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直愚不可及!

「魂淡,你是在戲耍偉大的天龍人嗎?女人,還要你們等著吧,我會讓你嘗試一下世界最嚴苛的刑罰!」

天龍人看到眾人的嘲笑后,不由得勃然大怒的威脅著眾人道。

穿越八零:掙錢全靠我 本來還嬉笑的菲尼克斯·安臉色頓時一收,他突然猛地站了起來走到天龍人面前,對著他下體就是一腳。

「啊啊啊啊!!!」

感受著下體傳來的火辣辣的疼痛感,天龍人不禁再次捂住自己下體哀嚎慘叫起來。

安卻並沒有收斂情緒,他從空間取出自己的鞭子用力的抽打、鞭策在天龍人,眼神里充滿了猙獰和暴怒!

看到菲尼克斯·安眼中出現的這樣的情緒,眾人頓時迷茫。

因為,像這樣有失風度的情緒,本不該是他們船長菲尼克斯·安該表現出來的情緒。

在眾人的眼裡,菲尼克斯·安的形象一直都是面對他指著鼻子大罵的人,都可以笑眯眯接受的人。

優雅是他風度!

自然是他的代名詞!

孤獨的坐立於黑暗之巔的帝王,形容就是他菲尼克斯·安!

可是,如今這本該優雅、自然的帝王,此時,卻猶如不會控制情緒的毛頭小子一樣,將自己的遮掩的好好的情緒,無條件的盡情的釋放出來。

恐怖的不像是平常的他一樣。

在當天龍人被他活活再次抽昏迷之時,手持血跡斑斑的鞭子的菲尼克斯·安怒火才稍微止息住,陰沉的磁性聲音從他的咽喉里發出:「去幫我將冰水全部給放到我的浴室之中,我要稍微冷靜一下!」

克洛聽到后,連忙道了一聲「是!」后,快步離去。

安隨手將鞭子往地上一扔,快步朝著另外一個地方走去:「我有些疲憊了,蒂亞,你帶我繼續舉行刑罰!」

「是,master!」塔露蒂亞還是那副獃獃的表情點了點頭。

看著菲尼克斯·安離去的背影,可雅突然也站了起來,隨便找了一個理由,便離開了。

當可雅跟著安來到一個非常普通的房間之時,一直沉默不語的安終於開口道:「你來幹嘛?」

「沒什麼,只是有些好奇,為什麼你今天會這麼失態!」可雅輕車熟路的走到房間里冰箱面前,取出兩杯冰鎮的瑪格麗特遞到,將其中的一杯放到安的面前問道。

安抓過後,將杯子中的酒猶如囫圇吞棗般,一口飲下后,擦了擦嘴角道:「這重要嗎?」

「不重要,但是,我好奇!」

「我不允許任何人侮辱我黑梟的人,生氣的結果,僅此而已!」安將那雙青蔥如玉的雙手疊交在一起,將頭給放在上面,聲音陰沉著的說道。

可雅聽到后,喝酒的動作頓時一停。

她用著一股奇怪的眼神打量著菲尼克斯·安,似乎沒有想到,這種話竟然出自眼前這個黑到極致人的嘴巴一樣。

「即便是嗜血的惡魔也是有感情存在的,何況我這個人呢?儘管我的這個感情扭曲且黑暗,而且,還並不純粹,正是但因為有了這個感情,才使我這樣的人,讓你們追隨到現在不是嗎?」

安說完后,伸出右手揉了揉可雅的小腦袋,終於露出了笑容道。

可雅聽到后,不禁獃獃的望著菲尼克斯·安,她,似乎一直都沒有讀懂眼前這個人!

「所以,侮辱我家人的傢伙,我絕不輕易放過它。」

看著那一雙想要毀滅一切的暴戾雙眸和那一聲直擊心臟的話語,可雅已經做出了決定,她要奉眼前的傢伙為王!

或許,他所謂的家人在關鍵時候會被拋棄的,但是,在人與人的相處中,絕境之下,又有多少人會選擇不離不棄呢?

