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陳站在了最高處,可以看到深谷周圍的一切,而逍遙皓天跟鄭平,就被老陳的人看守著,站在老陳的身後。

「各位,今天,我們又迎來了兩位朋友那我就先為大家介紹一下。」

老陳先見逍遙皓天給喊了過來,可到現在,他都不知道逍遙皓天的名字。

「小子,你還是自我介紹一下吧。」

逍遙皓天也不客氣,臉上帶著笑容,並非是陰笑,反是那種十分有禮貌的笑容,雙拳一抱,說道:「在下逍遙皓天,以後還請大家多多關照。」

在這個時候,逍遙皓天可不會叫囂,不可能現在反給他們這些人來個下馬威,還是先弄清楚情況再說。

逍遙皓天,一個從沒聽說過的小子,年紀不大,也沒感覺到他擁有著多強的力量,可老陳卻將所有人給召集起來,這就說明了一點,今天要迎接的真正大人物,是第二個傢伙。

老陳笑道:「這小子的名字,我也沒聽過,可沒聽過不打緊,只要大家記住,這小子,是來自東城的就好了。」

什麼,東城的人?

老陳這話一出,頓時之間,所有礦工的眼神全部都變了,在這裡的礦工,可全部都是界神聯盟無雙城的人,他們相互之間可以是朋友,可能是敵人,也經常打打殺殺的,但關起門來打,是他們的事情,一但出現了外來者,情況就不同了。

「東城的人……殺」

也不知道這個「殺」字是從哪傳出來的,猛然間,只見一道光,朝逍遙皓天劈了過來。

老陳瞬間退後幾步,現在的事情,跟他沒有關係,這裡死任何人,他也不需要負責任,別說是東城的人了。

逍遙皓天是一動也不動,因為逍遙皓天知道,現在根本就不需要動,也不需要出手。

砰……

兩股力量,相互碰撞在了一起,從深谷的中間位置飛身而出,同時,鄭平也已經沖了出來,剛才,就是鄭平幫逍遙皓天擋下了這道刀光。

「不知死活的東西,我們東城的人,你們也敢動。」

「吃我一拳。」

鄭平一拳擊出,直接打在了那衝出來的人身上。

「小心。」

又是兩個人飛了出來,將第一個衝出來的人,也就是攻擊逍遙皓天的人接住了。

「土元素,好強悍的元素之力。」

「好了,今天是迎接儀式,過一招足已,現在我來為大家介紹這位。」

老陳不會傻到保持沉默,看著他們打下去,現在也不是打的時候,剛才,只是想讓雙方相互之間先了解了一下自身的差距,相信鄭平一出手,那些想要開殺戒的人就應該知道跟鄭平的差距了,不敢輕易亂來。

「這位,也是來自東城的人在你們當中,應該所有人,都聽聞過他的大名他就是東城第一密探。」

東城第一密探,單單是這個頭銜,就已經不需要老陳多作介紹了。

任天行跟李元霸同時站出身來,看著鄭平,兩個人同聲道:「東城,鄭平。」

看樣子,在這聯盟礦場最強大的兩個,就是任天行跟李元霸了,因為除了他們兩個外,沒第三個人道出鄭平的名字。

鄭平的雙眼一轉,在任天行跟李元霸的身上掃視了一下,對旁邊的逍遙皓天說道:「小兄弟,那兩個,應該就是這裡最強的了。」

逍遙皓天沒有說話,保持著沉默,因為逍遙皓天並不覺得,那兩個傢伙,會是這聯盟礦場最為強大的,在沒有了解清楚這裡每一個人的實力之前,逍遙皓天不會下任何判斷。

老陳說道:「他們兩位,已經在這裡一千年了,一個是任天行,一個是李元霸。」

「任天行,李元霸?聽說在一千年前,界神聯盟學院出現了兩個小角色,但那兩個小角色,卻可以使界神聯盟學院內部大亂,在界神聯盟學院掀起了一場腥風血雨,差點就驚動了整個界神聯盟學院長老會。」

「沒錯,你說的人,就是他們兩個。」

「哈哈,看樣子,這聯盟礦場還真有點意思。」

「鄭平,千萬不要小看了他們這些人,在他們當中,有的,可是當年轟動各城的人物,但隨著時間的流逝,已經將他們的意志完全消磨光了。」


「一個沒意志的人,就算是再強又能強到哪去好了,少跟我說廢話,既然你安排了這場儀式,那我倒想見識一下,那任天行跟李元霸,到底有什麼本事。」

「他們的本事,恐怕你是見不到的,因為他們來到這裡一千年,都沒犯過任何事,反是非常老實,不管再怎麼bi他們,他們都不會與任何人生死決鬥的,這也是我們這裡最為特別的兩個存在。」

看上去最為強大的兩個人,卻從來不跟任何人動手,這好像有點說不過去。

被老陳這麼一說,逍遙皓天反是留意到了任天行他們兩個,兩個傢伙剛站出來,現在,又退了回去,但他們身上的那股戰意卻非常強烈,根本就是從骨子裡透露出的強烈,不容有絲毫的虛假。

