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且還從藍色光罩上傳出一股特殊的波動,將冰雪之力吸收進藍色珠子內,然後通過藍色珠子將冰雪之力傳輸到別處,而這藍色珠子就像是一個紐帶,將周圍營造成一個不容一絲冰雪之力存在的區域。

但是他們似乎沒有想到,在雪人的地域內居然出現了一個人類,而且還會使用與冰雪之力相剋的火焰之力,而且還是霸道炙熱的太陽真焰。

看到藍色光罩猛然出現吞噬冰雪之力,還有極地冰炎和太陽真焰,這些人的臉色瞬間變得難看起來,其中還深深的藏着對許林的恨意。

隨着大量的火焰之力被吞噬,那藍色珠子上瞬間佈滿了絲絲的裂痕,隨後在這些人驚懼的目光中,外面的藍色光罩瞬間破碎。

隨着藍色光罩被破,這大陣也瞬間停止了運轉。

看到大陣被破,這二十多個人瞬間有些瘋狂了,幾個老者瞪着血紅的眼睛,手中纏繞絲絲的黑氣,快速衝向半空中的許林。

而那李耿也是如同脫繮的野馬,瘋狂的衝向許林。

許林控制着體內龐大的冰雪之力,眼中瞬間閃過一道白芒,極地冰炎被他調動到極致,一對冰翼出現在身後。

面對衝過來的人,許林瞬間一閃,手中出現了一把冰雪之力凝結的短刀,狠狠的插入一人的胸膛,龐大的冰雪之力順着短刀涌入他的體內,瞬間這人便被凍成了冰棍,落在地上化成了兩截,連靈魂都碎裂開來。

現在許林渡劫期的修爲,殺他們確實很容易,在那身影閃爍間,剛剛騰空的人便如同下餃子一般落在地上,化成碎冰塊,死的不能再死。

很快,死在許林短刀下的便有十人,剩下的人看許林如此生猛,都有些驚懼了。 這時李耿躲在一名老者的身後也有些害怕。“你怎麼這麼厲害?不可能,你不可能修煉這麼快的。”

許林淡淡一笑。“這事還是你下去問閻王吧,這次,我必殺你,好好等着吧。”

不過就在許林說話的時候,有一個老者悄悄從許林背後移了過來,手中出現一把黝黑的針,上面泛着幽幽藍光,一看就知識劇毒之物。

瞬間這名老者便動了,手中的針劃過弧線,疾速射向許林。

不過許林背後卻像是長了眼睛一般,冰翼猛然扇動了一下,隨即便把黝黑的針擊了回去,在那老者愕然的目光中插入他的眉心,一股黑氣迅速蔓延他的全身,血肉疾速腐爛,等落在地上的時候,已經只剩一具骨架了。

對此許林只能搖了搖頭,而且現在他身後的冰山上傳來快速跑動的聲音,卻是有幾個雪人從冰山上跑了下來,氣勢洶涌,起碼快要有合意後期的修爲。

看到雪人往這裏跑動,剩下的這十幾個人眼中都閃過狠厲。

“小子,此仇我們記下了,來日必殺你,都給我分頭跑。”一個老者身上浮現一層黑氣,這黑氣許林認得,正是幻影門的影煞。

隨着話音剛落,這十幾個人身上便瞬間浮現各種顏色的靈氣,化作一道靈光往各個方向跑去,其中要數李耿跑的最快,很快便跑出數千裏之遠。

許林眼中閃過一道寒芒,指尖涌現一道白光,瞬間射向逃跑中的那個剛剛放狠話的老者。

白芒瞬間擊入了老者的後心,許林不管那老者有沒有死,迅速震動了一下冰翼,藉着龐大的冰雪之力,化作一道流光,追向快速逃跑的李耿。

“哎,我說你累不累啊。”許林出現在李耿的頭頂,淡淡說道。

“什麼?”李耿猛然驚懼,看着頭頂的許林,臉上立馬變成蒼白之色。

許林手掌立馬浮現冰雪之力,將李耿拘禁在原地。

看着有些害怕的李耿,許林冷冷一笑。“你還有什麼遺言要說?”

