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我醒來的時候,發現自己竟然躺在停屍房內。我當時就崩潰了,還是死了麼?不知道我爸媽聽到這個消息,會不會哭的稀里嘩啦。

我現在開始後悔,爲什麼當初不聽他倆的,老老實實在老家待着,開個小店,活着找個清閒的工作。回頭娶了媳婦生了娃,老婆孩子熱炕頭的生活多美。

唉,現在後悔也沒用了。我還算是不錯的,能躺倒停屍房裏,不會像楚閔她們一樣,被扔在外面,腐爛的只剩骨架也沒人管。

仔細想想,也對。她和那小男孩都是被騙來的,算是失蹤人口。我是正常住院,只是被他們瞞天過海,說我是重病去世,所以才享受躺進停屍房的優待。

唉聲嘆氣了一陣之後,我下意識的摸了摸自己的肚子,那羣禽獸已經把我開膛破肚了吧?

“咦,不對,我的肚子怎麼還只是有一道傷口,沒有被刨開?”我摸着傷口,暗自嘀咕。

身後傳來腳步聲,我下意識的回頭看了一眼,一個身材瘦削,面無表情的老頭,正緩緩向我走來。

“小夥子,咱們又見面了!”老頭開口,聲音嘶啞陰冷。

我對着老頭還是很害怕的,我嚇的“噌”一下的站了起來。那老頭,是停屍房的看屍老人! 第3887章

從剛才哪個中年婦人口中得知,他們繼續向南飛行半個月的時間,就是南域最為繁華的十大城池中,排行第十的丰南城了……

墨九狸和三界打算先去丰南城住幾天,然後詳細打探下南域的地形和勢力分佈!

半月後

墨九狸和三界來到了丰南城外,將靈舟落下來后,兩個人直接往丰南城門口走去,墨九狸早就用神識查看了丰南城門周圍的陣法了,發現陣法是存在的,但是卻沒有啟動,估計是不想浪費神石吧……

再想到之前從中年婦人口中了解到的南域的情況,墨九狸覺得自己想在南域找到一個識別自己靈魂氣息的陣法,怕是不容易啊!

估計只有南域第一大城池南域城城門處,會有沒失效的陣法吧!

墨九狸一邊想著,一邊進了丰南城,找了一家相對來說比較高檔的酒樓客棧為一體的南來酒樓住了下來,小二熱情的把墨九狸和三界迎了進去!

「要兩個上等房間,再來一桌最好的酒菜,我們等會兒到大廳內用餐!」三界對著小二說道。

「好勒,兩位客官,我先帶你去房間,酒菜馬上就好!」小二熱情的說道。

墨九狸和三界跟著小二上樓,在房間裡面看了一圈然後下來,上菜的速度很快,還故意給三界和墨九狸選擇在一個靠窗又比較安靜的位置,看起來小二還是很有眼色的……

墨九狸嘗了幾口飯菜,味道一般,她就簡單吃了點兒,倒是三界不太挑食,什麼都能吃一點兒,沒辦法啊,主人不吃,他也不吃,會讓人懷疑的……

墨九狸兩人一邊吃著,一邊聽著周圍人議論的談話聲,不虧是排行前十的城池,哪怕是最後一名,來這裡的人,也是來自各個地方的……

有談論各個險地的,也有談論其餘城池八卦的,最多人說起的便是,最近南域十大城池排名大賽的事情,很多人都在說這件事……

墨九狸和三界安靜的聽著,並沒有去問,反正他們想知道,有的是辦法……

晚上的時候,三界直接把南來酒樓附近的怨靈,召喚了兩隻過來,來的兩個怨靈是一男一女,看起來像是一堆夫妻,雖然不是怨靈王,但是身上的怨氣修為並不低,看起來死的很慘,執念也很深的……

「王,您召喚我們有什麼事情嗎?」兩隻怨靈看著三界有些懼怕的問道。

雖然他們的修為不低,但是在三界面前,還是讓他們恐懼,因為三界身上的氣息太強了!

怨靈也和人族,獸族一樣,對於他們的王有著天生的懼怕,雖然怨靈通過不斷吞噬怨氣怨靈,就能成為怨靈王,但是怨靈王和怨靈王還是有察覺的!

