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武魂殿的事情搞定了,自己去新的世界,得好好的讓林一度一下假,畢竟這次來是收凈蓮妖火的。

「他真的是一名斗帝?難怪氣息如此的恐怖,而且這麼吸收斗之氣居然沒事兒。」蕭戰驚奇的看著林一,這還是他第一次見到斗帝級別的斗師。

林辰笑了笑,並沒有說話,不就是一個斗帝了嘛,有什麼大驚小怪的,等過段時間自己把斗帝丹的獲取方法公諸於世,到時候你們還不得被玩死。

終於,大約過了半個小時,林一吸收斗之氣的動作終於停了下來。

只見他發了一個哈欠,然後一臉滿足的掏出了一個雞腿,慢慢兒的啃著。

看到這一幕,蕭戰連忙說道:「林城主,家裡宴席已經擺好,可以去我家歇歇腳。」

林辰搖了搖頭,「吃飯就不必了,我還得去找凈蓮妖火有點兒事情,等下次來再去你家吧,反正要不了多久,長則半年,短則一月,到時候剛好可以把拍賣會給開了。」

蕭戰看到林辰沒有想要去吃頓飯的意思,也沒有多加勸阻。

林辰掏出了一張地圖,然後在地圖上面標註了一個點,當地圖標註好了一個,林辰就將地圖遞給了林一。

林一接過地圖看了看,點了點頭,閉著眼睛靜靜地感受了一下。

片刻,他睜開眼睛,然後對著林辰點了點頭。

林辰微微一笑,然後說道:「我們現在就過去,等到凈蓮妖火突破到斗帝了,到時候我們就可以穩穩的吃住武魂殿,到時候武魂殿的事情結束了就回來開個拍賣會,好好的賺一筆。」

林一把手搭在林辰的肩膀上,然後在眾人的目光中直接消失了。

眾人看到突然消失的林辰兩人,不由得感慨斗帝的強大,能在這麼多斗師的眼皮底下直接消失了,而且還沒有人知道是怎麼樣消失的。

就在這個時候,幾道霞光從不遠處飛來。

其中一道身影來到了蕭戰他們的旁邊。

看到來人,蕭戰雙手抱拳說道:「古族長。」

古元點了點頭,雙眼看著林辰他們消失的地方問道:「是哪一位斗師突破了斗帝?是如何突破的?」

他在族裡面處理事物,突然接到烏坦城的傳信,說有人突破斗帝。

這讓他就很詫異了,畢竟晉陞斗帝的過程可謂是十分的恐怖,按道理他應該能夠感應得到才對啊。

蕭戰搖了搖頭道:「並沒有人突破斗帝,蕭族長還記得林辰嗎?他回來了,帶來了一位斗帝。還說那位斗帝好久沒回來了,吸收斗之氣補充一下身體。」

「林辰?他回來了?他在哪兒?」古元聽到林辰回來的消息眼神一亮,因為林辰說了,他會回來舉辦一場盛世無雙的拍賣會,甚至會出現斗帝丹的存在。

而古元在林一突破斗帝以後,整天就悶悶不樂的,一天就想著林辰到底什麼時候才來烏坦城舉辦拍賣會。

蕭戰點了點頭,「剛才聽他和那位斗帝大人所說,他們應該是去找凈蓮妖火,而且聽他的意思,他是想要幫助凈蓮妖火突破斗帝。」 片刻調息好后,紛紛起身再次攀登。

神階第二層,一步步往上。九百九十階梯,在這一刻好像無限延長。

威壓作用在他們的身體之上,開始產生了反應。最先,是霽華裸露在袖子外的手腕,皮膚寸寸乾裂沁出鮮血。

月千歡立馬回頭,握住霽華的手腕輸入能量修復治療。

然而這並不能治療霽華,反而是產生了副作用!