“求求你放過我吧,我不敢了,真的不敢了。”這李耿猛然跪在了地上,兩眼浮現哀求,讓許林一下子有些意外。

隨即許林點了點頭。“好。”不過許林心中確卻是泛起一絲冷笑,看你耍什麼花樣。

看到許林點了點頭,李耿眼中閃過一絲喜色,隨後腰間的儲物袋一閃,手中便多了一物,這是一根黑色的須,也不知是什麼獸類的。

“這是我偶然得到的龍鬚,現在送給閣下了,權當感謝你的不殺之恩,以前的恩怨從此一筆勾銷,你看這樣可好。”

看到這跟黑色的龍鬚,許林眼中浮現奇異之芒,他發現小龍居然對着個龍鬚感興趣。

隨即許林點了點頭。

看到許林點頭,李耿臉上浮現一絲喜色,隨後站起身來要把黑色龍鬚送到許林手中。

不過就在許林伸手去接黑色龍鬚的時候,李耿眼中突然閃過一道寒光,那黑色龍鬚也瞬間動了起來,一抹黑芒瞬間射向許林的心臟。

面對李耿的突然進攻,許林卻是冷冷一笑,一股白芒猛然浮現體表,將黑色龍鬚和黑芒拘禁在原地。

“面對實力的差距,你所謂的掙扎顯得可笑之極。”許林將黑色龍鬚收入雲紋戒內,對着李耿冷冷一笑。

那李耿似是有些接受不了許林居然擋住了他的攻擊,居然愣在了原地。“不可能,這一擊連合意後期都擋不住,你怎麼可能?”

“你今天已經說了很多不可能了,但是他確實存在,認清現實吧,我現在是渡劫期的修爲,拜拜。”

許林冷冷一笑,手中的短刀瞬間刺入他的胸膛,一股冰霜從他體內蔓延。

“我還會來找你的,哈哈,你是殺不死我的。”李耿在臨死之前,眼中居然爆發出特殊的光芒。

“好,我等着。”許林目光一寒,將他的靈魂都給凍結,隨後一腳踢得粉碎。

隨着李耿的死亡,在一個佈滿岩漿的星球上突然爆發了岩漿浪潮,一股巨大的岩漿猛然涌現,隨後其內緩緩顯現一個全身包裹黑芒的男子,身穿盔甲,看面容居然和李耿一模一樣。隨後他猛然睜開了眼,雙眼暗含黑色的星空,一股威壓猛然浮現,瞬間這整個星球都彷彿靜止了一般,岩漿的流動靜止了,噴射出的岩漿也定在了半空。

這個男子緩緩伸出了手,一道流光在其中涌現,裏面竟是許林的靈魂氣息。

這個男子嘴角泛起一股邪笑。“這分身真是廢物,等到死亡了才覺醒,不過這個小傢伙挺有意思,居然有哪裏的氣息。小傢伙,我會等着你從哪裏出來的,哈哈。”

