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之,事情就是那麼的荒謬,在外人看來,白少白就是傻子,或者她是傻子,這是一個會被大多數人笑話的故事。

但這個故事他就是真實的發生了,讓白少白苦惱不堪,他喜歡她,卻得不到,不但得不到,就算是想要幫助她,也只能默默的相助,不能讓她知道,她一旦知道了,不但不會感激他,反而還會因此而煩惱!

這是白少白一個人的單相思!

「是不是覺得很荒謬?」故事講完了,白少白問白斬天。

其實白少白自己也覺得很荒謬,但事實就是如此,他很煩惱,很憂傷。因為他真的愛她,可卻也不能打擾她。或許,他只想在她的不遠處默默的守護著她,希望他為她所做的一切能夠得到她的認同,能夠得到她的諒解,或許他只想得到一點可憐的尊重!

只是,這對他來說都是奢望的,無論如何做,也無法得到。本來他應該選擇放下了,因為堅持也不會有結果,徒增傷悲而已,可他就是愛她!

「我不太理解。」白斬天實話實說。

在他的世界里,更多的只是無情的殺戮,愛情,離他有些太遙遠了。

「你沒有愛過一個人?」白少白奇怪的問道。

白斬天的年齡看起來比自己還要大一些的樣子,白少白不相信白斬天沒有經歷過愛情的洗禮,沒有愛過一個人。

只是,白少白還真的不知道他想錯了,白斬天還真的沒有愛過一個人。

「沒有。」白斬天搖頭,身為人道至尊,依然無法理解那種感情,有些茫然。

「我同情你。」白少白忽然笑了,說道。

愛情,是盲目的,人的一生,愛上一個人也許會讓人感覺很傷心,很煩惱,甚至心如死灰,但真心愛一個人,也會感覺到快樂,感覺到幸福,哪怕只是對方的一個細微的動作,一個不經意間的笑容,都能讓人永遠銘記,願意為此付出所有。

這就是愛情,一種神奇而又偉大的情感,只有真正經歷過的人才會明白。

被白少白嘲笑,白斬天並沒有生氣,他甚至有些奢望,什麼時候他才會遇到那麼一個讓他愛的女人?

彷彿看出了白斬天心裡所想,白少白說道:「愛情,是無法去強求的,早晚你都會遇到。」

「你說的對,是我著相了!」白斬天點點頭。

身為人道至尊,卻被一個年齡還沒有自己大的普通人給上了一課,不得不說,世間上的事情都很離奇,沒有人是萬能的,白斬天這種人道至尊也不是什麼都懂。

「你不是這裡的人,你來這裡做什麼?」白斬天問道。

在交談中,白斬天已經得知白少白不是這個地方的人,而是來自一座遙遠的城市,離著這裡有數千里之遙。

對於深愛著那個女人的白少白來說,如果沒有什麼重要的事情,這個時候他是絕對不會離開那個女人的,他會在暗中默默的守護著她,用他微薄的力量守護到她脫離困境!

「我來採藥。」白少白遙望遠方白茫茫的大山,嘆了口氣說道。

「採藥?為她採的?」白斬天問道。

「是的,她的男人快要不行了,有老中醫說了,只有長白山上的千年人蔘才能救他的命。」白少白說道。

「千年人蔘?」白斬天聞言吃了一驚。

如果在以往他生活的那個時代,千年人蔘這種東西和路邊上的大白菜差不多,可在如今這靈氣貶乏的末法時代,千年人蔘恐怕就罕見了,就算有,恐怕也是躲在那大山的深處,有靈獸守護著,一般人根本就不可能得到。

白少白如果去采千年人蔘,不說他不可能找到,就算找到了,那也只不過是送死而已!

「你做這些,她知道嗎?」白斬天問道。

「她不知道,這是我自己的決定,做完了這件事,我就放心了,可以真正的放下她,不去打擾。」白少白眼中露出落寞之色,說道。

「我陪你去吧,多個幫手,把握大一些。」白斬天點點頭,說道。

「你陪我去?」白少白一愣,上下打量白斬天,這麼冷的天氣,只穿了一件短袖和一條短褲,腳上套著一雙拖鞋,這樣子也能進被白雪覆蓋的長白山嗎?

