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四什麼樣子?”石嵩問道:心想難道也是你這樣的老虎怪物。

戰三笑的很憨道:”老四呀,老四那叫一個漂亮,她有八條腿!這樣的腦袋!”一邊說一邊比劃。

石嵩用手拉着脖子好讓那一大口塗抹能嚥下去,天,八條腿一條就和美女不沾邊了。石嵩忙道:“沒!上次我見到春姬前輩的時候她身邊沒有這麼漂亮的人!”

戰三失望的點了點頭說道:“哦!那她一定是有任務在身!對了小主人我還一直想問你呢,主母把密星羅旗給你了,那先尊復活的事情 可怎麼辦呀?”說到蚩尤復活的事情,戰三又急了起來。

石嵩搖頭道:“我不他清楚,我想春姬前輩一定會有所安排吧!這個戰三前輩就不要放在心中,你的任務已經完成的相當好了,我想..”還沒等石嵩說完戰三就長嘆一聲道:“你算是主母的弟子,千萬別叫我什麼前輩,直接叫我小三吧!”

小三?叫一個恐怕有一萬歲的怪物小三?石嵩覺得這老虎還不僅有藝術天賦,醫療天賦,估計在相聲小品界裏也能混混,石嵩苦笑着點了點頭道:”那你也別叫我主人了,直接叫我石嵩吧!”石嵩就隨口說出真名,但說完石嵩就後悔了,這謊言恐怕早完會被揭穿,到時候這怪物要找自己麻煩…


戰三道:“其實我戰三就服比我本事高的人,你的戰鬥力太低了,最多也就是八等巫戰的水準,不過看你年紀不大還有發展,也滿佩服你的,這小主人叫得!也奇怪了,我看你的心肌和骨架彷彿纔有20幾年的樣子,我看你的水準怕是煉氣有1000年了吧!”

石嵩聽着萬年老怪物都表揚自己也多少有點飄飄然了。聽最後怪物說自己煉氣有一千年就笑道:“實不相瞞我煉氣才半年不到而已,都是靠師…春姬前輩的幾件法寶和我師父教導之功!”

“半年?”戰三一下跳了起來,又喊道:“我戰三讓煉氣半年的小子打了跟頭?”說完急忙拿起石嵩的胳膊仔細看,一邊看還一邊道:“不對!絕對不對!這條手臂的硬度,基本可以跟戰二那小子比了,更是比我的臂膀強上不少,就算有祕法,半年是絕對到不了這程度的!”

石嵩啞然笑道:“這條臂膀是師父送於我的,卻不是我自己的,你在看這條,”說完把另一條遞到戰三面前。戰三接過用力一掐,疼的石嵩哎呀一聲,

戰三哈哈一笑道:“這個差多了,果然。果然!你師父?難道你除了主母還有師父?”

石嵩道:“當然!春姬前輩之是給我件寶物而已(這時候心裏想着,諸葛前輩,不是小子忘恩負義,這時候需要點權宜之計了)我煉氣另有師承。”石嵩望下也沒多少,怕說多了讓這怪物找出毛病,

戰三點了點頭說道:“恩!我也想起來了,你是修道的。跟我們修蕪大不相同。大不相同!”

石嵩此時卻在想,我下來已經一天,外面一定等的非常着急,這蚩尤之心現在還拿不了,怎麼辦呢,只能先上去給那族長說明,這怪物太多厲害。自己對付不了,但自己見這族長大義也不能不管,真想他們說的蚩尤復活一定大殺天下的話,還等上去之後還真要問問諸葛前輩這事情怎麼辦,不過分析就是我和小劍兩個人也絕對鬥不過這妖怪!

“小三!我要回去了,我就是過來看。現在看到了也就該回去了!”小三這句叫的真爽。要能把這傢伙騙出去可不錯,跟自己邊上,還怕什麼逆天教主。

“別呀!先尊可能沒幾天就要復活了,留下來跟我一起迎接纔對嘛,就憑你這幾件法寶。到時候先尊一定會重用你的,你又是主母的人,我想..”

石嵩急忙伸手打斷戰三的微笑道:“蚩尤大神復活這麼大的事情,我想一定是驚天動地的,到時候我在過來就好了麼,到時候你放心,小三你的事情我一定給你傳達到,放心我想春姬前輩一定回同意你的要求回吧…”戰三接話道:“老四!八條腿的老四!”

