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且現在她一方面不知道封石在誰手中,另一方面幻滅投影是無法取走東西的,她投射過來的其實是一團純粹的能量。

所以她逼迫這些人交出封石,再由其他的金烏將其帶回去。

既然不肯交出來,她只能以雷霆手段擊殺所有人,再讓金烏族拿走封石即可。

蘇由神當然也明白鳳女心中的想法,他心中也在思索活命的機會。

眼看鳳女已無耐心,蘇由神猛然拿出了那個小小的凈瓶,舉在了頭頂,「那塊封石便溶在這凈瓶之中!」

鳳女的柳眉輕揚,伸手輕輕一勾,凈瓶已懸浮而起,朝著她飄過去。

就在凈瓶飄向鳳女的這一刻,蘇由神忽然真元傳音道:「那凈瓶是空的!大家各自逃命!」

即使交出了封石,鳳女也不可能放過這些人的性命,還不如趁機拼一把。 其他人聽到蘇由神這話,心中也是一驚。

但既然蘇由神已做出了這等選擇,他們也是無路可選。

「嗖,嗖,嗖……」

這時多耽誤一點時間,面臨的就是死亡,他們心中沒有絲毫猶豫。

所有人都將自己的力量壓榨到了極致,朝著四面八方奔逃而去!

「噠……」

那隻凈瓶落在鳳女手中。

只見她的手輕輕一捏,凈瓶已碎裂,其中空空如也。

她猛然抬起頭,那絕美的臉龐上露出憤怒之色,「敢戲耍我,你們……都在找死!」

「呼」

鳳女的雙翼猛然一揚,羽翼扇動之下,周圍產生無數細小的裂紋。

天地囚籠是將整個州內空間鎖死,讓大挪移無法奏效,但那時針對一般人而言,可像鳳女這般實力的強大,能突破天地囚籠的禁錮!

她在使用了幻滅投影后,固然是無法進行大挪移,可利用空間幻滅真意飛遁,速度自然是遠超一般的彼岸境!

「喀嚓嚓……」

鳳女身形向前疾馳時,在空中拉出一道道空間裂紋,她如同踩著一塊脆弱的鏡面前行,一路上留下密密麻麻的裂痕。

「好快!」

蘇由神聽到這聲音,他扭頭望去,臉色頓時大變。

儘管他已竭力壓榨自己的彼岸信物,可飛遁的速度還是遠遠不如。

看這鳳女的速度追上自己,恐怕要不了三五個呼吸。

他臉色微微一沉,目光朝著兩側望過去。

左側是二弟蘇由名,右側則是那個羅征……

給他思考的時間太少了,他幾乎沒有念想,手中再度出現了兩隻凈瓶,同時咆哮道:「你們接好了!」

說罷幾乎用盡了渾身的力量,將兩隻凈瓶拋了出去!

羅征也在全力飛遁著,聽到蘇由神大聲叫嚷,他微微一愣,隨後看到其中一直凈瓶直奔自己而來,他心中頓時一陣腹誹。

面對鳳女那般強大的存在,誰持有凈瓶誰就要死。

羅征也不是傻子,他固然對這塊封石好奇,但這時候終究是性命要緊,他根本沒有伸手接住凈瓶的打算!

這時的鳳女距離蘇由神已近,她嗤笑一聲,手指輕輕一揮,三縷金光如柔軟的絲帶卷了出來,其中一縷金光徑自掠向蘇由神。

「逢!」

這絲帶一般的金光觸碰蘇由神的瞬間,他渾身上下已是焦黑一片,化為了一團人形灰燼。

另外兩縷金光則分頭流竄,朝著兩隻飛馳的凈瓶掠過去。

金光在空中蔓延的速度奇快無比,幾乎是后發先至,其中一縷金光徑自劈開了凈瓶,又卷向了蘇由名。

蘇由名的下場和他哥哥一樣,被金光卷中之際化為了一團火球,隨即被燒的乾乾淨淨。

而那被金光劈開的凈瓶,同樣也是空空如也。

另外一縷金光朝羅征這邊捲來,劈開了最後一個凈瓶。

「啪!」

凈瓶破碎的一瞬間,一滴滴黑色的封石從中顯露出來。

這一塊封石自有靈性,被納入凈瓶之際,封石就在不停地掙扎之中,想要奪路而逃。

現在凈瓶被打開了,它自然有了機會!

