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糟糕,殺死他!”卡芬話音剛落,一道銀箭劃破長空,一聲慘叫銀箭在獨眼怪的正中穿過,留下一個碗口大的窟窿。

只見非休斯神情鎮定的放下法杖,走到怪物跟前,仔細看起來,看完說道,“這種怪物是預警用的,但也是經過變異,沒有魔核,不知道力量源泉在那!”

三人商量一番,小心的走上了骨頭鋪滿的小路。

蘭德斯陷入到了一個天大的危機當中,依仗着玄天祕錄天生剋制鬼物,毫無忌憚的走到了這個島上的最中心,這裏已經被紅色的霧氣完全遮蓋,可視距離也就五米。

正當蘭德斯向繼續前進時,發現血色武器中,有一隊隊陰森的眼睛猶如天上的星星,多的數不過來。

此時蘭德斯也不可能進攻,只能先防守再說,“天知道這裏有多少鬼物,成千上萬都不止,我冒然前進,太大意了!”

“你試試前行,千萬不要進攻,看看這些鬼物有什麼反應!”暗夜君王提議說道。

蘭德斯一想就明白了,鬼物是懼怕玄天祕錄的,誰也不願意送死,何況裏面有不少高級的鬼物很是聰明。

蘭德斯試着潛行了幾米,如星星一般多的眼眸沒有離去,但都隨之後退了幾步,沒有敢進攻的,這樣蘭德斯膽子大浪起來。

一百米、二百米、····八百米。

師母有個極品妹妹 ,衆多鬼物還在跟隨,可這時前面不遠隱約看到了一堵城牆,不太高也就五六米,還有個青色的城門,城門之上寫着北興臺鎮。

有個鎮子,裏面沒準有地方可以躲過這般多的鬼物,蘭德斯這樣想到,腳步隨之也加快不少,可萬萬沒有想到,血色霧氣上空,傳來真真雷霆之聲。

“怎麼回事!”蘭德斯有點吃驚,可忽然間遠處的無數雙血色雙眸,聽聞雷霆之聲,都嚇得四散奔逃,瞬時間就剩下蘭德斯一人。

“感覺不對!”蘭德斯也感覺到天空有種龐大的不可思議的力量,準備要降臨,頭頂着玄天祕錄飛奔向城門。

這時一道粗如水缸的血色雷電,從空而降。

“咦!誰可以出動天罰,剛纔進去的那個小子沒有那麼高的能力啊!”和黑霧人形怪戰鬥的那個高級鬼物十分納悶。


同時非休斯幾人,陷入了一圈骷髏怪物的包圍當中 一道血色雷電,從空中降臨,目標正是蘭德斯,一時間血色霧氣在潰散,空中傳來刺啦啦的電擊聲音,聽起來都叫人汗毛根發炸!

“都說傷天害理,纔會遭報應,沒想到我這麼個純純的好人也會遭報應!”蘭德斯也沒心思琢磨爲什麼報應自己,因爲雷電來勢太極太猛,容不得多想。

可當蘭德斯向催動玄天祕錄,去硬接雷電,可恐怖的事情發生了,玄天祕錄毫無反應,一道白光從玄天祕錄中飛出。

“我的戰魂獸!”蘭德斯看見自己的戰魂獸被逼離了玄天祕錄,一直以來蘭德斯都是指揮戰魂獸,讓戰魂獸去帶動玄天祕錄,蘭德斯自己沒有辦法操作,也找不到別的方法。

蘭德斯急忙催動心神,讓戰魂獸飛回體內,這下等於和玄天祕錄沒有了一點聯繫,只能被動的躲在銀色光輝之下,希望能夠躲過一劫。

可這時玄天祕錄,自行的旋轉起來,一道銀光沖天而起,方向正是雷電的方向,可雷電粗如水缸,銀色光輝只有手臂粗細,看起來極不成比例。

可以外的事發生了,兩者在空中對撞的瞬間,天空被分成了兩半,上面是一片血色帶有刺啦啦的電鳴,下面是銀色的海洋,給人一種神聖不可侵犯的感覺。

“啊!”蘭德斯知道玄天祕錄不是一般,可沒想到力量如此之大,兩者形成的衝擊波,把周圍籠罩的血色霧氣全部震散!

賑災蘭德斯吃驚之時,銀色海洋好像沸騰了一般,急速的吞噬着上面的血色雷電,只過了一刻鐘,天空就一乾二淨,血色雷電被玄天祕錄全部煉化。

周圍的景色也全部看個清清楚楚!

正面果然是一堵城牆,不太高只有五米左右,城門之上寫着北興臺鎮!