三界雖然不是神界的怨靈王,但是三界是被墨九狸契約的,墨九狸的血脈強悍就不用說了,所以別說眼前兩隻怨靈了,就是神界的怨靈王遇到三界也只有趴著的份……

「不用擔心,我找你們來,只是問你們些事情!」三界看著兩個怨靈說道。 不管第幾次見道看屍老人孟伯,我都不自覺的心生恐懼。他的身上似乎蘊含什麼魔力,讓所有見到他的人和鬼,都會本能的畏懼。

對鬼有威懾力,我能想得通,沒有金剛鑽,不攬瓷器活。既然整天要跟屍體打交道,孟伯肯定是有自己的方法,來震懾鬼魂。

可是就那麼一個身材矮小,瘦瘦弱弱,看起不夠我一拳打的老頭,竟然會讓我這個一米八個頭的壯實小夥害怕不已。這讓我有些不解,我害怕他幹什麼?

孟伯看到我傻愣愣的看着他,突然嘴角微揚,扯出一抹詭異的笑容:“我就知道咱們兩個有緣,你早晚會回來的。”

這老頭很古怪,他之前還想讓我留下來陪着他。要我整天跟一堆屍體打交道,還不如一把刀把我解決來的爽快。不知道這次,他是不是又要讓我留下。

我剛想張嘴說些什麼,卻突然呆住了,苦笑不已。我差點忘了,自己現在已經算是死了吧?難道孟伯是早就猜到,我會死在海城市?

反正都已經死了,再戰戰兢兢的又有什麼意義?我壯起膽子問道:“孟伯,秦晴哪去了?”

在我“死”之前,我眼中最後的畫面,就是秦晴努力向我撲來。明知道有陣法阻擋,她還是那麼拼,說實話挺讓我感動。

孟伯沉默了片刻,最終嘆息道:“秦晴那丫頭,還真傻。爲了救你,差點魂飛魄散。”

我心中一緊,衝到孟伯面前,激動的抓着他的胳膊:“孟伯,她怎麼樣了?現在在哪?”

對秦晴,說不上什麼感情不感情。只是她把我從下面救回來,這次又爲我那麼拼命,我可不是個忘恩負義的傢伙,人敬我一尺,我還人一丈。

孟伯的臉上看不出任何表情,緩緩開口:“她的狀態不是很好,不過你也不用擔心,有我在,無大礙。”

看似平淡的一句話,讓我覺得渾身一震,忍不住的就對孟伯產生了強烈的信任感。似乎覺得,只要有他在,一切都會沒問題。

這個時候我才注意到自己太過激動,還緊緊的抓着孟伯的衣袖,很尷尬的鬆開手:“對不住,我剛剛太激動了。孟伯,多謝你救了我們倆!”

“不,我可沒出手。是秦晴那丫頭救了你,然後帶你過來。本來她今天就要離開,但身受重傷,我暫且留她一段時間。”孟伯面無表情的說道。

通過孟伯一番解釋之後,我才明白,原來我還沒死。當然,我沒死的代價,就是讓秦晴重傷,幾乎魂飛魄散。

雖然不知道當時的情況,但我還是能想象的到,秦晴把我從那幾個禽獸手裏救回來,是多麼的艱難。我可是清楚的記得,她被陣法反彈回去的時候,臉上那痛苦的表情。

“你現在,願不願意留下來跟着我?”孟伯再次問了這個問題。

我內心也很掙扎,我知道孟伯也肯定是個世外高人,至少在對付鬼物這方面,很有經驗。

可是我就是對他有些反感,可能是因爲他對醫院黑心醫生盜取器官的事情無動於衷,也可能是因爲這次的事情也幾乎袖手旁觀。

我又不敢說話太直,怕得罪他,誰知道他會不會突然翻臉,把我和秦晴都趕出去?我還好說,秦晴可是受着重傷呢。

“跟着你,是不是就要一直留在停屍房?”我問道。

孟伯不動聲色的點了點頭:“不錯,這裏必須有人守護。”

“那還是算了,我不想一輩子留在這種地方。”我搖了搖頭,堅定的說道。

本來以爲孟伯會很生氣,但沒想到,他竟然只是點了點頭,就沒再說什麼,轉身離去。

我呆呆的站在原地,過了好一會才反應過來,我特麼是一個人呆在停屍房裏啊!不會再有鬼作亂吧!

