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於跟陸家和霸武門徹底撕破臉!

屆時,陸家底蘊肯定盡出,不惜一切代價都要滅殺王宇,這還不算,更可怕的是霸武門。

三谷四宗五門之一的霸武門,在凌雲市不過是一個外門執事主持工作的點,是霸武門最小的嘍啰,真將霸武門趕出凌雲市的話,等於是斷了霸武門在凌雲市的財路,霸武門的高手豈會坐視不理?

但……

王宇根本不懼!

且,鐵了心就是有干!

用他的話說,從斬殺陸風,到斬殺陸南天,接著陸家老祖和莫元,再到南省省城來的田振龍,已經是不死不休,何須虛與委蛇?

三個字,干到底!

……

霸武門和陸家在第一時間便得到了消息,自是怒不可遏。

「五天後,呵呵……」

陸家祠堂,地下密室之中,盤膝而坐的老者,看著到來的陸家家主和霸武門的劉佐、黃鐘三人,說道:「他沒有機會出席的,你們應該感謝他,替你們舉辦這場宴會,準備棺材吧,到時候你們直接去送棺材給這所謂的第一人,讓凌雲市所有人看看,誰才是凌雲市的主宰!」

「好,好的,大人!」

「本尊要的百名元陰之體的少女,動作快點!能否將其背後的高手一舉斬殺,才是滅殺那小子的關鍵!本尊的鬼幡,開啟一次需要的基本數量!明白嗎?」

「明,明白……」 第二天,孫穎醒來又被王宇尋找一次頓悟的感覺,才紅著臉被王宇送到三中。

天才班修練場對孫穎還有很好的修鍊效果。

不僅僅是重力場,速度和反應的測試機關等等,對孫穎來說,都很有效果。

但對王宇來說卻已經沒有意義。

他的實力已經超越了天才班修練場設置的極限。

「放學時我來接你。」

「嗯。」

孫穎應了一聲便一溜小跑著離開。

雖然依舊跟平時來的時候一樣,但要做到以前那樣自然隨意,卻是不可能了。

畢竟,

兩人雖然誰都沒挑破,

但在「肢體的接觸和行動」上,卻已經越線。

讓孫穎有種戀愛的感覺,

怎能不害羞?

……

「老闆娘,最貴的煙,給我來一箱。」

「……」穿著依舊火爆,事業線都快露-點的老闆娘,看著再次到來的小帥哥,一臉詢問的目光:「大兄弟,你認真的?我們這小店一次進也不會進一箱啊,何況是最貴的,都是五條五條的進呢……進來坐,進來坐……喝杯奶茶,姐姐給你免費……」

「有多少給我拿多少,不坐了,老闆娘。我不喜歡吃奶。」王宇微微一笑,麻溜地拿出一沓紅牛:「自己數。」

「呵呵……」

老闆娘笑了笑,將店裡的軟J界拿出一條,道:「一條就夠了,抽完再來,像你這樣的帥哥,養眼呢,多來幾次喲……」

「……」王宇摸了摸鼻子:「老闆娘,你不會看上我了吧?你的年紀我可以喊你阿姨!」

「行啊,那你喊我阿姨,沒問題。小哥哥是特意照顧阿姨的生意?」

「有嗎?」

王宇問道。

「呵呵……」

老闆娘笑笑,從王宇的一沓錢中抽出煙錢:「1800,零頭給你優惠。」

「不用,不差錢。」

王宇又抽出一張拍在收銀台上,拿著煙,轉身而去。

「小哥哥,你印堂發暗,最近幾天要小心點喲……」

老闆娘忽然對著王宇的背影喊道。

王宇身形微微一頓,回頭微笑道:「老闆娘會看相?」

「會看相,會摸骨,會觀氣,會算命,而且很准,要不要進來,姐姐……哦不,阿姨我給你仔細看看?」

「我不信命。」

王宇眯起眼睛說道。

說完,點燃一根煙,便轉身離開。

老闆娘收起了臉上的微笑,看著王宇離去的背影,搖頭喃喃自語道:

「真的很矛盾啊,為什麼看不透呢,睡了他或許就能懂了。不過,我這樣子似乎老了點?看來還是年輕點好……

這傢伙崢嶸盡顯,鋒芒畢露,明顯化龍,卻又死氣裹命,這幾天會有大劫,但明顯又有勃勃生機……真複雜,算了,結個善緣吧……」

……

王宇不知道是,

前世想要他肉償的老闆娘,今生竟是再次生出睡他的念頭。

人生啊,

命運吶,

繞來繞去,

但有些東西,終究是無法繞過去的。

哪怕結局已經改變。

或許還是命中注定的改變呢?

……

「這老闆娘,似乎有點奇怪?」

走出老遠的王宇,也是微微搖頭。

或許是他的改變,導致了她的變化?

前世的王宇自然看不出老闆娘有什麼特別,現在的王宇,同樣看不出什麼異常,但上次無意中的買煙,讓他感覺到一絲異樣,缺又說不出哪裡不同,這次,哪怕是他偷偷有了透視眼,也沒看出什麼。

但就是感覺有點不對。

直覺。

或許是自己太敏感了?