霽華皮膚上的龜裂更嚴重了,一路蔓延到了胳膊。月千歡皺眉,「這是怎麼回事!」

「歡歡,收手吧。看來這神階之上,不能動用絲毫的力量。」墨九卿說。

鳳九黎點頭。

他伸出手,只見他的手掌皮膚也開始乾裂了。

慢慢的,是墨九卿,月千歡和蒼煙。這似乎是從他們實力的高低來劃分的,誰也躲不過。

並且一旦使用自身能量,就崩塌乾裂就越快!

不能醫治,月千歡黛眉緊蹙。

霽華笑笑,無所謂的收回手扯扯袖子遮住。他開口:「娘親,我們快點登上去吧。到了第二層和第三層中間,我們可以休息。到時候再來療傷試試。」

「好,也只能這樣了。」

在神階上面多停留一分,就受傷重一分。

月千歡他們立馬加快了速度!

然而再快的速度,在神階威壓的鎮壓之下,也變得無比的緩慢艱難。堪比蝸牛爬。

一階一梯,時間流逝。

月千歡他們身上,皮膚龜裂的越發嚴重了。神階之上,還有金光絲絲縷縷蜂擁而至,包圍月千歡他們。

這縷金光,撕裂他們的傷口,讓鮮血染透了衣裳,一滴一滴滴落在神階之上。

最無助的,是他們還不能反抗!

反抗只會招惹來更多的金光。月千歡咬緊牙關,面前伸過來一隻手。墨九卿抓住她和霽華,用力拉著他們往上。

還有一百階梯,加油!

等月千歡他們艱難無比的登上第二層頂,每個人都成了血人,看不清楚容貌。

他們盤腿打坐,在身下很快匯聚成血泊。

盤腿打坐,掐訣修鍊。

一點點的修復體表的傷口。過了兩個時辰,他們才修復好全身傷勢。

換了衣服,整個人都舒爽了起來。

這時,蒼煙說:「你們有沒有感覺,經過剛剛第二層后,我們肉體的力量更大強大了。」

眾人點頭。

月千歡抬頭和大家對視一眼,眼底閃過明悟。

看來這神階,有著淬鍊他們肉體的功效。只是第二層,就如此兇殘。第三層,第四層……越往上,越可怕!

可他們已經登上來了,沒有回頭的路。

只有勇敢往前沖!

休息好后,他們繼續出發!

第二層,淬鍊的是肌膚。第三層,皮膚好好的,可身體內部的血肉卻寸寸崩裂,鮮血在皮膚映成了血紅色。

噗通!

霽華半跪下,額頭汗如雨下。

他痛的牙齒咬得嘎嘣響。抬起頭,面對月千歡他們擔心的目光,霽華艱難開口:「我沒事。繼續吧!」

「來。」墨九卿朝霽華伸手。

他們必須要互幫互助,才能成功登頂!他們是一家人,誰也不能丟下誰。

霽華伸手,握住了墨九卿的手掌。走! 還有三百梯……

還有二百一十梯……

還有九十八梯……

終於爬上去了!月千歡他們砰砰砰摔倒在地上,渾身痛到連手指頭都難以再動彈一下。

就在地上躺了足足一天的時間,讓身體自我修復。一天後,他們才艱難的爬起來。忍著痛盤腿打坐,大家看著對方,心有餘悸。

這第三層,兇險萬分!

幾乎讓他們感覺半邊身體邁進了地獄一樣。死亡是如此的近!

而這,才剛剛爬完了第三層。還有還有六層等著他們,心驚肉跳,月千歡他們頭一回想要放棄一件事。

大家都在打坐調息之中,月千歡看了眼,悄悄給墨九卿傳音。「這樣下去不是辦法。」

「我知道。」墨九卿回答。

蒼煙實力在他們之上,比他們更能堅持。所以不用擔心她的安危。

可在他們兩之下,霽華和鳳九黎情況危急!

月千歡傳音說:「第三層,霽華就差點走不下去。我不確定,第四層他還能堅持住嗎。還有師尊。」

月千歡握緊了拳頭,眉頭緊緊皺在一起。

以實力來劃分的。霽華會是最先堅持不住的!

