綜上判斷,再加上我們金迷小姐自認爲閱人無數的非凡眼力,頃刻間,前者便就把林峯給踢出了購買者的行列,所以,這個時候的金迷,已經一掃剛纔的殷切,甚至連招呼都不打,直接將林峯拋給了別人。

“先生,您好!我叫蕭雅,請問您是想看什麼價位的別墅,我們佘山別墅山莊有簡裝、精裝、豪華三款成品別墅,如果您有興趣的話,我可以從簡裝款開始給你一一介紹…”

金迷的態度,讓林峯的眉頭不由微微一皺,然而,就在這時,一道如天籟般的聲音,卻是忽然響起。

面前的女孩,頗爲秀氣,眉目靈動,脣如蟬翼,白色連衣裙下,身材高挑,肌膚如脂。 “蕭雅!名字很好聽,你也是這裏的售樓人員?”

秀氣的模樣、天籟的聲音、坦然的笑容,看着面前這個叫做蕭雅的女孩,林峯有着一種久違的親切,不過,見到前者穿的並不是職業裝,林峯不由問了一句。

“謝謝,呃…我還不是正式的銷售人員,我還是大學生,現在是實習,但是,我可以回答先生您所想知道的任何疑問…”

蕭雅微微躬身,對於林峯的稱讚,在表示感謝的同時,十分禮貌的如實回答道。

聽到蕭雅說自己是大學生,這倒是驗證了林峯的第一印象,幹售樓小姐這一行業,沒有一點本領或者功底,可是很難獲得業績的,而蕭雅,雖說已經竭力讓自己表現的非常自然,但是,那種初入社會的青澀,卻不是一時半會,就可以輕易褪去的,至於沒有穿職業裝,想來應該是實習生的緣故。

“可以回答我所想知道的任何疑問?”

關於這個問題,林峯很是糾結,爲啥,因爲就在這時,一抹春光差點亮瞎林峯的眼,粉色罩罩內,兩隻玉兔似乎對於擠壓非常不滿,此刻,正在掙扎着想要掙脫牢籠的束縛…


“是的,我可以回答先生您所要資訊的任何問題…”

或許是擔心自己實習生的身份,會讓林峯產生不信任感,這次,蕭雅回答的十分肯定,然而,她沒有注意到,此刻林峯的雙眼,已經停留在某處,再也無法移動。

“任何問題?那要是我問…有沒有男朋友、三圍多少、除了粉色你還喜歡什麼顏色的內衣…”

這些話,林峯沒有開口,不過在林峯腦海中,卻是已經在YY的遐想起來,哎呀,邪惡,邪惡了。

……

另一邊,打發掉林峯的金迷,百般無聊的把玩着手機,就在這時,自動感應門開啓,而門口處進來的兩人,頓時讓她精神不由一陣抖擻,隨即,帶上笑容,夾起黑色短裙所包裹的臀部,踩着半尺高的尖跟鞋,甩起胸前兩坨大肉,噠噠的,連忙迎前而上。

“哎呀,何小姐,您可來了!”

諂媚的笑容,百般殷切,不知道的人,還以爲是她見到了主子。

“哦,是金小姐吧,前些天我們見過,怎麼樣,我說話算話吧,你瞧,今天這不,我就帶老公來買房了!”

金迷口中的何小姐,二十五六歲模樣,穿着職業白領裝,手上挎着一隻LV的名牌包包,娥眉橫翠、粉面生春,而在她身邊,是一個身高一米六左右、面容憔悴、身形消瘦、精神倦怠的中年男人,對於這個走起路來,幾乎是頭重腳輕的傢伙,林峯的專業判斷,那就是縱慾過度。

至於那何小姐口中的老公,呵呵,明白人都知道,那只是一個幌子,貞潔的牌坊!對於這種女人,她們看重的只有金錢,爲了金錢不惜出賣肉體,甚至是可以拋下親情、愛情…

勢利、拜金、虛僞、任何醜惡的一面,林峯都曾見過,甚至還不少,所以,對於門口處發生的一幕,林峯只是淡淡的掃視了一眼,隨即,便就轉身向着那佘山別墅的模型專區走去。

一路上,蕭雅非常敬業的,紛紛介紹了一下這些別墅的特色,中間,也是給予了林峯一些關於購買別墅的專業意見。

“對了,你們售樓成功的話,應該有提成吧,能拿多少?”