整個小鎮被城牆圍住,好像一座關隘橫在路的前方,把路堵的嚴嚴實實,可是蘭德斯沒有時間多想這個,因爲血色雷電從空中劈落了第二道。

和第一道雷電一般無二,同樣的威勢,同樣的結果,被玄天祕錄煉化個乾淨,一連無道血色閃電如出一轍,沒有絲毫變化,結果都被煉化的一乾二淨。

“真是有驚無險!”蘭德斯被巨大威能的閃電給嚇得不輕,可一連五道過去了,自己絲毫無損,環顧四周,地面已經焦黑,並且已經被晶化,如同一塊巨大的鏡子。

“啊不對!”蘭德斯突然驚呼一聲,因爲擡頭看時,本來銀色的玄天祕錄,在神聖的銀色光輝中,帶有點點血色,雖然不多,但確實存在。

“這下可遭了,玄天祕錄能吸收的能量何其之大,爲什麼被五道雷電給劈成這樣了!”蘭德斯疑惑不解,同時又害怕,因爲自己麼有了這層保護,就等於死!

“不是能量吸收煉化不了,是因爲着雷電中帶有部分天地規則,現在的玄天祕錄還沒有辦法煉化,如果繼續,玄天祕錄可能被戰士封印!”暗夜君王的知識量是蘭德斯幾十倍,短暫的震驚之後,果斷的分析出實情。

這時空中沒有雷電在打下來,但是一片黑色烏雲這滿了天空,空中還傳來陣陣的雷聲,聲震萬里,氣勢沖天,好像萬物都將毀滅在這雷聲中。

這時從烏黑的雲彩中射出一道血色雷電,在這道雷電周圍還環繞着黑色的電蛇,速度還比之前快了不止一倍,剛一看到就已經到達玄天祕錄上空。

玄天祕錄重複剛纔的動作,噴吐出一道銀色流光,正面和雷電來了個對撞,可是這次的結果和以往有很大不同。

雷電遇到銀忙,速度有素減緩,可是還是以可怕的威勢壓了下來,就和天空塌陷一般。

頭一次銀忙被吞噬掉,而且還很徹底,但玄天祕錄本體一衝而起,本體化成銀色匹練衝進血色雷電中。

一片血色的雷海,黑色的電蛇,遮瞞了整個天空,一樣的吞噬了玄天祕錄,蘭德斯一看徹底驚呆了,最大的依仗玄天祕錄,都被毀滅在這天罰的雷電之海中,自己怎麼又能躲過。

一道道細小如髮絲的血色電雨,傾盆而下,瞬間籠罩了蘭德斯所在的百米之內,電雨在空間激盪,空氣在電雨中震顫。

可無數道電雨射到蘭德斯身體上的時候,一層翠綠的保護膜擋住了電雨的襲擊,蘭德斯體內的悟道樹,在起着保護作用。

刻在無休止的電雨侵襲下,保護膜出現了點點漣漪,好像水面在波動,看樣子馬上就要破碎。

可這時空中的血色雷海中,出現了一個巨大的漩渦,一個如同無底深淵的漩渦,倒懸在天際,連同血色雷電、黑色的電蛇、還有天上無盡的黑色烏雲,一併倒吸進着漩渦之中。

天地在這漩渦中失去色彩,大地好像畫布在抖動一般,天空出現一道道空間裂縫,大地在不停的龜裂,小島之外的血海在沸騰。

可奇怪的是北興臺這座小鎮,卻完好無損,和一道萬古長存的關隘一樣,橫亙在前方,無論漩渦的威力多麼逆天,都難以撼動北興臺城牆的一草一木。

這種情況好像持續了一息,又好像持續了很長時間,時間在這裏好像已經沒有任何意義,蘭德斯在翠綠色保護膜的裏面靜靜的看着這一切。

蘭德斯突然之間進入了忘我的狀態,仰頭看着天空的漩渦,好像能看清裏面是些什麼,不是雷電,而是一道道複雜難懂的文字或者語言,但更本不能理解,這些東西在被一個模糊不清的東西,全部吸收進去。

在無用的時間下,天空的漩渦逐漸縮小,天空大地也在慢慢的回覆原貌,漩渦最後縮小到,成爲一個血紅色圓形的光球,沉浮在高空。

蘭德斯突然之間感覺血色圓球是天空的主宰,但這個主宰是在醞釀着什麼,可能是等待破繭而出。

血色圓球畫出一道美麗的弧線,直射蘭德斯。

蘭德斯跟中了邪一般,張開雙臂,迎接血色圓球的到來,翠綠的保護膜沒有起到一點作用,血色球體闖進保護膜,一頭扎進蘭德斯體內,沒有了動靜。

蘭德斯癡癡呆呆的站在原地,不大一會功夫,通體發出血色光輝,最後形成一個直徑三米的血色光團,把蘭德斯包裹在裏面。


“啊···”蘭德斯只能發出一聲殘呼,就沒有了絲毫聲音,北興臺鎮低矮的城牆前就剩下了一個三米的大圓球,看起來詭異得很,但這個天罰之力和玄天祕錄結合在一起的東西,都不敢靠近北興臺三十米以內,好像在懼怕着什麼東西。