石嵩哦了一聲接着道:“老四!一定會同意你和老四調到一起的事情的!放心吧!我先走了!”

戰三一臉的笑意忽然凝固一把抓住石嵩道:“別動有人!”石嵩忽然見他變臉還以爲他要動手。聽到說有人才側耳。果然聽到有隱隱的破空聲傳來,有法寶向這邊飛行過來飛行過來。不知道是誰來送死。

戰三笑了。擠着眼睛對石嵩道:“這幾天好熱鬧了!離上次有人來怕是快有2000年了,哈哈。又有人丸送上!”說完瞥下石嵩當先走出山洞!

石嵩心裏咯噔一下,方纔他還在偷笑,可現在一想,要是諸葛前輩來了怎麼辦,急忙跟了跟了出去,萬一要是諸葛亮或者是郭志本等自己認識的人,可麻煩至急,要是別人。。嘿嘿反正盜門跟天下正邪都是仇家,別人纔不管呢。 山洞前不遠處一個寬達十幾米的大溝壑之前,站着兩個道人。看年紀約莫有50歲上下,兩人都兩手空空不跨寶劍,不拿拂塵。見石嵩和戰三從山洞中串出,左邊的道人當先說話道:“二位失主有禮了!”

戰三斜着眼睛大量來人一下冷笑道:“溼什麼主。你們兩個幹什麼來的,不知道這裏是你祖爺爺的地界?”

石嵩一見對面二人自己不認識,也就沒有搭茬。望戰三後邊一站也不說話。

“你的地界?”那道人奇道。戰三把頭仰的老高,說了句那當然。

那道人又歪着脖子看了一眼戰三後邊的石嵩,隨後道:“難道二位不是來這裏降妖的。我看這位小兄弟”說到這手指石嵩接着道:“也是我道門中人。”

戰三冷笑道:‘將妖?什麼妖你祖爺爺我就是妖。這是我小主人,道什麼門中什麼人。我就在這快快來降我吧!”估計戰三是太久不見人了。見到個人就想聊上一會,並沒有直接動手。

那道人聽戰三自稱是妖怪後。嘴吧裏就念念有詞,唸叨一陣後伸手指戰三,石嵩金煙下清楚的看到一股土靈對着戰三打了過來。戰三仰頭擡頭跟本沒有躲避的意思。石嵩巴不得這兩個老道能收拾他,不過這想法有點不可能。土靈打到戰三身上並沒一絲聲響。只是圍繞着戰三轉了一圈就消失了。

“施主說笑了,您明顯也是一個煉氣行家,只不過不是道修罷了,不過…看上去也不佛修…”那道人收回手指微笑道:

石嵩聽完這才明白,原來方纔那是試探性質的法術,道門中這樣的法術很多,什麼辯妖決,分魔術等等。只不過石嵩並會這樣的法術。石嵩現在什麼攻擊性質的法術都不會,攻擊性質的法寶也沒有,出世以前的戰鬥就是拿拳頭轟的,這到和巫修有些相似,巫修重視的就是強化肉體。就像石嵩在夢裏觀察到的蚩尤和皇帝大軍的戰鬥,幾乎正個過程中都沒怎麼用過法寶。

這是戰三說道:“有是他奶奶的什麼道修,道修的都讓老子壓人丸了。跟你們個機會說來這裏幹什麼的!”

那道士還待解釋,右邊那稍微高一點老道已經跳了出來喊道:“你管我們來幹什麼的!蠻人一個,都什麼年代了還穿獸皮。”說完又轉頭對邊上那道人說道:“師兄不要理他,快快尋找本兒他們要緊。這幾天四方靈氣波動都非常異常,我們不能放過一個地方,先進山洞看看!”說完也不理會師兄直接就往前走,想要進山洞裏邊察看。

石嵩看他一向前走就知道完了,這老傢伙交待這裏,果然如他所想,戰三就像原來對付石嵩一樣,先是微笑的看着,隨後等那老道走到他近前的時候,忽然就是一拳,石嵩的手臂是特殊練過的,手臂伸展都跟常人不同。有盜門的獨特技巧,手臂伸縮要比正常人節省近一半的時間。又經過長時間的煉氣,和密星羅旗的牽引,石嵩現在一秒中可以130拳左右。這個戰三出拳的伸縮卻和常人一樣,但速度絲毫不慢於石嵩,要是學會石嵩的出拳方法,估計一秒中300拳不問題。