看着身旁,十分敬業、細緻給自己講解的蕭雅,林峯想到什麼,突然開口道。


“我還是實習生,一般沒有提成,如果是正式員工的話,成功售出簡裝款可獲百分之一的提成,精裝的話是百分之二,如果是豪華款,提成那就高了,好像能夠提成百分之五這麼多!”

雖說這些話題可能涉及到售樓隱密,但是,蕭雅見周邊沒人,還是偷偷告訴了林峯。

“這幢別墅,周圍植被很多,四季常綠、正面朝陽,前面還有月牙湖畔,清晨起牀,拉出窗簾,可以呼吸到清新的空氣…,而且,它還有一個很美的名字,叫鳳凰軒。”

整個豪華款別墅區,總計二十八套房,而唯獨這一幢別墅,林峯發現蕭雅介紹的特別多,而且,其中不凡有着一些屬於她個人的見解和喜好。

“鳳凰軒,嗯,名字確實不錯!”

聽着蕭雅娓娓而述,不由的,林峯心中生出一個想法,買上一幢別墅,再僱上一個美女大學生做管家,然後…

“嗨,老公,我好喜歡這一款…”

就在林峯的思想準備開着飛機翱翔時,耳邊一道**發嗲的聲音,將他瞬間打斷。

不用轉身,林峯也能猜到來者是誰,這不?聲音還沒落下,那何小姐的身形,已經蹭了過來,此刻的她,如一隻八爪魚,纏在中年男人的身上,呼之欲出的胸脯,則是在那中年男人的臂膀上,磨呀擠呀,變換着各種形狀。

見狀,林峯不由一聲哀嘆,如此妖媚尤物,這位仁兄也夠辛苦的,難怪年紀不大,那個腦袋瓜子,就已經拔亮拔亮,形成了地方保衛中央。

“何小姐好眼光,這幢別墅可是我們佘山別墅山莊的壓軸王牌!裏面的裝潢,是由意大利頂級設計師親手設計,至於裝飾的材料、傢俱,也都是由國外進口,我敢保證,何小姐住進去,定會有一種皇后般的尊貴享受…”

見到何小姐選中心儀別墅,而且還是佘山別墅山莊的王牌別墅,金迷的心中暗喜不已,想想那足足百分之五的提成回扣,什麼限量級包包、什麼名牌香水,都不在是奢望,所以,此時的她,更是馬屁拍足,因爲她知道,只有搞定何小姐,奢望才能變成現實。


“壓軸王牌…還是意大利設計師親手設計…皇后般的尊貴享受…,老公…”

“對對對,只要何小姐住進去,我敢擔保,何小姐絕對會是非常滿意!”



……

“那個我說,這買東西是不是也該有個先來後到?”

聽着兩女你一唱我一合的,終於,站在一旁的林峯實在看不下去,於是,上前一步的開口打岔道。

“怎麼?難不成你也想買,哼,也不自己照照鏡子,什麼德行,你以爲這是貧民區的廉價房,誰都可以買的起?咦,不對呀,他怎麼還在這裏,蕭雅!怎麼回事,趕緊叫保安…”

林峯的打岔,無疑讓金迷小姐非常氣憤,今天這筆單何等重要,要是讓這個不知從哪裏冒出來的鄉巴佬給影響弄砸,損失的可不僅僅是提成那麼簡單,因爲此時的她,已經有了新的目標,那就是藉助這筆售樓業績,金迷小姐有着信心,在自己迷人身材的魅力誘惑下,弄個區域副總經理的位置,十拿九穩。

然而,這個時候,林峯的目光,卻是落在中年男人的身上,若有所思,因爲從始至終,這位中年男人都沒有怎麼說話,而此刻,不知爲何,在中年男人的額頭上,居然滲出了不少的細密汗珠。 “蕭雅,你過來下!”

