緊接着,龍陽的手臂也是出現了。

楊辰怒了,但是心中疑惑依然存在啊,這到底是什麼東西啊?掌門大哥到底要這有什麼用啊,楊辰猜不透,不過看來龍陽不會這層膜擋住的,那麼就是說這次審覈他通過了。

楊辰臉上不禁浮現起一陣笑意,其實他也不想爲難別人,看到這般景象,就是笑道:“恭喜楊龍小友啊。這一次你可以如願以償了。”

龍陽愣了,一雙大眼睛盯着楊辰不離不棄,彷彿在問道:“這就是那個考驗嗎?”

突然,地面震動起來,三根柱子也是隨之大幅度的搖擺起來。

兩人見狀,迅速向後退了幾步,到達安全地區,纔敢看裏的情況。

可是另兩人奇怪的是,好像只有柱子旁邊震動似的,其他地方根本一些異樣的都沒有。

頓時,楊辰迷惑了,竟是看不出個所以然來,只好作罷。

哄,一陣清脆的斷裂聲響了起來,楊辰耳聞,頓時臉色劇變,只見那三根柱子居然是同時從中間斷裂,上面雕刻的金龍也是碎落成沫。

“這是在幹什麼?”楊辰看着眼前的異狀,臉色大變,表情尤爲凝重。

此刻,龍陽在心底卻是感覺到很難爲情,你說自己就進去這麼一次,就把人家的柱子給毀了,不過卻是猜不出這柱子爲何這般脆弱。

這時,柱子轟然倒地,引起的動靜並不是很大,楊辰也無奈啊,只好作罷,看着龍陽,道:“你現在已經是我上玄門弟子了,好了,你可以上山了。”

龍陽無語了,心想毀了柱子之後難道就沒其他事了嗎?不會吧,難道沒有個賠償什麼的?目光之中露出一股訝然,既然楊辰都說了,笑道:“多謝楊門主,弟子這就前往上玄門。”


楊辰一擺手,示意他離開,龍陽得令,頓時,魂力化翼,向下玄門飛去,留下楊辰在此地研究。

楊辰看着柱子的廢墟,不由陷入思考之中,心中暗道:“掌門大哥葫蘆裏到底賣着什麼藥啊?”

龍陽一去下玄門就是尋找龍珊,自己的茅草屋中,推開門,發現一位打扮極爲清秀的美女立於房中,心中一陣喜悅,就是道:“你醒了啊!”

那女子聽到喊聲,驟然回眸,猶如天仙一般看着龍陽,微微張開紅脣,道:“對啊。哥哥。”

“那好,隨我去一個地方吧。”相對於龍珊的稱呼,龍陽並沒有多大的詫異。

“恩恩,哥哥去那,我就去那。”龍珊此刻真乖,美眸之中盡顯秀色,哪裏還有之前的那般怒意。

收拾了一下,龍陽就是帶着龍珊飛了起來,這一次,龍珊緊緊的抱着龍陽的腰部,死死的抱着,龍陽已經感覺到一種無力的感覺,看着龍珊,笑道;“丫頭,你要在這麼抱着哥哥,哥哥會窒息而死的。”

龍珊一聽,匆忙伸開手,急急忙忙道:“那我不抱哥哥了。”雙手放開,差點從空中跌落。

龍陽見狀,一手伸出,死死的抓住了龍珊的手,才未導致慘劇的發生,長舒了一口氣之後,聲音放大了一絲,道:“你幹嘛放開啊?”

龍珊聽到龍陽的罵聲,低着頭,小聲喃喃道:“我怕哥哥受傷。”

龍陽渾身顫抖起來,彷彿陷入了昔日的記憶,在很久之前,他也曾聽過這樣的話,不過那是從龍舞口中說出來,頓時一股憂鬱藏匿在他的瞳孔之中,彷彿下一秒就要哭泣似的。

“你怎麼了?哥哥,珊兒做錯了嗎?”龍珊也是感覺到龍陽的不適,就說道。

一句話也是將龍陽從夢魘拉回現實,他整理了一下情緒,面朝龍珊,嫣然笑道:“對,你就是做錯了,以後被這麼做了啊。”

龍珊一聽這話,竟是哭了起來,道:“哥哥,珊兒以後不會這麼做了,你別生氣啊。”

龍陽看了看, 惑國妖後 ,看了看前方,在心中暗道:“放心吧,哥哥是不會生你氣的。”

上玄門,建立在這山大的最高峯之上,雲霧繚繞,羣鶴飛舞,猶如仙境一般,令人無不升起一股畏懼之感。

此刻,李聰正欲告別周天離去,笑的正開心,猛然發現了空中飛來的人影,一開始還是一愣心想是哪位師兄做任務歸來了,這可必須好好認識一般,說不定那一定還有幫到自己,頓時強行擠出一抹笑意掛於臉上,坐等此人。

劇烈那人越來越近,越來越近,李聰的神色從開始的興奮變得逐漸暗淡下去,一直到最後的全然沒有色彩,進而轉變爲吃驚。

“居然是他?”