然後是鳳九黎,再是她和墨九卿,最後蒼煙。他們心底萬分清楚,只要他們倒在神階之上,等待他們的不是失敗,而是死亡!

徹徹底底的死亡,再無活路。

墨九卿比月千歡更多一分憂慮。他目光落在月千歡的肚子上。

月千歡頓了一下,也低頭看向平坦纖細的肚子。進入封神境后,一路走來根本沒有閑工夫管其他。以至於,她差點就忘了,肚子里還有一個小傢伙。

拳頭緊握,指甲深深刺透了手心。

月千歡深吸口氣,「無論如何,我們都要爬上去!一定要通關!」

不僅墨九卿和霽華,還有師尊。另外的聖塔九重里,爹爹,哥哥他們還在等她們!

「準備好丹藥吧。情況不對,就殺上去!」月千歡說。

墨九卿點頭。他鳳眸之中,眸色幽暗。

抬頭看向頭頂。一層一層的神階往上,最高的巔峰置身於金光璀璨之中。

他們的終點在那兒,看起來遙不可及。

郡主駕到 半響后,他們都調息好了。紛紛起身,朝著第四層邁開腳步。

一隻腳放在第四層第一個階梯上,他們瞬間感覺到了難以抗衡的恐怖力量。壓得他們不得不低頭彎腰,壓得喘不過氣來。

皮膚龜裂,鮮血絲絲染紅了衣服。

月千歡沉聲開口:「不要停留,走!」

「走!」

大家深吸口氣,抬頭往上走……

這個時候,左圖修終於從渡心鏡里出來了。他命都沒了半天,癱倒在地奄奄一息。

趙瓏比他先出來,情況好很多。

蛇姬目光陰霾看著他們,開口:「準備好去最後一層吧。你們在第八層都如此艱難,第九層你們通關不了的。」

看到左圖修和趙瓏變臉,蛇姬得意的笑了笑。

她循循誘導,「不過你們若幫我,對付月千歡他們。我就能幫你們,讓你們有機會通關!」

「好,我幫!」 名門蜜婚 左圖修迫不及待回答。

趙瓏遲疑了半秒,還是點頭。「好!」 鮮血染階梯,觸目驚心的畫面,讓人難以忍心看下去。

但是誰也幫不了他們。只有他們自己,才能攀登上最終點!

第四層,瀕臨垂死。

與生死一條線上,如履薄冰。艱難危險的掙扎著,堪堪爬上了第四層……

呼呼!

月千歡倒地。

她粗重喘息著,無視自己身上的傷。扭頭,月千歡第一個去看墨九卿,霽華他們。

他們也好不到哪兒去,縱然是蒼煙,也渾身是血跪倒在地上,疼的抽氣。

霽華艱難動了動手指頭,從九重空間塔里取出無數瓶丹藥。丹藥瓶子鐺鐺撞擊作響,滾落一地。

他們已沒開口說話的力氣。接過丹藥瓶子,丹藥不要錢的塞進嘴裡。

緩了許久,才勉強緩過神。

月千歡開口:「我們能在這兒停留多久?」

每一層神階之間,都有一塊平台,能讓他們短暫隔絕威壓,在這裡休養生息。

否則要一直不斷的爬下去,恐怕沒有人能堅持得了。

「我們在第三層最久,休息了三天。」墨九卿回答。

三天?

月千歡苦澀一笑。他們現在身上的傷,縱然是以巔峰實力,變態般的恢復能力。也無法再三天內恢復痊癒。

傷得太重!連靈魂都被重創。

才爬過了第四層,不用想知道越往後越難。他們幾乎看不到勝利的希望。

難道,就要埋骨在這裡嗎?

「加油!我們已經快爬到一半了,好好調息。我們能上去的!」蒼煙坐起來,握拳鼓舞大家。

然而她這一番舉動,扯到了傷口。頓時疼的呲牙咧嘴,倒在了地上。

霽華歪頭看著她,撇了撇嘴。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