林峯不是善人,而金迷的勢利或者說是跋扈,顯然已經讓林峯感覺非常不爽,所以,林峯打算要好好懲治一下對方,最起碼要讓她知道,什麼叫做尊重。

“先生,對不起…都是蕭雅不好!”

見林峯將自己招呼到一邊,蕭雅低着腦袋,連忙道歉道,在蕭雅看來,責任都在自己。

“呵呵,你又沒犯什麼錯,幹嘛跟我說對不起,還有,不要老是先生先生的,都把我給叫老了,我叫林峯!”

“先生,不!林先生,那個…”

“好了,如果你真想表示歉意,你就幫我去叫一下你們的總經理,OK?”

無奈的一笑,林峯開口道,對於蕭雅,林峯真不知道該怎麼形容,傻的天真?純的可愛?但是,又有着屬於她自己的執着…總之,是一個很奇怪的女孩。

“叫總經理?難道是要投訴自己…”

聞言,蕭雅的心中弱弱想到,但是,有着另外的一個聲音,卻是在不停告訴自己,他不會這麼做,雖說面前的這個男人,不,準確說應該是比自己稍微大上一些的同齡人,經常性偷瞄自己,甚至是某些重要的部位,可是,他那給人親切、溫暖的感覺,蕭雅相信,是錯不了的。

“想什麼呢?快去呀!”

見到蕭雅呆立不動,林峯不由督促道。

“哦,不好意思,我現在就去…”

蕭雅自己都不知道,爲什麼對面前的林峯會有那種感覺,現在當着他的面,居然還出現失神,這讓蕭雅的臉頰,一下就通紅起來,隨後,在本能的應答一聲後,趕緊向着總經理室跑去。

“那個,如果你們總經理不來,你就直接告訴他,就說鳳凰軒我要了!”

就在蕭雅即將錯肩離開之際,林峯不忘又教給她一劑猛藥。

“好你個蕭雅,居然敢不聽我話!哼,等會再找你算賬!”

見到蕭雅非但沒有叫來保安帶走林峯,反而兩人還竊竊低語了起來,這讓金迷頓感臉面無存,恨不得現在立刻跑到總經理室要求開除蕭雅,不過,理智卻告訴金迷,面前最重要的事情,是要拿下何小姐,賣出鳳凰軒這座王牌別墅,所以,就算是現在心中有着再大再熊的烈火,她也得壓着、吞着。

“何小姐,不好意思,我們繼續…基於這幢別墅的王牌身份,公司明確規定,爲了回饋買主,我們公司將給予買家九點八折的優惠…而且,還免費專門提供一名保姆,負責別墅的日常衛生工作…”

不得不說,這金迷瞬息換臉的本領,修煉的非常到家,乃至爐火純青,就連林峯見了,也得暗歎咋舌稱讚一聲,強人!

“九點八折,還有免費保姆,老公,我就要這一幢…”

有些女人,再怎麼改變,是雞的永遠不可能變成鳳凰,就說何小姐,她再怎麼裝,再怎麼炫耀,可是她那貪圖小利、崇尚金錢的慾望,永遠無法改變與掩飾,此刻在聽到金迷說到的優惠後,再也無法淡定,整個胸脯,露出大片的雪白,擠着中年男人的臂膀,搖擺了起來。

“這麼晃悠,哥們,不會是硅膠的吧?”

看着那在領口下波濤洶涌的兩半團肉球,林峯真想上去詢問下這位仁兄,求解個答案。

“何小姐,您好福氣,我相信你老公那麼愛你,一定會給您買的!”

細密的汗珠開始匯聚,中年男人本想開口說點什麼,結果,金迷的一句話,又是讓對方給生生嚥了下去。

“那個,金小姐對吧,我想問下,這鳳凰軒到底什麼價?”

如果說剛纔林峯還不能確定中年男人爲什麼會滲出密汗,畢竟這裏是打開着中央空調的,但是,現在中年男人的表現,無疑,已經讓林峯猜到了一些什麼。

“四千萬…優惠價三千九百二十萬,怎麼樣,嚇到你沒有?”