或許,他的感情並不純粹,但是,世界上又有幾人的感情是真正純粹,沒有一絲污穢的呢

在跟隨著菲尼克斯·安的走南闖北的過程中,她已經明白,這個世界並沒有自己書中和想象中的美好。

充滿的不過是爾虞我詐,明爭暗鬥罷了!

一旦踏足這個世界,不想要被吞的連骨頭都不剩,就拚命的往上爬,讓別人畏懼你、恐懼你,提起你的名字就聞之變色。

這就是眼前男人奉行的準則!

想到這個男人的惡都是對於敵人

想到這個男人的惡都將夥伴保護至今,可雅就認為他沒有錯。

她站了起來,輕輕地走到菲尼克斯·安,輕輕的攬住其的脖子,將臉蛋貼靠於比她還要光滑的臉蛋上柔聲:「我明白的船長…..」

「您才是會成為海賊王的傢伙!」

最佳特攝時代 「背叛你的傢伙,我一個都不會放過!」

安聽到后,一張櫻桃似的小嘴兒微微揚起道:「我可從來沒有將那個名號給放在眼裡過!」

可雅沒有再回答,只是將頭放埋入的更深了。

一時間,兩人都沒有說話了,只是靜靜的的享受著為數不多的溫暖。

但是,這樣能夠享受的時間終究是少數!

「安大人,波雅·漢庫克要求見您!」

當菲尼克斯·安緩緩地睜開眼睛之時,他的眼睛再次恢復了往日的清明和冷靜。

在可雅鬆開攔抱住安的脖子之時,給他披上寶石藍色的羽織外套之時,她明白,那個喜怒無常、複雜多變的妖姬再次回來了! 當菲尼克斯·安來到客廳之時,他突兀的發現,來的不僅僅是女帝·波雅·漢庫克一人,還有一個他一直想要見到的水果販賣商·堂吉訶德·多弗朗明哥,也來了。

漢庫克和多弗朗明哥聽到腳步聲后,不由得同時轉過頭看去。

望著帶著白井黑子、朝田詩乃、赫拉克勒斯、可雅四人慢慢走來的菲尼克斯·安,漢庫克表情略帶幾分不滿地說道:「竟然讓妾身等這麼久,你這個傢伙,準備怎麼平息妾身的怒火!」

聽著那委婉動聽,?甜如浸蜜的魅惑磁聲以及那美麗動人的天使臉龐和凹凸有致的魔鬼身材,即便一直認為自己【天下第一美】的安也不得不承認,眼前的人非常美。

在顏值方面,與我比過的人中沒人比你更美的了。我菲尼克斯·安願稱你為【天下第二美】!