男子手中暗含許林靈魂氣息的流光瞬間被他融入眉心。

隨後這男子緩緩閉上了眼,整個身子也迅速沉入岩漿之中,眨眼便消失不見,隨後這星球也彷彿活過來一般,噴涌的岩漿開始快速流動,定在半空的岩漿也迅速落了下來。

對於這一切許林卻是絲毫不知,將李耿的儲物袋取走後,然後快速向冰山返回。

一個小時的時間可是越來越近了,雖然給那些雪人解除了危機,但是沒有那個雪人解除體內的冰雪之力,自己一樣會死的沒有一點渣滓,會直接在龐大力量的衝擊下化爲粉末。

許林疾速扇動冰翼,快速的往冰山而去,那些冰原上死亡的雪人此時都已消失不見,想必是被其他雪人帶回冰神谷了。

許林快速往冰山上飛去,隨着高度的增加,這溫度也成幾何般的快速下降,饒是許林渡劫期的修爲都感覺到一絲寒意。

來到山頂,許林看着面前的山谷,隨後一震背後的冰翼,迅速往下飛去。

隨着下降,溫度竟然也在快速的升高,很快許林便落在了四方冰臺的旁邊,玉兒正無聊的在旁邊坐着,看到許林下來,眼中閃過一絲喜色。

“歡迎你勝利歸來,我代表蘇曼哈雪族感謝你。”那個和人類大小的雪人族長,瞪着金色雙瞳對着許林朗聲道。

“趕緊把你的力量收走吧,這一個小時可快要到了。”

“不不,我怎麼你呢個幹那種事情吶,其實我是騙你的,事實是一個小時過後你體內的力量會徹底消失,現在應該差不多到時候了。”

隨着他的話音剛落,許林隨即便感覺到體內龐大的冰雪之力快速消失,一股空虛的感覺充滿心頭。

“不要擔心,那股空虛的感覺很快就會消失的。”那個雪人淡淡道。

許林也往四周看去,隨後便發現,那些在外面倒在血泊中的雪人,現在已經在一個白芒的照射下恢復的完好如初,充滿了活力。

似是感覺到許林的疑問,這個雪人淡淡道:“那是玄冰珠留下的神通,可以治療我們的傷勢。”

許林點點頭,體內的空虛之感淡了許多,隨後從地上站了起來。

那人類大小的雪人族長也快速變大,瞬間便達到九十米,對着周圍的雪人發出吼聲。

這或許是雪人特有的語言,但是在許林耳中卻是吼聲。

過了一會,那個雪人族長又開始迅速縮小,瞬間變成和許林一樣高。

“我的朋友,我誠摯的邀請你參加我們的渡劫典禮,我們族內的幾個長老近期就要渡劫了。”他對着許林一笑。

渡劫?許林在心中暗道,說實話他還沒見過渡劫是什麼樣吶,正好借這次機會觀察下劫雷的威力,爲以後自己渡劫做好準備。


隨後許林便是點了點頭。“那謝謝族長了。” 此時在廣闊的冰原上正聚集着上百名蘇曼哈雪人,他們最低的都有十米多高,站在一邊,眼神希冀的望着遠方。

而在數公里之外的冰原上空,此時正聚集着一片黑壓壓的烏雲,蔓延周圍的天空,烏雲裏面有着絲絲的電蛇攢動,一股濃重的天威暗蘊其中。


而在那片烏雲之下正盤膝坐着三名有八十米之巨的雪人,呈三角之勢安靜的在冰原上坐着,緊閉着雙眼,白色的毛髮上靈光閃動,四周龐大的冰雪之力都彙集而來。

許林和玉兒現在正站在一個高達九十米的雪人肩膀上,靜靜看着遠處的烏雲。

隨着時間的增長,烏雲的顏色也逐漸加深,大腿粗細的閃電在其中涌現,而且隨着時間的增長,烏雲中蘊含的威勢也越來越大,但是卻遲遲沒有一絲雷電落下,只是其內的電芒閃動的越來越厲害了。

而那烏雲下坐着的三個高大雪人卻是不着急,還在那靜靜的坐着,只是身上的靈光閃動越來越厲害了。

“渡劫快要開始了。”許林腳下的雪人淡淡道,聲音中還蘊含着絲絲的期待。

許林眼中透着深邃之光。“族長,我看這劫雲的能量也快積蓄完畢了,也不知這是九等天劫中的哪一等。”

許林腳下的雪人,金色的雙目在看向烏雲時閃過一道亮光。“估計都是六等天劫,他們三個天劫加一塊應該接近七等天劫,相信以他們的實力度過還是不成問題的。”

