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征依舊巋然不動,站立原地,神色淡然的望著高堂上的秦木。

秦木有些納悶,這天絕棒乃是對付先天生靈的利器,往日不知道多少先天生靈被這天絕棒打的半死不活,為何這小子挨了這麼多棍,彷彿跟沒事的人一樣?

「給我用力點,狠狠的打!」秦木喝令道。

這四位行刑人好歹也是先天五重的高手,體內的力量源源不絕,力道本是極重,在秦木說話之後,四人手中的力量頓時又提升了三成,不一會兒,那四個人的額頭上都出現了一陣細密的汗珠,可以想見他們有多賣力。

「噗噗噗……」

這些棍子抽打在羅征身上,卻讓羅征奇爽無比,心裡也是樂開了花,啊,那暖流浸潤自己的丹田,這感覺太舒服,太爽了。

若是自己一天到晚挨棍子,任那些暖流洗滌丹田,恐怕用不了多久,自己就能由先天一重,到達先天二重境界……

只可惜這等好事,並不常有,自己還需要抓緊機會。

若是被他們瞧出了古怪,自己這挨打的機會怕是就沒了,想到這裡,羅征的臉色忽然一變,竟然哎喲哎喲的慘叫起來。

「啊……哇……」羅征一邊咬著牙齒,一邊慘叫連連,彷彿整個人都難以支撐了。

那秦木見狀,神色頓時一陣興奮,這小子終於受不了了,又連連叫道:「給我打,給我狠狠的打!」

將羅征在這裡打死,他秦木怕是會有些麻煩,畢竟訓誡堂按道理來說,是沒有把弟子處死的權利。

不過這點麻煩,對於秦木來說問題不大,反正有人會幫他擋下來。

「啊,啊……」

天絕棒一下下的打在羅征身上,羅征的慘叫則回蕩在訓誡堂中。

就這麼打了一兩千下后,那幾位全力施展的行刑人,此刻也是累得夠嗆,同時他們也發現了一些不對勁。

打了這麼久,羅征的雙腿依舊穩穩的站在原地,臉上的表情雖然痛苦,但氣色依舊很不錯,這哪裡像是在挨打?反而就像是在享受,到底是怎麼回事?

秦木終於也發現了不對勁,這小子的叫聲基本都沒變過,永遠都是那「啊,哇,呀,」就連腔調都一摸一樣,這也太假了吧?莫非這小子不怕打?

怎麼可能?

若是說這天絕棒對照神境強者沒有效果,秦木還算相信,可是之前不知道有多少先天生靈,被這天絕棒打得遍體鱗傷,下跪哀求。

怎麼到了羅征這裡,就沒有效果了?

不可能!

「給我狠狠的打!我就不行,你真的不怕打!」

那四位行刑人更加賣力起來,那棍子的力度又提升了幾分。

如此大的力量,若是打在石頭上,能把石頭打成齏粉,若是打在金鐵上,都能將金鐵砸到凹陷,但偏偏在羅征身上打不出任何傷痕!

即便是先天生靈,力量也不是無窮的,在施展全力毆打之下,那四位行刑人的力量終於衰竭,變得有氣無力起來。

將這四人的力量都壓榨的乾乾淨淨,羅征這才卸掉了偽裝,笑嘻嘻的說道:「打啊,繼續打啊,我還沒爽夠呢!」

看到羅征的表情,秦木倒吸了一口涼氣,這才意識到,自己恐怕是遇到了一隻怪物了。

給羅征行刑的那四人,此刻也是瞠目結舌,手持天絕棒進退兩難。

繼續打吧,這小子根本就不怕打,敢情他們這是在白費力氣,不打吧,秦木又沒有命令他們停手……

所以幾人揮舞著天絕棒,更加有氣無力。

「既然這點力氣都沒有,我看你們還是住手吧!」羅征嘆了一口氣,搖搖頭,全身的力量陡然暴增,身體頓時為之震動。

那天絕棒打在羅征身上,頓時就被這股巨力震飛,斷成幾截,摔落在地上。

隨後羅徵用手輕輕一扯,束縛著他雙手的那真元所化的荊棘環,被他輕鬆掙開。

「我的時間很寶貴,回青雲宗不是來陪你們在這裡扯淡的,今日這事情,我也知道是誰主使你,但是我奉勸你一句,最好不要插手,否則你後悔莫及!」羅征伸手一指堂上的秦木,厲聲說道,說完之後,扭頭就走!

他羅征會青雲宗的目的,可不是參與這處鬧劇。

「大,大膽!竟然公然反抗,反了你還!」秦木見羅征就這麼離開,心中頓時大喜,他方才真是拿羅征沒辦法了,他的確沒有一個太好的理由對羅征動手。

就算羅征竄通妖族,想要安插這個罪名,處死他,這個權利也不在秦木手上,所以他羅織這個罪名,只是希望活活的將這小子打死,奈何這小子的肉身不知道是什麼做的,壓根就不怕打。

倘若羅征乖乖的聽他發落,他秦木還真沒有根本的辦法對付他。

可是羅征現在公然反抗,根本不將他訓誡堂放在眼中,這就給了秦木一個足夠的理由!