王宇沒再多想。

直接回了別墅,開始了他的布置。

整個別墅的範圍內,都按照洞府的標準改造,不過限於他此刻的實力,只能布下一些簡單的陣法,聚靈,防守,攻擊,迷幻,這些基本的作用都要具備,

雖然在王宇眼中都是最基本的陣法,

但在世俗武道界,一旦啟動他布下的陣法,足以將築基境巔峰扼殺在其中,除非對方懂得推衍陣法的運轉,抓住「遁去的一」,也就是其中的一線生機,或者有著遠遠超越築基境的絕對力量,能夠強行破陣,否則的話,

有進無出!

這是對整個別墅布下的陣法,等於是山門的護山大陣。

而別墅內部,則是布下了兩個專門的修鍊室,靜心凝神聚靈都少不了,絕對比天才班冥想的修練場強出數倍,而且王宇專門煉製了裝入靈晶催動陣法的陣眼,一旦加入靈晶啟動陣法的話,會讓修鍊室的天地靈氣提升數倍,源源不斷地供應修鍊所需。

更牛逼的是……

能夠增強天地法則的氣息!

這是整個修鍊室的核心,也是最有用的功能。

晃眼間便是幾天過去。

王宇除了每天接送小姨上學,晚上跟小姨講講鬼故事,順利地鑽進小姨的被窩,還有就是找找頓悟的感覺外,所有的時間都用在了改造別墅中。

花園珍貴的花花草草,變成了不如原來漂亮,但卻散發著陣陣葯香的珍貴藥草或者靈藥!

三畝地的花園,徹底變成了王宇的葯園。

不過,除非你真的走到葯園裡面,否則看到的依舊是普通的花草,這是簡單的迷幻陣,障眼法。

葯香也控制在別墅內,不會散逸到別墅之外。

「小姨,今晚你就在紀老師那睡。」

在田振龍頭七回魂夜到來的這天,王宇將小姨送到學校后,說道。

「怎麼了?」

「我夜觀天象,今晚陰氣極盛,鬼多,我怕是要忙一晚,沒時間陪你睡覺……」

「……」孫穎撅嘴:「雖然我有點怕,但我還是想回去陪著你,反正我看不到……還有,你每天都在花園裡弄吃的喝的給那些……鬼,究竟……為什麼啊?不管不行嗎……」

「不行不行,這是生意,而且,不跟他們聊聊,我哪裡有那麼多的鬼故事給你講啊……好了好了,小姨,明天放學我再來接你。」

王宇將還想說什麼的孫穎推進了學校,看著孫穎「乖乖」的進了學校后,才轉身返回。

「咦?」

路過小賣鋪的時候,王宇不經意地瞄到一個年輕漂亮的女孩坐在收銀台後,玩著手機,跟老闆娘有幾分相似。

老闆娘卻是不在。

王宇沒有多想,也沒停留便走了過去。

在王宇遠去了一段距離后,小賣鋪的年輕女孩抬起頭,目光幽幽地看向王宇的離去的方向:

「死氣更濃烈了,看來快了啊……」 一壺茶,一支煙。

一把能夠晃動的躺椅,王宇悠哉悠哉地坐在花園裡,眯著眼看,看著夜空下璀璨的星辰。

一隻白色的萌萌噠的小貓咪慵懶地趴在躺椅的扶手上,靠著王宇的肩膀,藍色如天空的眼睛,時不時斜眼看一下王宇,充滿靈智的樣子。

可惜,此刻的王宇是神遊天外的狀態,自然無法發現貓咪充滿靈智的眼神。

八九玄功的奧義在他的體內流轉著。

神遊天外的仙尊神魂本源,在虛空之上沐浴著璀璨的星光,承受著罡風的淬鍊,同樣流轉著八九玄功的奧義。

我輩修士,修鍊便是永恆的主旋律。

煙灰已經積累的好長,

可愛的小貓咪輕輕地伸出爪子,乖巧地幫王宇將煙灰彈落。

這是今天歸來的時候,王宇碰巧在別墅小區內碰到的小野貓,或許是被萌寵的模樣吸引,王宇想著小姨一定會非常喜歡。

看看左右無人,

便隨意地施展了一點點簡單的御獸術,

小白貓便乖乖地跳到了他的肩膀上,

跟著他回了別墅。

「喵嗚……」

子時,陰風悄然出現,花園內的溫度彷彿瞬間降低了幾度,白貓抖動了下,眼睛看向院門的方向。

王宇早已失去焦距的目光,漸漸恢復清明。

「子時到了。」

背對著大門的他,伸了個攔腰,喃喃自語,依舊靠在躺椅上,輕輕地晃動起來。

搖曳的吱吱聲,在陰涼、清冷、靜寂的子夜充滿一股蕭瑟的味道。

「可別讓我失望。」

王宇喃喃自語。

他沒睡,只是將自己的神魂和肉身氣息都收斂到了極致,此刻的他就像是一個普通的少年。

時間一分一秒地過去。

孤魂野鬼這兩天已經銳減,除了第一天開張的時候,後面幾天,到來的孤魂野鬼都是零零星星的,最多的一天僅有五個,前晚更是一個沒有。

「好可愛的貓咪……」

忽然背後一道陰風吹來,傳來一道熟悉的聲音,讓王宇頓時微微皺眉,猛地扭頭看向大門。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