這時,只見龍陽身後魂徐徐收起,抱着龍珊徐徐從空中落下。

李聰一看來人,頓時喜上眉梢啊,一直就像把這個嚴重釘給滅掉,而如今不是機會麼,沒有得到允許私自闖上上玄門,這可是一個很大的罪過啊,要不然上玄門我是永遠都不能來的,這時,李聰看了看周圍,猛吸了一口氣,心中暗暗道:“不虧是上玄門啊,連空氣這麼好聞,哎,我愛你啊,上玄門啊。”

七玄門其實是與上玄門爲中心的,下玄門其實什麼都不是,只有在上玄門,纔有資格說自己是七玄門的弟子,纔可以享受七玄門的修煉資源,所以這裏,李聰很嚮往

想到這裏,李聰獰笑起來,朝着龍陽走過來。

龍陽整頓了衣裳,正欲尋找諸葛靈珊的下落,卻發現有人突然出現在他的面前,一看來人,笑道:“李師兄可好啊。”


李聰一看龍陽居然這般和善,更加喜上眉梢啊,心中暗道:“切,你不就是實力高一些嗎?我就不信你智商也是一樣的高。” 李聰假裝咳嗽了一聲,捂着嘴道:“這個楊龍啊,你犯錯了啊。”一副老人家教訓小孩那樣的語氣。

龍陽一聽,就配合說道:“李師兄,到底是什麼錯啊?”

婚途有坑:神秘老公要抱抱 ,心中笑道:“哎,這小子真好騙啊,也好,這次要嚇嚇他。”頓時,故作驚慌道:“楊龍,你知道本門戒律中一條是這樣寫的?”

龍陽表面裝作一陣驚慌,道:“李師兄請說。”

李聰一看,就是一臉嚴肅,擺手示意龍陽湊過來,小聲附耳說道:“凡是沒有得到允許來上玄門,必定會遭門派之刑的。”

龍陽一聽,心想你這李聰現在還不忘抓住機會整我,好,我會讓你後悔的。

“是嗎?李師兄,那刑罰到底是什麼?”

李聰看着龍陽一臉害怕的樣子,心中竊竊自喜,道:“天雷轟頂,萬火焚身。”說到這,李聰的聲音猛然加重了幾分。

突然,龍陽宛然一笑,一股強烈的自信溢於言表。

李聰一看,頓時丈二和尚摸不着頭腦,不知道這龍陽到底要幹什麼。

只見龍陽陰森一笑,道:“李聰,你可知道恐嚇上玄門弟子什麼罪嗎?”

李聰一聽,心想這傢伙還嘴硬的不行,煮熟的鴨子還想跳啊,沒想到現在竟該敢冒充上玄門弟子,真是不知死活啊。

“李聰,我以上玄門弟子之名,命令你給我跪下。三拜九扣之後算你無罪。”龍陽猛然爆喝,一臉威嚴,猶如傳說中的戰神一般。

李聰一聽這話,頓時怒了, 要是龍陽魂力高強,或許早已衝上去與之扭打在一起了, 不過心想這裏是上玄門啊,有這麼多人評理,他怕啥,反正龍陽這樣就犯了很大的錯誤。

這時,李聰陣陣吆喝起來。

“快來看啊,有人硬闖上玄門了啊,而且還冒充上玄門弟子啊。”

此話一出,李聰臉上顯出陣陣獰笑,心想這次有你小子受的了,目光掃過龍陽,頓時升起一陣驚異神色。


只見龍陽依然一臉自信,盯着李聰面帶微笑,只不過手動了起來,魂力猶如波濤一般滾滾而過,一抹藍色魂力裝飾在手上。

李聰一看,銀牙緊咬,心想這小子居然是不見棺材不落淚啊,頓時扯着嗓子,大喊起來,道:“有人要殺人啊。”


頓時,周圍的人都是圍了過來。

李聰一看,臉上浮現起陣陣特意,看着龍陽,一副趾高氣揚的樣子,那眼神就好像是告訴龍陽,你小子有難了啊?

李聰堅信,此次若是弄不死龍陽,他也別想在七玄門混了,爲了進上玄門的資格,李聰豁出去了,這種手段是必須上的。

龍陽微微一笑,掃視了周圍的上玄門弟子,進而將目光凝聚在李聰身上,猛然緊咬牙,陣陣魂力凝聚在拳頭之上,一圈揮出。

只聽到噗嗤一聲,骨頭斷裂的清脆聲清晰入耳。

李聰得意的表情瞬間消失不見,睜大瞳孔看着龍陽,彷彿真不敢相信龍陽會動手,手指着龍陽,有些吃力的道:“你…..”