「敢反抗訓誡堂,還想當場逃走,依照規矩,我要把你就地格殺!」秦木大聲說道,他手中便已出現了一支判官筆,就要朝著羅征背後衝過去。

與此同時,那門口忽然有一個人影閃進來,笑道:「哎呀,我不小心路過此地,秦堂主,不知道你為何在此大呼小叫?」

這人,便是諸葛楓!

諸葛楓算是恨極了羅征。

不止是諸葛楓,上次羅征在斬妖試煉中,將諸葛曄打了個半死不說,還將諸葛家布局在帝軍中的重要棋子,諸葛青雲殺了!

這件事情,讓整個諸葛士族都十分震怒,族中的大人已經發了話,只要見到羅征,無論運用什麼手段,先將他的命取走再說。

於是諸葛楓就想到這樣一個辦法,通過秦木派人在小雨峰下守著,等到羅征一出現,就將他帶到訓明山,不管三七二十一,先給他羅織一個罪名。

不管他認不認罪,先找機會將他活活打死。

這羅征不反抗,就將他打死,若是他反抗,那更好了,在青雲宗內雖說禁止互相廝殺。

但是羅征反抗訓誡堂的命令,可以名正言順的在青雲宗內將他就地格殺!

這是一個為羅征特意設置的死局。

現在羅征公然反抗,他諸葛楓自然很「湊巧」的途經此地,自然就是這個目的了。

對於諸葛家來說,想要整死一個青雲宗外門弟子,太輕鬆了。

「諸葛楓公子!這小子不聽后訓誡堂的發落,公然反抗,還想逃跑,希望你能助我一臂之力!」秦木也十分配合的說道。

羅征看到諸葛楓后,扭頭朝著秦木冷笑道:「演戲而已,還要這麼認真?」

諸葛楓卻嘻嘻一笑,「認真不認真,你今天都死定了!讓你看看戲,就當是你人生中最後一點享受了!」

說完,諸葛楓身上的氣勢猛然暴增,在諸葛楓看來,羅征今日就是死局,天王老子也救不了他。

面對前後夾擊,羅征的臉上沒有絲毫慌亂之色。

諸葛楓並非照神境強者,看諸葛楓的氣勢,似乎實力在這段時間內又有增長,但大約就是先天九重境界,並沒有達到先天大圓滿。

霸道女土匪:壓寨相公你別逃 而身後的那位秦木,實力則與諸葛楓差不多。

只要不是照神境強者,以羅征現在的實力,足以應付!

一股股黑色的真元,從羅征手臂上的穴位滾滾湧出。

「諸葛楓,上次我就說過,我的命在我手裡,你想拿,儘管來試試……可惜,你錯過了機會!」天魔真元在羅征的手中不斷地跳動,那細膩的紫黑色真元散發出一股股危險的氣息,彷彿隨時會噬人性命,「以你現在的實力,已經沒有資格要我的性命了,反倒是我,只要高興,隨時就能取走你的性命!」

若是在拍賣行的時候,羅征還無法對諸葛楓說這番話,因為那時候的羅征,的確還不是諸葛楓的對手。

但是如今的羅征,已經突破半步先天,成為一名先天生靈!

從真氣到真元,可謂質的蛻變!

更何況,他還觀想了日月星辰圖,奪走了其中星辰的造化,天魔真元的威力更是突飛猛進。

諸葛楓臉色微沉,的確,他感覺羅征整個人都發生了蛻變,不過諸葛楓能夠在青雲宗內闖出偌大的名氣,本身的實力也不俗,何況近段時間他的實力還有所增益,「哈哈,狂妄的小子,才突破到先天一重,就已經狂妄到如此地步,真不知道他日你有機會突破到照神境,是不是要把我諸葛家都滅了?不過我想你是沒這個機會了,因為你活不過今天!」

「哦?我他日做事突破到照神境……」羅征眉頭微微皺了皺,想了想后才說道:「不止要把你諸葛家滅了,如果七大士族惹得我不高興了,也許我把七大士族都抹掉!」 「你還真敢說!」諸葛楓真的被羅征狂妄之言給氣的不行。

