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且,要知道,這種級別的殺傷力,可是有著足足一千頭。

一千頭悍不畏死的強大傀儡戰士,一起爆發力量,絕對可以橫掃雪州大地上任何一個勢力。

甚至是大晉帝國這種龐然大物,若是在這一千個傀儡戰士的攻殺之下,恐怕都要顫抖。

掌控這麼一種力量,林寒知道,自己回到雪州大地,恐怕橫著走都行了。

「還有第三道關卡,只要通過那第三道關卡,我就有資格進入最終的靈武聖人遺留下來的傳承之地。」

林寒握了握雙拳,身上戰意滔天。

這靈武聖人的遺留下來的傳承,他勢在必得。

林寒繼續前進。

當他順著石道,又走到了一片開闊之地的時候。

「轟!」

「轟!」

「轟!」

「轟!」

媽咪,爹地追來了 四道散發強烈神光的光柱,突然從地底衝出,環繞在林寒的四周。

「靈陣。」

林寒神色一動。

他眼神露出詫異之色。

自從進入這密藏之中后,林寒遇到了不少靈陣。

「看來,這靈武聖人當年,應該對靈陣之道,也有著很深的研究。」

林寒看著周圍四根突然從地底衝出的靈陣光柱,不由心中暗暗想到。

而就在這個時候。

嗡!

靈陣外,虛影老人再次出現。

他看著林寒,神色又恢復了之前的冷冰冰,機械地說道:「最後一個關卡,考驗的是你的智慧。」

「考驗我的智慧?」

林寒神色一動。

而這個時候,虛影老人的聲音再次響起:

「這靈陣,乃是一種自古老年代就已經失傳了的靈陣,叫做『鏡像靈陣』。」

「你待在靈陣之中,靈陣會分析你所有的手段和力量,模擬出一個你的『鏡像』。」

「這個『鏡像』,和你一模一樣,無論是實力,還是各種手段。」

「這最後一道關卡就是,一炷香內,你需要打敗這個『鏡像』,將其擊敗,你便成功通過所有考驗,進入密藏中心的最終傳承之地。」

……

話音落下,虛影老人再次消散在空氣中。

而此時。

靈陣之中。

林寒前方不遠處。

嗡!

豪門盛寵:國民老公求抱抱 空間一陣顫動。

在林寒詫異的目光中,靈陣上空灑下一片神光,竟然真的凝聚出一個模糊的鏡像身影。

「不知道那虛影老人所說的這個鏡像對手,到底是不是真的有那麼厲害?」

林寒心中暗暗念叨。

轟!

轟!

轟!

幾乎就在下一刻,林寒便是和這鏡像對手大戰了起來。

「高階劍心通明!」

「帝皇龍爪!」

逆天妖妃撩君心 「縮地成寸!」

「遠古龍象之力加持!」

……

當林寒施展所有自己的武道手段,他駭然發現,那鏡像對手,竟然真的也使用出了和自己一模一樣的招式。

而讓林寒徹底放棄硬撼的是,當他使用空間裂縫的時候,鏡像對手,竟然也使用了空間裂縫。

那可怖的漆黑裂縫,差點將林寒給撕裂成兩半。

若不是他立馬警醒,使用錯地成寸這種空間步法,恐怕早就死在了那鏡像的空間裂縫之下。

這些,讓林寒明白了一個道理。

剛才那虛影老人,並沒有說假話。

這鏡像靈陣凝聚的鏡像對手,果然具有自己所有的手段。

包括武道,包括魂道。

一念至此,林寒心中微微一沉。

這個時候,他想到了剛才虛影老人所說的話語。

「這一關,考驗的是你的智慧。」

老人的話語,在林寒腦海中迴響起來。

權少纏情:霸上小萌妻 「智慧?」

林寒神色凝重,渾身衣衫破碎,沾染血跡,看著對面那鏡像對手。

他腦子,在快速運轉,思考辦法。

既然這最後一道關卡,考驗的乃是智慧。

那就說明,硬撼這鏡像,根本就勝不了。

一炷香的時間,馬上就快到了。

若是再擊不敗這鏡像,恐怕就無法奪得靈武聖人遺留在傳承之地中的珍貴傳承了。

此時,林寒在太古龍帝的記憶寶藏中搜尋有關鏡像靈陣的一切。

到他發現,破解鏡像靈陣的辦法,只有一個,那就是將整個靈陣摧毀掉。

但是。

此時又不是生死之戰,而是靈武聖人對於自己的考驗。

若是將這鏡像靈陣摧毀掉,那和主動認輸沒有什麼兩樣。

「到底該怎麼辦?」

看到鏡像再次衝殺而來,仿若不知疲倦,林寒心中升騰起一絲緊迫感。

「鏡像的力量和手段,和我都一模一樣,我使用什麼手段,他就使用什麼手段,完全是一種百分之百的模仿。」

「除此之外,鏡像沒有任何理智,像是不知疲倦,和我纏鬥。」

「若是與其繼續硬拼下去,敗的人,甚至是死的人,絕對是我自己。」

「到底該怎麼辦?」

「鏡像一切動作和招式,模仿的都是我……」

「對了!」

突然間,林寒腦海中閃過一道靈光。

若是他的猜測正確的話,使用這個辦法,絕對能夠徹底摧毀那恐怖的鏡像對手。

「這一關考驗的乃是智慧,希望我的猜測沒錯,不然,靈武聖人的傳承,可就與我無緣了……」

林寒口中呢喃一聲。 林寒的辦法很簡單。

兩個字。

自殘!

沒錯。

就是自殘!

「既然這鏡像對手什麼都模仿我,那我若是自毀丹田,這鏡像,絕對也會自毀丹田。」

林寒心中暗暗念叨,眼神明亮。

當然,他不是真的要自毀丹田。

「嗡!」

幾乎就在下一刻,林寒直接運轉體內的力量,開始形成一柄利劍,瞬間刺向自己的丹田。

「嗡!」

林寒魂力一直都是在感應不遠處的鏡像。

這個時候,他頓時發現了,鏡像體內的靈力,竟然和自己一樣,都是凝聚出一柄利劍,朝著自己的丹田中刺去。

「我的猜測是正確的!」

林寒神色一喜。

滋啦!

丹田被刺破了一點,生出無窮的疼痛。

但就在這瞬間。

林寒卻是硬生生將那柄利劍止住,只是稍微刺破了一點丹田而已。

但那鏡像,卻是沒有任何理智可言。

它根本就沒有像林寒這麼留手,也無法止住那柄利劍。

「轟!」

一陣轟鳴聲響起。

鏡像的丹田,瞬間破碎開來。

它的整個身軀,也是轟然炸裂開來。

「贏了!」

林寒神色大喜。

他沒想到,先前自己苦戰這麼長時間,都是無法擊敗鏡像。

但現在,只是略施手段,便是徹底毀掉了這恐怖的鏡像。

「果然,這一關,考驗的乃是智慧。」

林寒呢喃一聲,神色帶著一份唏噓。

這一關,就算是從太古龍帝的記憶寶藏中,都是沒有尋找到解決辦法。

「果然,什麼時候,最後要靠的,還是自己。」

林寒搖了搖頭,從這處地域離去。

深處。

一座古樸的石殿前,林寒停下了腳步。

石殿不遠處,剛才的虛影老人,再次出現。

他看著林寒走來,帶著滿意的神色,略帶感嘆道:「這麼多年過去了,終於有人闖過所有人的關卡,來到了這最終的傳承之處。」

林寒走過去,眼神疑惑,道:「靈武聖人的傳承之處,就在這石殿之中?」

虛影老人點點頭,道:「沒錯。」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