「不想等就滾啊,我還伺候著你了?」安從鼻子里發出一聲嗤聲,豎起那一個有著嘲諷臉的小惡魔的中指送給漢庫克。

管她是因為童年悲慘遭遇而轉變出來的高傲,亦或者讓無數男人傾慕而繁衍出的傲慢,但是,千萬別對他傲慢,因為,他會比你更傲慢。

惹愛上身:國民寵男神 想讓他菲尼克斯·安做舔狗,抱歉,不存在的。

望著菲尼克斯·安那好似上帝親手揉捏出來,比她還要精美的臉蛋上的嘲諷笑容和豎起的中指,漢庫克握緊白嫩的右拳,猛地站起來俏臉生寒的道:「你是在挑釁妾身嗎?」

「你確定要想我出手嗎?我可不會留情的!」安玉手握住通過村雨丸召喚來的一擊必殺·村雨,嘴角閃過嗜血的笑容,興奮的躍躍欲試道。

「呋呋呋呋,漢庫克,怎麼說你也客人,把你的脾氣收一收吧,要知道眼前的人,可是連BIG·MOM海賊團都敢打的人。」

一直在一旁嗑瓜子看戲的多弗朗明哥,此刻,終於開口說話,禮貌性著勸說一句。

雖然,兩人真的打起來的話,他也不會阻止,但是,虛偽客套表面功夫還是要做的。

漢庫克聽到后,輕聲一聲,再次坐會了位置上。

她為人是高傲、任性、極度鄙視他人,尤其是男性,但是不代表她傻。

她非常相信,如果自己動手的話,眼前這個臉蛋比自己還要漂亮的男性一定會毫不猶豫的動手,殺了自己。

他這樣的無畏生死的傢伙,才是最難解決的。

她漢庫克不怕死亡,但是,她絕對不能就這麼輕易的死去!

在沒有看到那群自詡為造物主後裔,高高在上天龍人滅亡,亦或者倒霉之前,她是絕對不會輕易的死去。

漢庫克想到昔日的童年陰影,再想到這些年的忍氣吞聲,不就是為了報復天龍人嗎?

以往的話,漢庫克或許對菲尼克斯·安一點不感興趣,甚至還無比的討厭。

因為,自從菲尼克斯·安出現后,那張臉蛋就被無數的人驚為天人,甚至直接被無數的臭男人捧上足以和自己同樣的位置。

更有甚者還說,女帝已老,安皇當立!

這一切的一切,都讓她莫名的不爽,十分,強烈的不爽。

但是,自從聽到菲尼克斯·安綁架了天龍人之後,她就非常好奇,一直想要看看被稱之為足以相媲美自己美貌的男子,到底會怎麼做,會怎麼對待天龍人。

而抱有這個想法而來的,顯然不僅僅只有漢庫克一人,還有多弗朗明哥。

兩人都有著想要讓高傲的飛龍之蹄灰飛煙滅的恐怖想法。

菲尼克斯·安看到漢庫克那逐漸平穩下來的呼吸,他那眼裡的赤紅也隨之開始逐漸的消退。

『好險啊,差一點就忍不住骨子裡的亢奮,宰了她了。』

安單手掩蓋住自己的腦袋,略顯忌憚的想到。

雖然說自己平常非常放縱自己的慾望,但是,他是成為慾望奴隸的人,他要成為慾望的主人,誰也沒有資格控制他菲尼克斯·安!

多弗朗明哥感受到菲尼克斯·安體內一閃而過的驚天殺意和欲毀滅一切的暴戾之時,他笑容一凝,隨即,有露出他那毫不遮掩的大笑,舔了舔嘴巴想到『呋呋呋呋,看來,我們是同類人啊,菲尼克斯·安!』

當安壓制下自身的慾望后,他走到一個軟椅面前,將腿翹在桌子上問道:「那麼,你們兩個人來的目的是為了幹嘛?別告訴是來看望一下你們的同僚這樣虛偽的話!」

「呋呋呋呋,妖姬大人還真是貴人多忘事啊!你可是將我的1號港口給毀了稀巴爛,然後說要見我的!現在,就忘記了,好過分啊,呋呋呋呋….」

聽到多弗朗明哥的話后,安突然想到,好像確實有這麼一件事,只不過光想著調教天龍人,忘記了這件事。

「啊,抱歉!最近光想著怎麼懲罰我的狗,都忘記這件事了。」安嘴裡毫無一點歉意的道歉著。

「懲罰狗?那個狗指的是…..」多弗朗明哥嘴角興奮的笑容越發的張揚起來,意有所指道。

漢庫克聽到這裡后,似水般的秋眸也開始看向菲尼克斯·安飄去。

菲尼克斯·安沒有說話,站起來轉身離去道:「跟我來吧。」

多弗朗明哥和漢庫克兩人聽到后,想也不想的,緊跟著菲尼克斯·安離去。

當快走到調教天龍人的房間時,他們就聽到房間里傳來的一聲聲鬼哭狼嚎的殺豬聲。

漢庫克的呼吸突兀開始加重,多弗朗明哥的笑容也愈發的張揚起來。

當菲尼克斯·安推開房間大門,望著全身上下都是被毒打的鞭痕,脖子處拴著狗項圈般的天龍人之時,漢庫克捂住嘴巴,留下一行晶瑩透明的淚水。

這群無惡不作,囂張跋扈惡棍終於有人懲罰了。

「呋呋呋呋呋呋…..」多弗朗明哥更是開心的捧腹的猖狂大笑起來。

多麼嘲諷的一幕啊!