恐怕還沒有進山就被凍死了!

「雖然我不知道你為什麼會弄成這樣,但我知道你是個好人。」白少白從口袋裡掏出來一些皺巴巴的錢,全部遞給了白斬天,說道:「我這裡還有一些錢,你拿著,去鎮上買幾件衣服穿著吧,你這樣子早晚會被凍死的。」

白少白其實很不理解白斬天為什麼還好端端的站在這裡,要知道,他自己已經穿得很厚了,但依然感覺非常寒冷,而白斬天卻給那沒事一般,狀態好得很。

不過白少白也只是有那麼一點點好奇而已,並沒有過多的關注,他的心思全都放在他愛的人身上去了。 「謝謝你的好意,不過我不怕冷。」白斬天認真的說道:「倒是你,如果沒有我的幫助,你根本就不可能採到千年人蔘。」

白斬天用手指向遠方那白雪雪凱凱的大山,直言不諱的說道:「就憑你的本事,不用說採到千年人蔘了,就連那大山你都進不了,更何況但凡靈物都有強大的靈獸守護,你根本就不可能戰勝。」

白少白苦笑,他雖然不相信白斬天後面的話,靈獸之類的東西實在太玄乎了,這又不是在看小說。但白斬天前面的話他還是認同的,憑他的本事,還真的不一定能夠進山採到千年人蔘。

但不管怎麼樣,白少白都決定去試一試!為了愛情,為了她,他相信自己一定能成功的。

白少白打開了自己的背包,裡面是一些登山用的繩索之類的物品,顯然他是早有準備,已經想過後果了。

「你很執著!」白斬天認真的說道。

為了一個不愛自己的人,這般付出,甚至是付出自己的生命,這樣的感情,白斬天無法做到,也無法去理解。

在這一瞬間,白斬天想到了許多,也似乎抓住了什麼東西,冥冥中,他感覺自己的境界又要突破了。

不過這種感覺只是有那麼一剎那的時間,很快就消失了。

但白斬天卻是知道,這一定是和白少白說的那種愛情的力量有關。

一定要弄清楚愛情的力量!

其實,想要弄清楚愛情的力量,最簡單的莫過於找個自己愛的人,只有親身體會了,才能真正的明白。

但找一個自己愛的人,看似簡單,卻又最難,天地之大,人海茫茫,怎麼可能那麼容易就遇到了呢?

而且在這末法時代,一旦陷入所謂的愛情旋渦中,對白斬天來說絕對不是什麼好事。倒不如跟著白少白,從側面去了解所謂的愛情,這麼做效果雖然差了一些,但也總是會有幫助的。

白少白無法拒絕白斬天的要求,最終還是同意了,兩個人帶著簡單的登山工具向著遠處那被白雪覆蓋的長白山走去。

長白山,海拔數千米,奇峰重疊,景色迷人,乃是世界名山之一。

長白山的許多地方都已經被國家列為了景區,開發出來,供遊人賞玩,但更多的地方依然原始,人跡罕至,是動植物的天堂,也只有那些地方,才有可能生長著千年人蔘。

千年人蔘乃是稀罕之物,每一株都價值連城,沒有人不想得到。

所以,有人跡的地方不可能還有千年人蔘存在,白少白的目的就是去那種人跡罕至,絕對危險的大山深處,只有在那樣的地方,他才有可能找到千年人蔘。

去那樣的地方,就算是訓練有素的專業人員都很有可能送命,絕對九死一生。

白少白只是一個普通人,除非奇迹發生,否則怎麼可能活著生還呢?

不得不說,愛情的力量真的很偉大,偉大到可以讓一個人為此付出寶貴的生命!

白斬天暗自感嘆,他無法真正的體會愛情的力量,但他卻能夠清晰的感覺到白少白對愛情的執著。

這讓白斬天欽佩,一個人可以為了另外一個人去死,不管是什麼原因,都值得欽佩!