要是真死了,也就算了,停屍房是我的歸宿,我認命。可我現在是個活生生的人,留在這種陰森的地方,也是很害怕的。

我頭也不回的跑向停屍房的大門處,打開門,衝了出去。在離開的時候,似乎還聽到身後有可怕的響動。

走出停屍房之後,我忍不住的打了個冷戰,孟老的房間內依然飄出“咿咿呀呀”的唱戲聲。擡頭看了看牆上的表,現在是凌晨四點多,天已經矇矇亮。

“沒想到,我還能重新見到太陽!”我忍不住感嘆。

這幾天的遭遇,實在是太離奇恐怖,多少次我都以爲自己再也見不到太陽。我有些貪婪的呼吸着清晨的氣息,順便活動一下身體。

但是我漸漸發現,光線竟然越來越暗,天色比半夜時分還要黑。半夜好歹也有星星,現在只是無盡的黑暗。

如果不是醫院走廊還有應急燈散發着昏暗的光芒,我真的以爲自己又回到了那個只有黑暗和鬼物的地方。

“這,這是怎麼回事?”我有些納悶,不自覺的後退了幾步。

對現在的我來說,身後孟伯的房間,反而更有安全感。雖然打心底裏對他有些畏懼和不喜,可他總能讓人感覺到可靠,這是什麼鬼道理?

這個時候,我已經不是那麼害怕。我突然想到,這應該就是所謂的黎明前的黑暗,高中時上地理課,老師講過這個原理。不過我一直都是學渣,說不出頭尾來,只記得好像是什麼地球自轉引起的。

“呼哧……呼哧……”

這聲音,像是什麼大型動物的喘息聲,而且聽聲音似乎距離越來越近。突然間,我看到兩個紅色的小燈籠,從黑暗中出現。

剛剛鬆了口氣的我,心臟再次緊縮,渾身發顫。那兩個紅色的小燈籠越來越近,周圍的溫度也降低了不少。

“孟老,我是來接人的!”甕聲甕氣的聲音響起,幾乎震破我的耳膜。

原來那並不是什麼小燈籠,而是一雙眼睛!一個牛頭人身的龐大怪物,出現在我的面前。

我嚇的說不出話來,這牛頭人的容貌我可是記得清清楚楚,它就是當初差點吃了我的怪物。當時幸虧秦晴出現,我纔沒有淪爲牛頭人的食物。

“是你?”牛頭人也發現了我,深處大舌頭,舔了舔嘴脣,眼神中滿是興奮。

我去,不是吧?又想吃我?

我驚恐的往後退着,突然一雙大手拍在我的肩膀上。我嚇的亂跳,驚叫出聲。

“小夥子,膽子太小了點吧!”竟然是孟伯,真是嚇死人不償命。

看到孟伯後,我稍稍安心,趕緊躲在他身後,苦着臉道:“孟伯,有怪獸!”

“你纔是怪獸,我是牛頭!”牛頭人憨聲憨氣的說道。

如果不是之前差點被它吃掉,我肯定會覺得他還挺逗,說起話來傻乎乎的。不過牛頭怎麼了,那也是牛頭怪獸。

孟伯看都不看那牛頭人一眼,淡淡的說道:“那是地府的鬼差,要繼承我的位置,以後你少不得要跟它們打交道,無需害怕。”

我差點吐血,孟伯還真會趁人之危,在這種時候說出這番話,明顯就是要逼着我留下。最憋屈的是,明知道他不懷好意,我還不敢反駁。誰知道他會不會一個不高興,直接把我扔給正對我垂涎三尺的牛頭人?

聽完他的解釋後,我腦子裏閃過一道靈光,地府鬼差?牛頭馬面?

原來是這樣,我說怎麼會有這種怪物,原來是傳說中的牛頭馬面。我記得之前範無救跟孟伯說過,三天之後會派牛頭馬面來帶走秦晴!