自詡為造物主後裔,高高在上的天龍人,原來也有被套上他們曾經給奴隸佩戴的狗圈,想一天死狗一樣,被人虐待啊!

不行了,太愉悅,太開心了!

雖然早有預料!

但是,真正見到的時候,他已經興奮的,不知道該擺出什麼樣表情面對才好了。 望著多弗朗明哥和漢庫克激動到不能控制到自己表情的模樣,菲尼克斯·安突然想到,這兩人好像都非常的恨天龍人吧。

「蒂亞,將那條狗的眼睛給蒙上!」

塔露蒂亞聽到后,面無表情的點了點頭,手直接在抓在天龍人僅剩一條完好的內褲上,用力扯,拽下來后,從前面遮住他的眼睛。

「啊!」可雅害羞的捂住眼睛。

她,暈針!

即便是菲尼克斯·安看到塔露蒂亞的這一幕後,美麗的丹鳳眼也不由自主的抽搐了一下,額頭處留下一滴汗水想到『她還真的是心大啊!扯下別人的內褲來遮住視線,呵呵呵…..』

不過,安也沒有過分跟塔露蒂亞計較什麼。

因為,她本身就是一個比較奇葩的存在。

她甚至奇葩到,當別人吃著飯的時候,淡定的趴著咖喱飯,跟人回報所盯之人,拉屎的情況。

「想要去試試看嘛?」菲尼克斯·安對著漢庫克、多弗朗明哥說道。

漢庫克看到后心有所動,似乎又在擔心什麼,美麗嬌媚的臉蛋上充滿了猶豫。

「呋呋呋呋,女士優先!我所針對的,可是僅僅只有這一個天龍人。」多弗朗明哥注意到漢庫克的表情后,不禁露出開懷肆意的大笑道。

他的目的是讓整天龍人群體倒霉!

「我們出去吧。」安望了多弗朗明哥一眼后,便帶著眾人朝著房間門口走去。

漢庫克聽到后,以為自己被下了逐客令,神情悵然若失的準備離開,而這個時候可雅卻走到漢庫克的面前,將房間的鑰匙給遞到漢庫克的面前,帶著甜美的笑容道:「漢庫克大人,這是這個房間!從現在開始,這條狗的控制權交給你。只要不弄死,您想怎麼玩,都可以!」

可雅說完將鑰匙塞到漢庫克手裡,禮貌性的點了一下頭,轉身離開。

漢庫克望著眼前緩緩合上的大門,她內心對天龍人的仇恨也開始猶如開了閘的洪水,源源不斷的流出來。

當伴隨著大門「咔擦~」一聲輕微的聲音響起,漢庫克那嫵媚的雙眸開始被仇恨所佔領,她已經顧不得太多了。

她要發泄!

她要讓這個傢伙體會,小時候她的痛苦。

去特么的正義,去特么的法律,那些只是為了她們這些弱小、無力的傢伙定製!

真的這麼正義,為什麼還這麼縱容天龍人肆意妄為。

當漢庫克伸出修長、白皙的手掌握住鞭子的一瞬間,她就知道,自己即將要被惡魔誘惑,觸碰禁忌了。

但是,她沒有一點的後悔!

即便要被惡魔誘惑,化為他們的同類又如何?

只要能為了復仇,把這個狗屎不如的世界砸了粉碎,化為惡魔又如何?

當菲尼克斯·安等人還沒走出多遠,關押天龍人房子里的慘叫聲再起,菲尼克斯·安和堂吉訶德·多弗朗明哥兩人聽到后,同時笑起來。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