冰雪覆蓋長白山,一眼望去全是白茫茫的一片,隱約間,可以看見在那遠處被開發出來的旅遊勝地還有許多不怕冷的遊客。

歡聲笑語在風雪中傳來,不太清晰,卻能夠感覺到其中蘊含著的快樂。

白少白抿緊了嘴唇,在風雪中艱難而行,一步一步向著長白山深處進發。

白斬天走在白少白的身後,踩著白少白的腳印而行,沒有動用法力,如普通人一般。

不過,儘管白斬天已經盡量低調了,但白少白依然感到驚異。

白斬天不怕冷,這個他已經見識過了,可白斬天不藉助任何登山工具,依然能跟上他的腳步,這就有些不同尋常了,普通人是絕對做不到的。

「我平時的愛好是登山!」白斬天看出了白少白心裡所想,隨口解釋道。

「哦,難怪!」白少白釋然,露出羨慕的神色。

早知如此,從前就應該學登山的,此刻就不會這麼狼狽了。

他們選擇的路線本就偏僻,人跡罕至,根本沒有道路。就算有道路,被茫茫白雪覆蓋以後也根本看不清。

白少白走的很艱難,無數次都陷在了雪中,無數次從山體上滑下來,無數次面臨著危險。

他帶來的那些登山工具在這裡根本就派不上多大的用場,能起到的作用微乎其微,要不是白斬天在暗中相助,他恐怕早就被埋在雪堆里,或者摔到懸崖下了。

白少白很執著,在暴風雪中前行,在懸崖峭壁上攀爬,哪怕一次又一次遇到危險,面對生死,他都沒有要退縮。

白斬天無法理解,但卻也在暗中點頭,不管白少白這麼做是對還是錯,他的這種毅力和執著的心都值得欽佩,這樣的人,如果踏入了修行界,有名師指點,必定會在修行界大放異彩。

巍峨長白山,縱橫千里,被白雪覆蓋,除了那些被開發出來的景區外,人跡罕至!

兩人前行,已經儘力了,但以普通人的速度,根本就不可能在短時間內到達長白山的最深處,根本不可能找到千年人蔘。

白斬天沒有出手,他倒要看看白少白究竟能不能堅持到最後。

日子過的很快,一天,兩天,三天,十天過去了,他們終於深入了長白山,來到人跡罕至的原始森林裡。

在這一路上,準備的乾糧早就已經吃完了,好在長白山上的動植物很多,雖然被白雪覆蓋,但要找到充饑的食物卻也不難,不至於餓死!

當然,這也是多虧了白斬天,要不然僅憑白少白一個人,不餓死才怪呢!

「我查過資料,千年人蔘就在這片山中,我們仔細找,一定能夠找到。」白少白有些興奮。

只要找到千年人蔘,他就可以幫助她,這也是一種愛,一種發自肺腑的足以感天動地的愛!

「恩!」白斬天用力的點頭,被白少白的這種近乎瘋狂的愛給感動了,不忍心打擊白少白。 這片原始叢林里的確有一株千年老參,只不過不可能被白少白得到。因為那株千年老參不但長在一片懸崖峭壁之上,還有一頭未知的生物守護。

就憑白少白的本事,想要得到那株千年老人蔘,比登天還難!

白斬天雖然已經洞察到這些,不過他卻沒有理會,想看看白少白能不能找到那株生長在懸崖峭壁上的千年老人蔘。

寶物有緣者得之,只要白少白能夠找到那株千年老人蔘,白斬天不介意幫他一把。

十一月的雪,似乎已經不準備停了,越來越大,越來越猛烈,連綿數千公里的長白山完全被鵝毛般的大雪覆蓋了,只剩下了白茫茫的一片。

那些開放的景區,已經不能讓人行走,數天前就已經封山了。

沒有遊人的長白山似乎一下子寂靜了許多,就連那些動物們,都躲起來了,受不了寒冷的天氣,躲在各自的窩裡瑟瑟發抖!

天地間,只剩下了白茫茫的景色,以及那永恆的孤寂!