這種速度那道人那裏躲避的過去。等那道人一拳被打的鑲嵌當山壁上之後,他師兄才反映過來,大喊有一聲好妖人看劍。伸手一指袖子中飛出一把金黃色的寶劍,直取戰三咽喉。飛劍的速度是不慢,但跟戰三的反應比起來高下立判。又是一拳,沒有任何花哨的一拳,看來飛劍的來勢也是不弱,戰三跟飛劍對上之後身體輕輕的晃了一下,隨後便聽到金屬碎裂的聲音,

“啊?”那道人看戰三能一拳把師弟打成壁畫就知道這人不簡單,所以才全力出手。心想這一劍就是大羅金仙在此也能鬥上一鬥吧,隨知道還是被戰三隨手而破!

“你們究竟是什麼?”老道舌頭有點打卷。他這句話問完,那邊牆山的壁畫哼了一聲,那道人這纔想起師弟還在牆壁上貼着,急忙一擡腳飄了過去,雙手一用力把那道人從牆壁裏吸了出來。那道人背後已經血肉模糊,

“哎呀!還沒死!有點門道!”戰三瞪大眼睛說道;

石嵩看到清楚,當戰三拳頭及體的時候,那道人自己沒反映過來,但身上的一件法寶卻救了他一命,看上去好像是一件防禦性能的法寶,還是自住發動的。

“師弟!你沒事吧?”

那道士咳出一口血後才用微弱的聲音回答道:“他一拳打散了我的元神,師兄快逃,我們鬥不過他,估計是那物已經復活了!”聽師弟這樣說那道士猛然回頭看着戰三道:“你是邪神蚩尤?”

戰三冷笑道:“先尊怎可能跟你們這樣的動物交手,太高擡自己了吧!你過來,先讓我壓成人丸。免去我動手了!”

那道人輕輕的把師弟放到地上,隨後站起身來對着石嵩二人高聲道:“果然是兩個妖人,竟然以邪神爲尊,我上清宮門人沒有畏強而主動送死的,死要死的其所,老道我就是拼到元嬰破碎也要鬥上你一斗!”

戰三哈哈一笑上前就要動手,石嵩一把拉住戰三急忙道:“等下!”

戰三愕然道:“怎麼了小主人?難道你要上,不過你這水準對上這人有點危險。這人水平不低!”石嵩跟戰三交代道:“先等下!我問他幾句話!”

石嵩上前一步抱拳道:“前輩是上清宮之人?可認得郭志本和王龍生?”

那道人聽到這兩個人的名字神經登時激動起來道:“我徒弟被你們怎麼了?要要放了我的二個徒弟,要不然我…”說這到老道氣衰下來,要不然能怎麼樣,自身都難保呢。

石嵩忙道:“前輩誤會了。我和郭王二位還有不淺的交情。這是個誤會!”

那道人一臉不信的神情冷哼一聲道:“妖人果然是妖人。你二人可以鬥過貧道竟然還用這種手段欺詐,我那二個徒弟首次下山,以前就連山門都沒有出過,怎麼能和你這妖人有交情,莫要廢話快快動手!”


石嵩道:’郭王二位我前幾天還見,聽說他們到這裏辦事,他們還曾經救過我的朋友,道長誤會了,我也是修道中人,這位..“說着指向戰三又接着道:“這位嘛也不是壞人,就是脾氣不好。這次是一個誤會,快些帶這位道長回去治療吧!”

戰三晃着腦袋道:“誰是壞人,誰是壞人,皇帝纔是壞人。風波那孫子纔是壞人,他偷襲過我。這人手我是壞人嘛?”

石嵩忙道:“小三!這是朋友,你先回洞去,我跟這位道長說幾句話,就回來跟你聊,”

戰三不依道:“他擅創此地,娘娘交代過…”石嵩急忙打斷他的話道:“你不想和戰四一起共事了?”

“想!”

“那就聽我的回洞去!”

