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且,連牛肉麵都沒有落後,這就更誇張了!

「第四組,蒲台。」

蒲台山報名者,乃是四名年輕的『悟』字輩弟子,『回頭是岸』。

「第五組,瑞思。」

白重、藍嬌桃、宇文離都出發了,瑞思則向君棄劍低聲道:「上山後,先

和我們會合。」

君棄劍頷首,瑞思也走了。

「第六組,唐門!」

一聽到『唐門』,君棄劍凝神了!

由於『生死自負』,擅長使毒的唐門就更佔優勢,藍母的分析原本不錯!

唐門也有女弟子,但由於毒功傳子不傳女,而使毒是唐門的看家本領,故來

者皆是男性。

唐門五人動作極快,比流風、蒲台四僧、曾遂汴都要快!

君棄劍眉頭略皺 ̄唐門果然是極棘手的對手!

「第七組,青城。」

青城派也出發了,四男一女。

青城劍術宗出『鎮錦屏』,力道要求相當嚴格,那名女子也生得相當壯碩。

「第八組,君棄劍。」

終於要出發了,君棄劍回頭看看他的戰友們。

石緋竟在發抖!王道有點失神,口中還喃喃念著:「生死……自負……」

「別怕。」君棄劍一手搭上兩人肩頭,一眼望向君聆詩。

君聆詩的表情異常嚴肅。旁兒,懷空頭上的海鴨似在打盹。

他要看的是君聆詩,但卻瞥見屈戎玉正沖著他微笑。

君棄劍扭過頭,忽然一樣東西自頭上落下……

場上起了騷動!那是鄱陽劍派的列名布幕!

「鄱陽敗了!」「怎會這麼快?」「難道鄱陽劍派真的就此沒落了?」場上

眾人議論紛紛,君棄劍心裡很清楚……

鄱陽劍派的劍舞但求姿勢優美,卻少有實戰經驗,只怕是輸在流風或唐門手

下。

「走吧。」君棄劍說道。

出發了。 ?君棄劍上山以後,深呼口氣,於是,感官擴張了。

從風吹、葉動、枝椏搖擺、到整座山上的所有生物,都感受到了……

『勁御仙氣』之『辨氣』要領!

於是,君棄劍領著四位同伴,避開了任何一個有人埋伏的地點,朝著那股令

他感到極不舒服的腥臊味走去。

蛇王的氣味、赤冠鱗虺的氣味。

在山林中繞了一陣,王道不禁疑道:「為什麼你挑的路九彎十八拐?這樣走

狻累人……」

君棄劍沒有回答,他正凝神感受著所有生物與非生物的氣息,無暇回答。

約莫花了一刻鐘時間在山林間繞路,即已找到瑞思等四人一蛇。

君棄劍終於鬆了口氣,倚著樹榦就坐下了。

由於沒有經過『勁御仙氣』正規的修習過程,君棄劍雖能『辨氣』,卻極為

耗神,只不過走了一刻鐘的路,便已感到十分疲憊了。

「辛苦了。」瑞思說道,同時抬頭看看待在樹上的白重。

白重居高望遠,正作著斥候的工作,他感受到瑞思的視線,即道:「還很

安全。」

王道又說道:「靠!快回答我行不行?」

石緋聳肩、魏靈也搖頭。瑞思面露疑慮 ̄回答什麼?

王道見君棄劍只顧歇氣,並沒回答的意思,怕他是已忘了自己的問題,便道

:「我們如果從山道采直行距離來和他們會合,大概只要二、三百步就能找到,

何必走上一刻鐘?」

聽了這問題,瑞思不禁失笑道:「繞路走,那是理所當然的!你怎不想想,

為什麼上山的順序,要用抽籤決定?」

「不知道!」王道昂然應道,對於自己不曉得的事情,王道一向不會隱瞞。

瑞思並沒有笑他,極為正經的解釋道:「先上山的人其實最有優勢,因為可

以有時間看清地形、甚至選擇伏擊敵人的地點。在山上的這段時間,比的就是哪

組人可以生存得較久,才有機會下山決戰。鄱陽劍派那夥子,原本是第二組上山

,極有優勢,卻不曉得找個好地方準備、也不懂得防範對手的伏擊,兩下子就被

唐門、青城合作趕下山去了。」

君棄劍張了開眼,看著瑞思,道:「唐門與青城合作了?」

對於龍子期等人,君棄劍一開始就不認為他們會有什麼表現,甚至可以說,

從第二組到第八組的上山時間,已過了三刻鐘,能撐過三刻鐘,便出乎意料之外

了。

這是實戰經驗的問題,龍子期等人明顯只重視自己的實力,卻極度缺乏實戰

經驗,當初上門找他們談合作,還一副倨傲模樣,君棄劍便知道他們不懂審時度

勢、只管閉關自守,偏偏鄱陽劍派的劍舞又非什麼絕世武學,由此便可斷定,這

些人前途無亮了。也是因為如此,才會只在鄱陽劍派待了半天,便即走人。

在實戰經驗這一點來看,王道、石緋雖然都曾經歷靈州戰役,卻實在也比龍

子期等好不了多少,才會不了解君棄劍繞路而行的用意。

如今,鄱陽劍派之敗已是事實,青城、唐門聯手,才是問題!