“這是怎麼回事?”玄天祕錄不知道怎麼的一頭扎進了蘭德斯的體內,瞬間就感覺到渾身燥熱,有種火焰焚身的感覺,片刻之後,變成了一股股龐大的能量在體內橫衝直闖,蘭德斯感覺自己都快要碎裂了。

想喊也出不了聲,想看連眼睛都睜不開,更可怕的是連自己的只覺和神識,都再慢慢消失,自己和想要被這個血色的玄天祕錄吞噬掉。

感官只覺直到神識全部消失不見,蘭德斯現在好像一個活死人,只能靜靜的躺在那,什麼也不知道,什麼也感覺不到。

突然一團翠綠色的光芒,籠罩了蘭德斯的全身,悟道樹自發啓動,和蘭德斯練成了一體,即時保護蘭德斯又是保護自身。

這時蘭德斯有了一點點的只覺,好似想起來了漩渦時的一道道複雜難懂的東西,不知道是文字或什麼,但很玄妙力量很龐大。

嘗試着在自己腦中形成這些東西,但根本做不到,太複雜難懂,好像遠在天邊,這時翠綠色的悟道樹好像感知到了蘭德斯的想法,在其體內勾畫出了蘭德斯所想的那些負責那名的東西,但這些東西太過龐大和難明,不是一時半刻能勾畫玩的。

但沒完成一點,蘭德斯神識就恢復一點。

經過三天三夜的勾畫,蘭德斯已經感覺到,自己的神識和感覺都回歸了,這時知道了悟道樹幫助自己勾畫出的東西,在一點點的被血色玄天祕錄吸收,也在被自己身體吸收,但蘭德斯吸收的部分也就是一成左右。

就在這血色圓球下,蘭德斯和血色玄天祕錄吸收着悟道樹勾畫出的東西,但那只是蘭德斯看血色漩渦感覺到的,只是一點點,九牛一毛而已,就是這一點點蘭德斯和玄天祕錄吸收了一個月,這纔將要吸收完,還差最後一點點。

血色的玄天祕錄也恢復成了銀白色,但裏面還夾雜着點點的血色沒有煉化乾淨,但繼續反覆刻畫,那些難明的東西,相信最後會脫離困境。

突然之間還剩下最後的一點點的時候,悟道樹能量將要枯竭,顏色暗淡,職業枯黃,看樣子馬上就要枯死。

可沒有悟道樹繼續反覆刻畫那些,神祕的紋路,那些點點的血色,又用逐漸擴大的趨勢,如果這樣下去,自己將再也翻不了身。

“快打開你的神界,把悟道樹和神界內的神樹種在一起,利用神樹勾畫那些天地規則!放心神樹不可能死!”蘭德斯聽見了久久都不能說話的暗夜君王,原本以爲在這次劫難下,神界會崩潰,裏面的人和物都會死去。

“以後給你解釋快!”暗夜君王焦急的提醒道。

蘭德斯也沒有更好的辦法,趁自己還能動用神識,在已經又是半紅半銀的圓球內,打開了一道縫隙,把已經枯黃的悟道樹,擠出體外,拋進自己的神界內。

悟道樹好像找到了家一般,畫出一道美麗的弧線,扎進神界的神樹之內,那些血色光芒,也好像看到了蜜糖,都拼命的涌進神界之內。

蘭德斯對這樣的情況,有些束手無策。 一股股的血色洪流好像大河入海一般,流入蘭德斯的神界之內,此時的悟道樹已經扎進神之樹種裏,因爲神界之內的元素剛有兩種,水和土,所以神之樹一直沒有發芽。

只有百十米的神界內,一下子充斥了大量的血色,神界的空間本就脆弱,一下子就開始動盪不穩,有種崩塌的先兆。

“開!”一聲暴喝,從神界的空中傳來,本來是血色瀰漫的空間,出現了一個五十米的魔法陣,幾乎佔據了整個空中的位置,在陣中心屹立着一座九層寶塔,但塔上有非常複雜的紋路,塔看上去也暗淡無光。