戰三斜着眼睛望了那老道一眼後跳過溝壑走回洞中,石嵩看戰三回洞後道:“前輩接一步說話!”說完當下運用混沌圖升空而起,穿破迷霧, 老道明白,要是憑本事想鬥,自己萬萬都不過那穿獸皮的中年人,他們沒有必要跟自己在耍計謀,於是抱起受傷的師弟,說道:“師弟,飛劍借我一用!”他自己的飛劍被戰三打碎,卻無石嵩這般假踏霧的功夫,那道人費力的喚出飛劍交給師哥,

石嵩飛出迷霧後在谷頂的一處矮林落下,等一會那道人也上來了。落到石嵩面前收起飛劍道:“難道你們真認識志本和龍生,那這…”說着看向懷裏的師弟。

石嵩用金眼先四周掃了一下,確定戰三沒有跟來才道:“前輩,剛纔這是誤會,我想你也是因爲蚩尤之心而來吧!我也是因爲這個,你看我這身衣服破成什麼樣子了,就是跟那妖怪斗的,沒辦法實力想差太多,所以我才撒了個謊騙他,那怪物本事不低到腦子卻不太靈光,他現在以爲我是他的小主人呢!”

郭志本的師父紅雲道長仔細的打量了一下石嵩,果然衣服破的只能遮體了。兩個袖子全沒有的,上衣從心口以下也都被撕去。褲子有一條一條的,方纔跟那個穿獸皮的站在一起還不顯眼,現在單獨看上去,那裏象個修道的,分明就是靠搖滾的,

“哦?道友是那個門派的?”雖然看石嵩年紀不大,但剛纔那手駕霧飛行卻是精彩,紅雲老道不敢以長輩自居便稱道友。

石嵩一聽問門戶,就是一捩嘴。他媽的這玩意犯各異。跟誰說自己門戶都被誤會但人家問了也不能不說,捏着鼻子道:“不敢當!小子天下第一道門中人!”

“啊?天下第一道門?崑崙?還是蜀山?”那老道聽完就是一愣,文無第一武無第二雖然是煉氣靜心,但真能靜心的又能有幾人,還自稱天下第一道門!

“都不是!前輩,我們師門其實就三個人,我師父風趣幽默取了天下第一道門。卻是讓前輩見笑了!”

聽石嵩這樣一說,紅雲也到客氣起來,忙道:“道友客氣,就憑道友剛纔那份駕霧飛行的手段,就是現在崑崙蜀山等掌門也不見的能使用,自開門戶都可,看來您師父一定是一位了不起的高人,天下第一道門卻也叫的!”

石嵩現在當然不能跟人說我們是偷盜的盜不是你們那個道。這話題就讓他過去就完了,別在引出什麼麻煩忙笑道:“前幾日到牛巖小村我有個朋友受人暗算。幸好二位高徒趕上用貴派靈藥救命!”

老道忙問道:”我那兩個徒弟可是被這妖怪..”石嵩忙道:“沒沒!我們前幾天就分手,我並不知道他們去了那裏,只是說奉命來辦點事情。我昨天晚上就到這裏來,他們也並沒有來過這裏!道長放心!”

老道長嘆一聲道:“哎,我和師弟就是接到他們的緊急電話才趕來的。他們說事情棘手異常,已經被人發現,!”

石嵩奇怪道:“道長不是派他們來探聽蚩尤之心的消息的?什麼被人發現?”

紅雲道長點了點頭道:“前些日子,宮中接到一個奇怪的信,說是蚩尤之心開始跳動蚩尤要復活了。希望天下的修道之人,能爲蒼生考慮,制止這一事情的發生,但什麼人把信送到山上來的竟然沒有發現,蚩尤之心這個傳說我也是聽過的,但是消息不明呀,所以就派二個徒弟前來察看,他們每天用手機向山裏彙報,前2天忽然說發現不少邪派的人,蚩尤之心還是沒有着落。不過邪派人行動皈依怕是跟蚩尤之心有點關係。我就讓他們跟蹤一下,誰知道竟然被發現,現在電話打不通了,所以我纔出來尋找!”

石嵩耐心的聽紅雲老道說完才道:“道長放心,現在我已經騙的那怪物信任,你快些回去給這位道長治病要緊,郭兄和王兄的事情你放心,我去尋找。”

紅雲擔心的問道:“那怪物能放你走?哎!那是一個什麼妖怪竟然這樣厲害!恐怕世間沒有什麼人能制服的了他了….哎對了!你師父,還不知道你師父是那位高人,徒弟都這樣優秀你師父一定可以爲民除害!”

