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在外面的彩鳳和翠微連忙迎了上來。

「咦,那江漣漪看起來很生氣的樣子,居然就這麼走了?剛看她氣沖沖的出來,奴婢還以為她要跟小姐你打起來呢!」翠微說道。

彩鳳也點頭道,「屬下都做好了要跟她動手的準備了呢!」

慕歌看著江漣漪的背影,摸著下巴思忖道,「是有點不對勁哈……」 第329章你掛哪門子的號

「估計著是在操心如何讓慕千離納了她,沒功夫跟我掰扯吧!」慕歌想了下擺擺手不在意說完,給彩鳳使了個眼色,然後帶著兩個小丫頭快步出了皇宮。

一回到自己的水雲軒內,就迫不及待的問彩鳳道,「在長公主說有刺客的時候,可有察覺到皇上身邊是否隱藏有人?」

「回主子,您故意逼迫長公主誘她說出有刺客時候,屬下就注意觀察了,那一刻皇上身邊似乎是有些特別的氣息波動,只是皇上一直站在御書房內並未踏出,屬下距離有些遠,再加之可能隱藏之人功力高深,是以屬下也不能十分確定!」彩鳳自責的說道,跟在慕歌身邊越久,她就越發覺得自己沒用,當真是人外有人山外有山啊!

「小姐您懷疑皇上身邊有人嗎?」翠微不解的問道。

慕歌並沒有跟她們說過金羽衛的事情,她答應過柏寒,這些事情出他口入自己耳,絕不透露給第三人知曉,即便自己當時是以神醫的身份,也要信守承諾。

「此事你不宜知曉!」慕歌直言道。

翠微雖然很好奇,可對慕歌無條件的信任,慕歌說她不宜知曉,便不再多問,不僅沒有半絲埋怨,甚至還有點小竊喜。

瞧自家小姐對自己多好,她原本可以隨意一句話糊弄了自己,或者訓斥自己多言語,可她都沒有,反倒如實告知自己不宜知曉,如此坦誠無任何的欺瞞,才是真正的把自己當作親人一般對待呢!

「主子,屬下是不是誤了您的事了?」彩鳳一臉愧疚的問道。

慕歌搖頭,「沒有,我本就是臨時起意試探一番罷了,你能察覺到不對注意觀察已經很好了!」

彩鳳見慕歌如此說不僅沒有開懷,反倒緊鎖眉頭愈發沉重起來,「主子,奴婢不知您要做什麼,可皇上他不同旁人,請您……務必慎重!」

「放心吧,我知道輕重!」慕歌微微一笑,又道,「神醫好些日子沒出現了,那些個公子哥的家裡人怕要急死了,準備一下,去看看他們吧,再施針一次,應該就沒什麼大問題了!還有杏林苑那裡,也該去坐診了!彩鳳,你去給林老帶個信,可以開始這個月的挂號競選了,我三日後過去!翠微隨我去那些個府邸!」

兩個丫鬟各自收到命令,立馬行動起來。

慕歌習慣了先去其他府邸,國公府是最後一站。

如上次一般,由一個小廝無甚恭敬的帶到柳少卿的院落,然後指了指院中唯一的屋子后,也不打招呼起來就走了,不一樣的是,柳少卿似乎換了住處了。

「公子,這地方怎麼看著像廢棄的啊?您瞧這地上的落葉,厚的都不知積了多少個年頭了,再看那屋檐下,還結有蛛網,窗戶也是破破爛爛的,周圍連個鬼影都沒有,看起來有些慎得慌啊!」翠微見周圍無人,便小聲說道。

彷彿是在映襯翠微的話一般,院中唯一的房屋門,吱呀一聲響聲,破舊的木門摩擦地面發出刺耳的聲音,在這滿是落葉的破院內尤為突兀。

翠微直接嚇了一跳,一雙眼睛烏溜溜的盯著那門,聲音都有些顫抖了,「公子,快瞧那門無人自開,這……這地方邪乎,咱們快走吧!」

「神醫公子莫走!」一道憔悴的女聲自門內響起。

聽到人聲,翠微反倒不慌了,盯著那門,沒一會兒便看到一身素衣的國公夫人,攙扶著面色慘白的柳少卿慢慢的自那陰暗的屋內走了出來。

「神醫公子放心,妾身不會說出去的您這侍從並非啞巴一事的!」國公夫人雖然看起來很是憔悴,卻腰板筆直,沖著慕歌一笑。

翠微立刻捂了捂嘴可憐巴巴的看向慕歌,她之前跟無歡都跟隨過慕歌喬裝來給人診治,為了不讓人看出倪端,便從來不在人前言語,絕大多數的人都以為神醫身邊跟著的隨侍是個啞巴呢。

卻不想今日竟被國公夫人給聽到了聲音。

慕歌倒也不慌,翠微雖然說話了,但是她不傻,並沒有用自己平日里的嗓音,同樣也壓低了聲線的,只不過她裝的不似慕歌那般爐火純青,聽起來依然能讓人認出是女聲罷了。

「本神醫從未曾說過侍從是啞巴,不是什麼秘密之事,夫人說與不說都無妨!」慕歌淡淡一笑,不再看國公夫人的表情,目光一轉看向柳少卿,「恢復的不錯,這次施針后,再休息三日,便可自己慢慢行走了……」