這一日,夜幕降臨,長白山上忽然起了異動,連綿數千公里的長白山都似乎顫動了一下。緊接著,整條長白山脈都響起了凄厲至極的咆哮聲!

彷彿在這一刻,所有沉睡的野獸們都蘇醒了,在一種神奇的號召力之下發出聲音,宣示著自己的存在。

轟!

長白山再次顫動,這一次鬧出了天大的動靜,無數的野獸從自己的老窩裡竄了出來,如潮水般奔跑向遠方。

獸潮,可怕的獸潮,黑壓壓的一大片,一眼望不到邊,前所未見!

它們都在向著同一個方向而奔跑,彷彿在那個方向有什麼值得它們覬覦的很重要的東西一般。

「嗷吼!」

可怕的咆哮聲,凄厲無比,在沉寂的天地中傳出去很遠很遠。緊接著無數野獸一同跟著咆哮,發出嘶吼,直欲衝破那永恆的孤寂!

轟!

受到聲波的影響,有雪山崩塌了,淹沒了許多的生物。只是,沒有一頭生物停下來,無視危險,奔赴向遠方。

「這是怎麼了?發生了什麼?為什麼會這樣?」原始叢林中,白少白面如死灰,驚駭莫名的叫道。

十幾天過去了,可還是沒有找到那傳說中的千年人蔘,時間等不起啊,也不知道她和她的男人如今怎麼樣了?

他在堅持,從來沒有放棄過希望,他相信只要堅持,總是會成功的。

在這片叢林里尋找了十幾天,沒有遇到危險,因為所有的野獸都躲起來了。可不知為何,獸潮突然來臨,根本來不及準備,不但面臨著被吞食的危險,還面臨著被踩踏成肉泥的危險。

「這下完了!」白少白嘆息!

兇猛的獸潮,從不遠處而來,他根本就沒有絲毫反抗之力,結局已經註定!

他不怕死亡,卻不甘心死亡,他還沒有等到她幸福!

「跑!」白少白的第一反應。

只可惜,這怎麼可能呢?四面八方都是野獸,大型的,小型的,沉睡的生物們都跑出來了,全都在向著同一個方向運動,他能往哪裡跑?

白少白絕望了,心如死灰!

在這種情況下,他還能怎麼辦呢?似乎除了等死之外別無他法!

就在這時,一隻手臂突然間出現,拉著他的胳膊,把他給拋飛了,越飛越高,最終落在了一株數十丈高的古樹頂端。

白斬天終於還是不得不在白少白的面前顯露他的特殊能力,他不可能看著白少白在他的眼前死亡。

「白斬天你……!」白少白驚駭莫名,看著白斬天一時間說不出話來。

「不要感到意外,我是武林高手!」白斬天笑道。

武林高手,武俠小說和電視劇裡面的人物,飛檐走壁,無所不能,更是深入人心!

「原來如此,你為何不早說?」白少白愣了一下,隨即釋然。

武林高手雖然只存在於傳說當中,但每一個炎黃國人在年輕時心中都有一個武俠夢。白少白相信這個世上一定是有能夠飛檐走壁的武林高手的。

白少白也想通了為什麼這一路上有驚無險,還有白斬天為何不怕冷,原來都是因為白斬天是武林高手。

白少白感到很幸運,自己遇見了一個武林高手,或許有武林高手相助,他離成功更近了。

「這些野獸為什麼會暴動?」白少白問白斬天道。

「不知道,很有可能是前方出現了什麼古怪的東西或者強大的生靈,在召喚他們前往。」白斬天說道。

獸潮爆發,只有這兩種可能,白斬天猜測,很有可能是前方某處出現了一尊可怕的妖獸,氣息被這些動物給捕捉到了,主動投誠,以表忠心。

白斬天沒有放開神識,那樣太浪費精力了,他在等待獸潮過去,帶著白少白一起前往,一觀究竟。

至於白少白想要得到的千年人蔘,最後再來取吧,反正一時半會也跑不了。

洶湧的獸潮一波接一波,一直持續了一個晚上,直到再也沒有動物出現為止。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