石嵩心道:“這都什麼時候!你師弟在那吐血你沒看到呀!”忙笑道:“我離開後就回去尋找家師,道長還是快些回去。你看..”說着指向奄奄一息的他師弟紅塵!

“對對!天下蒼生就靠你了!這是志本的電話你記一下!……..”老道嘮叨完也不怕光天化日惹人眼球,直接踏上飛劍走了。石嵩蠻後悔沒有管剛纔的事情,讓朋友的師父受傷。但事以放生沒有辦法,現在耽誤之急就是馬上找到諸葛亮問問有什麼辦法接近蚩尤之心,在一個就是尋找郭志本。

回到洞中戰三正在那裏做着像廣播體操一樣的動作,見石嵩回來就站直身體問道:“小主人,剛纔那是什麼人。你放走這人到時候可要跟主母解釋一下,可不是我戰三辦事不利!”

石嵩擔心郭志本的安危便點了點頭,後就道:“小三!我要走了!要不你跟我出去轉轉?外邊現在可有意思了!”石嵩忽生一記,把他引出去,到時候也好辦事,

“不行!我出去主母會怪我的!”戰三搖了搖頭。

“還有我呀!我給春姬前輩說的進話,你放心我就說你拉你出去的,他絕對不會怪你。在說了這蚩尤之心放在那裏,禁止重重你都進不去,難道還能有人來拿了不能!”

“當然不能有人拿,但主母還是交代我看着。他怕皇帝那邊的人…”

石嵩笑道:“還屁個皇帝,皇帝的人找到死過了,我還能騙你?”

戰三不信道:”皇帝怎麼會死,戰三都活的好好的皇帝他們怎麼會死?”這個問題到不好回答,石嵩現在也分不清楚神和仙的區別,現在神在那裏,仙又生活在什麼地方,皇帝他們這些成爲大神級別的人物都那去了。爲什麼戰三還能活在人間。。

石嵩沒辦法拿出殺手諫“我帶你出去是尋找春姬前輩,這麼多年了春姬前輩也沒來這裏看看你,難道你想見老四了,你不懷念那八條美麗的腿!”這還真慣用,只見戰三兩眼望天,一臉神往迷茫之色。

石嵩扇風道:“走!反正蚩尤之心要是恢復也不是一天兩天之事,我想到時候你會有感應吧。到時候我們在回來就是了!”

戰三回頭看了看山洞有看了看石嵩想了一會道:“好!那我們出去轉轉!戰三也好吃點火食!太懷念火食了!”

“啊!那些牛你都是生吃的呀?你不會鑽木取火?”

“鑽什麼取火?你不知道我天生怕火,那裏敢生火!”戰三道:

怕火!哈哈石嵩心裏這一個高興,這怪物竟然把自己的弱點也說出來,知道他怕火已經就好辦的多了。於是笑道:“走吧!這裏這麼偏僻不會有人來的你大可放心!”

巨大的山體裂痕幾乎改變了正個山谷的格局,這當然難不到石嵩戰三兩人。石嵩駕霧直接飛出山谷,戰三那麼大的本事竟然不會飛行,但他爬山的速度可比石嵩飛的還要快。手輕輕在山牆山一點,就是百米來高。兩三下就飛到山頂。

石嵩帶戰三來到昨天矮族長接待他的位置。果然因爲山體塌方,衆人都已經離去,石嵩也不知道去那裏找他們就準備帶着戰三先回酒店。

這時山下傳來腳步。戰三腦袋一斜道:“有人來!我..”石嵩聽好像是牟傑的聲音便道:“是昨天我那個朋友!來尋我的!”戰三點了點頭。果然沒一會牟傑的身影出現在山道上。

“小矮子!你果然沒事情。咦!你怎麼把他帶出來了,難道昨天不是你們打架搞的聲響?” 姜守護牟傑等人在山體塌方之前退了出來。驅車跑出了幾公里後山谷中山體斷裂和碎石落谷的聲音終於不在撞擊衆人的心靈了。這有如自然發威的鉅變下。人的力量是顯的那樣的渺小。車在進山的一道哨崗處停了下來。聲音並沒有傳到這裏,所以哨崗上的國際傭兵見老闆的車高速度行駛出來,都奇怪的圍了上去。

“這難道真是人能搞出來的動靜?”牟傑目瞪口呆的看着姜守護。司機下車繪聲繪色的給那些傭兵講解山谷斷裂的事情,矮族長還昏迷不醒。不過看脈象就是一時激動導致,所以大家也不擔心,一百多歲的人沒病才讓人奇怪呢!