「戰意如此強烈,在見到鄭平這種強者時居然忍讓,退避,他們不是不敢,應該是不想,或者,不能。」

「東城第一密探鄭平,我來會一會你。」

就在這個時候,又有人站了出來,他直接衝天而上,頓時之間,滿是烏雲的天空中,突然出現了無數的流星,這些流星,全部都朝深谷的位置席捲而來。

看似的流星,其實是由天地之間各種不同的氣所形成的,但在這些流星之內,又帶著極大的能量,那是因為在流星形成的同時,還吸取山脈中火元素的力量,使的這一突如而來的進攻,具備著鋪天蓋地的力量。

整個山脈,全部都震動了起來,所有的亂石,也在此時此刻震碎,震碎后所化的粉末,全部都朝天空中升去,聚合在了那些流星之內。

鄭平腳下一踏地,整個人已經升空而去,跟隨他升起的,還有一根巨大的石柱,這根石柱,是他土元素所帶動的,不管對方是一個怎麼樣的人,在無雙城是什麼身份,既然鄭平已經動手了,可見此人絕對是一個強者。

「這個有點特別。」

逍遙皓天此話一出,導致在對面一個坐在岩洞前的老者,身上根本就沒見幾兩肉,渾身的排骨,一雙眼睛沒有絲毫的神采,在他那沒穿上衣的胸口上,有著一個刺青,像這樣一個看似不起眼的老者,原本來說,發生了這樣的戰鬥,他應該會第一時間感到驚奇才對,但他卻對於天空中的一戰,是連看都懶的去看一眼,雙眼反是一直都盯在逍遙皓天的身上。

逍遙皓天也是下意識的感覺到,有人在注意自己,雙眼猛然一轉,與那老者正面相對。

突地,令逍遙皓天萬萬想不到的事情發生了。

一個無比龐大的力量,朝逍遙皓天是迎面撲來,這使的逍遙皓天心下大驚不以,這力量太過強大,而且還是屬於光明元素,可如此強大的力量,僅僅只是沖逍遙皓天一個人來的,周圍沒其他人,感覺到了這股強大的力量。

逍遙皓天沒去管天空中的一戰,那火元素者的力量雖然強大,但鄭平比他加強大,逍遙皓天不需要擔心什麼,反是自己,有麻煩了。

該死,這鬼地方,果然是卧虎藏龍呀,一個看上去一點都不起眼的瘦骨老者,居然擁有著如此強大的力量,而且,他的力量,遠遠在鄭平之上。

轟隆隆一聲,逍遙皓天的身體猛然一怔,可這一怔,並沒有給逍遙皓天造成任何的傷害,反是在逍遙皓天的腳下,那地面上,出現了兩個深深的腳印,腳印不是逍遙皓天的力量造成的,而是那老者的力量造成的。

本書首發於看書輞 第475章看走眼了

他居然將攻擊逍遙皓天的所有力量,全部集中在了逍遙皓天的腳下,卻沒有給逍遙皓天造成絲毫的傷害,這種把握度,逍遙皓天可是自嘆不如的。

強者,真正的強者,難道,這就是界神聯盟中,真正強者的實力嗎,那老者,到底是什麼來頭?

向來不會吃虧,也不會認輸的逍遙皓天,這個時候,必須要找回自己的場子,剛才所發生的事情,其他人雖然不知道,但自己可是很清楚的。

很好。

逍遙皓天心裡捉摸著,像這樣的強者,要怎麼樣,才能給他也來個下馬威,讓他知道,他是找錯對象了。

逍遙皓天微微抬頭一看,天空中,烏雲之下,鄭平跟那火元素者的戰鬥已經進入了白熱化,所有人的眼睛,全部都望向了他們,他們兩個也已經相互碰撞不下於十次,現在,很顯然,鄭平在那火元素者之上,十次的碰撞下來,鄭平逐漸佔據了優勢,使的那火元素者是節節後退。

沒錯,就單單用力量,來與那老者抗衡一下,相信在不是真正戰鬥的情況之下,也已經足夠了。

按照那老者剛才的方法,逍遙皓天將力量聚集到了一點,直接朝那老者沖了過去。

逍遙皓天想要在暗中施展出來,不驚動其他人,幾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力量剛一發動,直接就被旁邊的老陳給發現了。