「唐門第六、青城第七,」瑞思道:「他們上山之後,幾乎沒有交談便合作

一路。看來是事前已有協議了。」

「那就和我們一樣了……二十一水幫聯盟應該也是。」君棄劍喃喃說道:「

這麼一來……我們就不能守株待兔了……」

「蒲台四個和尚在上面約二十餘丈……」樹上的白重說道:「帶牛的那一

組,在下面約三十餘丈。落單的就是他們了。」

言下之意是,如果要出手,找這兩組人是較為合適的。

君棄劍問道:「流……那些倭族人呢?」

白重搖頭。

論起實戰經驗、暗殺技巧,刺客出身的栗原姐弟自然不在話下;至於流風與

雪……

與這兩個人交遊過一陣,君棄劍太清楚了 ̄雪的眼力、加上流風的刀術,

要想打敗他們,只怕三個君棄劍也未必能夠!

這一點,藍嬌桃也知道,他說道:「那些倭族人,我覺得,能避則避。」

藍嬌桃也與流風交手過兩次,第一次是在二十二水幫集會之後的岸上、第二

次則是在山陽竹林。

山陽竹林那一次,流風一刀斬去了蛇中之王 ̄紫冠鱗虺的頭。

紫冠鱗虺久經藍嬌桃培練,不只是毒,反應、動作也比一般的蛇要快,流風

那一刀,紫冠鱗虺卻無絲毫抵抗之力便即授首……

流風的實力,藍嬌桃已然不敢小覷。

「要選哪邊?光頭、還是牛肉?」瑞思問道。

「光頭!」王道搶答道:「當然選光頭!」

尤構率曾教過他『屠牛刀法』、曾遂汴與李九兒更是其師錢瑩的夥伴,這幾

個人,王道便是叫他們叔叔、阿姨都不為過,自然不可能想與他們為敵。

「小聲點……」魏靈作勢口。既然是要伏擊,自然是要隱聲昵影了。

對於『偷襲』,魏靈絕非生手,在錦官城任特約巡捕時,她便常偷襲梅仁原

等人,暗處發冷箭,可謂防不勝防。只是她的對手實在太過jīng明強悍,故她也從

未得手過。

「我也選光頭。」石緋說道。

「我無所謂。」藍嬌桃道。

「我也是,都可以。」宇文離道。

「那幾個和尚,功力狻深……」白重看著山上,說道:「看他們移位的動

作,相當熟練,只怕不好對付。」

即亦,他寧可去找牛。

「蒲台山我去過,的確很棘手。」瑞思也道。

現在是兩票對兩票,眾人紛紛將眼光投注到君棄劍身上。

「你選哪邊?」宇文離問道。

「蒲……」君棄劍只說了一個字,頓時改口道:「我選牛。」

王道一怔,隨即叫道:「為什麼?你不是和也曾遂汴、李九兒認識嗎?」

君棄劍道:「就是因為認識,所以至少有兩種情況是對我們有利的。第一,

他們與會本來就是來幫我的;第二,他們想不到我們竟會選擇攻擊他們,一旦他

們措手不及,我們就佔有優勢……」

「靠!都是你的道理!這麼不講義氣的事,我不幹!」王道不悅道。

君棄劍臉sè沈了,道:「這不是遊戲,不是讓你談交情講義氣的地方!這次

大會若不能勝出,那麼,之前兩年的努力全都成了泡影!這更攸關了整個南武林

、甚至是中原武林、整個漢族的未來,豈是計較私情的時候?更何況……如果我

們輸了,當初我會敗北流言便成真了,二爹幫我澄清也會變成護短!我們有非贏

不可的壓力,你到底懂不懂?!」

君棄劍說得有點火氣,王道那副毫無jǐng惕的模樣,教他不禁火大了。

「我說不幹就是不幹!」王道也怒了,仍然堅持自己的立場。

君棄劍瞪著王道、王道也毫不示弱的瞪著君棄劍。

氣氛一下子了,沒人再出聲。

君棄劍先將目光移開了。

王道的確會是一個很講義氣的好朋友,但卻不適合這種斗生爭死的場合。

「靠!我走了!」王道忿然道,扭頭便向山道行去。

Writ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諸界末日在線