姜守護方纔在山谷上還把安慰大家不要擔心,這是看到這鉅變,他自己心裏也沒底了,聽牟傑這麼一問他藹藹道:“是吧!幾個月前我在沙漠中曾經見過石嵩先生,一個人用手托起有一公里那麼方圓的,厚度上一米的堅冰,他的力量是不能用常理考慮的!”

“沒想到那矮子那麼厲害!”牟傑望向遠處彷彿是在自語。一直到了晚上,還不見石嵩回來,衆人有點安耐不住了。姜守護先派遣國際傭兵上山谷內察看。到離山谷還有2裏左右距離的山道已經全倍山石封死,傭兵們放棄汽車爬過去後發現,一個寬有十幾米的巨大山體裂痕封閉了整個山道。衆人惺惺而歸。傭兵們回來的時候矮族長也醒了過來,當他得知石嵩還沒有從山谷中出來後,也是擔心不已,但知道山路被封也是沒有辦法。衆人又等了一個晚上,第二天一早還沒消息,牟傑實在坐不住了。跟傭兵們接了登山裝備,決定從山壁上攀爬過裂痕前去尋找。牟傑也是一個專業的登山愛好者,所以衆人也就沒有反對。

當牟傑碰到從山谷上來的石嵩和戰三的時候已經快到中午。石嵩看到牟傑前來生怕他說錯話,引起戰三的懷疑忙迎上去說道:“你不要亂說話知道不,現在馬上回去,告訴你們族長我的事情,辦的差不多了,請他放心,在告訴衆人不要進到山谷中來!”

“可他..不是那谷裏的怪。。。”物在還沒有出拉來就被石嵩用力的一掐憋了回去。石嵩擋住戰三的視線給牟傑使個眼色,道:“讓你回去你就回去!”

戰三上到山谷之上後根本都沒心情注意石嵩和牟傑二人的舉動,而是在四處觀望感慨。“變了!變化還真不小!”嘴裏不停的感慨着。牟傑被石嵩打發回去後。石嵩來到戰三跟前道:“小三,走先跟我回酒店,隨後咱好好吃噸飯,我在去辦點小事就派你去找春姬前輩!”聽到吃戰三來勁了。一邊點頭一邊問道:‘這附近是那個部落的底盤,咱找他們族長去要點吃的。火食。火食!”

石嵩笑道:“我不是都跟你說了,現在沒有部落了。現在外邊變化太大了,你到外邊一定要聽我的,千萬別鬧出笑話來了,知道麼,要不戰四看到你丟人在不理你就麻煩了!”石嵩生怕戰三不聽自己的話,忙把那八腿美女搬了出來。這戰四還真管用。就見戰三慌忙點頭道:“我聽你的!那我快點跑吧!”

“跑?”石嵩一陣冷汗。什麼山體裂縫,山石堵路這些對於石嵩和戰三當然夠不成一點威脅。等石嵩和戰三來到第一個哨崗時候,只有一輛汽車留在這裏。看來牟傑果然是把話傳到了。石嵩當時就交代他,讓他們留輛汽車在最裏邊的第一道哨崗,也就是進山的第五道哨崗,並且把這塊的防禦轉移到最外面。

“這是什麼東西!”戰三看着越野車問石嵩道:

石嵩笑道:“這是車!跟以前的坐騎差不多,我們兩個就坐這個走!”

“坐它?”戰三說着輕輕的拍了一把。結果整個汽車的機蓋子都被打扁了。:“這東西也太不結實了!”石嵩急忙上檢查了一下,幸好發動機什麼的都沒碰到,這種越野車的機蓋比較高,要是別的車這輕輕一下就報廢了。“現在所有東西都不太結實了,所以你摸什麼的時候最好別用力氣知道麼。特別是活物?”石嵩慌忙交代着。


坐到車上有,戰三對這個不太結實的坐騎評價大有改觀,在後坐上折騰了一會後戰三比較激動的跟石嵩道:“小主人!這應該是算成甚獸了吧!你看你都不用口令就可能命令它,你們是心靈相通的麼?這東西要是結實點,要是速度在快點,就可以比皇帝的九龍車了。”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