老陳也是心下大驚,本以為逍遙皓天根本就不用放在眼裡,一個毛頭小子罷了,他有多大的能耐卻不料,逍遙皓天的力量剛一發出,老陳跟他的人,是連連後退。

「不好。」

老陳大喊一聲,這下看走眼了。

「你們兩個,馬上下來。」

老陳縱身而起,在逍遙皓天的上空,直接就發出一掌,想要將逍遙皓天的力量給壓制住。

天空中,烏雲下的鄭平往下一看,見老陳對逍遙皓天突然出手,立即喊道:「小兄弟,小心。」


逍遙皓天渾身一震,砰……的一聲,強大的力量,直接就給爆發了出來。

「該死,這下要陰溝裡翻船了。」

老陳只見一道強烈的光沖向自己,這道強烈的光是他前所未見的,這根本就不是任何元素的力量。

那老者見逍遙皓天居然爆發出如此奇怪的力量,他反是鎮定了下來,那雙沒神的眼睛,死死的盯在逍遙皓天身上。

「好傢夥,深藏不露呀。」

那任天行猛然出手,一個一千年都未在這裡出過手的強者,今天卻出手了,這將意味著什麼,意味著,這次來的兩個人,使的整個礦場的人都看走了眼,真正值得留意的,值得挑戰的,根本就不是鄭平,而是一個無名之輩。

「小子,好本事來,我來會會你。」

任天行縱身而來,所有人全部都將雙眼一轉,這到底是什麼情況,大亂戰嗎。

李元霸也在這個時候喊道:「一千年沒出過手,沒想到,今天出手,是為了一個無名小輩任天行,你退下,這小子,是我的。」

好,兩大強者,還是有本事使的界神聯盟學院發生內戰的兩大強者,來到這礦場一千年沒動過手,今天,卻在同一時間出手,到底,眼前這小子,有何能耐。

老陳凌空落下,已經出現在了逍遙皓天的對面,他所有的手下,也已經感到了一種危機,全部都衝到了老陳的左右兩邊。

與此同時,任天行跟李元霸兩個,也已經飛在了平台之上,兩個一千年都未在這礦場出過手的強者,今天因為逍遙皓天的力量,引發起了他們心中那再也忍耐不住的戰意。

鄭平見這麼多人想要圍攻逍遙皓天一個,既然是一起來到這礦場的,之前在安保局的時候逍遙皓天又幫過自己,鄭平自然不可能讓逍遙皓天一個人去面對這種困境。

「想以多欺少嗎?這就是你們聯盟學院的待客之道?」

鄭平已經出現在了逍遙皓天身前,像是一個大人要保護小孩子一樣,可逍遙皓天卻是一點也沒將這些人放在心裡,因為逍遙皓天清楚知道,就算他們要動手,也只能會是一方面的人,不可能全部出手,因為他們也是有著強烈自尊的,如果今天這麼多人聯手對付一個人,就算是贏了,這件事傳了出去,他們這些所謂的強者也沒面子。

「不用擔心,他們是不會圍攻我的。」

逍遙皓天很不在意的一句話,讓那任天行大笑了起來。

「有本事,也有膽識像你這樣的年輕人,不可能是無名之輩說,你到底是誰?」

任天行彷彿就認定逍遙皓天是在隱瞞著他真正的身份,當然,這也不能怪任天行,因為在這個聯盟里,有著強悍力量之人,就算你想要隱藏,也不太可能。

逍遙皓天不由的一笑,說道:「剛才,我已經做了自我介紹,你們不認識我,很正常,因為我原本就是個無名之輩,加不需要有絲毫的隱藏,如果我想隱藏的話,剛才的事情,也就不會發生了。」

任天行說道:「你剛才的力量,不屬於元素力量,你那到底是什麼力量?」

這聯盟的人,就好像只認元素力量,其他的力量,他們不是不知道,只是多年以來,他們根本就沒有放在過心上,因為在他們而言,不屬於元素的力量,都是最為普通的力量。

「力量,分為很多種,可像你們這些強者,一直以來,都忽略了自我本身的力量,一種天生所具備的力量,而不是外來的力量。」

是呀,不管是元素力量還是天生所具備的力量,全部都是後來才擁有的,元素力量是在一種特定的環境下生成的,天生所具備的力量,是靠掠奪與征服得來的,這兩種力量,都是後來才得到的。

任天行說道:「就算是天生所具備的力量,那也僅僅是家族遺傳的一種潛力,這種潛力就算能發揮到極限,也只是在修為上有所幫助罷了可你剛才那種力量,根本就不屬於那種力量。」


連血脈力量都不知道,那七元之身就不用說了,就算在這界神聯盟里同樣有著七元之身,可至少,現在沒有,也許,擁有著七元之身的,到目前位置,也就兩個人罷了,一個是蚩尤,另外一個,就是逍遙皓天。

「很多事情,我一時之間也說不清楚可既然我已經來到了這裡,那以後我們就有的是時間相處如果大家不介意的話,我們也可以相互交流一下。」

交流?逍遙皓天可從來不做虧本的生意,像他所說的交流,自然是要從這些人的身上得到好處,他們不可能從自己的身上佔到任何的便宜,就算自己想給他們,他們也拿不了。

「小子,少在這裡說廢話你剛才那種力量雖然強大,可我們這裡的人,能活下來的,全部都是強者我就不相信,你那種力量,可以在我們這地方稱王稱霸。」

任天行的臉色已經發生了轉變,現在,他的眼中,充滿了敵意,他徹底將逍遙皓天當成了敵人。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