巴著眼睛對夏明月說道「明月姐姐,我娘親說過,撒謊是不對的,做人也誠實。」

聽到劉語嫣有板有眼的話,趙琳笑面如花,「語嫣說得太對了,這人就是要誠實,喜歡撒謊的人都是壞人……」

夏明月沒有想到自己的謊言被自己喜愛的聚靈玉石所出賣,可是至今為止有幾個男人可以面對自己的楚楚可憐的神態而無動於衷?

「趙寶師弟,莫非你是鐵石心腸不成?」夏明月憂傷無比,彷彿她被趙寶無情拋棄,她是最受傷的人一樣。

「小寶哥哥才不是鐵石心腸,他為了救語嫣才弄得蒼老了這麼多……」劉語嫣激動反駁道「我沒有說不幫你畫制續命符寶,我也沒有強迫你讓我幫你畫制續命符寶,這算不上鐵石心腸。而且我開出的報酬絕對是你付得起的,你不願意付報酬,我自然不會幫你畫制續命符寶了。」趙寶一臉問心無愧的表情道夏明月看著一臉問心無愧表情的趙寶,她咬住晶瑩的紅唇幽怨的看了趙寶許久才艱聲道「趙寶師弟,算你狠,就按照你所說的報酬來辦!」

「爽快。」趙寶輕笑道「你想要多少張續命符寶?」

夏明月幽聲道「趙寶師弟這般要價,我還能要多少張呢?就請趙寶師弟幫我製作四張續命符寶。」

「哈哈,我欣賞有孝心的人,什麼時候你帶著青色符紙來我這裡取續命符寶,我給你五張,免費送一張給你。」趙寶笑嘻嘻的說道夏明月聞言眼前一亮,她急忙開口道「只送一張,能不能……」

夏明月的話語還沒有說完,趙寶已經無情搖頭道「不能!下一次你再找我幫忙畫制續命符寶,我會考慮多送你幾張。」

夏明月一臉無奈表情幽聲嘆道「你真的只有十八歲么?或者你真如你的容顏一般,老奸巨猾了?」

「無論我的容顏如何變化,我的心靈永遠十八歲……」趙寶一臉嚴肅的表情說道「呵呵呵……」

一時間,夏明月,趙琳,劉語嫣都被趙寶的話語逗笑。

……

「趙寶,這傢伙的外表肯定與他的內心一樣,他肯定不是十八歲的少年,要不然他怎麼會對我的哀求無動於衷?」夏明月從趙寶的別院出來之後,她不信的低喃著。

「一張續命符寶,百張青色符紙,我哪裡去弄幾萬兩黃金來完成這個交易……看來只能向二哥求助了。」夏明月皺起瓊鼻,很是無奈的搖頭自語。

回到自己的別院,夏明月看到桌上放著一封信與一張紙條。

夏明月首先拿起紙條,這是姬江池寫給她的,約她今晚在紫微閣後山見面。夏明月將這張紙條用靈力不屑的震碎,對於這個姬江池,夏明月非常的不待見。

拿起信封,看到上面那謹慎又不失大氣的字體,夏明月不由快速抽出信件來,這是她二哥夏凌的字體。看到她二哥的書信,夏明月從趙寶哪裡所受到的鬱悶之氣頓時消失。

只是在展開信封之後,夏明月臉上的雀躍表情霎間凝固,她鳳眼圓睜不斷低喃道「怎麼會,怎麼會……竟然有人行刺父皇,父皇還被重創,壽命再度縮減……」

夏明月手中的信紙無力落在地上,她高傲的眼中蓄滿淚水,她最愛的父皇這些年身體每況愈下,各種吞噬人生命的疾病都找上了他。

可是夏明月從未想過,修為境界處於脫胎境巔峰,身為神王的父皇會被人重創。會出現這樣的情況,只能說明,行刺的人是父皇極其信任的人。

「邊陲龍脈脫困,新的皇者將會出現,這個時候想要行刺父皇的人很多,然而能夠讓父皇完全不戒備的只有大哥夏桀……」夏明月,在這一刻極度懷疑起自己這個身在帝都的大哥。因為夏桀五年前就突破到化形境成為了大成王者,他完全有偷襲夏啟的實力。