嘲諷的詆譭一句,甚至在金迷看來,像林峯這種人,根本就是無需搭理。

然而,金迷的話語落下,那何小姐身旁的中年男人,卻是不知何故,腳下一軟差點一屁股給坐在地上。

“怎麼了,老公?”

見狀,何小姐慌神了,這可是自己的搖錢樹,爲了傍上這位爆發富,她在牀上可是沒少下功夫,何況,如今眼下四千萬的別墅即將到手。

“有些頭暈…”

中年男人支撐着站穩身來,額頭上,卻是已經大汗淋淋。

“頭暈啊,那咱們買好別墅後就去休息,到時候我一定伺候的你舒舒服服…”

雪白的兇器,再次亮出,擠壓同時,挑逗的聲音,也是自那何小姐的口中,綿綿傳出,不過,此刻的前者,並沒有發現,在中年男人的臉上已然有着一絲不喜。

中年男人姓董,全名董正才,實屬爆發富型,手上雖說確實有着一些錢,但是,也不至於闊綽到能夠一擲四千萬隨手買幢別墅的地步,原本以爲前者找的是那種百萬左右的商品房,卻沒有想到,是這金海市最爲昂貴的佘山別墅山莊,不但如此,居然還挑個什麼最貴的王牌別墅,還真當老子是億萬富翁了,要真是個億萬富翁,老子也不會看上你這種二手貨,之所以現在還包養着,那也只是看在你牀上功夫了得的面子上。

“哈哈,金迷,貴人來訪,你怎麼事前也不給我引薦一下呢…”

就在這時,一道爽朗的笑聲,忽然響起,來者一席唐裝,雖說體態有些囧胖,但是腳踏方步,十分的雄健有力,至於蕭雅,則是跟在來者的身後,顯得有些拘謹。

來者不是別人,正是佘山別墅山莊的總經理,姓方,名中,方中。

“方總,你怎麼來了?這不,我正在努力…”

話雖說聽上去帶着責備之意,但是,金迷知道,這是方總在間接的表揚自己,本想她說,這不,我正在努力,就等人家老闆點頭,然而,話到一半…

“方…方總!”

這聲音不是別人,正是纔剛剛恢復一些氣色的中年男人,只是此刻不知怎麼,他在見到來者之後,臉色突然變得煞白起來,虛汗淋漓。

“呦,我說誰呢?原來是董老闆…不知今個是什麼風,把你給吹到我這裏來了?”

董正才,別人不知道,他方中卻是十分明白,這傢伙在前兩年靠着建築材料,確實賺了不少黑心錢,然而去年底東窗事發,差點鋃鐺入獄,最後公司倒閉,從此,他也被踢出了這個行業圈,如今據說靠着坑蒙拐騙在過活,卻是沒有想到,今天撞到佘山別墅來了。

“老公,你快點嘛,你可答應過我,要給我買房的哦…”

很是佩服,何小姐的話,在這個時候,出現的很恰當,或者說掐點十分的準確,然而,這話聽在董正才的耳中,此刻,真想一巴掌的扇過去,如果換做剛纔,自己可以裝裝胖子充充門面,搪塞搪塞,但是,如今當着人家方總的面,再敢打腫臉充胖子,這,這…無疑是在關公面前耍大刀,自找沒趣?

“買買買…你真當我是億萬富翁,四千萬吶…不是四十萬,滾滾滾!什麼玩意…”

“不好意思,方總…不好意思!”

終於,董正才怒了,隨即,也不知道哪裏來的力氣,一把扯住何小姐胸襟,趕緊夾着尾巴狼狽而逃。

至於林峯,一言未發,站在一旁,饒有興趣的目睹了整個過程。

“林先生,鄙人方中,這是我的名片,如果方便的話,不妨裏面一坐?”

其實,從一開始方中就注意到了林峯,他能從底層一個推銷人員,做到如今總經理的位置,靠的除了能力之外,還有就是眼力,而林峯,給他的感覺,就是深不可測,再加上林峯教給蕭雅的話,就更加的讓方中不得不重視。

“既然方總相邀,呵呵,那林峯就不客氣了…”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