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經理能夠感覺到王越並不是記者,所以這才同意王越進來的。

“先生,剛纔的所有服務還有價目表都發到了您的手機上,您可以在線下單。”

總經理笑了笑,隨後將一款app發到了王越的手機上。

王越直接微信掃碼很快進了這款app,裏面大致看了一下。

沒想到這個王鳳嬌手底下的人如此的專業,看來如果自己要是不親自來的話,還真發現不了這麼多貓膩。

“你們老闆王鳳嬌我可是認識的,這款app上的服務也太便宜了,而且這些貨色我可看不上。”

王越冷笑了一聲,裝作一副土大款的樣子,直接說道。

那邊的總經理看到王越的樣子後,立馬擠出一次笑臉上來,如同舔狗一般笑着說道。

“老闆,您放心,還有新到的,不過這價錢可不便宜呀!。”

“這張卡里有20萬,沒有密碼你隨便刷。”

王越聽到總經理的話後,笑了笑,直接把一張銀行卡扔到了桌子上。

總經理看到後,立馬擠出笑容,隨後說道。

“老闆,既然這樣的話,那我也就不藏着掖着了。不過還有一點您得把手機統一保管,這也是規定,爲了防止有些人拍攝什麼內容,傳出去對我們可不好。”

王越聽到後,想了想,把手機給了總經理。

總經理從王越的卡上刷了5萬塊錢後,就被總經理帶到了二樓的包間裏面。

幾分鐘後,一個身材姣好,看起來十分清純的年輕女子被推進了。

王越所在的豪華包間裏面,女子進去後直接就跪在了王越的面前,哭的梨花帶雨的說道。

“先生,求求你救救我吧,我是被他們騙來的,我家在y市,父母都是做房地產行業的,只要你能幫我逃脫這裏,我可以給你一千萬。”

眼前的年輕女子身上的氣質,一看就不是普通家裏面的,絕對是大家閨秀。

這幾天,女人來到濱海市後,被騙來了這裏。

如果不是看到王越不像是壞人,她絕對不敢這麼說的,王越看到眼前的女子跪在自己面前有點不好意思。

他並不想多管閒事,不過他看到眼前女子精緻的臉蛋,竟然和自己妹妹王小雪有幾份相似。

想到自己妹妹後,王越就動了惻隱之心,看來這件事情自己不管也不行了。 年輕的女子可憐兮兮的看着王越說道。

“大哥,我真的沒有騙你,我是被他們給欺騙過來的。如果你不相信的話你可以去y市蘇家問,我是蘇家的大小姐蘇海棠。”


蘇海棠的話剛說完,外面的經理急忙敲門。

王越聽到後皺着眉頭把門打開,經理看着王越說道。

“老闆,是不是這個女人又在說什麼胡話?要不要我幫你教訓一下她?”

王越聽到後襬擺手讓經理出去了。

不過王越能夠知道經理並沒有走,而是在門口站着,似乎在聽什麼。

察覺到門口有人王越緩緩的走到了蘇海棠的面前,對着她交代了幾句。

蘇海棠也很聰明,隨後急忙開始大喊大叫了起來。

“快來人啊!救我!”

蘇海棠大叫之後,經理滿意地笑了笑,隨後轉身走了出去。

看到經理離開了,王越從腰間掏出了一個小的按鍵手機,這手機是自己來之前提前準備的,沒想到這麼快就派上用場了。

隨後王越撥通了報警電話,說明緣由後,將手機遞給了蘇海棠。

“現在你可以聯繫你的家人了。”

蘇海棠聽到王越的話後,一臉的感激。

如果不是因爲和自己的閨蜜來濱海市旅遊,也不會被這些人給騙了。

沒想到能夠遇到像王越這樣的好心人,蘇海棠急忙將手機撥通了出去,很快電話那頭就接通了。

蘇海棠聽到自己父親的聲音後,立馬哭喊着說道。

“父親,我被人綁架了,快來救救我!”

在走廊裏抽菸的經理,聽到王越房間裏面竟然有人打電話嚇了一跳,隨後他也顧不上其他了,急忙叫手下準備把王越房間的門撞開。

很快房間門被一腳踢開後,當經理看到蘇海棠手中的手機後,他臉色直接變了。

他知道這一次自己死定了,隨後他一臉兇狠的看見了王越,恨不得把他給殺了。

“臭小子,你到底是什麼人?”