羅征雖然一門心思的飛遁,但也將神識舒展出去,對於周圍發生的動靜都看的清清楚楚,自然也察覺到身側不遠處破碎的凈瓶中衝出來的封石。

他心中更是一陣怒罵,為什麼要將裝載封石的凈瓶扔向自己!扔給你兄弟才是對的!這女妖拿到封石也許就不會找自己麻煩了!這麼做不是存心要害死自己?

羅征自然不知道,蘇由神在最後一刻也極為慌亂,他根本來不及辨認,只想著將兩隻凈瓶拋出混淆視線,他也不知封石在哪個凈瓶中。

「嗖!」

更讓羅征鬱悶的是,那一團黑乎乎的東西衝出凈瓶后,竟直奔自己而來。

如液體一般的封石,居然徑自凝結在自己後背上!

「真是見鬼了……」

羅征心中當真是憋屈無比。

這東西既然會自己跑路,好歹離自己遠一點,竟會黏在自己身上?

就在羅征打算運轉力量,將其抖落時,那一縷絲帶一般的金光劈開凈瓶后,也慣例一般的朝羅征捲來。

這等金色絲帶,其實與「鷂」凝結的金球一般,高度凝練之後的神火已看不出火焰的外形,實際上它還是神火本身,只不過鷂與墟紫的手段不如鳳女,凝練神火的水平遠遠不如鳳女。

「嗖!」

即使羅征就地一滾之下,還是無法逃離,那絲帶徑自卷在了羅征身上。

「逢!」

熾烈的神火在羅征身上綻放,他再度化為了一個火球。

在這一刻,羅征心中只有一個念頭,那就是繼續向前跑!

「嗯?」

鳳女的目光中滿是驚詫之色。

本想將這小子燒毀后,封石自然到手。

萬沒想到會出現這種情況,那小子竟頂著一身神火向前狂奔?

不過她所想,羅征手中很可能有什麼耐火的寶物,或者彼岸信物能剋制火焰。

但羅征這等修為,就算神通再特殊,應該也抵禦不了多久……

可在鳳女尾隨之際,她那雙美眸中的驚詫之色越來越濃郁。

這小子渾身著火后,奔跑的速度不僅沒有減慢,反而越來越矯捷,越來越快?

這說明神火併未對他造成傷害!

早在「鷂」發現羅征這等能力后,就一心想要將羅征拿下,將其帶回神巢交給鳳女大神查探。

鳳女在親眼目睹后,的確是產生了濃厚的興趣!

即使不用神火,她也是能擊殺羅征的,第二次幻滅投影,她的修為大降,可隨意出手之下也能達到數千神鈞力,能輕鬆將羅征撕成碎片。

她現在只是要看看,反正羅征根本不可能逃出她的手掌心。

可就在她追隨之際,一件奇怪的事情發生了。

羅征原本想要將黏在背後的封石抖落,可火焰驟然上升之下,他渾身泛出一個個漩渦,自行將神火吸收。

前夫想吃回頭草 而封石原本已被九緣煉器大陣鍛燒的粘稠無比,而神火灼燒之下,更是化為了一點點液體順著羅征後背流淌,而在流淌之際,那些漩渦將液體一般的封石吸入其中。

等到羅征運力時,赫然發現整塊封石已經消失的無影無蹤。 「那東西……被,被,被吸收了?」

羅征的心頭劇震。

他知道自己的肉身能夠納入火焰,各種各樣的火焰也吞噬了許多。

可肉身從未吞噬過實物啊……

這封石可是能用來鍛造彼岸道寶的東西!