可鎖着魔法陣亮起,大量的血色被強制吸收進魔法陣,這讓魔法陣,亮度猶如天上的星辰,但只是一瞬間,魔法陣就承受不住,開始龜類崩塌。

“轉!”有一聲暴喝在空中響起,快要蹦碎的魔法陣一下收縮不少,直到最後緊貼着塔,好像一層摸一般,覆蓋在塔的上面。

血色的天罰之力,被魔法陣帶動着,衝向塔的方向。

本來暗淡無光的昊天塔,一下子金光萬丈,金光照耀了全部空間,血色天罰之力好像無力抵抗一般,如鯨吞牛飲一般,開始吸收血色天罰。

但天罰之力並沒有被昊天塔吸收,只是在表面被金光煉化,形成純淨的天道規則,擴散進神界的空間內,被神界吸收乾淨。

這種情況持續了半天不到,就把外界的血色天罰之力,全部吸收進神界,靠昊天塔的金光煉化,這樣反而讓神界助長了不少。

本來只有百十米的神界,一下子擴充到十公里之大,昊天塔如太陽一般在高空懸掛,但金光慢慢退去,又是一副暗淡的樣子。

蘭德斯終於全都回復過來,發現自己懸浮在一個銀色的光球之內,銀光燦燦,神聖無比,自己好像有種感覺,這個銀色的圓球是自己的一部分。

心念一動,想要收起銀光,銀光真的一下子收斂進自己的身體之內。

蘭德斯呆呆的站在原地,感覺自己的身上起了好多變化,盤膝坐好,細細的觀察體內的狀況,發現收進體內的銀光就是玄天祕錄,但不一樣的是,玄天祕錄好像和自己連成一體,不分彼此,但自己一樣指揮不動它。

還有兩個融爲一體,就是自己的悟道樹和神界中心的神之種融爲一體,本來神界元素沒有齊全,神之種不該發芽,可現在生出了一寸高的嫩芽,通體碧綠但散發着金銀兩色的光輝。

蘭德斯很早以前就和神界融爲一體,神界的一草一木的變化,都在心中,本來沒有時間空間元素的神界,空間還在不斷壯大,雖然很慢很慢,但的確在進行,這讓蘭德斯很是高興了一把。

“奇怪怎麼會這樣,這一切都太突然我又的搞不明白了!”蘭德斯探知了自己身體的變化,有喜有憂。

喜得是玄天祕錄和自己融爲一體,指揮起來更加的方便,還有悟道樹和神之樹融爲一體,使得神之樹發芽了。

但憂慮的同樣不少,進過反覆試驗,蘭德斯認爲玄天祕錄經過天罰之力的洗禮,雖然和自己融爲一體,但佔時不能調用,好像沉睡了一般。悟道樹是自己恢復的保證,但和神之樹融爲一體,自己的保證也就沒了,起碼在神之樹長成之前是這樣。

可是這一切都是怎麼融爲一體的呢,蘭德斯想到了自己看到血色天罰形成的漩渦,自己在漩渦裏看到的應該是天地規則,但只是看到不能掌握。


是悟道樹幫助自己勾畫出天地規則,自己和玄天祕錄都有吸收,所以自己有了玄天祕錄的感應,可自己的神界也吸收了一些規則之力,爲什麼玄天祕錄沒有和神界融爲一體?

“那是因爲昊天塔!” 總裁,放馬過來 ,接着又說道,“昊天塔的神奇程度不輸於玄天祕錄,是它阻止了玄天祕錄進駐神界,這也未嘗不是一件好事!”

“是啊,要是玄天祕錄到神界之內,自己長時間就沒有依靠了,暗夜前輩的的悟道樹沒有死去吧?”蘭德斯生怕自己的悟道樹死掉,那損失可就大了去了。

“沒有,現在已經沒有悟道樹了,也沒有原來的神之樹,兩者結合在一起,形成了新的神之樹,但威力如何,能不能成爲神界的中心和支撐,就要看以後的發展了!”暗夜君王本身住在神界,所以對這一切格外清楚。

蘭德斯真摯的感謝,“謝謝前輩了,要不是您佈下大陣,依靠昊天塔的神威,我恐怕就要死在這裏了!”

“還謝了什麼,你死了我也活不了,況且你有恩與我,怎麼不救!”暗夜君王突然語氣一變,十分謹慎的說道,“你自己的變化,是因禍得福,但短時間沒有玄天祕錄和悟道樹,而你自己又打不過這裏的鬼物,還是多想想怎麼脫困吧!”

蘭德斯一聽之下就一陣頭大,忽然想起北興臺鎮的事,在天罰聲勢最浩大的時候,都沒敢逼近鎮外三十米,可見這個北興臺有這在天罰之力以上的力量。

蘭德斯忽然間想到,“怎麼忘了最關鍵的事情,是什麼引來的天罰,明顯不是我,那只有一個答案,那就是玄天祕錄,它的力量超過了這裏的承受範圍。”

蘭德斯迴轉身體,看向不高的城牆!

打眼一看沒有任何特殊的,甚至感覺不到有力量的波動,但蘭德斯怎麼敢小看,這座連天地規則都避讓的小鎮呢!

蘭德斯更加的奇怪的是,那個黑霧怪還有另外三人怎麼都四五天了,還不見他們到來,再慢也該到了。

蘭德斯可不信他們會中途被截殺。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