經理憤怒的看着王越,這個傢伙肯定是來搗亂的,現在他恨不得將王越狠狠的教訓一頓。

竟然敢來找鳳姐的麻煩,簡直是找死。

“叫王鳳嬌過來,她知道我是什麼人。”

既然這件事已經被他們發現了,所以王越並沒有害怕,總之現在自己已經報警了,只所以林詩柔沒有進來,那是因爲她是個女人。

所以出入這種洗浴中心並不方便,不過說實話對付這幾個人,以王越的身手根本不在話下,他根本沒把這些人放在眼中。

“我靠,這小子是來搗亂的,兄弟們給我弄死他。”

經理聽到後幾個手下急忙衝着王越去了,蘇海棠看到這一幕後,臉色變得蒼白了起來。

不過王越對於眼前的場景並沒有任何的驚慌,就這幾個毛頭小子,自己根本不放在眼中。

不到一分鐘的時間,這些手下已經全部倒在了地上,不停地開始慘叫。

蘇海棠震驚的看着眼前的一切,小嘴張的大大的,沒想到眼前的這個男子竟然如此的厲害。

“我們走。”

王越看了看旁邊的蘇海棠,隨後說道。

剛到門口就看到經理帶着其他的手下把門外堵了個水泄不通,根本出不去。

“都給我滾。”

王越怒吼了一聲,嚇壞了經理,他能夠知道自己根本不是王越的對手。

不過他還是咬咬牙衝了上去,只是還沒有衝到王越面前,直接被王越一腳踢的飛了出去。

在場的人看到後都有點害怕,畢竟大家出來都是打工的,如果要是玩命的話根本犯不上。

“這小子到底是什麼人?竟然如此厲害!”

“是啊,竟然敢在鳳姐的場子裏鬧事,看來應該不是一般人。”

“不對啊,我怎麼看他似乎有點眼熟,我好像之前在報紙上見到過,不過一時間也想不起來他到底是誰。”

好幾個被綁架來的年輕女孩看到王越站在他們前面,都一臉的花癡。

就連蘇海棠也覺得,或許眼前的這個男子就是自己的真命天子。

這些人剛想要上前,忽然外面傳來了一聲汽車的嗡鳴聲,隨後很多便衣走了進來,將這裏直接控制了。

打頭的女子叫柳珊珊,她是來這片的實習生,沒想到這一次能遇到這樣的大案子,隨後她有點激動看着衆人,臉色冰冷的說道。

“都給我蹲下別亂動,誰報的案給我出來。”

柳珊珊說完後,看向了衆人,隨後將目光放到了王越和蘇海棠的身上。

在場的人都已經蹲在了地上,只有兩個人還站在原地,隨後他看着王越說道。

“你就是那個報警的人。”

“對。”

王越看了一眼不遠處的柳姍姍,隨後將目光放到了旁邊的蘇海棠身上,對着她點點頭說道。

“你現在安全可以走了。”

只不過王越的話剛說完,那邊的柳姍姍急忙皺着眉頭,聲音冷冰冰的說道。

“給我站住,我現在完全有理由懷疑你和他們是一夥的,事情沒有結束之前,不允許你們離開這裏。”


王越聽到柳珊珊的話後,愣住了,這個女人不會是個傻子吧,怎麼就知道自己就和他們是一夥的了?


“真是胸大無腦。”

王越的話說完,柳姍姍臉色變得難看了起來。

從小到大自己引以爲傲的就是這身材了,想當初自己上大學的時候,沒少有男生亂盯着自己看,自己也沒少教訓他們。

如今眼前的這個男子竟然敢如此說自己,簡直是叔叔可忍,嬸嬸也不能忍。

“臭小子,給我閉嘴!”

劉珊珊說完後,一臉憤怒的向着王越走了過去。

只不過這時從外面衝進來一名男子,男子衝進來後,身後帶着一羣黑衣人。

柳姍姍的隊長剛要問話,男子直接掏出證件遞給了柳珊珊的隊長。

那隊長直接嚇了一跳,隨後急忙低頭哈腰的,站在了身後一同走了進來。

蘇海棠見到那名男子後,急忙高興的跑過去躲到了他的身後。

“秦叔,你終於來救我了。”

秦昊看到自己大小姐後立馬,恭敬地鞠了一躬說道。

“對不起,大小姐,我來晚了。”

“秦叔,我父親呢?”

蘇海棠看着眼前的,秦昊隨後想了想問道。

在場的人都不敢說話了,尤其之前綁架蘇海棠的那些人,沒想到蘇海棠竟然如此有背景。

他們知道這一次可慘了,尤其是之前打罵過蘇海棠的那名男子,此刻嚇得躲在後面,都不敢出來。

“老爺還在路上,他有點事情耽擱了,馬上就到。”

秦昊說完後,蘇海棠點點頭,指着王越說道。

“秦叔,就是這個大哥哥救了我。如果不是他的話,恐怕我也聯繫不到你們,剛纔這個姐姐竟然想抓他,你可得幫幫他。”

秦昊聽到自己大小姐的話後,隨後看向了那邊的隊長,隊長聽到後冷汗都下來了,急忙臉色難看的指責柳珊珊說道。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