這天劫等階越高,說明以後的潛力越大,但是也越難度過,這也是雪人身爲始古遺族,有着得天獨厚的條件,纔能有很高的機率度過雷劫。

隨着他的話音剛落,那黑壓壓的烏雲中便傳來一陣轟隆隆的聲音,瞬間一道亮光將周圍照的透亮。

一道泛着白芒的雷電從烏雲中落下,狠狠的擊在三個雪人組成的三角光罩之上。

光罩猛地顫抖了一下,隨後便穩定了下來。

看到光罩穩定了下來,許林腳下的雪人族長不由得露出思索之光。“第一道雷電起碼有渡劫期修士的全力一擊了,但是對於他們還構不成威脅,不過這雷劫共有九道雷電,而且一道比一道強,第九道雷電甚至能達到前八道總和的二倍,卻是不好應對啊。”

第二道劫雷也很快就落了下來,砸在三角光罩上,引起了一陣劇烈的波動,光罩晃動了幾下又穩定了下來。

可是還沒等歇息,第三道劫雷也猛然落下,看其威勢竟然是第二道劫雷的數倍,泛着白色雷光,大腿粗細的劫雷落進三角光罩之內,瞬間光罩便是一陣明滅不定。

瞬間,一直緊閉着雙眼的雪人,都猛然睜開了雙眼,一縷寒芒涌現,隨後身上涌現濃烈的靈光,融入頭頂的光罩之中。

隨着雪人和劫雷的正式交鋒,一股猛烈的天地威嚴也開始瘋狂的席捲向四周。

許林在這遠處清晰的感受到那股天地的威壓,雖然只是餘波,但是其內蘊含的毀滅之意卻是猛然襲上許林的心頭,那是一種滅殺一切生靈的狂暴之意。

三個雪人將靈光融入光罩之後,那落入光罩中的劫雷在靈光閃動間快速泯滅。

不過這好像也激怒了天劫,劫雲中一陣電光閃爍,但卻遲遲不見有劫雷落下,更加濃烈的天地威壓從中產生。

沉悶的氣息籠罩在每個人的心頭。

那三個高達八十米的雪人如同巨人般從地上站了起來,仿若伸手就能插入天際。

散發着淡淡靈光的三角光罩也隨着他們站起來迅速升高,直直衝入上空的劫雲之中,一層劇烈的冰芒猛然射入劫雲之中。


瞬間這劫雲的顏色便淡了許多,不過裏面的雷芒閃爍的卻是越來越厲害了。

三個雪人如同傲世的天神,立在烏雲之下,頭頂電芒閃爍,臉色凝重的看着頭頂的天劫。

很快,劫雲中的雷電彷彿達到了一個頂點,龐大劫雲的中間猛然開始旋轉起來,形成一個雷芒閃爍的漩渦,而漩渦的中心正是三個雪人所在的位置。

這漩渦之中的天威隨着旋轉也越來越大,隨即彷彿得到了某個指引一般,一道純白色的雷電猛然從旋渦中落下。

隨着白色雷電的出現,四周的空間都出現扭曲之色。

白色雷電瞬間落入三角光罩之內,不過隨後出現的一幕讓所有人都驚呆了。

只見白色雷電剛離開劫雲中的漩渦,那漩渦之中瞬間又出現兩道雷電,一紫一白,而且威勢更勝,緊隨着下方的白芒落入三角光罩之內。

三道劫雷落入三角光罩之內,在周圍的目光中這光罩如同玻璃般,迅速破碎,三道劫雷威勢不減,狠狠的擊在下方的雪人身軀上。

瞬間周圍便充滿肆虐的雷電,將周圍的冰原擊打成無數的碎冰,四射而出。

肆虐的雷電讓冰原上出現耀眼的光芒,晃得許林不由得眯上了眼睛,至於那三個雪人的情況也隱藏在那雷電之下。

“居然連下三道劫雷,好大的威勢,這樣的威力連我都沒把握接下,也不知大斑他們三個怎麼樣了?”雪人族長驚歎道,金色雙瞳閃着奇異的光芒。

許林眼中也閃過驚歎之色,暗道,雷劫,好大的威勢,如果落在自己身上,恐怕連渣都沒有了。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