就在此時,就聽到一道破空之聲陡然傳來。

「咻!」

一支又薄又細的柳葉鏢,從大門一旁朝著羅征飛射過去。

羅征神色沒有絲毫變化,伸出手指輕輕一撥,就將那柳葉鏢給撥開了。

隨後從門口走進一位走進一位妖嬈曼妙的身影,「楓哥,殺了他!」

那女人便是那日在拍賣場見過的卓妃,沒想到此女看起來柔柔弱弱,但性子卻如此火爆,這邊諸葛楓還沒有動手,她便已經出手。

自己的女人都率先動手了,諸葛楓自然也會跟上,只見諸葛楓手中閃爍出一道橙色的光芒,一把巨劍便凝結在了他手中。

正是諸葛家最強的天階絕技《七玄妖劍》,那把巨劍在諸葛楓手中凝結之後,諸葛楓就隨手一拋,那把橙紅色的巨劍就自然而然的漂浮在空中,正對著羅征。

詭異的是,似乎有一個看不見的影子,手持這把巨劍。

巨劍還不止一把。

諸葛楓召喚出一把巨劍后,手中的橙色光芒繼續閃爍,一把把的巨劍不斷地出現。

最終,在諸葛楓的身邊出現了七把巨劍,而在這巨劍的後面,總有一個看不見的影子,手持巨劍。

「上!」

那七個看不見的劍士,在諸葛楓一聲令下,就舉著巨劍朝羅征衝過來。

有些劍是橫刺,有些劍是豎劈,那七個看不見的劍士十分齊心,將羅征的所有方向都封的死死的。

與此同時,卓妃的身影閃爍,玉手連彈,一片片柳葉鏢閃爍著死亡的光芒,朝著羅征飛射過來。

羅征的身後,秦木自然也不敢落人後,他拿了諸葛家偌大的好處,此刻也是出工出力,手中的判官筆凌空書寫,以真元為筆墨,在半空中寫出偌大一個字。

「封!」

那個「封」字剛剛出現,隨即就憑空消失,瞬間就來到了羅征跟前,居然比諸葛楓的七把巨劍和卓妃的柳葉鏢后發先至。

那個「封」字來到羅征的跟前後,羅征手中的天魔真元陡然之間消失了。

「嘿嘿,我的封字決,能封掉你的真元,我看你拿什麼對抗!」秦木得意的笑道。

羅征神色絲毫不變,既然這「封字訣」能夠封禁真元,就是一種結界,那麼自己手臂中的「血翡晶石」也不是吃乾飯的!

「哼,雕蟲小技,給我破!」羅征的左拳揮出,一拳砸向那個大大的「封」字。

「沒用的,以蠻力想要破掉我的封印,簡直就是痴心妄想!」秦木搖搖頭,滿臉不以為然。

但羅征的拳頭剛剛觸碰到那個巨大的「封」字,便有一道血色的能量湧出,那血色的能量沾染上那個「封」字,頓時在上面留下一道道如同蜘蛛網一般的紅色裂紋。

緊接著羅征的拳頭就砸在了上面。

「噼啪……」

那個「封」字瞬間被羅征砸的粉碎,消失的乾乾淨淨。

羅徵用看白痴一樣的眼神,看了那秦天一眼,這才遊刃有餘的一個翻身,躲開了卓妃射向自己的一連串柳葉鏢。

這些柳葉鏢對羅征的威脅不大,卓妃的實力並不算強,就算被柳葉鏢射中,也只能給羅征製造一點小麻煩而已。

真正的威脅,來至於諸葛楓召喚出來的那七把巨劍,這些巨劍威力不俗。

能夠被評為天階功法,自然都會有它的獨到之處。

那七把巨劍都是由七個看不見的影子所操控,面對七位根本不存在的劍士,任誰都十分頭疼。

雖然能夠躲開那些巨劍,但巨劍的後方空空如也,如何能消滅這些巨劍?

這個問題,對於別人來說,可能是一件相當麻煩的事情,但對於羅征來說,卻早已有了破解之法。

「呼呼!」

一把巨劍當頭朝著羅征劈下來。

羅征不避不讓,一伸手,竟然直接徒手接劍,他便是使的最簡單也最實用的一招「空手迎白刃」!

「啪!」

羅征的雙手,牢牢的將這把巨劍卡主!

諸葛楓眯著眼睛,伸手一指,「你能接住我一把劍,不錯不錯,可惜你只有一雙手,不知道你如何接其他六把劍?」

在諸葛楓的指揮下,其他六把巨劍又從不同的方向,朝著羅征劈過去。

「接不住,我就不用接!」羅征忽然微微一笑,手中的天魔真元滾滾湧出,朝著手中的巨劍中鑽了進去。

不一會兒,這把巨劍就慢慢的變了顏色,從通體橙色轉化成了通體紫黑色。

等到羅征放開手的時候,巨劍的掌控權就已經掌握在了羅征手中。

羅征手指畫了一個圈圈,這把巨劍也跟著繞了一個圈圈,橫在了羅征的面前。

「哐哐哐哐!」

諸葛楓另外六把巨劍,紛紛斬在了那把紫黑色的巨劍上,凌厲的攻擊,都被那紫黑色巨劍擋了下來。

看到這一幕的諸葛楓,臉色頓時大變,他沒有想到,羅征竟然能夠剝奪自己的巨劍!

羅征修鍊的到底是什麼詭異的功法?

諸葛楓來不及多想,此刻他一心想要殺死羅征,雖說損失了一把巨劍,但他還有六把巨劍。

於是諸葛楓再一揮手,六把巨劍又重新被那些看不見的劍士提了起來,準備再次朝羅征攻殺!

但就在這時,那六把巨劍的表面,忽然都出現了一些紫黑色的斑點,這些斑點不開的擴大,不一會兒就蔓延到了整個劍身。

「怎麼回事!」

諸葛楓眼睛睜得老大,眼前發生的一幕是如此的不可思議,幾乎在同一時間,他感覺到剩下的六把巨劍都跟他失去了聯繫。

他眼睜睜的看著那六把巨劍,全部都變成了紫黑色……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