果然,牛頭再度開口,向孟伯索要秦晴。他今天來這裏的任務,就是把秦晴帶下去,承受煉魂之苦。

我可不想看到秦晴就這麼被帶走,孟伯之前告訴我,她現在很虛弱,差點就魂飛魄散。如果再帶下去承受煉魂之苦,肯定會撐不住。

“孟伯,求求你救救秦晴!你不是說能讓她在這裏多呆一段時間麼?”我哀求道。

孟伯扭頭,意味深長的看了我一眼:“我說暫且留她一段時間,沒說讓她多呆一段。既然鬼差來接,也是時候下去了!”

我氣壞了,我對這老頭最不滿的一點,就是他太鐵石心腸了,不知道怎麼會那麼冷血。之前小男孩和楚閔那些人被醫院黑心醫生殘害的事情,他肯定也知道,卻沒有出手。

我差點被那羣禽獸醫生解刨,他也沒有出手,還是秦晴拼着魂飛魄散救了我。現在,他竟然要把重傷的秦晴交給牛頭!

“你怎麼那麼冷血啊?你不知道秦晴現在還身受重傷麼?她要是下去,肯定無法承受煉魂之苦!”我焦急的吼道。

不知道是不是錯覺,孟伯的臉更黑了,冷聲道:“這是她的命,我不能肆意爲別人改變命運,否則會有天譴。”

該死的,這老頭子還真是泥古不化,鐵石心腸!看來,我就算再義憤填膺,也改變不了他的態度。

我深吸了一口氣,突然撲上去抱着他的大腿:“孟伯,我求求你了,救救秦晴吧。我願意留下,繼承你的位置,怎麼樣?只要你能救救她,不要讓她現在下去!”

“你留下來,可以。秦晴不行!”孟伯的聲音,一如既往的冷漠。

我的心情瞬間跌到谷底,難道我要眼睜睜的看着秦晴被帶走,以重傷的魂魄,去承受煉魂之苦? 第3888章

「王想問什麼就問吧,我們知道的都會說的!」男怨靈聞言安撫的拍了拍身邊的女怨靈,看著三界道。

「你們是夫妻?」三界沒說話,看了眼身邊的墨九狸,墨九狸好奇的看著兩個怨靈問道。

「是的,我們是夫妻!」男怨靈聞言看著墨九狸是一個小和尚,微微一愣,但還是如實的回道。

「我們聽說最近要舉行什麼南域十大城池排名大賽,是怎麼回事?你們知道嗎?」墨九狸平靜的看著兩隻怨靈問道。

「你們不知道嗎?」男怨靈聞言詫異的問道。

「不知道,我們剛到南域……」墨九狸淡淡的說道。

「原來你們是剛來南域的,難怪你們不知道!南域城池無數,其中資源最為豐富的十個城池,是南域的十大城池,丰南城在十大城池中排名第十!」

「因為丰南城附近的丰南山脈中,有不少修鍊資源,所以才會排名第十,而南域十大城池排名大賽,說白了,是南域十大城池的城主爭奪賽……」

「這十大城池附近都有著資源豐富的山脈,或者森林等地,所以這十大城池的城主,也就成為了所有南域人眼紅的位置……」

「十大城池的城主向來都是強者居之,現在你們看到丰南城內一切都很安靜祥和,也是因為有了南域十大城池排名大賽的關係……」

「我們聽老祖宗說過,從前十大城池的城主是三天一換五天一換的,誰的實力強,誰就可以去挑戰城主,哪個時候到處都是戰鬥,城內一片的血氣……」

「後來,南域來了十個強者,穩坐十大城池城主之位數年,而且當初的十大城主,實力相差不多,但是誰都想當第一城池南域城的城主啊!」

「於是,他們十大城主就想出了一個比賽,據說就是從哪個時候開始,十大城主就定下了規矩,每隔百年的時間,就舉辦一次十大城池的排名比賽,比賽第一的人,就是第一大城池南域城的城主……」

「百年後再次比試,輸的人就會被贏的人取代,比賽也是按照十大城主的名次,擔任十大城池的城主的……」

「比賽演變到後來,十大城主的後人,就這樣一直保持到現在,也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始,參賽規則又發生了變化,也就是現在的十大城池排名比試規則!」