龍陽咧嘴一笑,又是一拳轟擊在李聰身軀上。

哄一聲,一口鮮血猶如噴泉一般涌出,陣陣猙獰。

“我怎麼了?我做的不多嗎?”龍陽戲謔道,伸出手抓緊李聰的指頭,惡狠狠的捏了下去,

頓時,一聲慘叫傳了出來,李聰瞳孔之中血絲盡裂,痛苦至極,雙膝無力,撲通一聲跪了下去。

這時,圍觀的上玄門弟子越來越多了。但是卻沒有人走上來。

因爲龍陽所表現的出來的兇殘太邪惡了,令人不得不產生懼意。

“那小子是誰?怎麼這般兇殘,之前可沒見過啊。”

……..

衆人議論紛紛,聞聲載道。

龍陽看着李聰,惡狠狠道:“你道個歉,我讓你走。”

有些時候,對敵人的殘忍就是對自己的殘忍,第一次,龍陽已經放過這李聰了,第二次再放過,那是不可能的,要做就做到極致,千萬別留禍根,若是這裏是荒郊野外的話,或許現在李聰的屍首都不知道被那匹狼叼走了。但這裏是上玄門,龍陽在未強大之前必須遵守這裏的規則。

所以只要李聰道歉,龍陽會放李聰走的。

可誰知道李聰還是罵罵咧咧的,心中想的還是怎麼把龍陽拉下來,他堅信龍陽絕對不敢殺了他,龍陽一走,只要自己能活下來,那未來的前途可是不可估量的。

“不可能,你敢殺我嗎?殺了我,你也不會有好果子吃的。”李聰罵道。

可是李聰這次的算盤真的打錯了,一陣無形的殺意襲來,竟是如同烏雲一般籠罩了他的內心,陣陣寒意襲來,李聰竟是打了一個哆嗦,不安充斥在他的內心。

龍陽搖了搖頭,一副很無奈的樣子,他低聲沉吟道:“我給過你機會了,那可別怪我啊。”

頓時,藍色魂力出現,龍陽的拳頭之上一層火焰燃燒。

李聰見狀,也是爆發了自己的魂力,可是遲了,龍陽是不可能給他機會的。

一掌擊出。

突然一陣喊聲傳了出來。

“小子,休要動手。”

可是吃了,哪一掌速度極快,猛然轟擊在李聰胸部,頓時,皮開肉綻,骨頭都是破碎成沫,霹靂啪啦響起。

李聰的身軀也是轟然倒地,眼睛之中依然流露着貪婪,盯着龍陽,彷彿還在打着龍陽的算盤。

“小子,你夠狠啊。”一聲爆喝傳了出來。

去死吧系統 ,龍陽苦苦一笑,看着李聰那不甘的臉孔道:“有些時候,惹事也要看清對象。”然後才扭過頭去看着暴喝聲傳來的地方,目光也是深凝起來。

只見在圍觀衆人之中,一個青年站了出來,目光中充斥這怒意,盯着死去的李聰,惡狠狠的朝着龍陽道:“我讓你住手,你難道沒聽見嗎?新來的?”

龍陽目光如刀,看着來人,輕輕搖了搖頭,一副不想搭理的模樣。

來人怒了, 面紅而赤,盯着龍陽,惡狠狠道:“小子,你父親沒教給你見到長輩要講禮貌嗎?”


龍陽最恨的就是被人在他面前對他父母不敬,就像剛纔這樣。頓時,一股怒火就是涌上來,但是一想起自己此次前來的目的,長吸了一口氣之後,將怒火又強制壓了下去。

龍陽不想理他,就是轉過身子,他現在已經是上玄門弟子了,所以他必須去找周天去。

這時,圍觀的弟子們一看龍陽這麼不給人面子,都是紛紛側耳說道:”這小子要慘了,這高勇可是一個狠角色啊,平日裏最看重的就是面子了,可這小子完全不給人面子啊。”

高勇怒氣沖天了,平日在這上玄門誰都要給他幾分薄面,可沒想到面前這個小子居然這般狂傲,不僅在他面前殺死李聰,不過人死了,沒什麼利用價值了,高勇也忘記這事了,畢竟人就是互相利用的。

可是,高勇最恨的就是別人不給他面子啊,頓時,長刀拿在手中,發出清脆的聲音。朝着龍陽咆哮道:“小子,老子今天非得教訓你一下,代替你父母好好教養一下你。”

聽到這話,龍陽剛踏出的腳步,突然停在了半空,只見龍陽扭過頭來,惡狠狠的說道:“你沒有機會了。”

殺意沖天,龍陽的目光猙獰,彷彿要撕裂高勇的身軀似的。 在一旁的龍珊看着兩人快要打起來,一副想要哭的模樣,可是心中卻希望龍陽狠狠的揍對反一頓。

高勇一看,更是憤怒,沒想到這新來的小子這般強橫,心中怒火上揚,自己在這上玄門何時還被這麼輕看過。

圍觀衆人都是樂了,許久沒有看到門派弟子這般爭鬥了,紛紛就是吶喊着。

“快打啊,快啊。”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