想到先前姬江池留下來的紙條,夏明月決定今晚到後山與姬江池見上一面,因為姬江池與她二哥關係甚密,夏明月覺得姬江池有可能比她知道的更加詳細一些。

李霞得知趙琳是純金體質,她極力將趙琳網羅到她手下學習,因為趙寶與劉語嫣的關係,趙琳很爽快的答應了,她的別院被安排在趙寶的旁邊。李霞將一篇癸水神訣交給趙寶之後,她就興奮再度去紫微閣的秘訣庫提取關於純金體質方面的法訣。

日落月升,一天的時間如水而過。蒼冷的夜空中,月亮隱而不顯,這讓滿天的繁星成為了天地的主角。趙寶從他隨身攜帶的皮包中取出一個不倫不類已經變成灰色的面巾,他將自己的臉給遮住,只留雙眼在外,他看著沒有月亮的星空喃聲道「爺爺說過,尋墓入口的最佳時機就是在無月之時,這時候平時看不見的星辰才最明顯。」

趙寶手持風水羅盤在確定大墓最有可能的入口,古之墓穴多尋找龍脈為吉,要尋找墓穴的入口,就是要尋找龍脈的源頭,而後順藤摸瓜的從源頭進入。

如果是以往,趙寶肯定已經開始去尋找龍脈的蛛絲馬跡了。不過現在他已經透過皇極天書殘缺書卷的召喚,看見了地下這個大墓的古怪格局,這種格局跟他以為在自己曾經生存的世界盜過的墓完全不同。所以趙寶不敢拿自己以往的經驗來衡量這個世界的大墓。

「黑暗,仙境,無盡的空間,這紫微閣下面真是一座墳墓么?」回想起皇極天書殘缺書卷召喚他時候的影像,趙寶很是疑惑,所以今日他準備先找到紫微閣下方這座大墓的入口,進去查探一番再說。

趙寶盯著風水羅盤與紫微星暗自計算大墓可能存在的入口方位時候,紫微閣的閣主夏弘來到了紫微閣的第六層,這一層乃是紫微閣底蘊所在,亦是紫微閣歷代閣主最終頤養天年,立碑下葬的地方。

「夏弘參見三位老閣主。」夏弘恭敬的向幾位召他來見面的老閣主跪拜道,這些人是歷代紫微閣的閣主,亦是他的長輩。作為大夏王朝的官方的修真學院,每位閣主都必須是皇族血脈!

「起來吧。」三個鶴髮白須的老閣主中間的那一位低聲道夏弘聽命站起來之後問道「三位老閣主此次召我來見,有什麼重大事情么?」

夏弘雖然是紫微閣的現任閣主,可是他也沒有權力隨隨便便進入到紫微閣的第六層閣樓來。

「紫微閣下方有異動!」面對夏弘的問話,出聲說話的老閣主低沉道「什麼?!」夏弘面色大變,這可不是什麼好消息!

「老閣主,紫微閣下方真藏著秘境的入口么?」夏弘面色陰晴不定的問了句。

「這個誰都不清楚,不過數百年前我們將紫微閣搬遷到這片土地之上,就是因為劉天師說,這裡五百年之內必將有秘境開啟。」對於夏弘老閣主並沒有刻意隱瞞,主動說出了當年搬遷紫微閣的秘辛。

紫微閣數百年之前,一直在帝都為大夏王朝培養人才。數百年之前,大夏王朝當今天子夏啟最為信任的劉天師,建議他將紫微閣搬遷到了冀州的天風城。夏啟對劉天師的話言聽計從,為了紫微閣的搬遷事情,當年不少直言極諫的文臣被罷官下獄,有些甚至被直接處斬。

夏弘聞言一愣,他一直以為皇兄將紫微閣搬遷到冀州是為了讓他監視冀州趙家呢。 「老閣主,這劉天師到底是什麼人?他真可以預算出五百年之內的事情?」夏弘對他皇兄最為器重的劉天師非常好奇,只是這劉天師在他小時候就已經死去了。他無緣見到這個神鬼莫測的地師。

「劉天師是天地間難得一見的奇人。他雖然沒有純正體質,修為不高,可是他在地術上的本領,卻讓人不得不對他肅然起敬,敬畏幾分。」 不二婚途:首席追妻要給力 說話的老閣主一臉欽佩之色,另外兩個一直沒有說話的老閣主也都贊同的點了點頭。

能夠讓眼前這三位處於脫胎境巔峰,半隻腳踏入天人境的神王敬畏幾分的人,這讓夏弘對劉天師的地術更加好奇,奈何劉天師已經死去,他今生是無緣得見了。

「夏弘我們已經將這件事情密報皇上,皇上已經允許你另外選地址重建紫微閣,不過這一次重建紫微閣的範圍之能在冀州地界之內。」老閣主沉呤道「知道了,皇上給了我多少時間?」夏弘聽到老閣主的話,心中不由明了,當年他皇兄將紫微閣搬遷到冀州是為了秘境,而現在他皇兄讓他在冀州範圍內重新選址建紫微閣卻真是要監視冀州趙家了。