「現在的參賽規則是,每個城池的城主,帶上自己城池內選出的十個高手,一起參加比試,也就是比賽從原本是十大城主的比賽,變成了每個城池有城主在內的十一個人參加比試!」

「最後按照排名,擔任十大城池的城主位置,舉個例子比如今年排名第一的丰南城城主,和他選出的十個高手贏了第一名,那麼未來百年的時間,丰南城城主就是南域城的城主了……」

「不過,南域城的城主是神王強者,已經穩坐第一城南域城城主數萬年了,大概是不可能換人的……」男怨靈看著三界和墨九狸詳細的解釋道。 在今天之前,我絲毫不會在意秦晴的安危,甚至有時候會惡毒的詛咒她趕緊被抓下去,好好吃點苦頭。畢竟要不是因爲她,我也不會有這麼多恐怖又危險的遭遇。

但是今天的事,讓我對她的恨意完全煙消雲散。她救了我兩次,算起來我還是欠她的。我羅漢不是忘恩負義的小人,不能對她坐視不理。

“孟伯,我求求你了!我留下來還不行麼?你救救秦晴,最起碼也得等她恢復了傷勢,再讓她走吧?”我把自己的姿態放到最低,低聲下氣的哀求道。

但是孟伯這個一直黑着臉的老頭子,就像茅坑裏的石頭,又臭又硬,怎麼都勸不動。

“我已經跟範無救說過,今天把她交出去。三天期限已到,我決不食言!”孟伯的那張老臉,此時在我看來,面目可憎,簡直比牛頭還討厭!

苦勸無果,我也不不再奢望他能出手相救,氣憤的瞪了他一眼:“鐵石心腸的老傢伙,不幫就不幫!你別想讓我留在你這鬼地方,你不幫她,我幫!”

說完,我也不顧孟伯的臉色多難看,直接扭頭衝着牛頭,大吼道:“有本事就來吧,想把秦晴帶走,先從我的屍體上跨過去!”

我的大義凜然,根本無法博取牛頭的同,只見他伸出長舌頭,了嘴脣,臉上滿是興奮和期待:“好好的美餐,我爲什麼要用腳踩?既然你都這麼說,那我就不客氣了,吃飽了纔有力氣幹活!”

我渾一陣惡寒,面對這麼個吃人的怪物,說不害怕是不可能的。但爲了秦晴,我還是壯起膽子,絲毫不退讓。

這不是裝的行爲,我也根本沒有耍帥的心思。我羅漢做事,就講究個無愧於心。要不是秦晴兩次相救,我現在早已經魂飛魄散,哪還有機會站在這裏跟牛頭對峙?

牛頭突然體又膨脹了數倍,那一雙大舌頭,看起來跟寬大的被子一般向我席捲而來。它張大的嘴巴,我一個人都不夠填,陣陣惡臭從那血盆大口中散逸而出。

我渾一顫,最後關頭還是認了慫,本能的嚮往後退。可是我的雙腿卻死死的定在原地,任憑那噁心人的舌頭包裹着我的體,似乎下一個瞬間,我就會出現在它的口中。

“行了牛頭,帶走秦晴,我無話可說。不過你要想帶走我的人,哼,範無救和謝必安聯手,也保不住你!”

孟老突然出手,我還沒看到他到底做了什麼,上的大舌頭已經消失,牛頭慘叫出聲,驚恐的後退了幾步。

我愣了一下,隨後反應了過來,也不知道哪來的勇氣,腦子一抽,大喊道:“老頭子,誰答應留下來了?!你要是不幫秦晴,我絕對不會留下來!”

事後回憶起這一幕,我簡直想給自己幾個大耳光,不趁着機會再求孟老一把,反而在他面前裝腔作勢,這不是找死麼!

孟老冷笑了兩聲,這是我第一次見到他笑出聲。他的笑聲簡直比哭還難聽,用嘶啞而又森的聲音說道:“你這是在威脅我?我最討厭別人威脅我!你已經說過要留下來,就別想再離開!”

沒錯,我之前是說過要留下來,可那也是爲了求他出手幫助秦晴啊。沒想到這老傢伙不出手相助,卻又想白白佔便宜,讓我留下來。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