國公夫人原本還想說什麼呢,聽到慕歌此言,突然到嘴邊的話就此打住,默默的扶了柳少卿到院中的一個破席上躺下。

「抱歉,屋裡實在太暗了,只能委屈神醫公子在此施針了……」柳少卿略顯尷尬的說道。

慕歌無所謂的一笑,沒多說什麼,讓翠微打開了藥箱,將銀針烈酒燭火一應擺開,便開始施針了。

等一切就緒,慕歌輕鬆了一口氣,終於,這些個公子哥的療程全部完畢。


就在她準備離去之際,國公夫人終於開口攔住了她,「神醫公子可否能告知小女去處?」

慕歌頓足挑眉看她。

國公夫人見狀臉上劃過一絲哀求,「妾身問過府上所有下人,他們有人看到小女出走前曾與神醫公子有過交談……」

「所以呢?」慕歌反問道。

國公夫人一怔,「所以……所以神醫公子是否知曉小女去處?」

這話問的她自己都沒什麼信心,可她實在是無法了啊,找不到女兒在哪,更不知她此刻安全與否,只能疾病亂投醫!

「二位如今為何會住在此處?」慕歌沒有直接回答知道還是不知道,而是反問了一句。


國公夫人神情一怔,待回神時候慕歌已然離去了,而她自己則慘然一笑,「是啊,我母子並未做錯都被牽累住到了此處受人欺凌,若蝶衣還在府上,她們豈非是要逼死她?走的好,走的好啊!」

……

慕歌與翠微換下了神醫的妝扮后,就直奔杏林苑去。

「小姐,咱們現在去杏林苑做什麼?」翠微問道。

「挂號!」慕歌答得簡單明了。

翠微卻懵逼了,不是,你就是神醫,掛哪門子的號? 第330章屋中只有一個人

杏林苑門前,彩鳳已然等在那裡,見到慕歌過來便迎了上來,「主子,屬下已經見消息給林老遞過去了!」

「林老沒見著你人吧?」慕歌問道。

彩鳳自通道,「那是自然,屬下的身量太多破綻,只是瞧瞧遞了信件過去,林老已經看見了,您瞧,三日後神醫來坐診的招牌已經掛出來了,原本這月就已經不少人來挂號了,如今這招牌一出來,過來挂號的人更多了……」

慕歌環顧了一圈后,點頭,「的確人不少人,翠微,去給本小姐也掛上號,這個玉牌當信物,讓他們去將軍府取那一千兩挂號費便是了!」

翠微一聽要去將軍府取銀子,立馬喜形於色道,「好嘞,奴婢這就去!」

「去吧,我跟彩鳳先去後院瞧瞧靈犀去!」因為在大街上,雖然沒有人刻意在盯著她們,可她還是很謹慎,沒有提無歡的名字。

彩鳳看著翠微雀躍跑去挂號的模樣,老氣橫秋的一聲輕嘆,「瞧她,跟個長不大的孩子似得!」

在前面走著的慕歌聞言,扭頭看了瓷娃娃一般粉雕玉琢的彩鳳,強忍住笑意,一本正經道,「可不是嘛,翠微哪有你穩重……」

「那是,屬下……」彩鳳剛志得意滿的準備自誇一把呢,結果就瞧見慕歌那已經快要忍不住的笑意,立馬不樂意了,「主子,你……你是在揶揄屬下嗎?」

「沒啊,我是在誇你呢,看不出來嗎?」慕歌原本想認真點說呢,可彩鳳一臉氣鼓鼓的模樣,愈發可愛了。

慕歌一個沒忍住就上手捏了人家的小臉一把,然後哈哈哈的就笑出聲來。

這會兒她們已經進了杏林苑的後院,靈犀與無歡就住在其中一間屋內。

彩鳳正要出聲表達自己的不滿,卻在臨近靈犀她們住的房間之時突然一把拉住慕歌,小小的身板整個緊繃起來。

正笑的開懷的慕歌臉色驟然鎮定下來,目光謹慎的看向彩鳳,以口型問道,「可有不對?」

「屋中只有一人!」彩鳳同樣以口型示意。

慕歌神色微變,只一人?

怎麼可能?

莫說靈犀和無歡住在這裡,還有玉姐派來侍奉的人呢啊!

若說兩人還是可以理解的,侍奉的人可能會出門,但僅有一人就說不過去了啊!