「皇上沒有規定時間,紫微閣下面是否真有秘境開啟也是個未知數,你先找些人秘密尋找適合建造的地方將下面幾層建好,如果紫微閣下面真有秘境開啟,我們會帶著這一層閣樓飛入新的紫微閣上面。」老閣主低聲道「帶著這一層閣樓飛入新的紫微閣上?」夏弘聞言大驚,他接管紫微閣只有幾十年的時間,對於紫微閣的頂層閣樓的秘密所知甚少。

「夏弘,這頂層閣樓的秘密,等你有資格知道的時候,我們會告訴你,出去吧。」老閣主看著夏弘震驚的臉龐,他很淡定的說道「夏弘告退。」夏弘恭敬退出紫微閣的第六層,當他出了第六層之後,他想要再找到進入的門,那道門卻已經不見蹤跡了。

「第六層閣樓竟然可以飛離,難怪這會成為老閣主們最終閉生關埋骨的墓地,亦是紫微閣的底蘊所在,果真是神秘莫測。」夏弘感慨不已。

紫微閣隱藏在紫微閣第六層的老閣主與夏弘秘密會談的時候,趙寶已經尋找到六處亦是大墓入口的地方。這時候趙寶已經走出紫微閣學院的範圍,來到了紫微閣后依的一條山脈處。

這一條山脈起起伏伏,連綿延伸讓人看不到盡頭,當然最能吸引人們眼球的只有紫微閣後面的這座兩山峰相連如女性雙ru形態的後山。

趙寶遙望這猶如女性雙乳的相連山峰,透過這相連雙峰中間,北極星這顆紫微帝星正發出閃耀的光芒從這雙峰中穿過。

「峰如雙乳,穴如處子。」趙寶看著這座山脈喃喃自語,這是他選出的第一個可以進入大墓的入口,只是看到這山勢之後,趙寶不敢有任何挖掘的企圖了。

「爺爺,你真應該來這個世界看一看,我們那個世界早已經絕跡的處子墓穴竟然存在,只可惜這處子墓穴環繞一座大墓而生,又被紫微帝星的光芒貫穿雙峰,將來穴破之日,必將血流成河,葬盡一切。」趙寶收起工兵鏟痴痴的喃喃幾句后,他拿著工兵鏟走向第二個他覺得可能是大墓入口的地方。

這地方距離紫微閣後山幾百米的距離,是一片水流環繞,生長著參天古樹的小森林。

在小森林中,趙寶取出工兵鏟找了一個在森林中極為隱秘的小山坡,在這小山坡之下,趙寶開始了挖掘,並且時時刻刻在給這盜洞做掩飾。

挖通道,乃是趙寶的拿手好戲,只挖掘了一個時辰,趙寶已經深處地下數十米,並且他還如兔子一樣,在有些地方挖掘出出口,一般發生意外情況能夠及時逃生。因為在這個他不熟悉的世界,趙寶怕會發生意外的變故。

正所謂最擔心的事情,就最有可能發生。趙寶準備如狡兔一般,弄出幾個逃命的通道口,隨知道在掘出一個通道口的時候,他意外的發現了夏明月這個僱主。而且他這個僱主還手腳無力,淚流滿面的被一個神色瘋癲的男人壓著撕扯著衣裳。

「晦氣!」趙寶低罵一聲,而後他從通道口竄出,使用游龍步伐瞬間來到夏明月身旁,他手中的工兵鏟很不客氣地斬向瘋狂的撕扯夏明月衣裳的男人的脖子上。

姬江池正要剝落夏明月的肚兜一窺夏明月,讓他色授魂與的shuangfeng,這個時候脖子上陰風傳來。姬江池本能的升起手臂去遮擋,這一擋,他的手臂直接與身體分離,鮮血噴洒四射。

「啊……我的手臂……」姬江池感應到那刺心的疼痛,他驚恐大叫,回應他的是一柄奇形怪狀的陰冷兵器。

姬江池畢竟不是一般人,他在趙寶的工兵鏟襲擊過來的時候,從夏明月身上狼狽的翻滾在地上,他斷臂處的鮮血沾染到了泥土,流動的速度慢了一些。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