羅征有些哭笑不得,只是來不及思量這事情的後果,背後忽然傳來「咔嚓嚓……」的聲音。

那是空間撕裂的聲音,鳳女已追了上來,距他不過兩三丈的距離。

「你……能堅持多久?」鳳女忽然開口問道。

她釋放的神火品階比窯和墟紫更甚,但這傢伙似乎毫無感覺的樣子,頂著神火一路奔逃讓鳳女無法直視,她終於忍不住了開口問道。

「放了我,我告訴你,」羅征回答道。

「你覺得可能嗎?」鳳女淡淡一笑,倒是沒有顯露出太強烈的惡意,「你若是願意跟隨我回神巢,我保證,不殺你……」

「你覺得我答應你?」羅征反問。

他相信鳳女不會殺自己……

可若被鳳女帶回金烏族,自己的一切恐怕都將暴露。

若是泄露神域等秘密,這比殺了自己還讓人無法接受。

「可是這由不得你……」鳳女不在意的回答道。

她輕輕探出了雙手,一個金色圓球浮現在羅征頭頂,這金色圓球不僅孕育著神火,其中還擁有強大的力量。

羅征感受到金色圓球中的威勢,臉色也是一黯。

毀掉四座千萬幽封劍陣時,就是這般景象,蘊藏在其中的神鈞之力絕不是自己能抵擋的。

自己進入母世界的旅程,只是到這一步便終結?

即使是死,也不能被這妖女抓走!

在這一刻,羅征竟有了拚命的念頭!

「轟!」

他瘋狂的抽取彼岸信物的力量。

彼岸之力的交融之下,他的氣勢也是暴增!

「這是螢火蟲與日月爭輝么?」鳳女漫不經心的笑道。

羅征壓榨的不僅僅是彼岸信物的力量,還有肉身的力量,九星的力量,融道能量……

一切能夠用得上的力量,在這一刻被壓榨出來。

他甚至連劍都來不及抽出,只是將所有的力量匯聚出來,一躍而起,砸向了鳳女的幻滅投影。

就在羅征壓榨出所有力量之際,他頭頂上一個褐色的小球忽然破碎了。

「咔嚓!」

一個獨特的印記浮現在他頭頂。

「隱者神通,枯竭之力!」

這一隱者神通,需要本人壓榨出自己體內所有力量才會被激發。

隨後會賦予本人更強大的力量!

即使在神域中面對東方純鈞,羅征也不曾同時壓榨出所有的力量,讓這一隱者神通奏效的條件十分苛刻,所以羅征一直保留至今。

羅征壓榨出自己所有力量,差不多有上百神鈞之力!

當枯竭之力的印記出現后,那印記中泄出了狂放的力量,讓他的神鈞力暴增五倍!

「五百神鈞之力!」

這一刻時間宛若靜止一般。

鳳女看著羅征,儼然像是看怪物那樣。

這小子竟能讓她產生了一絲絲威脅之感……初入彼岸境啊,在她眼中還只是人類的一個毛頭小子而已。

「實在是有趣,這是利用『神脈枯木』這等彼岸信物打造的隱者神通吧?不像是天宮的風格……」鳳女越來越覺得這小傢伙神秘了。

神脈枯木是一種特殊的彼岸信物,融合者要不斷地壓榨自身,直至枯萎,隨後神脈枯木才會賦予更強的力量,根據枯木的品階不同,反饋的彼岸之力一般是壓榨出來的極限力量的兩倍到三倍。

羅征只是靠隱者神通,就能反饋出五倍的力量,這十分驚人了。

能製造這等隱者神通的傢伙,實力恐怕不在鳳女之下……

不過即便羅征爆發出不可思議的五百神鈞力,但仍舊在鳳女的掌控中,他們兩人的實力差距太大了。

如果羅征有神巢妖女那般修為,爆發出上千神鈞力,通過「枯竭之力」反饋的力量能達到五千神鈞力,也許有可能將鳳女的幻滅投影轟殺。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