思緒如電石火光般一閃而過,慕歌抬眼便見彩鳳要推門進去,連忙攔了她,「小心!」

「主子,屋中人有點不對勁,氣息很是凌亂……」彩鳳並沒有直接進入,只是將門推開后,仔細去看裡面的狀況。

慕歌一眼便看到靈犀被人以繩索困在床上,小嘴還被封住,可憐巴巴的在床上。

彩鳳頓時擔憂不已,卻也沒第一時間衝進去,而是仔細觀察了下屋內,確定並無第二人隱在暗處偷襲后,才麻溜的沖了進去,解開靈犀的手腳,又拿出她嘴中塞著的棉布,急忙問道,「怎麼回事?誰把你綁在這?歡姐呢?」

「無歡醒了?是她綁了你?」沒等靈犀開口,慕歌拿著那塞住靈犀嘴的棉布看了一眼后皺眉問道,雖是在問,然語氣卻有七分的肯定。

靈犀苦笑著點點頭,「主子英明,歡姐內傷很重,今日才蘇醒過來……」

「你說了爹爹的事?」慕歌又問。

靈犀有些懊惱的點點頭,「歡姐醒來后問小姐的狀況,屬下就告訴她了,不料她聽完,沉默不語了好久,突然出聲說想吃城西的酒釀圓子和城東的芝麻酥,便支走了小九去替她去買,等小九一走,她就趁屬下不注意制住了屬下,然後自己就走了,屬下也不知她去了哪裡……」


「她的腳恢復的如何?」慕歌沒去探究無歡的去處,先問她的傷勢。

之前無歡一直昏睡,慕歌一直有給她做恢復,可人不醒來,她即便很有把握,卻也無法確定恢復情況。

「屬下瞧著可以行走了,歡姐也沒表現出來任何疼痛的模樣,可她腳下虛浮卻是掩不住的,顯然並沒有恢復好!」靈犀擔憂的說道。

慕歌卻神色一喜,「只是虛浮,並無坡腳癥狀是吧?」

靈犀搖頭,「並無!」

「那就好那就好!」慕歌終於鬆了一口氣。

「主子,歡姐去了哪裡?要不要讓玉姐吩咐下去找找?」彩鳳一臉憂慮的問道。

慕歌擺擺手,「無歡既然支走了小九又綁了靈犀,顯然就是不想讓我知道她離開了,只是不巧的很,我今日恰好過來發現了,只要她身體無礙,隨她去,她可不是無腦的莽夫,如此做自有她的道理!我們靜等她自己回來便是!」

「小姐,小姐,你猜奴婢挂號時候看到誰了?」


慕歌剛說完,翠微吆喝著可就奔了進來,等她看到略顯狼狽的靈犀時候,愣了一下剛想問出聲,彩鳳立馬道,「一會兒跟你細說這裡的情況,你先說遇見誰了?」

「啊?哦,小姐,奴婢碰見相府大小姐冷如霜了,她也過來挂號呢!」翠微說道。

慕歌有些詫異,「她不是都被我揍成豬頭了?這麼快傷就好了?」

「哪能啊?她戴著面紗呢!若非她身邊的侍女奴婢認得,可認不出來她!說來也怪,別家來挂號的幾乎都是下人,這冷大小姐如此清傲的性子,如今還受著傷,居然親自過來挂號,奴婢可是瞧得真切,她侍女都站在一旁,是她親自交了銀子拿了號呢!也沒聽說相府的主子有水i得了重病啊,這冷大小姐親自來掛哪門子的好?莫不是為了她那臉上的傷吧?都是些皮外傷,也用得著如此重視的嗎?」

翠微把看到的說了一遍,順道表達了下自己的疑惑。

「唔,聽你這麼一說,是有些太過重視了哈!」慕歌眸光一閃,臉上露出一抹意味深長的笑來。

「小姐,您是不是知道了點什麼?」翠微問道。

「大概吧……」慕歌抿唇一笑,正準備說什麼呢,突然外面一陣吵鬧。

沒等慕歌吩咐翠微出去看看情況,門帘可被人掀開了,一隊氣勢逼人的黑羽衛就這麼沖了進來。 第331章是有人故意為之

隨黑羽衛一同而來的還有志得意滿的江漣漪。

「蕭慕歌,你可真是好大的膽子,竟敢窩藏行刺皇上的刺客,這下你可完了,快搜,別讓人跑了!」江漣漪只看了慕歌一眼,確定她真的在的時候,看都不看屋中的狀況直接一聲吆喝。

黑羽衛卻並沒有如她的話般行動起來,帶隊的那名黑羽衛反倒皺眉看向江漣漪。

江漣漪頓時臉上有些掛不住了,「不是你看著我做什麼?抓刺客啊!」

「江姑娘,在下以為你是宮中貴客,便信你直言隨你來抓刺客,而你言之鑿鑿的地方就是這裡嗎?」帶隊的黑羽衛面色很是不善的問道。

江漣漪點頭,「是這裡啊,你沒見蕭慕歌在這嗎?」

「所以呢?」、

「所以,她的那個婢女無歡就是刺客啊,你好好想想啊,自從宮中出了刺客后,可有再見過那個無歡的身影?沒有吧,她必然是受了傷不敢露面,被蕭慕歌藏在這裡偷偷養傷呢,你們只要抓了她,看她有無傷便可知曉我沒有騙你了啊!」江漣漪連忙解釋道。

那領隊的黑羽衛環顧了一周后,看了眼坐在床上的靈犀,怒意已然擺到臉上,「此處看著有傷的唯有那床上的小姑娘,江姑娘莫不是在說那小姑娘就是蕭二小姐的婢女無歡?」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